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帝魔  >  第七十三章 逐出师门

第七十三章 逐出师门

3031 2018-05-22 10:45:00
观众距离擂台太远,并没有看到林潮泽使用暗器,正在诧异大占上风的苏九,为何忽然撤退,忽然听到苏九的话,当即一片哗然。“暗器?林潮泽居然在大比中使用暗器,这也太无耻了吧。”“是啊,都是同门师兄弟,居然使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说苏九怎么会忽然爆退呢。”“哼!”做为八剑阁之主,见到自己阁中的弟子在比赛中用这等下作的手段,刘枫面上立马有些挂不住,冷哼了一声沉默不言。其他几位阁主虽然没说话,但从其冷眼漠视林潮泽的眼神中,就能看得出,也对其所用的手段颇为不悦,只有九阁主林远图和掌门苏泊,依然保持着本来的神色。而此时黑脸执事的面色也是异常难看,其实不用苏九提醒,黑脸执事距离这么近自然也看到了林潮泽使用暗器的行为。冷着脸一个闪身跳到擂台中央,黑脸执事盯着林潮泽沉声道:“同门大比,你为何使用暗器伤人。”此时的林潮泽也是面色铁青,本来十拿九稳的一击,居然被苏九给躲了过去,让林潮泽有些难以接受。听着四周喧闹的议论叫骂声,还有冷眼盯着自己的黑脸执事,林潮泽瞬间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凝神片刻林潮泽也豁了出去,当下抬头看着黑脸执事道:“剑阁大比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暗器,我为何不能用。”“你……”黑脸执事闻言,面色瞬间大变,没想到眼前的家伙不仅不知道悔改,居然还说得如此振振有词,张了张嘴,却是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林潮泽说的不错,剑阁大比确实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暗器。见到黑脸执事哑口无言,本来心已经沉入谷底的林潮泽,瞬间感觉眼前一亮,前路一片光明。便见其身形一转,对着坐在看台上的苏泊行了一礼,接着环视四周高声道:“剑阁大比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不能使用暗器,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用?门中长辈举行这种大比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要增强我等这些弟子的实战经验。既然如此,为何不能使用暗器?难道在外和人争斗,你们也不许敌人使用暗器么?可笑。”随着林潮泽的声音响彻整个剑道场,四周观众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小,虽然其中依然夹杂着一些辱骂声,但大部分人也觉得林潮泽说的比较在理。虽然这等手段算不得光明,但外出行走和其他门派的弟子发生冲突时,对方可不会因为你出身九剑宗,便对你手下留情。“哼!年纪轻轻当真是够无耻的,八阁主没想到你们八剑阁居然教出了这类弟子。”众多阁主中,反应最大的自然是一剑阁之主冷星,毕竟苏九可是一剑阁的人,一直以来也被冷星看好,否则也不会同意其荒唐的请求,不去剑阁上课,放任其到处乱跑了。面对冷星的嘲讽,八阁主刘枫确实脸上火辣辣的疼。在众多阁主中,刘枫一向很讨厌阁中弟子学习其他类的功法。在其看来,在九剑宗中,弟子学习剑法才是正统,其他一切都属于歪门邪道。在其多年的努力和整改下,整个九剑阁中,只有八剑阁的弟子全部习练剑法,便是在剑法上没有什么天赋的弟子,表面上也要学习一套剑法来应付导师的考核。这次林潮泽在大比中公然使用暗器,可是实实在在的打了刘枫的脸,所以面对冷星的嘲讽,刘枫罕见的没有出声反驳。“切!”眼见刘枫并不接话,冷星也没有在继续多言,毕竟都是同仁,做事留一线,给对方一个面子,对自己也有好处。此时擂台上的黑脸执事也是有些懵逼,做了这么多年的执事,主持了这么多次的外围大比,如林潮泽这样的弟子,黑脸执事还是头一次遇到。面对这种情况,便是素来经验丰富,黑脸执事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端坐在看台上一直沉默不言的掌门苏泊,忽然淡然开口道:“你说的不错,大比中确实没有规定不能使用暗器,所以你做的没错,继续比赛吧。”“谢掌门为弟子正名。”本来林潮泽心中还有些许顾忌,此时听到掌门苏泊如此一说,当即再无一丝后顾之忧,连忙对着苏泊躬身感激道。剑道场的观众和黑脸执事闻言,也不好再多说什么,毕竟连自家掌门都如此说了,虽说还是有些不耻林潮泽的行为,但也不能说他做错了什么。“比赛继续吧。”皱着眉头扫了眼林潮泽,黑脸执事真心不喜欢眼前的家伙,冷漠地说了一声,便打算离开,却不想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苏九忽然出声道:“执事稍等。”“怎么了?”对于有礼貌的苏九,黑脸执事倒是颇有好感,所以语气柔和停下身形,扭头询问道。叫住黑脸执事,苏九瞥了眼对面的林潮泽后开口道:“既然比赛中不禁止使用暗器,我也不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但我想说的是,如果这暗器上有毒呢?难道也符合规矩?”“有毒?不会吧。”听了苏九的话,黑脸执事先是一愣,接着心中直接否认了苏九的话,毕竟在黑脸执事看来,大比中使用暗器都已经显得有些过分了,谁还敢在上面淬毒啊。不过虽然如此,黑脸执事还是行了几步,走到了插在擂台上的飞针前,小心翼翼的从怀中取出一块鹅卵石大小的暖玉,测试了起来。这是一种天然形成的暖玉,没有别的什么奇特功效,但对于测试毒素却有奇效,经常探索遗迹的人必然人手一块,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将暖玉搭在飞针上,本来还觉得苏九大惊小怪的黑脸执事,面色逐渐铁青了起来,因为此时其手中的暖玉已经彻底变成了黑色,这种情况只有在暖玉检测到剧毒之物时才会出现,一般的些许毒素,暖玉最多也就是墨绿色。看着手中发黑的暖玉,黑脸执事冷着脸起身,瞥了眼此时面色有些发青的林潮泽,对着看台上的苏泊躬身道:“禀掌门,林潮泽的暗器淬有剧毒。”“嘿,我们九剑宗居然会有这种人,用暗器伤人也就算了,居然在上面还淬毒,当真是无耻之极。”“不错,这种阴险的小人真的想想就有些不寒而栗,和这种人做同门还真是有些心虚。”黑脸执事禀告的声音并未压低,因为厌恶林潮泽的原因,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分,让整个剑道场都听到了林潮泽在飞针上淬毒的事实。而此时看台上的诸位阁主,也是彻底的变了脸色。虽说之前林潮泽在比赛中使用暗器,诸位阁主虽然不喜,但在众人心中也是只当做少年人求胜心切,冲动之下犯了错。但在飞针上淬毒,那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等对同门都心狠手辣的弟子,任何宗门的高层都不会喜欢。“好好,没想到我刘枫一世英名,阁中居然出了这样的心狠手辣之辈,还请阁主将此子交由我发落,我定会给参赛的这些弟子一个交代。此时刘枫已经彻底暴怒,如果不是有掌门苏泊坐在其旁边,其恐怕早已爆发,冲下去斩了林潮泽。但即便如此,任谁一看其神情,也知道八阁主刘枫,已经处在了爆发的边缘,便是一向和其不对付的冷星,此时也闭嘴不言,深怕惹上麻烦。“好,既然是你八剑阁的弟子,那便交给你处理吧。”面对刘枫的要求,苏泊并未拒绝,沉吟一番后轻声对其吩咐道。“谢掌门。”刘枫知道,其实按照门规,这件事应该交由执法堂处理,此时掌门将林潮泽交给自己,完全是顾及自己的感受,想让自己的怒火有地方宣泄罢了。对着苏泊一抱拳,刘枫身形一动,从看台上飘身而下,瞬间落在了擂台上。面色冷漠大步走到惊慌失措的林潮泽身前,刘枫沉着脸寒声道:“你可知门规第七十六条是什么。”“同门不得相残。”面对自家阁主的询问,林潮泽战战兢兢地低声回道。“呵!”面对林潮泽的回答,刘枫冷笑一声,接着寒声道:“那你可记得触犯了这条门规,下场是什么?”刘枫的话此时已经彻底让林潮泽魂不附体,但迫于刘枫带来的压力,还是断断续续地回道:“废除修为,逐出师门。”“好,很好。”听了林潮泽的回答,刘枫冷着脸点了点头,接着突然出手,一击拍在了林潮泽的丹田上。“噗!”刘枫悍然动手,林潮泽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瞬间喷出一口鲜血,摔倒在擂台上。出手废了林潮泽的修为,刘枫冷着脸沉声道:“在大比中使用淬毒的暗器,便是同门相残,我废除你修为,将你逐出师门你服不服。”此时修为尽失,林潮泽已经面如死灰,但面对林枫的询问,却是不敢不回答。“弟子心服口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