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68章 暗花眉目,再闻胜男

第68章 暗花眉目,再闻胜男

3281 2018-05-21 15:29:05
三个人的酒桌气氛安静下来,慕容明珠不时看一眼李锐,同时也在思考着父亲的话。李锐始终一言不发,李锐明白其实慕容临风恐怕还有第三层意思没说出来,那就是慕容明珠整天和自己腻在一起,自己却招惹上了杀手,而且迟迟不能解决。事关性命安危,作为一个父亲,没人会愿意自己的女儿时刻处于这种状态,今晚宴会发生的一幕再一次给慕容临风敲响了警钟。说心里话,李锐丝毫没有埋怨慕容临风的意思,换作他是明珠的父亲,他也会这么做。而且慕容临风也并不对他有所亏欠,把他升为公司的股东就是慕容临风给他的回报,而且明明在知道了李锐被暗花标注之后也没有强迫慕容明珠离开他,而是在这样一个三人都在的场合,用一种巧妙的办法去解决。李锐思考片刻,开口说道:“明珠,听叔叔的话,去燕京吧。我会找时间去看你的。”听李锐也这么说,慕容明珠眼泪一下就下来了,转身便跑上了楼。慕容临风缓缓叹了口气,坦承道:“李锐,我知道有些心思瞒不过你,但是希望你不要怨恨我,我毕竟是一个父亲——”没等慕容临风说完,李锐便笑着打断他,说道:“慕容叔叔,正因为我理解您,所以才和您站在一起劝明珠离开S市。在我眼里,她一直都是那个善良又活泼的姑娘,我也不想让她因为我受到伤害。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解决‘暗花’这件事的。”慕容临风这次是真的开心,拿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慢慢地品味着酒中滋味,却不再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八月末的S市烈日当空,烤炙得万物都有些无精打采,同样无精打采的,还有慕容明珠。今天是她登机离开S市的日子。去留在昨晚就已经决定了,慕容明珠泪眼婆挲,肆无忌惮地和李锐腻在一起,李锐也被离别愁绪搞得心烦意乱,但只能按压下心中的不舍。一眨眼,登机的时间到了,慕容明珠抱了抱慕容临风,来到李锐身边,说道:“李锐......等我。”说完之后便踮起脚吻在李锐的嘴唇上,咸咸的泪水在两人嘴角传递着。片刻之后,伊人不在,李锐望着远去的飞机越飞越高............慕容明珠走后,李锐的生活才真的变成淡如白水的模样,每天公司和家两点一线,渐渐开始接触越来越多的公司事务,对于林家的打压也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当中,每天的修炼也没有耽搁下来。这一晚,李锐刚刚下班,驱车走在回家的路上,却意外地接到了李渔的电话,叫他来自己所在的分局一趟,有件要紧的事。李锐虽然好奇,但是李渔并不愿意在电话里透露什么,无奈之下只好调头赶往警局。李锐赶到警局的时候,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下班,只剩下零散几个值班的警察,李锐打听一下便找到李渔的办公室,敲敲门走了进去。一进屋,李渔正在桌子上整理东西,上身穿着制式的白色衬衫,衬托的身材玲珑有致,高耸的胸部格外惹人注目。扎着一根干练的马尾,不施粉黛,低头忙于工作的样子又为她凭空增添了几分英气,看得李锐眼睛一亮。看见李锐进来,李渔放下手头的工作,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指了指墙边的椅子,说道:“坐。”李锐见她这副样子,心里苦笑,又不是不认识?为毛摆出这副架子?在别人的办公室里也只能客随主便,便坐了下去。李渔见李锐坐好,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说道:“李锐,我这次找你来是想叫你积极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身为公民,这也是你的义务。希望之后我问的问题你能据实回答。”李锐一听心里就明白了,这里可能压根就没好事,也不理她的话茬,说道:“李渔,咱怎么说也算老相识了,能不能别这么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李渔瞪了他一眼,说道:“谁和你是老相识?再说,公事公办是我们人民警察的职责和态度,李锐,难道你想贿赂我嘛!”李锐翻了个白眼,这顶高帽子哪能随便往身上弄?但见李渔这个样子,也没法再套近乎,他也只能公事公办的问道:“李警官叫我来这里不知有何贵干,我可是很忙的。”一听李锐说自己很忙,李渔顿时哼了一声,挖苦道:“是呀,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原来您现在都变成李总了,再也不是什么小保安了,现在分分钟几百万吧?”李锐一听这话皱起眉毛,李渔是想来真的?念及至此,李锐面无表情说道:“我收入多少这些和李警官无关,您身为人民警察也不能滥用私权,扣留无辜百姓在这陪你戏耍。”李渔瞥了他一眼,不再出言讽刺,拿起桌子上的一份文件递给李锐,开口说道:“你还记得在宴会上那次暗杀事件吧?李锐,我现在怀疑那场刺杀就是为你而去的!”说完之后,李渔死死盯住李锐的眼睛,企图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但是很快她就失望了,因为李锐根本不为所动,专心致志地看着手里的文件。看了一会,李锐开口说道:“李警官,这些资料现在难道不是应该封存吗?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有什么资格看这些东西?”听完这话,李渔“蹭”的站了起来,看着李锐喝道:“李锐!你不要存心找茬!现在是我在调查你!”李锐见她居然抢在自己前面火了,觉得有些不可理喻,被莫名其妙叫到这里受气的应该是他吧?李锐把文件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看着李渔说道:“我没时间陪你在这疯,还有,我不是什么嫌疑人,你也少给我用审犯人的语气审我,如果你怀疑我,请拿出你的逮捕令,再见。”说罢,李锐转身便走,留下在他身后怒火中烧的李渔。“李锐!你给我站住!”李渔大喝一声,情绪激动之下,瞬间跳到桌子上,然后猛扑向李锐,想要擒住他。李锐背后感应,一个侧身便躲过李渔扑过来的身体,不料李渔情急之下力气用得大了一点,竟然控制不住前冲的身体,这样过去定然是要脸先着地。方才的怒吼瞬间转为惊呼,李锐无奈地看着她,又不能见死不救,随手一抓便把李渔下坠的身体抱住,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很大,但是软软的......“啊~!”李渔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按照她脸着地的趋势,紧接着必然是趴在地上,但是李锐却伸手把她给揽在怀里,这下子,两只手正正好好结结实实抓在了李渔的“某个孪生部位”上。李锐尚在回味,李渔喊声还没消歇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一把推开,随之冲进来两个年轻的警察,嘴里大喊着“组长怎么了?”然后就看到了李锐一手托着李渔的胸口,李渔一边大叫的场景。一瞬间的安静之后......“组长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两个小干警脸色通红,异口同声语速飞快,然后“嘭”的一声,房门又被紧紧关上。此时此刻,两个人还保持着这个姿势......“李锐!你这个混蛋!”李渔站起来指着李锐的鼻子狠狠骂道,虽然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但脸色却带着几分潮红,眼神愤怒中夹杂一丝羞涩。李锐能怎样?得了便宜老老实实藏好......因此他一句话不说,良久,等到李渔重新平复情绪才重新坐在椅子上开始对话。李渔这回真的是面无表情了,快速问道:“李锐,我刚刚给你看的资料上显示得明明白白,就在昨天,本市又有一名富商身死,而在他尸体旁留下了一朵黑色木雕花;这和那天在宴会上袭击你们的两个杀手身上的纹身相吻合。”李锐摆了摆手,问道:“这能说明什么?又和我有什么关系?”李渔冷笑道:“李锐,在我面前不要掩饰,你的身手和能力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些,我才能联想到你和那和道士所身处的世界!李锐?好端端的杀手为什么要袭击那群富商?为了钱?他们可不是绑匪!我已经调查过了,上次在医院袭击你的杀手身上也有黑色花朵的纹身,和宴会上的如出一辙!李锐!一定是因为你得罪了什么人才招来那么多的杀手!只要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这个杀手团体!”说实话,李锐有些惊讶。不仅仅是因为资料上只是有相关杀手组织的只言片语,更便被李渔敏锐的直觉和逻辑震惊到了。李锐缓了一下,略微沉吟着说道:“李渔,我可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但我想问,这个想法是你个人的想法,还是你们警局内部的决定?你知道的,两者差别很大。如果是你个人的想法,那我转身就走,因为我不想把你牵扯到其中。”李渔听完李锐这番话,沉默了良久,开口却问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你是在为我着想吗?”李锐挑起眉毛示意不懂她的意思,李渔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目前为止全部都是我的猜测,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你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另外,我还要感谢你对我的关心,虽然关心的对象被你弄错了。”李锐说道:“我明白你前半句的意思,但是不懂你后面说的话。”刚才还好好的李渔忽然又一下子站了起来,喝道:“李锐,恐怕你现在都要忘记胜男姐了吧!”听到这个名字,李锐有一瞬间的愣神,好久都没见过杨胜男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