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14章 再次相见

第14章 再次相见

2942 2018-04-23 12:00:02
时近黄昏,整个S市都被红彤彤的火烧云所笼罩,天空愈加漂亮,也平添了几分宁静。可李锐这里,可远远谈不上宁静这个词,不提这群小流氓一开始的叫喊,就算是被李锐铁锹照顾到时发出的惨叫,那也和宁静没有半点关系。此时打斗的场面已经稍显平静,尘土飞扬的四周也开始静寂下来。李锐朝这位护胸毛大汉看去,却见他再也没有一出场时那股子睥睨天下的气势,就像蔫了的小狗。被李锐修理的只恨自己怎么就长了这一身护胸毛,这倒不是最紧要的,要紧的是李锐好像对他的仇恨多半来源于此……(护胸毛:我长毛关你什么事?)(李锐:叫你装比,毛多了不起?揍得就是你!)再说这护胸毛偷眼看去,发现自己领来的小弟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被铁锹拍在脸上到现在还没醒的,另一种是生命力和抗击打能力强的,虽然也被拍得七荤八素,但是不耽误跑路。看着场上这群没等老大倒下,自己就先躺在地上不争气的小弟们。 护胸毛顿时就没了指望,看着李锐对他一身毛发露出兴奋样子的表情,估计他就算能活着回去,估计也保不住这一胸口被他精心修剪过的草莓味的体毛......护胸毛心思一闪而逝,也不知怎地,一瞬间就想出一个更像电影桥段的情节。但是李锐没给他多想的机会,笑呵呵的地走向护胸毛。护胸毛后退,但毫无作用,只见他被李锐扯着早已经破破烂烂的跨栏背心又是一脚踹飞,不等护胸毛爬起来紧接着又是一脚踢了下去。阿毛护胸毛使出了这辈子都没爆发出来过的意志力对李锐说道:“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跟你提人了!什么他吗吗妈傻哔黑虎,都是垃圾!什么也不是!跟大哥你一比简直屁都不是!大哥!求你给老弟指条明路,怎么才能放过我?” 李锐虽然怒火中烧,但这火气大部分来自于王明强,此时打也打了,又意外之喜的发现灵气的真正用法,又见护胸毛这位阿毛兄委屈的得像个返祖现象的孩子,就差哭天抹泪跪在地上管他叫爷爷了,李锐心中的怒气倒是消散了一大半。念及至此,于是李锐也不再出手,转而是吊儿郎当的地用手捂着额头,慢慢揉着,暗自用灵气消肿,然后开口朝护胸毛说道:“你不是告诉我拳头硬的是老大吗?你不是还想要我一条胳膊吗?来!” 护胸毛闻言赶紧又挤出一副苦相,开口求道:“大哥!我也是没办法啊!收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要是知道你这么厉害,那我也不能来招惹你啊?您就当我刚才的话都在放屁!”李锐笑道:“别他吗吗妈跟我扯犊子,你要是知道哥哥我这么厉害,说不定就找二十个人来堵我了。哦,对了,你说的话在我耳朵里确实都是放屁。”护胸毛赶忙摆手说道:“对对,我就是在放屁!但是肯定不敢再找大哥你的麻烦不敢。” 李锐见他这副怂样也懒得再和他计较,只是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就想回家去,反正这笔烂账记在王明强头上就好,王明强那个贱人又是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人。而就在李锐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掏手机的当口,变故突起!只见这上一刻还苦苦求饶的护胸毛突然暴起,手里不知从哪掏出一把卡簧,突然起身便直朝李锐刺去!而李锐一个刚从学校出来,整日忙碌于生活的人哪里经历过这种阴险的阵仗?本来见护胸毛大汉已经苦苦求饶李锐便彻底放松了警惕,直到此时,余光一闪瞥发现这护胸毛的举动时便稍晚了片刻,好在经灵剑滋养的身体已经不比从前,他迅速反应,没等刀身刺到自己便全力飞起一脚,但终究晚了片刻,一条深深的血痕在自己小腹上猝然划过,瞬间落下一团血迹便见了红。李锐愣住腾地火起了。他想杀人,一种陌生的欲望在他心头涌起,他想杀人。没错,他真的想宰了这个浑身长毛的家伙,这个差点置他于死地的家伙。这是李锐生平第一次动这种念头。在刀口划过他身体的瞬间,濒临死神降临般的窒息感使他有了这种不可磨灭无法消除的想法。他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腹,发现鲜血正在流淌,血一瞬间染洇红了整件短袖。紧接着,那血又像长了脚一样不肯停歇,又慢慢从李锐的手指缝流出来,滴落在地上。李锐做保安时也未曾经历过流血事件,这是虽然是第一次被人用利器砍伤,但是好在头脑却在关键时刻一直保持着理智,先不管躺在地上正努力往起爬的护胸毛。他不敢有大动作,怕伤口不受他的控制,紧接着赶忙往腹部运起丹田中的灵气,试图止血,情况稍缓,他然后便一步一步朝那护胸毛走去。此时黄昏已然悄悄落幕,只余下一线火红的云还不肯散去,四周是破败的工地,沙石随处可见,周围还躺着七八个昏迷不醒的小流氓。[这段景色渲染得较好!!!]在这一方天地间仿佛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行走缓慢的李锐,火红的云彩也将他整个人映红,看不出表情甚至神色。而另一个就是浑身泥土,嘴上挂着鲜血,上身早已破烂的护胸毛大汉。李锐向前走一步,护胸毛便向后蹭一下。他想起身赶快逃离这个地方,但身体被李锐含怒一击仿佛散了架一般,随着他的动作紧闭着嘴角也止不住有鲜血不断地的流淌淌出来。李锐没走几步,便又站走到护胸毛的身前。李锐他什么也没说,就这么站在护胸毛身前,护胸毛便开始发出歇斯底里的吼叫:“滚!你不能动我!你他吗快给我滚!啊!!!”一边癫狂地叫着,一边不停地拖动着身体,但却一直逃不出和李锐的距离。“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站起来一刀捅死我;要么被我活活打死。”……时间仿佛凝固了。就在两个小时前,护胸毛还在和手底下的一群小流氓打牌,如果没有接通王明强的电话,他的命运可能不会就此改变。这护胸毛心里防线被李锐活生生的地摧毁了,根本没有勇气,刀就在手边,他颤抖着声音哀求道:“放过我吧!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连这句本应该掺杂无尽哀求的话也显得有些没有力气。李锐捡起被护胸毛遗落的卡簧刀,这个举动仿佛触碰到了护胸毛神经一般,他刚要开口说话,李锐便把刀扔在他身前,没给他继续求饶的机会,面无表情,甚至语调也没有升降,道:“什么叫不是故意的?我放过你一次的,是你自己不珍惜这条贱命。”护胸毛仍不愿放弃祈求,根本不理睬身前的卡簧,只是崩溃的地往后蹭着身体,想尽一切希望努力地想远离李锐,脸上泥沙混合着鲜血和绝望,冷汗又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嘴里喃喃道:“不,不......求求你,我真的知错了......”而李锐仿佛铁石心肠一般,断然不给护胸毛一点选择第三条路的余地,也不想再给他什么知错就改的机会,说道:“把刀拿起来。”“啊!!!草泥马得!”护胸毛哀眼看无力回天,竟然恶从心胆边起,竟然真的拿起刀,也不知借着一股什么力量站了起来,带着绝望的哭腔大吼道:“草泥马得!老子和你拼了!”护胸毛知道这是以卵击石,因为他连手中的刀都不能紧紧牢牢地拿抓稳。而李锐也没有给他第二次幻想,几乎是他刚站起来的一瞬间就被李锐踩住了拿刀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不停地抓着李锐的腿,想把手从李锐脚下抽出来。李锐见他还在挣扎,微一沉吟,护胸毛都还没有反应的时间,李锐踩住他的手的脚便之后脚下往下一沉,紧接着,一种骨头踩碎的声音从地上传来,清晰地传到李锐的耳朵里。“啊!!!啊!!!”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在旷野响起,护胸毛赶忙用另一只手不停疯狂地捶打地面,面容狰狞的地惨叫着。李锐丝毫不动摇,抬手便把护胸毛揪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脸,道:“这都是你自找的。!”。而就在这个时候,警笛声在李锐的耳边响起。“不许动!把手举起来!”一个凌厉的女声在李锐身后响起,有一丝熟悉,李锐转身一看,脑子顿时便有些转不过来了。这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存在,警察怎么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这个女的......“是她?”李锐心里惊讶道。“是他?”而同样的疑问也在那位女警察的心里响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