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53章 又遇小道士

第53章 又遇小道士

2974 2018-05-11 11:24:39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这是羊入虎口!”“难道你就要因为这件事而牺牲自己吗!”“你冷静冷静啊!”李锐疯了一样,扳住慕容明珠的肩膀不停地晃动,连珠炮似的质问着慕容明珠。慕容明珠就这样承受着李锐的质问和身体不由自主的摇摆,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凝固。突然,慕容明珠一把甩开了李锐的双手,狠狠地推了李锐一把,眼泪如决堤一般哭喊道:“李锐!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好不好!”“就算我知道这些又能怎样呢?知道这些就能唤醒我父亲吗?知道这些我就可以不用去选择吗?知道这些......我就......呜呜.......”慕容明珠再也说不下去了,缓缓蹲下身去,把脸深埋在臂弯里。良久,慕容明珠站起身,看着眼睛通红的李锐,擦擦眼泪说道:“李锐,胜男姐辞职了你知道吗?刚刚在车里,我接到了她的辞职短信!她没有背叛我和爸爸,没有背叛明珠集团,却只能选择辞职,因为胜男姐也无能为力!”慕容明珠盯着一动不动也一声不吭的李锐,平静说道:“李锐,回去吧,让我独处一会,好好冷静思考一下。”李锐看着眼前变了个人似的慕容明珠,扯了扯嘴角,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他又能说什么?他不想看到眼前这个样子的慕容明珠,痛恨自己没有保护一切的能力;他更没有想到,在他晋升之后的短短几天,生离死别竟离他如此之近......李锐的心在一阵抽搐之后,仿佛停止一般。他缓缓转身,迎面吹来一股暖风,干涩许久的脸上竟有了些湿润的感觉。“李锐......我爱你!对不起!”李锐似乎听到了什么,又仿佛是幻听,他没有停下脚步,如同行尸走肉般拖着脚步,离开这个地方。......入夜,S市忙碌了一个白昼的工作进入到尾声,街边的小贩准备收摊了,马路上不时刮起几个塑料袋和废纸团,昏黄的路灯在黑暗中显得那么孱弱无力。李锐漫无目的地转悠了整整一下午。腹中空空的时候,他可以去找餐馆;但是心里发空的时候,外面的世界同样如此空荡,只能回家。李锐回到自己新买的房子,马上就要到自己所在的单元楼时,忽然感觉身后一阵风袭来,李锐不及深思,一个矮身蹲下,闪过了身后的袭击,转身一看,却发现对方身穿道袍,是个熟人。李锐皱眉问道:“歪道士,怎么是你?为什么偷袭我?”李锐话音刚落,只见小道士竟然一个支撑不住瘫倒在地上,艰难抬起头,看到身前之人是李锐的时候,很虚弱地骂道:“卧槽......是你?师娘教的小子......救我......”没等说完,一歪脑袋,径直栽倒。“哎,想讹人怎么地?”李锐叫了一声,却见眼前小道士毫无反应,知道这家伙是真的受了伤昏迷在地,来不及多想,瞧瞧左右两边无人,一把背起小道士带回家中。李锐刚把小道士救走,小区里便赶过来两个男子,神色匆匆,两人在附近搜查一会儿,其中一人好奇道:“咦,怎么血迹到这里就没了?”“一定是被人救走了,我们上去再说,不要打草惊蛇!”另一人低声道。两人刚要有所动作,忽然一道强光照射过来,两人急忙用手把眼睛挡住,紧接着不远处传来零碎的脚步声:“什么人?干什么的?”两人一见被巡逻的保安发现,记住门牌,转身飞速离开。李锐好不容易把这个一米九的道士扛到屋子里,把这个昏迷有如死狗的家伙一把扔到沙发上,小道士嘴角的血蹭在沙发上,看得李锐一阵肉疼。他用手指探了探小道士的鼻吸,发现还有气,松了口气。随后李锐又扒开这小子的道袍,想瞧瞧身上有没有伤口,不料刚一解开扣子,道袍的另一边便从沙发上滑落,掉到地上传来一声脆响,李锐赶紧翻看,发现竟然是两套光碟,上面用黑色记号笔写着:“邻居少妇老公出差”,“清纯学妹欲火焚身”......“哎呀我操!”李锐看着这两盘光碟瞬间懵比,这歪道士真尼玛色中饿鬼无疑,试问天下间除了做这种生意的小贩还有谁会把这玩意随身带在身上?而且这家伙看样子受伤不轻,这两张碟片居然还完好无损?李锐嘴角有些抽搐......不一会,李锐扒开这家伙一身道服长袍,只留下一件跨栏背心和小裤衩,检查完毕,发现除了胸口有一处淤青之外并没有什么外伤,看来小道士口中的血和昏迷不醒是内伤造成的。李锐想了想,走到这家伙身边,运转灵气想要给他注入一丝,不料灵气刚一接触小道士的身体,就好像水与火一般,李锐的灵气立刻遭到反噬,吓得他赶忙抽身而起!不料就在李锐站起来的时候,小道士竟然迷迷糊糊喊了一句:“我的碟......”说完这句话之后,这淫贼竟然悠然转醒......看得李锐一头冷汗,好嘛!为了还没看过的“碟片”,人类的求生欲望还真是强烈!小道士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身前的李锐,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摸索着,直到他发现自己几乎全身赤裸躺在李锐面前!原本朦胧半睁的眼睛一瞬间睁大!浑身就好像抽搐一般打了个激灵!紧接着小道士几乎是悲愤中带着哭腔,大喊道:“卧槽你奶奶个西瓜皮!师娘教的小子!你他娘的对俺老张做了什么?”李锐绝望闭上眼睛,一抄手便把身边的抱枕砸了过去,没好气骂道:“老子取向正常得很!你他吗自己摸摸菊花不就好了?”李锐只是开玩笑,可没想到他话一说完,这小道士竟然真的不再喊叫,而是很认真地翻着眼白,摸了自己的菊花......随后,屋子里爆发出更大音量的怒骂:“你麻痹!贼道士住手!别碰我家沙发!”两人耍了一会,李锐见小道士也没什么大碍,不想再招惹更多的麻烦,于是一边从冰箱里取啤酒,一边给小道士下逐客令。不料这个死不要脸的歪道士却嘿嘿一笑,说道:“小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你看今夜天色已晚,不如施主借宝地给贫道歇息一晚可好?”正经不过半句,小道士的话就开始走下坡,“啧啧,房子还挺大,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有钱人!”李锐见小道士此时活蹦乱跳,心中的郁闷又起,也没有心情理会这家伙的调侃,皱眉说道:“谁和你同为天涯沦落人?你看我可曾被人打得差点吐血身亡?还有,别自来熟,我压根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小道士何等人物?秦始皇修长城的时候就是没发现有他脸皮这么厚的材质,不然大中华的历史轨迹都有可能因此而改写。小道士不客气地抄起一罐啤酒,狠狠灌了一口,叫道:“真他娘的爽!”然后自顾自道:“小道我姓张名天光,而我姓张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爹姓张,而是我们家祖祖辈辈都姓张?懂了吗?”李锐喝的一口啤酒差点喷出来,无奈地问道:“大哥,那不是一个张吗,你说的难道不是屁话?”小道士傲然一笑,说道:“我这个张,可和其他人的张不同!俺们家绵延至今一千余年未曾断绝过家传,小道不才,正是龙虎山第二百五十代传人,张天光是也!”张天光说完,李锐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了《水浒传》中开篇第一章的那个张天师......见李锐半天没有反应,小道士不乐意了,“喂喂喂,道爷我这么大来头,你居然一点也不震惊,连点表示都没有?太不给面子了吧?丫的,你师娘没教你怎么对待客人吗?”眼见眉头皱起,小道士赶忙又换了一副面皮,嬉皮笑脸说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名字吗?”李锐淡淡道:“李锐。”“好名字!嘿嘿嘿!”小道士贱笑着,一仰头,一罐啤酒直接被他倒进肚子里。李锐看着一刻钟之前还一副死狗模样,现在却生龙活虎的小道士,问道:“你刚才是装的?”小道士白了一眼李锐,胸口拍得震天响:“卧槽,就凭那几根小杂毛能耐我何?”“别吹牛皮!”“额......好吧,其实我确实受伤了,把血吐出去就好了一大半,至于昏倒,只是脱力而已。”“这么说你是没事了?”“那当然,道爷我可是练过的!”“好,既然你没事了,啤酒三块钱一罐,沙发算你两千,还有把你抬上楼的人工费五百,总共两千五百零三,给钱吧!”说到这里,只听小道士一声惨嚎:“大哥~你饶了我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