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97章 比试开始

第97章 比试开始

3114 2018-06-04 10:32:37
“暗世界的潜规则靠本事借鉴,被抓是他学艺不精,可没有被抓到时,可以说为清风观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你们在享受他带来的好处,最后被不要脸的人阴险出卖,你们清风观的掌门迫于压力无奈让张天光暂时离开师门,而你们这帮无情无义的狗东西,现在在这里大放厥词,像疯狗般地乱咬,才真是丢尽了清风观的脸。”李锐毫不掩饰对这几个清风观道士的厌恶,欺负自己兄弟,那就不能让他们舒服。清风观的一众道士被李锐说得脸色难看,看李锐的眼神充满愤怒,要不是现在人多,比试要开始了,恐怕就要一拥而上海扁他一顿。“看什么看?没见我这么帅的吧?我对你们这帮无情无义的臭道士只有一句话:天下间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哼,张天光你很好,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两个还真是臭味相投。我们走,别理那牙尖嘴利的家伙,一会儿要是敢上台,再教训他们,对了,张天光,我一定会代表师门清理门户,让你永远无法再回清风观。”这话居然是从色道士曾经尊敬的大师兄胡一凡口中说出,色道士内心极其痛苦。“谁收拾谁还不知道呢?到时候别学某些门派回去哭鼻子搬师父掌门什么的来丢人现眼。”李锐自己没有发觉现在面对强敌也毫不畏惧,自己还是小人物的时候,哪敢说出这样的话,这就是灵剑和《剑典》带给他的自信。“刚刚谢谢你。”“我操!”见色道士说完就直奔北角位置,李锐郁闷,大哥,我可是为了你得罪了一票人,你谢人也太没诚意了吧,不过他也能理解现在色道士内心的苦涩,曾经朝夕相处的师兄弟,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当李锐和色道士找了位置坐好,发现主席台上陆续有人走上去坐下,整齐四排,每排九把太师椅,看来能坐上主席台的不是国安部的高层就是各大势力的掌门了吧,李锐暗暗想着。主持比试的依然是那天登台发言的国安部副部长刘乐,不过主席台第一排中间位置坐着的三四十岁的中年女子,格外引起了李锐的注意,因为眉目之间和“母暴龙”有几分神似,难不成那火爆的女人还有这样的大后台?“各位暗世界的朋友,很高兴再次见到大家,上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的商讨会了,我很欣慰不少老朋友依然健在,各势力涌现了不少青年人才,当然也有些遗憾,有的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刘乐感叹一番过后继续说:“言归正传,接下来五天,想必大家已经很清楚,也是惯例,优秀人才之间的比试,要求有三:第一,年龄不超过三十,这是为了让更多年轻人能够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已经成名的高手,就别惦记奖励了;第二,每个势力不得超过三人,但必须是最优秀的人才,不得故意藏起来让人不知道,那就太小家子气了,也可能会影响你们未来五年的资源配额,至于无门派势力者也可量力参加比试;第三,比试点到即止,不可伤人性命,毕竟我们华夏暗世界人才在整个世界格局中也不占太大优势,任何一个暗世界的高手对整个华夏都是宝贵的财富。”其实报名对战早就完成了,刘乐也是走一下必要的形式,他说完过后,台上的高层没有继续有人说话的意思,好像更关注接下来的比试。中心广场已经摆下十个擂台,每个擂台都标有数字,参赛的人也将在自己分配到的擂台上参加比试,每个擂台决出一名进入前十的名额,每个擂台都有一百名参赛者,李锐和色道士分别被分在了五号和九号擂台,这也让他们两个都拥有了晋级前十的机会。刚刚一千名参赛者,这让李锐很纳闷,不是只有三千人参会,每个势力最多三个,据他的估算也就一两百个势力,哪来一千个人,后来色道士告诉他,每一次比试,都是这样,其他人都是国安部选出来的高手,他们想通过与暗世界的新人交手,得出这些人的真实实力数据,以便完善备案,同时针对不同实力的人,给予不同的监管。由十个大势力推选出的长老担任裁判,现在已经站在了十个擂台之上,其中一个裁判作为代表宣布了比试规则。比试规则分初赛和决赛,初赛很简单,就是每个擂台随机两两对决,战败者直接被淘汰,当出现单数时,国安部会安排一个人参赛,第一天进行预赛第一轮比试,淘汰一半人。李锐是五号站台第一组比试,而他的对手正是之前发生过口角的清风观弟子滕斌。二人走上擂台,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小子,刚刚你辱骂我清风观弟子,现在报应来得可真快,放心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一个野狐禅也不知道你得瑟的资本是什么?还痴心妄想获得比试奖励丹药,可笑之极。”滕斌对李锐一脸的不屑嘲讽道。“说再多,也掩饰不了你无耻的本性,我有没有资本,一会儿你在医院就明白了。”说完李锐毫不留情地将灵气运转双脚,脚下生风,速度快到惊人,双拳之上灵气也隐隐化为实质,不为别的,就为色道士出口恶气。“那五号擂台的年轻人不知道修炼的什么功法,居然将内劲运用得如此巧妙,你们看他的速度,恐怕能够躲避一般子弹了。”“是呀,看他年纪轻轻,就能把内劲运用到这种地步,的确不简单,而且看他的服饰,应该不属于任何势力。”“这年轻人我倒是有几分兴趣,可以的话,我九宫殿打算收他做弟子。”一位白须老者捋着胡须点头说道。其他主席台的人暗骂这老东西算盘打得真好,他率先说出这话,其他势力也不好抢,再说比试才开始,谁知道李锐有没有真材实料,说不准只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呢。主席台中间位置的女子似乎对李锐也格外关注,对其他擂台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将目光集中到了五号擂台。李锐此刻就一个想法,一招败敌,免得让对方使出什么门派内的各种武功套路,那就难缠了。凭借速度的优势,李锐的攻击让滕斌避无可避,只能将内劲使出,接住这一击,再谋求反击。滕斌终究低估了李锐这一击的威力。“嘭!”拳头接触滕斌身体的一刹那,他就知道这次完了,先前的狂妄,在一拳之下荡然无存,作为清风观年轻辈中的佼佼者,如今将面临一轮游的尴尬,同时这一击带给他的痛楚,居然大到无法承受。“啊!”一声惨叫,滕斌被李锐一拳打得飞出了擂台,重重地摔在地上,有出气无收气,清风观的弟子一拥而上查看滕斌的情况。“你太过分,下手如此狠毒,难道你没听见规则不得伤人性命。”胡一凡指着台上的李锐大声吼道。“笑话,他死了吗?你们可是清风观,大门大派,他之前说把我打残,以为他有真本事,谁知道你们浪得虚名,如此不堪一击,是不是没有把真的人才叫来参加笔试?我觉得有必要请国安部好好查一下,你们有没有弄虚作假,叫一个这样的货色来参加比赛,太不尊重会议规则了。”李锐摇了摇头,很失望的样子。“你....”胡一凡和清风观众弟子语塞,怎么反驳?说滕斌就是清风观最优秀的弟子之一,不过他被李锐一拳打下擂台不死也废了,这清风观得多丢人啊。要说不是优秀弟子,那就是欺骗国安部,一样要被处罚,怎么说都是错,只能暗骂李锐太不要脸了,赢了比赛还咄咄逼人。“你们总喜欢说一个字就不说了,咬到舌头了吗?这武功练的,动不动就咬舌自尽,你们自尊心可真强,不过是一场比试而已,用不着这样,你们还是太年轻啊,年轻气盛啊。”李锐一副教训晚辈的姿态,更是气得清风观众人胸口痛。“暴龙派李锐胜,你可以下去了,别站在这里耽误比赛。”裁判被李锐弄得不耐烦了,这家伙赢了还在这里发表获胜感言似的,赖着不走闹那样?现在就给你颁奖吗?“你说我是什么派?我可没加入任何门派。”李锐刚刚注意力在清风观弟子那边,没听清楚裁判的话。“你自己的门派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见到。”裁判不停地摇头,“记住了,是暴龙派。”不过裁判心里也嘀咕,什么小门派没听过,难怪弟子对它没有一点归属感,就算赢了都不愿意让人知道。李锐听到暴龙派三个字,心里郁闷,这“母暴龙”搞什么?难道真的想当掌门管着我呀?这控制欲也太强了吧,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玩不起啊,等一会儿得找她好好问问,惦记我的美色也不至于玩阴的吧,喜欢我直接说嘛,我又不会嫌弃你脾气火爆,大不了让你做小老婆就是了。李锐下了擂台,就拿起手机试图联系杨胜男,结果几次都被直接挂断,让他彻底对这女人无语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