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96章 色道士的师门

第96章 色道士的师门

3128 2018-06-01 10:16:43
有了色道士对张彪的“极乐”惩罚,李锐也懒得管他以后的死活,两人回到车上将慕容明珠安全送回燕大。惊魂未定的慕容明珠一路上黏着李锐,就连他开车也拉着他的衣角,这妮子这次吓得不轻。到了燕大李锐直接忽视宿管大妈的阻拦,将慕容明珠送回宿舍,守在她身边,直到她幸福地睡着了,才从女生宿舍出来。“你奶奶个西瓜皮,人也救了就不能把卿卿我我的事情留到以后吗?道爷我一天没吃东西,被你这忘恩负义的家伙锁在车上,快被尿憋死了。”李锐刚一上车,色道士就发出一阵抱怨,原来李锐送慕容明珠回宿舍的时候,脑子里只有慕容,把车上的色道士彻底给忽略了,这下色道士可就倒霉了,没有车钥匙直接被关在车上出不来,而李锐的手机也扔在了车上可害苦了色道士。晕车的色道士来的路上就吐得渣都不剩,又陪了李锐一夜,没成想人救了,这没良心的李锐就忘了自己,虐狗也就算了,还把自己锁在车上厕所没得上,东西也没得吃。李锐看着捂住下体,狼狈乱窜的色道士,心里特别愧疚。等色道士解决完生理问题上车的时候,嘴里还不断骂李锐重色轻友,李锐也不好意思反驳,内心愧疚满脸堆笑作为回应。“走吧,帮了你这么大忙,总该请道爷吃顿好的吧。”色道士看见李锐这样子,没好声气地说。“嘿嘿,完全没问题。”李锐爽快答应。这一顿,李锐真是下了血本,请色道士去了燕京最贵的饭店——燕京大酒店,两人点了一桌最好的酒菜,色道士满意了,最后喝高了一个劲地和李锐说他的光荣史,都是些偷鸡摸狗的下三路事情,李锐感概自己怎么遇到这么一家伙。“我给你说兄弟,有一次,我潜入明月宗想要去他们藏书阁参观一下,谁知道走错了方向,明月宗啊兄弟,全他奶奶的娇滴滴大姑娘,道爷我运气好,正好碰上她们圣女在洗澡,那身材,啧啧,比你的小女朋友还好。”色道士说得口水飞溅,又喝了一口酒,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脸色一变。“怎么啦?后来呢?”见色道士突然打住,好像触及了什么伤心事。“后来道爷被人抓住,送回了师门,自己干的其他一些勾当也被人捅了出来,赶出了师门,这不现在被官方追捕,暗世界不待见,俺就如同个丧家犬一样。”色道士看似每天无忧无虑,没想到喝了酒也会有这么伤感的时候,看来被逐出师门的事情让他很介怀,李锐猜不透其中的委屈。“喝酒,咱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不醉不归。”李锐端起酒杯,希望让情绪从高亢变得低落的色道士能够心情好起来。“好!”色道士豪爽地喝了起来。本来修炼之人喝酒,只要运功就不会喝醉,可两个人都没有刻意运功抵抗酒劲,最终都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只能在燕京大酒店开了个房住了下来。这一夜,李锐迷迷糊中断断续续听色道士说了不少梦话,大概意思好像是他师门的大师兄从小对他很好,所以每次他弄到什么好东西第一时间就给他大师兄分享,可最终事情败露的时候,这个大师兄第一个跳出来指证他,这让没有什么朋友的色道士格外伤心。次日,李锐被不停响的手机铃声吵醒,心里一阵鬼火乱窜,正要发飙,谁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脾气更大。“李锐,你们死哪里去了?昨天你不是告诉我明珠已经救出来了吗?你到底还想不想参加商讨会的比试了?也不看看时间,现在还有三个小时就要开始了,要不是我给你们顶着,已经被取消资格了,你不知道有赛前信息确认吗?快点滚过来。”电话那头的杨胜男火爆脾气被李锐彻底激发了出来,电话中对着李锐一番狂轰滥炸。李锐使劲甩了甩宿醉的头,扔下电话,踢了一下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色道士。“色道士,快起来,我们要错过比赛了。”“妈的,我的通经丹。”色道士一听比试的事,一下就像弹簧一样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奶奶个西瓜皮,李锐,你这是害我啊,没事叫我喝什么酒,要是让我没了通经丹,我非杀了你不可。”色道士一边手忙脚乱地穿衣服,一边不停滴骂李锐。“滚你大爷的,是你要喝酒吃好的,我好心陪你,花了钱,你还抱怨起我了。”李锐还不乐意呢,手机上很多慕容明珠打来过来的未接电话,其次就是“母暴龙”的,刚刚还被骂了一通,心里还窝火呢,哪能给色道士好脾气。两个人在埋怨中匆忙离开了燕京大酒店,驾车赶往国安部总部的时候,李锐给慕容明珠回了个电话,她现在已经情绪稳定了,接到李锐的电话很高兴,俩人缠绵完,看着狂吐的色道士李锐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一场危机化解了,早上怒怼自己的色道士因为晕车正在接受惩罚,心情能不好吗?当车到达国安部总部的时候,离比赛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李锐心里暗骂“母暴龙”故意整他,明明还有五个小时,愣说只有三个小时了。不过李锐不知道,他还真的错怪杨胜男了,那是因为有的门派过于偏远,来的途中耽误了时间,不得不向国安部申请推迟了比赛,所以才会晚开始两个小时。李锐和色道士回住处洗漱了一番,“修炼《剑典》让我越来越帅了,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我都想嫁给自己。”李锐对着镜子自恋地说道。等李锐收拾好,看到色道士换上了一身新道袍,对着另一面镜子不断完善自己的形象。“再怎么弄,也掩饰不了你猥琐的本性。”“你懂个屁,道爷以前可是我们观里的观草,一会儿不知道多少美女会因为见到我而春心大动,哪象你傻不拉几的找个普通人当女朋友,遇到点麻烦跑得屁颠屁颠的,道爷的女人以后绝对是暗世界的一枝花,你就等着羡慕吧。”色道士反驳道。当两人到了中心广场,李锐发现各区域已经陆续坐满了服饰统一的各势力,就在李锐和色道士走向北角没有门派的位置的时候,一队身穿道袍的人姗姗来迟,正好要与他们擦肩而过。李锐没注意到,身旁的色道士脸色很不好看,好像见到了不想见的人一样。“哎哟,这不是张师弟吗?被赶出了师门,现在给人当跟班了?呵呵。”一个道士突然对色道士嘲讽起来。“腾斌,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当初是我自己离开的清风观,再说当初你没少从我这里得到好处吧。”色道士也不客气,他可不是嘴上吃亏的人。“张天光,你个叛徒,现在还狡辩,要不是你偷看明月宗圣女洗澡,辱没师门名声,我们至于在道教和佛教势力面前抬不起头来?我可从来没拿过你的什么贼赃,不要血口喷人。”滕斌说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当初你在清风观受人欺负,是老子帮的你,操。”色道士心里窝火,被自己师门的人这样骂。“张天光你住口,你为了修炼到处去其他势力盗取东西,严重影响我们清风观名声,就不要在这里给自己洗白了。”站在清风观一行最前方的一个青年突然开口呵斥色道士。“大师兄,亏你说出这样的话,你摸摸良心,我去其他门派拿东西,是不是你指使的?得手后,是不是你第一时间拿去看的?可最后你如何对我?关键时刻不为我说话,还出卖我,亏我一直把你当亲哥哥一样,我真是瞎了眼。”色道士情绪激动,但言语中极其失望,李锐看得出他对这个大师兄以前有多么的尊敬。李锐从色道士那里得知,暗世界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可以潜入其他门派借鉴功法秘籍,但不能拿走,这也是一种促进修炼的方法,但是一旦被抓就是自己学艺不精,将接受其他门派的追求损失。不过一般这种情况自己门派也只会赔礼道歉,给予一定的修炼资源,当初色道士被赶出师门很大的原因是他偷看人家洗澡,还有这个大师兄把他偷了那些势力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他门派找上门来,这让清风观损失惨重才决定将色道士赶出师门。李锐见一众清风观的人欺负色道士,他不挺身而出就太不够意思了。“你们这帮穿着道服道貌岸然的家伙,还要不要脸?张天光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我就没见过他这么讲义气的人,而你们身为他以前的师兄弟,处处针对,那些年的相处就没有一点感情?就算没感情,就相忘于江湖,现在像泼妇一样蛮不讲理,丢不丢人?”色道士见李锐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和一直憋在心里的委屈,心里感概,这些相处多年的师兄弟还不如和李锐短暂相处够朋友。“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清风观的事关你屁事,闭上你的臭嘴。”滕斌又跳了出来。“你他妈再说一句,老子保证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张天光还是你们清风观的人吗?你们有资格说他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