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18章 古玩市场

第18章 古玩市场

3130 2018-04-23 13:51:52
留完这张纸条,李锐感慨自己居然还有当作家的天赋,便笑呵呵的地下了楼去,在楼底下买了三屉包子边走边吃,也不打车,心情明媚又饱含期待的地往古玩市场走去。李锐走到古玩市场的时候已经临近九点,所有的店铺都开门了,此时街上倒也显得人来人往,来古玩市场的不仅有各种老头和中年人,还有李锐这般年纪的年轻人,只不过大多数三五成群,有的还是带着女朋友来的。这个古玩市场其实是一条街道,不长不短,紧挨着江边,街道的另一头就另一头便是S市的各种特色小吃,一般旅游到此的人都会来这里逛逛,因为今天不是周末,又不是节假日,所以游客很少,基本都是本地人在这里闲逛。李锐放眼望去,这条街道甚很宽,而且不允许车辆进入,除了街道两旁各种样式,大小不一的店铺,在街道上还有无数的小商贩摆着地摊,只是摆放的地址地摊杂货错落有致,倒也不显得杂乱,只是一副有趣的景象。李锐今天打算今天好好的地享受一下假期,然后到古玩市场只是想碰碰运气,顺便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如果真给他蒙对了,那以后的修炼之路可就要就能省去不少麻烦!想着,闲逛间,李锐正好便走到街头的一家古玩铺子前面,抬头只见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趣玩阁”,门面不小,李锐信步走了进去。这阁子进去之后,只见里面空间倒是颇为宽敞,墙上竖着许多典雅木架,又是各种不同。然后架子上摆放着各种文物,小到杯子,大到花瓶,从从铁器到铜器,再从到书法到字画,各种琳琅满目的玩物具是精致无比,显得古朴典雅充满着年代感,琳琅满目。李锐有所不知道,其实这摆放古董的架子,都是各种可以用来盘玩的木料,例如那青花瓷盘下面黝黑的木头摆架,便是黑檀木所雕,黑檀木的神奇便是通体黝黑,但在阳光下却能使人看到红褐色的木纹条理。这种黑檀木价格倒是不贵,但想要做成一件这么大的架子,也得有个千块大洋光是找到这样的木材和耗费的精力怕是也不容易。可想而知,干古董这一行的,甭管你买的东西真假,有钱那是绝对跑不了的。李锐进店之后发现屋子里一个顾客也欠奉也没有,而店里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守着,见李锐进来,只是搭眼一看,竟然就不再理会。这大概也只有古董这个独特的行业能有这般端着架子的老板,因为这东西太贵,一般人看上了买不起,有钱的倒是买,但是凯子多,基本也只是表面热情。唯有碰见真懂行的,直来直往,开口便要东西,你没有我就走,你有我就留。而所以,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也是很形象的描绘了这个行业,因此干这行的,老板多半都这幅德行。再说李锐,本以为进店之后就会有售货员跟在他屁股后面问来问去的招人烦,结果进来才知道居然是这般景象,老板连看也懒得的看他一眼,正好遂了李锐的心思,乐得清静。李锐然后就在东看看西逛逛,就在李锐他走向一个花瓶的时候,老板开口了:“门口有手套,想看什么戴上手套,弄坏了的勿论品质,照价赔偿。”李锐一点头,便去找了两只白手套带上,这老板的话中之意李锐哪里敢听不出来,意思就是,你把什么东西弄坏了,甭管真假,我标价多少钱,你就得赔多少钱。唬的李锐这穷光蛋赶紧照办。再说李锐戴上手套之后,又向着那个花瓶走去,然后伸手触摸,同时慢慢运起丹田中的灵气向花瓶度去,然后静待反应,不料这花瓶好像保守的姑娘,任李锐怎么摸弄都不见回应,李锐半信半疑的放弃这个花瓶,然后摇摇头走了。李锐心思都在《剑典》所说的灵石上,因此也懒得观察别的,但是这店里的老板却一直在观察者着李锐,见李锐摸摸了花瓶便摇头,心下的轻蔑便少了一分。老板的目光随着然后又见李锐在一个盘子跟前停住,不一会又走开了,这才彻底放下心中的轻视,眼睛开始随着李锐的身影走去。只见李锐依次走去,这回在一个书法作品前停留了一会儿,经过前两次的尝试,这回驾车就熟,还是按照之前的步骤向这幅字画中度入真气,突然,这幅书画好像有灵性一般竟然对李锐产生了回应!李锐心中一惊可非同小可,虽然这幅字画中的灵气很少,但却证明了自己的猜想是对的,在古董钟中果然有他需要的东西!惊喜过后,李锐就又有些失望,这里面的灵气也太少了吧?虽然很精纯,但却杯水车薪,远不如李锐靠自己吸收的速度快,而且这种古董能有多少?要是满大街都是那还叫什么古董?也就不值得收藏了。随后李锐看了一眼书画下面的落款,“董其昌”,李锐依稀记得这是个明代的书画家,明朝距今才多少年?李锐觉得事情好像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提起精神把这画中的灵气一扫而光,也不见这画有什么变化,心中更加安定,点了点头走向别处。再说这“趣玩阁”的老板,见李锐对这幅书画点头,差点喜极而泣,干这行的都要脸面,虽然免不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但要是被人发现自己的店里都是假货,那他还怎么出去见人?因此,他再也不敢轻视李锐收起对李锐的轻视,彻底把李锐当成了这里面的行家。而就在李锐又发现了一件宋代书画真品,正在吸收里面灵气的时候,只见这“趣玩阁”老板慢慢踱步而来,朝李锐拱了拱手,说道:“在下黄正,敢问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啊?”再说李锐,发现这幅宋代的书画中灵气果然真的远远高于刚才那副董其昌的作品,心中的猜想慢慢得到证实,因此心中很是高兴,正在努力吸收着里面的灵气,不料这老板忽然走了过来,李锐心中惊讶,但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书画,朝黄正拱了拱手,道:“黄大哥好,小弟免贵姓李,单名一个锐字,见过黄兄。”然后就见这个老板像古人一样,赶忙就把“幸会幸会”挂在嘴里,李锐心中暗笑,也压下了好奇,就陪着这个黄正在这掉书袋。却说这黄正见李锐年纪轻轻,衣物又不显贵,却能够接连看出几种不同物件的情况,心下便有了打算,于是便前来寒暄一番。而李锐来这里却目标明确,就是来这古玩店“噌蹭灵气”,见这老板和他磨磨唧唧个没完,心中甚很着急,因此赶紧打住,不再和老板掉书袋,而是询问道:“黄老哥,却不知您拉住我所为何事啊?”黄正笑道:“没甚要紧事,只是看小兄弟年纪轻轻居然却练就一副好眼力啊,想必是师出名门啦?”李锐一愣,他哪里知道什么跟什么,也不知道这老板怎么就看出他“眼力不错”,但既然有此一问,李锐便佯装一副懂行的样子,道:“哪里哪里,都是小弟自修的来,见识浅薄,可不敢当老哥您眼力不错的评价。”这掌柜的黄正一听李锐没有师傅,便是一愣,心下失望但是热情不减,接着问道:“那李老弟平日里鉴赏什么最在行啊?”李锐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很虚啊,他一个小保安,连古董的分类都不知道的一清二楚,哪里还有专业?但既然逼话说出去了都已经装出去了,那就算哭着也得装完,李锐回道:“我嘛,说不上什么专业,只是略懂一点。”不料,这掌柜的一听又重燃起了希望,而李锐却又在无形中装了个逼。古董一行,种类名目何其多?有谁敢说自己什么都略懂一点?大多数都是在自己的领域里面慢慢开垦,要么研究青铜器,要么研究玉器,那些但凡说自己都略懂弄一点的,不是真正的大家,那就是什么也不懂得的骗子。而李锐却不知道,自己在用灵气测试古玩的动作都落入到黄掌柜有心人的眼睛里,这一下就把李锐当成了高人。因此就把李锐没有师傅这一层从心里抛去,没准是人家不愿意透漏呢?略一思索,黄掌柜慢慢开口道:“李老弟,哥哥知道你的本领,因此有件事想求老弟帮帮忙,可好?”李锐一听就懵了,哪敢应承什么“但说无妨”之类的话,只能僵硬的点了点头,道:“好吧......小弟尽其所能,要是没能帮得上老哥,老哥可也不要怪罪。”李锐把丑化话说到了前头,不料黄掌柜却听成了谦虚之词,赶忙把李锐请进了后堂。李锐无奈,连什么事都没搞明白就被这么个大男人都拉进里屋来,一,而黄掌柜去急匆匆还嫌不够。再说李锐走进这后堂,登时觉得这屋子里面的灵气要比别的地方厚重不少。却不见一个古玩摆放。李锐打量一下四周,才发现这四周的柜门都紧锁着,柜子上面还罗列着不少形形色色的盒子。想来这里面的东西才是这“趣玩阁”的压箱子老底。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