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超品剑仙  >  第100章 赠木剑,道真情

第100章 赠木剑,道真情

3165 2018-06-04 11:02:09
“母暴龙”的表现让李锐有种她在吃醋的感觉,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加,发现这女人对自己的事情格外上心,并非她嘴上说的和表现出来的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多半是贪图我的美色,我要时刻提高警惕免得被这些对我肉体有企图的女人带得连女朋友都没了。”李锐自恋地想着除了关系明朗的慕容明珠外,“母暴龙”、李渔和雷婷三个美女间的复杂关系,将和枫叶间的赌注一时间抛诸脑后。很快杨胜男安排的人就将古剑送到了李锐的住处,这剑哪里是“母暴龙”说的那样随便找的,绝对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才找到的。这柄剑宽五寸有余,剑长一米二,李锐握在手中,感觉自己就像是金庸笔下的大侠,有种仗剑走天涯的快感。重点是这剑中蕴含的灵气之精纯浓厚,远超之前李锐接触过的任何古董,按照他的推算起码千年以上,此剑还有个特别之处,并非常见青铜金属打造,而是一把木剑,但其坚硬程度却不逊色于各种金属。李锐在手中摆弄了好一阵得出一个结论:极品。“李锐你不是疯了吧?明天用这把破木剑参加比赛?乌漆麻黑的就像是烧焦的碳一样,看着它我就觉得是个笑话。难不成你觉得要输,学我道教用桃木剑收妖怪?你不会是傻了吧?那枫叶又不是妖怪。”色道士见李锐兴致勃勃地摆弄手中的木剑,带着担忧一连串问题向他抛过去。“你才疯了傻了,不识货的家伙,华夏国法律规定不能携带管制刀具,我这是响应政府号召,用木剑也是对对手安全的考虑,大仁大义,你懂个屁。”李锐还在生色道士的气,奶奶个西瓜皮,卖我还敢说我疯了,你他娘的才疯了,说完就将房门一关,研究这柄奇特的木剑去了。“李锐,这柄剑非凡品,从其蕴含灵气的浓度来看,那绝对是天地格局未变的时候就存在的,可能比黄帝的轩辕剑还要久远,一定要想办法得到,在无法使用灵剑的情况下,此剑绝对是你一个极好的武器选择。”剑灵难得这么激动,这让李锐头痛了,和“母暴龙”说的是借,现在却又要占为己有,本来这剑就特别珍贵,国安部会没有记录?怎么可能,人家一片好心,怎么能害她呢?“算了,剑是好,但也不能因此就产生占有的想法,毕竟明天一亮出来,国安部的人都知道了,我想拿走也不可能。”李锐遗憾地说,心里也不舍得还回去,可惜于公于私都必须还回去。“我觉得有希望,首先那个女孩子喜欢你,她见你喜欢这把剑多半会为你想办法;其次如果你明天夺得第一,可以争取把这把剑作为奖励争取到,那什么通经丹不要也罢,这里面的灵气绝对够你冲击几十个穴窍,而且用灵气驾驭它更是威力剧增,别人拿到也是一把普通木剑而已。”剑灵从情理两个方面分析,这让李锐陷入沉思,如果真如剑灵所说,还真有希望得到这把剑。“我还是先问问母暴龙这把剑的来路再说,要是有希望,我一定争取。”李锐没有被剑灵的话说得失去理智,马上拨通了“母暴龙”的电话。“李锐,又有什么事?剑不是叫人给你送过去了吗?”杨胜男态度不是很好,好像很不想接到李锐电话似的。装,继续装,李锐就知道这女人放不下架子。“其实也没什么事,剑收到了,我特别喜欢,想必你花了不少心思。谢谢你啊,我对叫你“母暴龙”道歉,以后再也不会那么叫你了,你看叫你胜男,还是男男好?”李锐态度极好,求人先态度端正嘛。“你才是剩男呢?男男你是说我同性恋吗?有病吧。”卧槽,李锐没想到”母暴龙”这么理解,不就是觉得之前的称呼不好,换个亲切点的嘛,没想到,她的名字太奇葩,胜男,我又不是你爸,发脾气至于吗?“咳咳,对不起,考虑不周,那你希望我怎么叫就怎么叫。”李锐对着手机笑着说。“好啊,叫我女王大人。”“我去,你没毛病吧。”这叫出口,感觉自己像是跪舔似的。“切,不愿意拉到。说吧,究竟什么事?”杨胜男不耐烦地说。“这个...”“别这个那个的,大男人墨迹什么。”“这个我就想问问,有没有可能,我是说可能啊,不行就算了,我不想让你为难,就是这柄剑,可不可以让国安部作为我明天取得名次的奖励给我,丹药我可以不要的。”李锐酝酿了一阵抛出条件。“哦,既然你喜欢这把剑你拿去好了,一把破木头剑,国安部没穷到克扣比赛奖励。没事我挂了。”杨胜男说得很轻巧的样子,就像这剑是她家的一样,这让李锐颇感意外,不过没给李锐问更多的机会,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国安部总部某个秘密房间里。“傻孩子,你就这么把你妈拼命从古迹中拿回来的珍贵宝剑送给那小子了?”和杨胜男有几分神似的中年女子埋怨道。“妈,你不是也看不出那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再说你也说李锐所练内劲与众不同,说不定他真能将那把放在家里的木剑奥秘揭开,了却你多年的心愿吗!”李锐要是见到此刻的杨胜男,绝对下巴要掉下来,乖巧懂事的样子,整个就是一个大家闺秀。“狡辩,知女莫若母,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说什么为我了却心愿,送情郎就送情郎吧,你妈我又不是没年轻过,傻孩子,他知道你对他这么好吗?”中年女子温柔地抚摸着杨胜男的头发,没有责怪,更像是慈母,在人前她的身份是国安部常务副部长龙天凤,而此刻也只是一个慈爱的母亲罢了。“妈,他是我闺蜜的男朋友,我可做不出那种抢闺蜜男人的事,再说他们感情好着呢。”杨胜男用破绽百出的话为自己辩解。“呵呵,我的傻女儿啊,也就是说他不是你闺蜜的男朋友你就去争取了对吧?你要记住他是暗世界的人与普通人不同,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可能扰乱社会秩序,只要你点头你老妈绝对支持你,让他们这不合规矩的关系彻底了断。”“妈,你别掺和好吗?不许你动用国安部的力量去压他,我真心希望他们好,不和你说了,记住哦,不然我就出去再也不回来了。”杨胜男说完扭头就走,心里却很失落,李锐我们终究不可能的。“傻孩子。”龙天凤对着杨胜男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心里也很期待李锐能否真的将那柄古怪木剑的奥秘揭开,这一切只能等到明天决赛看结果了。李锐因为杨胜男莫名的大方,心存感激,在兴奋之余,按照剑灵教的开天剑法第一式演练一番,看这木剑能够达到剑灵所说的效果。李锐剑指苍穹,灵气从丹田运于握剑的右手,体内的灵气与剑中的灵气顿时产生共鸣,形成一种奇怪的联系,以旁人无法看见的灵气白光包裹着木剑剑身,木剑顶端也同样形成了一道由强渐弱的灵气光柱,足有三米多长,就像木剑突然变长了一般,这让李锐发现自己的攻击距离一下变大了三米多,加上剑身足有接近五米的攻击距离。“嘭!”我擦,威力这么大,李锐低估了第一式破天,房间里整张床被整齐地分成了两半。这下糟了,晚上睡哪啊?国安部应该不会让我赔一张床吧?李锐后悔在房间里面练剑,可恶的剑灵也不知道叫他找个空旷地方,难不成让他去和色道士睡?想着猥琐的色道士李锐就感觉菊花一紧,算了,晚上还是找个地方练剑或者利用剑中的灵气冲击新的穴窍吧。李锐对开天剑法第一式展现的威力很满意,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枫叶那女人的真实实力还是未知,绝不能把时间浪费在休息上。本来李锐平时也是利用晚上的时间修炼《剑典》,不过过去的这几日,天天神经绷紧与人搏斗,每次都将灵气全部集中于一击之中,所以才有了倦意。色道士见李锐从房间提着木剑出来,便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迎了上去,好像根本没把自己出卖了李锐的事情放心里。“你刚刚在房间里面练什么功夫?动静那么大?嘿嘿,能不能和我分享一下。”色道士贱贱的样子,难怪那么爱去其他势力窥窃秘籍功法,现在居然对李锐的功法也感兴趣了。“我练的是天罡正气剑,不适合你这满脑子精虫的色道士。”李锐没好声气地说。“切,不说拉倒,道爷的功夫厉害着呢,谁稀罕你那只会拆房的暴力剑法,我的功夫既实用又文雅,你没见明月宗那帮美女看我的眼神中都充满崇拜。”李锐白了一眼色道士,不知廉耻,人家那是鄙视好吗?拿着木剑出门的李锐,一路上引起不少暗世界高手的注意,毕竟他的武器过于奇特,一柄木剑,修炼之人有自己的趁手兵器是常事,也没见谁用木剑的,那不是小孩子的玩具吗?所有人都像看怪胎一样地看着李锐。“切,一帮没见识的家伙,明天就让你们知道,真正的高手,就算是木剑照样打得你们哭爹喊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