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隐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第51章 突发情况

第51章 突发情况

3818 2018-05-07 10:26:09
从嫌犯的手中要到了,他们每次接接头的地址之后,郑伊雯决定大干一票。他从市区里面调来了一支精英小队,然后按照他们每个月大概会去出任务的时候。这两个时间段的时候,他们就提前在那里埋伏好。他们现在已经抓回来的嫌疑犯,放了回去,让他们按着正常的生活。然后如果接到出任务的通知就立刻通知他们。果然没多久,在两天之后。被郑伊雯放回去的嫌疑犯们又再次接到了跟以往一样的,让他们去什么地方去拿车,再到什么地方去拿货,再送到什么地方。跟我所有的一切都跟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而且似乎他们的上头并没有发现他们住过了警方的拷问。他们随后将这些内容告诉了郑伊雯,通知给了警察局,并且在有警方确保他们的安全的情况下,他们决定继续这项任务。他们到了指定的地方,取了车之后,又按照指定的时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们按照已经规划好的路线,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加工厂门口。时间没过多久,加工厂里面也都亮起了灯光,一行人拖着一辆小拖车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的拖车里面装的全部是已经装箱摆好的药品。一直在暗中伺机行动的警方警察的来自市局的小队,并且由龙剑大队刚出道的郑伊雯带领的特种部队。他们自行出动准备了充足的弹药,并且带够了足够的火力,万一出现突发情况。他们也能够在第一时间将场面控制住。本来这些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妥当了。但是在这一轮,带领他们的小队冲上去,准备将他们追踪了很久,在周围发现了中系的头目嫌犯制服的时候。在一群人的中间,突然有个人从人群中蹦了出来,他掀开身上的衣服,身上绑满了一排管状的东西。并且在这一排管状的东西,在他的小腹那个位置,有一个滴答滴答倒计时的时钟的样子的东西。这样的心中瞬间一沉,有炸弹,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如果他们现在出去肯定会伤亡惨重,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状况的话,那他到时候他的责任可就更大了。但是一时之间,他又不知道该继续怎么进行下去。郑伊雯此刻脑袋快要炸开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比往常大了一圈。虽然很不甘心自己努力那么久的成果,但是为了杜绝一下子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为了防止这个局势压不住,控制不住这个场面,郑伊雯还是发了撤退的信号。而一旁在伺机行事的那些运货的司机们“给你们,这是你们这次的酬劳,货你们就不用运了,就扔在这里吧,等会那些警察肯定会过来收货的,但是我不管你们跟警方说了什么,以前所有跟你们说的东西,你们都可以随便告诉警方,无所谓。”黑衣人中,一个一直站在正中间位置的,看起来似乎就是他们的头目的人从他黑色的大衣里面掏出了一叠钞票,也没有数,就直接塞到了这一堆司机其中一个人的手上。交代完这些事情之后,那个黑衣人转身扭头就朝着他们的那一帮同伙挥了挥手,表示可以撤了,可以收工了。他们自然准备了交通工具,他们一群人转身走回了那个废弃的化工厂里面。而那群受着神人秘的领导指使,并且一直在受他们威胁的司机们,分了钱之后就站在原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瞪小眼儿,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与此同时,郑伊雯他们并没有走太远,他们只是先暂时撤退出来,那一群黑衣人所能见得到的范围之内。首先他们肯定要考虑到那帮司机那帮人,如果他们出了什么问题,那么他们的牺牲都是无谓的牺牲。他们并不清楚,这帮黑衣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用藏了毒品的假药让它们流向市场,如果出现了事情,他们的头领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另一个警方疑惑的问题就是,就算是个别有人别有用心想报复社会,那么为什么他能组织起这么一个严密的组织?警方这些天已经为这个问题抓破脑袋,在此之前,他们所有警方记录在册的案件里面从来没遇见过这种事情。不过郑伊雯此刻并没有想那么多,在他的眼里,这群黑衣人已经走了,但是他们的药品流了下来。所以,此刻就算是没有抓到罪魁祸首,可是已经收获了赃物,那么现在自然是上去收缴赃物的时候了。但是当这些人带着一帮警察上去准备打开刚才已经装进了一批药品的火车的车厢的时候,异变突生,他们一些人开始相继倒下。这些人好像没有来,也没有征兆,只是突然一瞬间就开始口吐白沫,瘫倒在地,然后开始浑身抽搐,虽然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空气中肯定已经被人下毒。郑伊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办法了,他们只能想办法收队。回到了警局这一轮,再次因为这件事情伤破了脑袋,虽然这次他们的队员并没有遭受任何伤亡的事,这次跟他们一起去的。为他们打头阵的那一帮货车司机们都已经死伤惨重,有些人已经当场身亡,还有几个幸存下来的现在正在躺在医院里面,接受紧急治疗,而医院方面给出来的鉴定报告,给出来的体检报告,让人触目心惊。塔崩毒气的中毒。塔崩(Tabun)是一种有极强的毒性的物质。它是清澈无色无味的液体,有轻微水果香味。由于它会严重地影响哺乳类动物神经系统的正常功能甚至致命,塔崩被视为一种神经毒素。塔崩为半持久性毒剂。适用于地面染毒,制成气溶胶也可用于空气染毒。1936年,德国的格哈德·施拉德(G.Sc.h.rader)博士首次合成了塔崩,而他本人在次年初轻微中毒,成为塔崩的最早受害者。美国军用代号GA。在两伊战争中,伊拉克首次将塔崩较大规模地用于实战。1981年1月至11月,伊拉克军队曾向伊朗军队阵地发射了塔崩炮弹,造成了人员伤亡。塔崩虽然优于氢氰酸、光气等老式毒剂,可是由于其战术性能不及沙林,毒性只是沙林的1/3,因此属于逐渐淘汰的毒剂。总而言之,这是一种战术性的生化武器,平时日常生活中人们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这次能够检测出来这种毒气的来源,还是因为院长是一个医科学院的博士。而且他能够了解到这种毒气的成分,了解到这种毒气的症状,能够认识出这种毒气。还是因为他在偶然之间得到了一份资料,而这份资料其实是属于保密性的资料,因为这种生化武器太过于强大,如果在闹市区被人指责并且投放出来的话,那么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一时之间人人自危,整个景区里面人心惶惶,他们都感觉自己被一张漆黑的大网罩住了,而且这张大网织得很严实。正好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操控着整个局面,让他们一步步的走进去。但是想回头已经来不及,而只能硬着头皮做下去,但是如果想要发现这种结果,不知道会死多少人,还会造成多少伤亡呢?这天晚上,郑伊雯在房间里面思考了很久,想着这些事情的发生,想着自己该怎么解决,想到了自己肩膀上承担的责任,他的事情觉得有些难受有些凄凉。他们队里面其他所有的人,他们整个警队里面,整个龙涧大队所有人出来实习,还没有听说过会碰到这种事情。仅仅是一个二线的小城市,里面居然有人动用二战期间才会都用的生化武器。虽然这次他们都用的生化武器,毒气弹的剂量很轻微,造成的影响范围很小时候,他也带人去勘察过现场,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污染,还是在可以处理的范围之内,但是如果下次使用的是别的东西呢?而且当时事发现场的那一批药品他们已经被收缴了,回去时候他们也带人过去,专门扫荡的那个化工厂里面。那个化工厂里面虽然说已经废弃了很久,但是很明显里面还是依然有人在使用里面的器械,来制作些什么东西。而当时他们在案发现场收缴回来的那一批药品,没有人敢去动手,就直接送进了化验室里面,化验报告几天也大概快出来了。郑伊雯想到这里的时候,郑伊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他拿起手机,打开屏幕,看了一下,是一条短信,短信的标题是关于城西化工厂门口收缴那一批药品的化验报告。看到这里,郑伊雯的心头突然一沉。他此刻感觉到事态有些不妙。因为这种报告应该按理来说是应该明天早上,就算今天晚上出来,也是明天早上通过书面的形式放到他的办公桌上。而这次给他发短信的发件人居然是海州市局刑侦大队的队长。他打开手机,然后点开了短信,看着里面的内容,愣住了很久之后,手机从他手上滑了下来,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他才从那种发呆的状态中醒了过来。他从地上捡起了手机,拿在手上,又仔细看了一遍,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没有花,或者短信的内容没有问题,她一下子瘫倒在床上。短信内容很简单,除了开头,还有署名就是一句话,这批药品是很正常的治疗感冒用的药品,但是基本上每一瓶药中都参杂了微量的氰化钾。看到这里,郑伊雯的心头一沉,氰化钾是什么东西他当然知道,那可是被国际都列入了黑名单上的剧毒。但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这次的药品真的运送出去了,那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不敢想象,他突然是基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为什么在他们刚开始交接的时候就冒了出来。为什么不等他们将这批药物运送到目的地?对了,目的地接头人,他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自己一直在尝试着寻找这一批药物的来源是哪里?是谁传送过来的从谁手上流出来的,但是她一直忽略了一个事情,就是这一批药物回到谁的手上,为什么他们愿意接受这批药品?但是现在还能怎么办 ?事情都已经发生到这个地步了,自己想要挽回也无力回天了。当时的那一批司机现在基本上该死的死。只剩下那么几个还能喘气儿的,就活在医院里面,可是他们都已经被下了通告,就算是他们能活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后半辈子躺在床上的植物人罢了。对了,要是能把他们都治好,那样子的话事情就解决了吗?自己不就可以知道,到底最终谁会是接头人了吗?可是他们说的是神经方面的损伤,这种损伤基本上在整个国际上都是认为是不可逆的损伤,永久性的损伤。并且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人,有那么高超的医术能够治好这种。受到神经性毒素的摧残的损伤,还没有谁能够治得好。假使真的有人能够治好这种毒素,那么下一届诺贝尔医学奖肯定是他跑不掉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