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隐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第49章 伪君子

第49章 伪君子

3313 2018-05-07 10:26:15
吴光澜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眼前一亮,叶玄一瞬间,似乎知道了自己应该从哪里开始下手。一个医生,他的人缘往往都不会少,一个医生他的人脉一般都不会差,因为谁不希望自己在关键时刻在哪天有生命危机的时候,有一个靠得住的名医是自己的朋友呢。听到五个人的建议,秦正国哈哈一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弟,你这个更舒服的小跟班,虽然说人品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做生意的思路,阴谋诡计,这方面果然还是有一套的。不过他这个性格挺好,真小人,我喜欢,不会说去故作姿态的伪君子。”听到秦振国的夸奖,那一旁的吴光兰,脸上一阵羞红。虽然说他也曾经心高气傲,但是年前他已经被叶璇的霸气彻底的击垮了他的心智。而且就算是以前的他,若是站在这个站在整个海州城最顶尖的上流社会的巅峰的老人的面前。老人这么夸奖他,他也依然是会感到脸红。毕竟老将军一生戎马,浑身那种巍然的正气,以及那种压迫性的气势,一般的年轻人,或者心智不坚,或者品行不端的人,以及那些内心有鬼的人,站在他面前都是站不住的。“这个小伙子的提议很好,我觉得如果你要使用这种办法的话,老弟那我可以帮你做一个标榜,虽然说我已经老了,过气了。但是我当年手下带的那几个逼,那几个不争气的小伙子,如今虽然说军功没有混到多少,但是位置还是爬的挺高。有他们这几个傻小子的帮衬。我现在我秦某人还是说得上话的,至少说的话还是会有人愿意去听的。如果你什么时候打算开始动身去认真的做这些事情,你就跟我说,我去找他们,他们应该还会卖我几分薄面。”听到吴光兰以及秦振国的话,叶玄没有着急发言,轻轻地点了点头。他虽然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自己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牟利,但是眼前这几个人居然愿意帮助她,那么按照他的性格,他是从来不会拒绝的。“可是老先生,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如果你真的要有什么事情有把握的话,那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一定要让我帮你一件事情。至少这样子我们两个人互不相欠,我最讨厌的就是欠人情了。而且功劳分配不均的事情,是合作上的大忌。我们现在是共产主义社会,国家,所以共同发展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应该会最终走向的大趋势。”叶玄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说出这样一番话,他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愿意起眼前这群人的人情,吴明阳跟随他的原因是他想要爬上吴家家主的位置。并且通过海州吴家进入到四九城的吴家。而关于吴光澜,现在已经被叶玄制服,说难听就是一个奴隶的身份,那么叶玄考虑到分配功劳的时候,自然不会考虑到他。但是虽然这么说,但是偶尔也是会给他一些小功劳小甜头尝尝的。“你救了我这条命,你让我老身然后这把老骨头承受了几十年的病痛折磨,一下子全部好了。我跟你说,你上次从你给我治疗了之后到现在,之前所有的状况都没有再复发过一次。而且我这副身体明眼人都知道,我至少还能在活个四五十年。 你这等于是给我老头子多了一条命,怎么来的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一说呢?真的,我感觉我帮你做这些,我都觉得我自己还是赚大了,而且你做的这些事情又不妨碍到我的利益,我当然只是顺手之劳,而且整个海州城里面洗了一次牌。但是我秦家的地位依然是巍然不动的。而你让整个海州城内洗了一次牌,我的竞争对手又减少了很多。虽然你还没有开始动手,但是你的出现让很多家族感到了危机,徐家这些年的家境状况一直在往下滑,其实就算你不出现,这次洗牌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次被洗牌的对象有可能就是许家,而你的出现,你的所有一切做法行为,你的性格,在他们的眼里看来,你就是整个许家的救星。而且鉴于许晴雪的缘故,你和徐文峰在我们所有人的眼里,看来你们都是相对的立场,并且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所有一切情况都是你们两个是针锋相对的。但是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徐文峰根本不是你的对手,或者说他连做你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叶玄可能自己也没想到,虽然说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做出了什么特别厉害的事情,或者说什么很高的成就。但是其实他所做的这一些,都已经撼动了这些家族,这些百年传承的家族,在这些城市里面,作威作福的地位。横空出世的叶璇,作为一匹黑马,对于这些百年的家族,这些百年传承的世家发出的冲击,不亚于一场小地震。但是因为他动手的一般都是一些小辈,和他同辈的那些长辈们,也不太好意思,就算是最最护短的,徐家的家主徐大海,也没有好意思说,拉下脸来对着叶玄发脾气。但是有些人,对于叶玄比较了解的人,特别是这些家族中的长辈的主持人,他们对叶玄,他们的眼睛可不仅仅是只会看到叶玄和那些小辈们之间的争斗,那些游戏。或者说之前,曾经听到了叶玄许下豪言的许华山,这些人,他们的眼中就能看得到叶玄对这些家族之间的野心。可能眼前这个人,年轻人的气候还没有露出来,可能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的动作还没有特别大。但是秦正国知道,如果眼前这个年轻人真的动起手来,那毕竟会是呼风唤雨,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着他们这些百年传承的老家族门发起挑战,撼动了他们的地位。“或许你可能自己做了什么,你并没有觉得你并没有感受到。但是你所做的这一切都已经显示出你有蛇吞象的气势,或者说你本来就是一条过江龙,而不是地头蛇。”秦振国低头摇晃着面前的酒杯,酒杯中的红色的红酒,如同血液一般,呈现出暗红的琥珀色。酒液在酒杯中摇晃晃荡着。“可能,对这个平静的二线城市来说,我的过往会有些离奇,但是我曾经也曾经站在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巅峰。虽然说我的身份并不是很光明正大,但是我确确实实的见过了很多,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些人在我的手下还好,有些人苦苦求饶,有些人是挺直了胸膛跪下来。但是这些人,他们无一例外都有一点,他们身份曾经或许都很正规,他们也曾经都受过万人的敬仰,可是最终它们在我的手下连条狗都不如。所以说句难听的,整个海州城在我的眼里,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曾经,这些在我的手下苦苦求饶,哀嚎的如同狗一般的。可能其中有些人会让我很钦佩,可能其中有些人他们也有他们的,让我不杀他们的理由,可是最终他们还是在我的手下成了亡魂。可能他们死了,但是他们还会活在我的心里,但是最终他们还是死了。”叶玄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浑身上的杀气阵阵,不停的在从从内而外散发出来。可能也先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但是他身上无意间显露出来的那种霸气,那种曾经身处高位的那种王八之气,已经震撼了面前所有人的心灵。“果然我就知道老弟你,你所展现出来的果断展现出来的那种霸气,一看你就曾经是掌握着生杀大权的人。如果说你手上是没有过人命,或者说没有掌握过其他人的性命,或者说没有身处高位的话,那你说出来我肯定是不信的。其实你已经有了很多领袖应该有的特质,或者说是应该有的特征,而且你的思维很清晰,也很开阔。可能我们这种人混了一辈子江湖的老江湖也就勉强能给你比一比吧。但是你还有我们所没有的你的实力,以及你现在身后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倒下了,也就是一个人倒下了,所以如果谁把你逼急了,你也就是狗急跳墙。一个被逼急了的人,特别是像你这种的一般人控制不住的人,那是有多可怕,很难想象。偏偏你这个人做事的风格,从来都是不留半分余地,从来都是直截了当,不会给别人留半点余地来回旋。你也总能找到手段来让别人心服口服。这是你最可怕的地方。如果说你还有其他的能力的话,可能就是你这个人总能不管在什么地方,你总让别人信任你总能身边拉拢一堆,誓死都会跟随你的人。”秦振国的一席话,将叶玄看的很透,确实叶玄,从来都是这样的人,他也并不怕别人把自己看透,她总会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亮出来。然后让你猜知道底牌,知道该怎么做,却发现自己做不到的绝望中死去。虽然她曾经的职业是个见不得光的职业,但是他作为一名王者,他总有他属于王者的傲气。“很棒,你的层次已经不仅仅限于整个海州城,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流落到这里。而且看起来你以前所用的身份拥有的辉煌,所拥有的荣誉都已经全部丢弃了,抛弃了。放手去干吧,小伙子,我相信你。”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众人都没有再说话,大家都很默契的低头吃着桌子上的东西,服务员不断的从后厨烧上菜。这里每样菜的量都很少,但是每道菜都看得出来是很珍贵的。杀手的第一要则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要能够保持自己巅峰的体力。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最快的把面前的食物解决掉。所以此刻叶玄他的吃相,完全不像个贵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