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龙隐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第23章 狂龙在渊

第23章 狂龙在渊

3396 2018-04-23 12:05:08
“这第二句话嘛来老爷子,你靠过来一点。”叶玄向着秦老爷子招招手,示意他靠过来。秦老爷子也是将身子靠过去之后,叶轩贴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话。只见这位一生征战沙场,铁骨铮铮,浑身负伤无数,也未曾掉下过一滴眼泪,红过一次眼眶的老人,听到这句话之后,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你,你你说的是真的吗?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小伙子,哦,不,叶先生,你对我秦某人的大恩如同再造。如你所言属实,那么,然后整个秦家,你的地位与我平起平坐。”这位一生戎马。征战沙场的老人此刻已经语无伦次了起来。他说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在场所有听到的人,都大惊失色,只有听他说这句话的人,叶玄,唯独她把这句话当成理所应当的样子。“难道老先生不想现在就知道答案吗?这个也算我送你的一份生日礼物。”问淡淡的看了一眼老人,轻声的问。“快,快快告诉我,是谁,只要让我知道这个人,价格随便你来开。”老人已经激动得险些失声了。“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我啊。”叶玄轻轻点了点头,用食指指着自己,缓缓的说道。“你你怎么可能?你还这么年轻。小伙子啊,我不得不承认,你能看出一些东西是你的本事,但是你可别把我老头子当猴耍。”而是刚才听闻叶玄的话,老人眼中的欣喜之色是十分的话,那么现在,他眼中的希望之火已经熄灭了五分。“信不信由你,而且我也没有打算白帮这个忙,不过我可以先让你尝试效果,在收费。”叶玄听到老人这样说自己,顿时有些不高兴。“没关系啦,等一会结束,你再找我私谈吧。反正这件事已经藏了这么多年了,老头子我再多忍一会儿也没关系。”老人挥了挥手,示意,这件事可以到此为止了,他收拾好了情绪,表示宴会继续。接下来便是海中其他的小家族以及老人的门生故里,还有晚辈们纷纷送上礼物,不过这其中并没有在出现过什么令人眼前一亮的,珍稀礼物。“叶玄,你和秦老先生都说些什么?我看他怎么一会儿情绪失控,一会儿又好像不太信任你的样子。”下了场之后许清雪,迫不及待地跑到叶玄身边,拿着他的手问道。“这个嘛,是秦老先生的秘密,暂时还不能说,不过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好了,乖,我们先入席吧。”叶玄轻轻摇了摇头,表示,他是不会说这些事。“来叶先生,要不要有兴趣陪我老爷子喝两杯?”这是坐在大厅最上方的秦老先生开口说话了,他示意叶玄过去陪他喝两杯。这是秦家的一个不成文的传统,也算是整个海州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家族的实际掌权者,若是有什么重大聚会的时候,便会叫上,自家家族中,最优秀的后辈族人,来坐到自己的身旁。不过今天老先生好像并没有打算叫其他的人过来。反而是叫叶玄这个别家的人。“老先生我看喝两杯就算了吧,我这个人从不沾酒,不过若是老先生执意邀请的话,我倒是以茶代酒陪老先生。”叶玄牵着许晴雪的手走了过去,没有坐下,而是这么,对秦老先生说。“放肆,请老将军请你喝酒,你还敢拒绝,你就是不给他老人家的面子了?”这是坐在台下的徐文峰,看到叶玄这么说,站起来大声的呵斥道。“你又是谁家的狗没有拴好,跑出来汪汪叫,我这么跟秦老先生说,是因为我给他面子,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讲话?你不觉得你站在这里有些污染空气,还脏了别人的眼睛?”叶玄看到站起来的是徐文锋,开口就是骂道。“你你,你放肆,你怎么说也算是许家的人,你怎么说话不觉得丢了许家的面子吗?你让许家的人以后怎么见人?”听到叶玄这么针对他,徐文峰却没有那个胆子向叶玄一样开口就是骂人。“那是我的事,请问你是许家的什么人?你也敢这么和我说话,我爱怎么说怎么说,你管得着吗?”叶玄捏了捏拳头,告诉徐文峰,如果你再这么说话,我就要动手了。看到叶玄这个状态这么理直气壮,这么硬气,但是没有敢再说什么坐了下来。“好了好了,叶老弟,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计较。做吧,你不喝酒我也能理解。不知道叶老弟在何处高就?”老先生这时开始打起了圆场。 “是这样的,老哥,我自己开了一家小诊所,如果有空的话,进去坐坐。作为一名医生,不沾烟酒也是很正常的吧,而且我还有别的原因。”听到秦振国喊自己老弟,叶玄倒是没有客气,顺杆子往上爬的喊起了老歌,两人就这么称兄道弟起来。叶玄坐在了凳子上,然后从旁边那里把凳子过来,示意许清雪也坐下。他从旁边拿过一把茶壶,往自己的茶杯里倒了一杯茶,然后往许清雪的茶杯里也倒了一杯茶。他示意许清雪端起茶杯,然后自己端起了茶杯,向老先生举杯道。“喝了这杯酒,我们就是兄弟了。”听到叶玄这句话,台下一众人,都在风中凌乱。“好好好,我的老弟呀,以后承蒙你多多关照啦。我家的后生晚辈有些不懂事,你可不要和他们计较。若是什么时候有人冒犯了你,你大可以来和我说,我亲自处罚了他们。这也算是老哥的一点私心。”秦正国,没有客气,给自己的酒杯里面倒满了酒,端起酒杯,叶玄说了这么一番话,也没等叶玄回应,一饮而尽。“老哥你放心,秦家的后人,便是我的晚辈。我当然不会去和他们计较这些了。”叶弦看着秦正国这么说,连忙称是,也端起自己手上的茶杯一饮而尽。“晴雪在这里,也祝老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坐在叶玄旁边的许晴雪,看着叶玄这么说,也有样学样,端起了酒杯说了一句话,也端着茶杯,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好好好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良缘佳配。”秦正国笑着,微微点了点头。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对着所有在场的人,站了起来,说道。“今天我很高兴,不单是因为大家能够卖老夫一个面子,赏脸来老夫的宴会。也为认了这么一个好兄弟而高兴。来干了这杯。也祝大家,家运兴隆,心想事成。”“我等也祝秦老,家里亨通,生意兴隆”众人也纷纷跟着秦振国举杯,高声祝贺道。很快酒过三巡菜至无味,众人也都吃喝谈笑差不多了。席间秦振国一直在和叶玄谈了一些家长里短,并没有再提及半分其他的事情。“很高兴,大家今天过来捧场。也十分感谢大家在这些年里的照顾与支持,信任与理解。大家这些年来,互相之间如同一家人一般。我老头子已经有点喝多了,毕竟上了年纪就不能陪大家太长时间,不过我们家族的晚辈们为大家准备的各种即兴的节目,请大家玩的开心。老头子,我就先撤了,告辞”说到这里,秦振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的他,此刻看起来很是兴奋。“叶老弟,不知道今天晚上的饭菜可还合胃口,不知道我秦某,可有招待不周。”说这里秦振国扭头问着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叶玄。“老哥你说笑了,今天晚上的饭菜伙食都很棒,气氛也很好,我很喜欢。”叶玄如此说的。“那不知道一老弟和弟妹是否愿意陪老头子我到后屋去聊聊?”听到秦振国这么说,叶玄看了一眼,他的眼底浮现了一抹希冀之色,哈哈,原来是老头子等不及了,叶玄心中想到。“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哥你前面带路。”叶玄说着也站起身来,示意秦振国走在前面。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向后方走去,台下的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大惊失色,也羡慕又嫉妒。来到内厅,这里有一张八仙桌,两张八仙椅,边上已经排好了小菜,还有一个象棋盘,似乎秦振国早就已经叫人准备好这些东西。室内的陈设很简洁,这才像是一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将军的作风,所以大厅那些花里胡哨的装饰,估计也是老人的孙子,子孙什么的布置的吧。“来,叶老弟坐下,陪老头子我来一盘?”秦振国就这样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啊,给叶玄倒了一杯茶,秦振国示意他就在自己的对面坐下,来陪自己下象棋。“不知道要滴昨晚对我说的那句话是否当真?如果你说的是真的的话,还请叶老弟不吝辛苦,来帮老头子治好这个病。”看到叶玄和许晴雪两人分别落座之后,秦振国自己将象棋摆好,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将这句话问了出来。“既然我叶某话都已经说了出来,那么怎么可能会有假?若是有假的话,秦老爷子大概今天晚上不会让我离开这间房间了吧?”叶玄刚一进屋就感觉到,数股强大的武力,用意识锁定了自己。虽然他很清楚这是情理之中,但是,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他还是开口挑明了。秦振国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挥挥手示意这些人可以撤掉了,叶玄也感到了几乎锁定自己的气息都撤掉了。不过他总觉得更阴暗的角落,还有什么东西在锁定了自己。“老先生的病,我当然能治,不过啊,我是个医生,医生的天职是救死扶伤,但是,医生也是要养家糊口的嘛。这样吧500万,并且,如果治疗过程中需要什么药材,也都你自己出这样子,我就可以考虑,帮你治疗。”叶玄感觉到那几股,暗中设定自己的强大契机,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这也是情理之中,他也可以理解,他缓缓的把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