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23章 那个眼神

第23章 那个眼神

2205 2018-04-24 10:36:31
  眼花,自己一定是眼花!  自打自己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天开始,除了冷笑,讥讽的笑,捉弄自己得逞后轻蔑的笑以外,根本就没有见过袁纵有过别的笑容!之前南蔓清还私下怀疑过,袁纵的脸上是不是缺少了几块关于展示笑容的肌肉,所以导致他的笑容总是看上去,恩~那么的让人不爽,就是看到就想和他打一架的那种不爽!  所以刚才模模糊糊看到的那个温柔的笑着的袁纵,绝对不是真实存在的!什么含情脉脉更是和他袁大总裁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万年冰山融不化的扑克脸才是她南蔓清所认识的袁纵才对。都是镁光灯的错,南蔓清用手揉了揉眼睛,眼前还是白花花的,自己这回不过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聚光灯前,千万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啊!  “怎么了,不舒服?”  看着一会眨眼一会又用手揉的南蔓清,一进会场的大门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要不是自己亲自带她进来,会场里的人说不定会以为南蔓清吃了摇头丸吧?  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好像一根羽毛一样轻柔柔的搔弄着自己的耳朵,就这样还不算完,那根羽毛搔弄耳朵一路高歌凯进直冲南蔓清的心房,竟然勾弄的自己心里也痒痒的,  “没不舒服,就是眼睛有点花,看不清楚。”  “挽紧我。”  一只大手覆了上来,袁纵握起南蔓清的手向着自己方向挽了挽,原本弯曲的胳膊也加大了弧度,轻轻扯了一下,示意南蔓清可以靠近一些。  南蔓清心想完了完了,自己这肯定是得了什么闪光灯后遗症了,不仅看不清楚了,一会儿耳朵痒一会心里痒,这会儿怎么连袁纵的动作声音都感觉格外的温柔了呢?  心里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跟着袁纵走进会场,适应了一会儿过后,南蔓清终于能够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了。  会场大厅的天花板有两层楼高,吊顶上垂下的水晶吊灯璀璨夺目,照的会场大厅里金色的墙壁熠熠生辉,精致的各色小点整齐的摆放在镶着金边的白瓷盘里,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侍应生用托盘端着各色酒水在人群中来回穿梭。被邀请而来的有商业巨贾,也有上流名媛,但无一例外都是盛装出席,觥筹交错,珠光宝气,真是和电视里演的一样。  原本以为,自己作为总裁助理,会像电影《穿Prada的女魔头》里的情节一样,在酒会前就收到一叠厚厚的资料,上面记载着各界名流的身份信息以及照片,自己需要熟背所有人的信息资料,在出席酒会时适时提醒袁纵这是东家的王总裁,他最喜欢的是波尔多酒庄的拉菲红酒,那个是西家的李导演,去年刚离了婚娶了自己上一部电影里的女主角……  然而现实却是在自己多次追问无果后,袁纵只回了一句你只要跟着我就好便打发了自己。所以此时站在袁纵身边的南蔓清两眼一抹黑,除了几个名气不小的导演明星以外,根本不认识几个人。手足无措的南蔓清只能对经过之人报以微笑,或抬手或点头的打着招呼,怕自己说错话,即使在袁纵向生意伙伴介绍自己的时候,南蔓清也不敢过多言语,今天出席的人可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今天是因为出了丑而被记住了,那可真是留下了笑柄贻笑大方了。  因为精神紧绷的缘故,事事留意,步步小心,没走一会南蔓清就觉得体力透支,头晕眼花的,脚下没劲走路跟踩着棉花一样。察觉到南蔓清挽着自己的手加重了力道,袁纵侧过脸看了看脸色有些苍白的南蔓清,这个女人,身体怎么这么弱!  “先去吃点东西吧。”  听到这句话的南蔓清如获大赦,其实自己的关注点也不是吃不吃东西,只不过吃东西就意味着可以坐下来休息了。刚刚走完了长长的红毯,又在会场了跟着袁纵走来走去,穿着高跟鞋的脚现在疼的简直像是每个脚趾抗议自己的主人对自己施下了无比残酷的暴刑。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饿了,狼吞虎咽两块红丝绒蛋糕下肚,南蔓清顿时觉得元气满满,这会让她穿着高跟鞋上场和科比打个篮球投个三分球都没问题。  摇晃着手里的红酒,南蔓清这才有闲情仔细打量打量周围的环境。毕竟是名流人士聚集的酒会,真难得袁纵出现的地方居然看不见往日里那些挤眉弄眼疯狂献殷勤的女人,虽然有好些名媛双眸含春的看着袁纵,但看到身边犹如女王般气势强大的南蔓清,统统打消了主动接近袁纵的念头。  一向平易近人的南蔓清这回除了这身行头为自己添加了不少女王气场,还因为不熟悉会场里的人而变得少言寡语,这一行为更让旁观者觉得她是一个高冷孤傲的女人了。名媛们的视线追着袁纵在会场里来来回回,男人们自然也有不少盯着南蔓清的,可是碍于袁纵的身份,没有几个不怕死的胆敢前来主动搭讪的。  不过南蔓清自从进入会场开始就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紧盯着自己,那种让人背后发凉的第六感如影随形,仿佛一块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之前因为精神紧张就没有过多的去在意,现在吃吃东西,松懈了下来,一股不祥的预感渐渐涌上心头。  看了看手表,袁纵起身对南蔓清说,  “我去一下洗手间,回来以后再坐几分钟就可以回去了。”  南蔓清开心的让袁纵快去快回,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什么破酒会嘛,除了东西好吃一点,一点都不好玩。转过身没走几步,袁纵又折返了回来,  “你不要乱跑。”  对着南蔓清说完这句,袁纵才匆匆离开,留下南蔓清哭笑不得的坐在原位,真把自己当三岁小孩了不成?先不说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这偌大的会场就没几个认得的人,外面乌压压一片的记者还等着拍酒会散场会不会有明星偷偷幽会而迟迟不肯离去,自己就算是跑,单靠这双穿着一字细高跟凉鞋的脚,能跑到多远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喝下杯中剩下的红酒,南蔓清觉得自己脸颊微微发烫,似乎是酒劲上头有一点微醺,正想着去哪拿杯冰水醒醒酒,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转过身来,看见自己背后站着一个男人,南蔓清瞬间犹如被一桶冰水从头泼到脚,整个人一个激灵立马清醒,“秦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