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16章 办公室霸凌

第16章 办公室霸凌

5042 2018-05-08 11:54:33
酒店套房内,南蔓清把自己扔进装满热水的浴缸里。回想着这几天的一切,都好似一场梦境一般不真实。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竟然摆脱了秦风和那个禁锢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家庭。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袁纵的男人,是他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出现,拯救了身处水深火热的自己,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还是盛世娱乐的总裁!南蔓清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如此优秀的男人会对自己如此照顾有加,难道是老天开眼终于肯垂怜自己给自己从天而降一个优质男?甩了甩头,南蔓清翻了一个白眼。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无聊,都已经是经历过事儿的人了,怎么还一副脑残的模样。环顾四周,这间酒店的布局和那天自己一夜放纵过后醒来看到的房间布局貌似一模一样。不,不对,这就是那间房间。但是虽然自己走的充满,甚至连酒店都没有仔细看,整个人沉浸在被夺走初次的震惊之中,可是她对这房间豪华的布局还深有印象,毕竟有落地窗的酒店房间可是不多。想起那一夜香艳的画面南蔓清不禁脸红…  “只要你能帮我这一次,在床上都听你,就算,就算你有特殊癖好我也会配合你,让你尽兴......”想起第一次见到袁纵时自己说的话,南蔓清都为自己感到羞耻。天啊,自己当时都胡说了些什么!不过,在那一夜,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是,男人的动作格外温柔,和秦风那个只会折磨自己的变态来说温柔太多。虽然说和袁纵的关系只有那一夜,但是自己却没有觉得恶心反感,甚至......甚至还有点怀念。啊,真的是疯了,南蔓清拍了拍自己的通红的脸颊。  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南蔓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呼吸一口。经过昨天电梯里的一事,她也知道重新回到公司一定会引来流言蜚语,可是做错的又不是自己,清者自清,为什么要躲起来?  盛世娱乐中层办公室。  南蔓清今天是第一个到达公司的人,宁柠那里自己怕是回不去了,而且自己也不想回去,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她都能抛弃自己,现在再回去还继续去当丫鬟吗?她南蔓清才没有这么傻。当年是为了秦风的一句话自己放下了自己本身血型的东西专线为一个三线小明星端茶倒水,现在连秦风在自己眼里什么都不是何况是个小小的宁柠?整理整理手头的资料,南蔓清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办公室里面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看到南蔓清回来工作的众人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一时间办公室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南蔓清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没有感受到办公室里对她投射的异样目光。突然,胃部传来的隐隐作痛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南蔓清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翻了翻抽屉发现什么吃的都没有,也是毕竟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回来,而且自己本身是要被开除的除了一些必要文件,自己的东西都被扔的差不多了。无奈之下只得起身准备去茶水间先倒杯热水喝。  南蔓清站起身来,一阵眩晕感袭来,眨了眨眼睛,抬脚向前走去。没走两步就被对面走来之人重重地撞了一下,重心一个不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杯子脱手在地板上摔了个四分五裂,洁白的瓷片飞溅,在南蔓清的手上腿上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  鲜血渐渐渗了出来,南蔓清被摔的有点懵,刚才冲撞她的同事正站在一旁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走开了。  碎碎平安,我忍!南蔓清默不作声地从地上爬起来,倪萌萌此时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进门,正好看到南蔓清捂着的伤口正在往外滴着血。  “天啊!蔓清你这是怎么了!”  倪萌萌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向南蔓清飞奔而来,“没事,刚不小心摔了,杯子打破了,就划伤了。”南蔓清忍着疼痛向倪萌萌笑了笑,这孩子还真是咋咋呼呼的,不过在盛世娱乐这个大染缸里能有像倪萌萌这么纯真的孩子不多了。  倪萌萌心疼地责备南蔓清怎么这么不小心,脸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在她的搀扶下,南蔓清在洗手间冲洗好伤口,正准备擦干上药之际,无意间听见隔间里有人打电话。  “喂,我跟你说,我今天看见南蔓清那个狐狸精了,也不知道那个骚货怎么那么吃香啊,嫁给秦风不说,还婚内出轨哦!”  倪萌萌听见了正欲上前理论,却被南蔓清一把抓住。  “那包养她的男人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迷魂药,真是世风日下,现在的优质男都喜欢这种心机婊的吗?这种女人一看就是贪慕钱财啊……”  隔间里的女人还在聒噪的说着,南蔓清不想多生是非硬是拖着倪萌萌往外走,毕竟自己早就做好了被人背后说闲话的心理准备才来公司的,这点语言攻击还伤害不了她,只不过不想倪萌萌一冲动把事情搞得更复杂,所以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哈哈哈,我今天早上装作不经意撞了她一下,你没看到她摔得有多狼狈,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隔间里的女人越说越兴奋,倪萌萌气的一把挣脱南蔓清的手,拿起放在墙边的洗拖把的水桶,就从隔间上方直接泼了过去。隔间里传来女人的一阵惨叫,倪萌萌赶紧拉着南蔓清离开事发现场…  “萌萌谢谢你……”  南蔓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倪萌萌,虽然做法确实有点......暴力,但这个时候还能力挺自己,南蔓清觉得心里暖暖的。  “谢什么谢,跟我你还客气!”  倪萌萌一边帮南蔓清包扎伤口,一边回应着。她生平最看不惯这样的事,有本事当面来啊,背地里说人坏话,害别人受伤还乐不可支的,就别怪她倪女侠替天行道了!  “要我说你也别太老实了,这种人就得给她点颜色看看!”  南蔓清笑了笑不置可否,她不想再让麻烦升级了,自己问心无愧就行。  然而南蔓清的隐忍,换来的确实变本加厉的欺凌。  一开始还有不少人忌惮于袁纵的身份,可是这几日来袁纵再没在南蔓清的身边出现过,办公室里纷纷流传着南蔓清已经成了昨日黄花,不过是被男人玩弄的破鞋,玩过即扔的传言。  南蔓清身上新伤旧伤不断,倪萌萌几乎每天都要帮她清洗包扎伤口。这不,就连坐在桌前打个文件,也会被突然飞来的文件夹砸破头。  “蔓清,你这是要用生命来扶持医药事业吗?咱们国家的医药行业还没有惨淡到这个程度吧!”  倪萌萌真是想不通,以南蔓清的性子怎么忍得了,这帮人明里暗里就是故意找茬!南蔓清心里清楚,这几天找她麻烦的都是以前秦风手下的人,装作不经意,其实都是有心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秦风在背地里指使,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秦风走的亲近的怕都是一丘之貉。  可是知道是秦风带来的影响又怎么样呢?难不成和他们所有人打一架,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全公司的笑柄吗?这些生理上的伤痛远比秦风给他带来的心理上的伤痛好的多!  说起来这几日脱离了秦风日日在身边的折磨,南蔓清的日子过得真是轻松又惬意。不过袁纵那个男人确实好久没出现了…酒店套房内,南蔓清把自己扔进装满热水的浴缸里。回想着这几天的一切,都好似一场梦境一般不真实。短短的时间里自己竟然摆脱了秦风和那个禁锢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家庭。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叫袁纵的男人,是他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出现,拯救了身处水深火热的自己,更要命的是,这个男人还是盛世娱乐的总裁!南蔓清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为什么如此优秀的男人会对自己如此照顾有加,难道是老天开眼终于肯垂怜自己给自己从天而降一个优质男?甩了甩头,南蔓清翻了一个白眼。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无聊,都已经是经历过事儿的人了,怎么还一副脑残的模样。环顾四周,这间酒店的布局和那天自己一夜放纵过后醒来看到的房间布局貌似一模一样。不,不对,这就是那间房间。但是虽然自己走的充满,甚至连酒店都没有仔细看,整个人沉浸在被夺走初次的震惊之中,可是她对这房间豪华的布局还深有印象,毕竟有落地窗的酒店房间可是不多。想起那一夜香艳的画面南蔓清不禁脸红…  “只要你能帮我这一次,在床上都听你,就算,就算你有特殊癖好我也会配合你,让你尽兴......”想起第一次见到袁纵时自己说的话,南蔓清都为自己感到羞耻。天啊,自己当时都胡说了些什么!不过,在那一夜,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是,男人的动作格外温柔,和秦风那个只会折磨自己的变态来说温柔太多。虽然说和袁纵的关系只有那一夜,但是自己却没有觉得恶心反感,甚至......甚至还有点怀念。啊,真的是疯了,南蔓清拍了拍自己的通红的脸颊。  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南蔓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呼吸一口。经过昨天电梯里的一事,她也知道重新回到公司一定会引来流言蜚语,可是做错的又不是自己,清者自清,为什么要躲起来?  盛世娱乐中层办公室。  南蔓清今天是第一个到达公司的人,宁柠那里自己怕是回不去了,而且自己也不想回去,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候她都能抛弃自己,现在再回去还继续去当丫鬟吗?她南蔓清才没有这么傻。当年是为了秦风的一句话自己放下了自己本身血型的东西专线为一个三线小明星端茶倒水,现在连秦风在自己眼里什么都不是何况是个小小的宁柠?整理整理手头的资料,南蔓清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的工作计划。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办公室里面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看到南蔓清回来工作的众人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一时间办公室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南蔓清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丝毫没有感受到办公室里对她投射的异样目光。突然,胃部传来的隐隐作痛将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南蔓清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翻了翻抽屉发现什么吃的都没有,也是毕竟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回来,而且自己本身是要被开除的除了一些必要文件,自己的东西都被扔的差不多了。无奈之下只得起身准备去茶水间先倒杯热水喝。  南蔓清站起身来,一阵眩晕感袭来,眨了眨眼睛,抬脚向前走去。没走两步就被对面走来之人重重地撞了一下,重心一个不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杯子脱手在地板上摔了个四分五裂,洁白的瓷片飞溅,在南蔓清的手上腿上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  鲜血渐渐渗了出来,南蔓清被摔的有点懵,刚才冲撞她的同事正站在一旁说了一声对不起就走开了。  碎碎平安,我忍!南蔓清默不作声地从地上爬起来,倪萌萌此时正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进门,正好看到南蔓清捂着的伤口正在往外滴着血。  “天啊!蔓清你这是怎么了!”  倪萌萌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向南蔓清飞奔而来,“没事,刚不小心摔了,杯子打破了,就划伤了。”南蔓清忍着疼痛向倪萌萌笑了笑,这孩子还真是咋咋呼呼的,不过在盛世娱乐这个大染缸里能有像倪萌萌这么纯真的孩子不多了。  倪萌萌心疼地责备南蔓清怎么这么不小心,脸上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在她的搀扶下,南蔓清在洗手间冲洗好伤口,正准备擦干上药之际,无意间听见隔间里有人打电话。  “喂,我跟你说,我今天看见南蔓清那个狐狸精了,也不知道那个骚货怎么那么吃香啊,嫁给秦风不说,还婚内出轨哦!”  倪萌萌听见了正欲上前理论,却被南蔓清一把抓住。  “那包养她的男人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迷魂药,真是世风日下,现在的优质男都喜欢这种心机婊的吗?这种女人一看就是贪慕钱财啊……”  隔间里的女人还在聒噪的说着,南蔓清不想多生是非硬是拖着倪萌萌往外走,毕竟自己早就做好了被人背后说闲话的心理准备才来公司的,这点语言攻击还伤害不了她,只不过不想倪萌萌一冲动把事情搞得更复杂,所以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哈哈哈,我今天早上装作不经意撞了她一下,你没看到她摔得有多狼狈,真是太好笑了哈哈哈…”隔间里的女人越说越兴奋,倪萌萌气的一把挣脱南蔓清的手,拿起放在墙边的洗拖把的水桶,就从隔间上方直接泼了过去。隔间里传来女人的一阵惨叫,倪萌萌赶紧拉着南蔓清离开事发现场…  “萌萌谢谢你……”  南蔓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谢倪萌萌,虽然做法确实有点......暴力,但这个时候还能力挺自己,南蔓清觉得心里暖暖的。  “谢什么谢,跟我你还客气!”  倪萌萌一边帮南蔓清包扎伤口,一边回应着。她生平最看不惯这样的事,有本事当面来啊,背地里说人坏话,害别人受伤还乐不可支的,就别怪她倪女侠替天行道了!  “要我说你也别太老实了,这种人就得给她点颜色看看!”  南蔓清笑了笑不置可否,她不想再让麻烦升级了,自己问心无愧就行。  然而南蔓清的隐忍,换来的确实变本加厉的欺凌。  一开始还有不少人忌惮于袁纵的身份,可是这几日来袁纵再没在南蔓清的身边出现过,办公室里纷纷流传着南蔓清已经成了昨日黄花,不过是被男人玩弄的破鞋,玩过即扔的传言。  南蔓清身上新伤旧伤不断,倪萌萌几乎每天都要帮她清洗包扎伤口。这不,就连坐在桌前打个文件,也会被突然飞来的文件夹砸破头。  “蔓清,你这是要用生命来扶持医药事业吗?咱们国家的医药行业还没有惨淡到这个程度吧!”  倪萌萌真是想不通,以南蔓清的性子怎么忍得了,这帮人明里暗里就是故意找茬!南蔓清心里清楚,这几天找她麻烦的都是以前秦风手下的人,装作不经意,其实都是有心的,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秦风在背地里指使,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秦风走的亲近的怕都是一丘之貉。  可是知道是秦风带来的影响又怎么样呢?难不成和他们所有人打一架,闹得沸沸扬扬成为全公司的笑柄吗?这些生理上的伤痛远比秦风给他带来的心理上的伤痛好的多!  说起来这几日脱离了秦风日日在身边的折磨,南蔓清的日子过得真是轻松又惬意。不过袁纵那个男人确实好久没出现了…
拂晓 拂晓
谢谢收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