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17章 祝你们“幸福”啊

第17章 祝你们“幸福”啊

2729 2018-04-20 11:25:27
  回想起自从那日自己夺门而出之后就再也没见过袁纵,也不知道这几天他在忙些什么,南蔓清懊恼的想着,自己也没问袁纵要个联系方式,这会想找人都找不到。  不行不行,不能再这么想了,怎么搞得自己像个天天盼着皇帝宠幸的深宫怨妇一样,太没出息!  退一步讲,就算自己有他的联系方式,能找到他又能怎样?难道打电话告诉他说,喂,你好,我是你一百万买回来的女人,我想你了…吗?   南蔓清慌忙用手拍拍脸,这个想法可真是太可怕了,得赶快让自己振作起来才行!深呼吸一口气,南蔓清走进办公室,抬眼就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站立在自己的座位前。这几天除了倪萌萌,其他人要么孤立自己,当自己是空气一般,要么就是各种“不小心”,“没注意”的折腾自己。现在还有谁会特意来到自己座位前停驻呢?不会是又在背后做什么小动作要整自己吧!  南蔓清加快脚步走了过去,走着走着觉得眼前的背影似乎有点眼熟,在哪见过呢?一边想着一边来到那人的身边,看到那人俊美侧颜的一瞬间,南蔓清差点忍不住尖叫起来,因为这个人正是——袁纵!!此时袁纵正在津津有味的翻看她这几日整理的资料,纤长的手指不时地抚过纸页,窗外的阳光打进来在袁纵的周身镀上一层光晕,仿佛是晨曦中的天神一般。  办公室里已经有不少女同事脸红心跳的望着袁纵,假装不经意从他身边走过,喷过香水的手撩拨起发丝,还解开胸前的两粒纽扣用力挤了挤,试图秀出自己傲人的“事业线”来吸引他的注意力。然而这一切在袁纵这里通通都是无用功,他仿佛是置身于另一个空间一样,对这一切都没有任何反应。    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袁纵面前。袁纵这才把稍微抬起眼眸,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人儿身上,清冷的目光在南蔓清脸上扫过一遍,突然皱起了眉头。  “你脸怎么了?”  看到南蔓清的额角贴着一个创口贴,袁纵不禁出声问道。男人的话让南蔓清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赶紧捋了捋头发想要遮遮额头的伤口。可是南蔓清忽略了自己的手上也贴着几个醒目的创口贴。这些醒目的创口贴映入袁纵的眼帘,男人狠狠皱了一下眉,一把抓住南蔓清想要放下的手,原本清冷的目光变得更加犀利,周身的气息也下降到零点,让人不禁一阵发寒。这个女人,只不过这几天自己交接公司事宜有些忙不过来没有顾及到她,怎么一下子身上凭空多出来这么多伤?  见南蔓清不开口说话,袁纵眯了眯眼,转身径直向办公室走去。“跟上!”南蔓清叹了一口气,谁让自己现在吃喝用度全部是这个大总裁提供的呢,自己只有服从他的一切要求。一瘸一拐地向前挪动着,前面男人走路速度自己平常就跟着吃力,何况是现在腿上有伤。嘟了嘟嘴,南蔓清心里不断诅咒着走在前面的独裁者。感觉到后面的人儿还没跟上,袁纵奇怪地向后看去,南蔓清一瘸一拐地样子落入他的眼里,眼睛顺着南蔓清的腿向下看去。今天她明明穿的是平底鞋,走路怎么还一瘸一拐的?难道说她的腿上也有伤?想到这里,袁纵原路返回。这个小女人自己不在的时候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打横将南蔓清抱起,大手按着南蔓清的头让她别动,手上的力度也更加轻柔,声音也因为心疼温柔了几分。众目睽睽之下被袁纵这么抱着,南蔓清感到有些不自在,伸手想要推开袁纵,却被袁纵一个冰冷的眼神吓得不敢反抗,只得乖乖服从他。  他在生什么气?南蔓清心里暗自嘀咕,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袁纵紧抿着的双唇和微微皱着的眉头,仿佛都在诉说着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刚一进门在沙发上坐下,袁纵就查看起南蔓清的伤口来。  “你这几天干什么了,怎么搞得浑身是伤?”  袁纵语气焦急的追问着,对南蔓清的身体进行仔仔细细的检查。南蔓清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推开袁纵的手。“我没事,不用袁总你担心。”  “躲什么,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  袁纵站在一旁,低头看着整理衣衫的南蔓清,一抹戏谑的笑挂在嘴角,剑眉轻挑,眼神里充满着调笑的意味。南蔓清觉得自己这可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离开了禽兽一般的秦风家,这又落入了流氓一样的袁纵手里,只不过这个流氓比禽兽要温柔一些,更加关心自己一些罢了,难道这就是五十万和一百万的区别吗?     南蔓清别过脸去不再看他,却不小心扯到了之前的伤口,一张好看的小脸儿顿时疼的皱成一团。她不想告诉袁纵自己这几日天天被办公室的同事欺凌,不想在背后打小报告,让大家都觉得自己在背后打小报告,是喜欢抱总裁大腿的那种女人!当然她更不希望在这个男人面前示弱,之前那么多对自己的奚落还不够,难道还要给他更多取笑自己的机会吗?  “还疼吗?”  袁纵伸手抚摸南蔓清额角的创口贴,紧张的神情里竟然还有一丝心疼?南蔓清眨巴眨巴眼睛,自己没看错吧?这个死傲娇的霸道总裁是在心疼自己嘛?没想到除了奚落和取笑自己,竟然还会心疼?袁纵见她也不说话,伸手拍拍南蔓清的头顶,起身说道,  “我还有事要忙,你先去工作吧。”  南蔓清起身离开,还没进办公室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声喊叫着,  “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我走人!”  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之前害她打破茶杯的同事正在气冲冲的收拾着桌子上的东西,见到南蔓清,一脸没好气的冲上来。  “贱人,秦哥娶了你简直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就算你背后告状,我今天离开了公司也会有天收你的!骚货!!”  南蔓清惊叹于袁纵的处理速度,短短几步路的功夫竟然就能准确的揪出人来,让她收拾东西滚蛋。南蔓清心里一阵冷笑,  “这一口一个秦哥叫得,要不要祝你们‘幸福’啊?”  南蔓清可不是包子,都被人当面指着鼻子骂了还不还嘴她就不是南蔓清!其实在南蔓清和秦风结婚之前,这个女同事就对秦风颇有意思,整天秦哥长秦哥短的,围在秦风身边转,她那点小心思谁还看不出来?只不过秦风看不上她,南蔓清也未曾将她放在心上过。这几天就属她最喜欢欺负自己,都该滚蛋了还惦记着秦风这个渣男。  特意在“幸福”二字上加重了语气,对方听了脸上像是打翻了的调色盘,青一阵白一阵的,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指着南蔓清你你你了半天,只得哼的一声,抱起东西转头离开。 不到十分钟,先前欺负过南蔓清,害她受了伤的人都一个一个收起东西打包走人了,办公室里剩下的人看到这一幕,有的暗自庆幸还好之前没有跟风参与欺负南蔓清。有的则是暗自揣测,这神秘男子也不知是什么来头,但肯定是个狠角色,于是一脸谄媚的笑就围了上来,“蔓清啊,我刚买的热牛奶给你尝尝,这家的牛奶特别好喝,女孩子就是要多喝热牛奶,对身体好……”  突如其来的热情令南蔓清哭笑不得,这一个两个墙头草一般的同事不过是害怕自己报复罢了,其实私下里又有几个是真心的呢?南蔓清敷衍着接受了这些同事的好意,借尿遁赶紧去洗手间躲避一下。  好不容易从重重包围里抽身而出,南蔓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额角似乎还残留着刚才袁纵指尖传来的温度。一种温暖的感觉从心中升起。南蔓清觉得,袁纵虽然有时候说话损了点儿,可是在他身边总是能给自己十足的安全感,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保护着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