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29章 如此一出闹剧

第29章 如此一出闹剧

2560 2018-04-28 11:09:22
此时,南蔓清妈手里拿着的红色信封不是别的,正是这么多年南蔓清寒窗苦读换来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是她生活下去的希望,为此付出的就算再多,被打被骂,在餐厅里打工被烫到手也好,顶着盛夏灼人的艳阳在街边发传单也好,只要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去首都上学,南蔓清就觉得未来可期,自己还有活下去的期望。因为知道自己的父母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去上大学,南蔓清自拿到了录取通知起就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眼看后天就要开学了,今天辞了最后一份兼职,准备回家收拾行李。不成想回家之后却变成了如此一出闹剧。“我叫你上学,撕了你的通知书,明天就给我嫁人去!”说完南蔓清妈上手就要撕起来,南蔓清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浑身上下的疼痛也变得麻木,蓦地起身,就朝着客厅角落飞奔而去。一把夺过录取通知书,南蔓清赶紧护在胸前,信封已经被撕出了一个口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东西怎么样。南蔓清抱着信封,一步步向后退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要怎样才能逃脱眼前的一切。“把录取通知书给我!早就应该把你嫁掉,省的待在家里糟心!”这时南蔓清爸从后方赶来,一时间前后夹击,南蔓清陷入了无比绝望的境地里。一个人没有办法选择自己出生的家庭,自己会有怎么样的父母,但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拼搏去奋斗,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是南蔓清在一本书上看到的句子,在一定程度上极大地激发了自己对未来的憧憬,可是现在的一切都即将要幻化成为泡影,被撕的粉碎,叫她如何能甘心!唯一的办法,就是逃出去,逃出这个房子,逃出这个家庭!死死盯着紧闭的大门,南蔓清在心里盘算着自己如何能够逃脱出去。眼前的人影越来越模糊,声音也忽远忽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撞到了头,南蔓清现在觉得很晕,脚下还有点站不稳。跌跌撞撞的跑到大门前,也听不清身后追来的爸妈都在喊叫些什么,抱着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南蔓清一个劲儿的向前跑啊跑,也没想好要跑到哪里去,只要能逃离那个被称之为“家”的地方就好。等回过神来,南蔓清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汽车站,脸上的血因为在跑的过程中被风吹干了,这时候扒在脸上配合着鸡窝一样乱糟糟的头发,衣衫不整的南蔓清此刻十分像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病人。理了理头发和衣服,因为是小地方,汽车站的候车厅和售票处全都在一块儿,站内的警务人员很快发现了浑身是伤的南蔓清,上前询问有没有什么要帮助的。慌忙挥了挥手手,南蔓清说自己没事,在一众人异样的目光注视下跑到了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蓬乱,一道干涸的血迹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下颌,因为跑动被风吹的关系,糊在红肿的脸上一块一块仿佛雀斑似的血污,白色的衬衫上还留着几个大脚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看到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红色信封,还好还好,录取通知书还在,虽然和信封一起被撕出了一道口子,但是破损不严重。洗了把脸,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南蔓清清点了一下身上的财物。恰好今天辞去最后一份兼职的时候拿到了一笔酬劳,数了数一共五百八十块,交学费是肯定不够了,但起码能送自己去首都。就算是乞讨,自己也一定要去首都上大学!坐在前往首都的巴士车上,南蔓清看着一幢幢的房子一憧憧的树影不断的向后飞去,自己逃出来了吗?繁华热闹的首都,车水马龙的街道,南蔓清只身拿着一张录取通知书,怀揣着五百块钱就来到了这个大龙8国际pt娱乐官网。当务之急是要先联系学校,看老师有没有办法帮助自己!南蔓清在街边的小店按着录取通知书上留下的号码给学校打电话,将自己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表示愿意以私人名义赞助南蔓清几千块钱,虽然不够她交一整个学期的学费,但是会帮她一起想办法的。千恩万谢挂了电话,南蔓清心想还是好人多,自己长这么大第一次有陌生人肯这样帮助自己,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剩下的学费怎么筹。后天就要开学了,自己在老师的帮助下还差近一千的学费,算上自己身上的五百块钱,也是还差几百块了。来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大城市,如何在两天时间内赚到几百块钱,对南蔓清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一路摸索到市中心,暮色沉沉华灯初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让南蔓清大开眼界,然而接下来她就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之前在餐厅里打过工,南蔓清一家一家饭店找,可是首龙8国际pt娱乐官网中心的高档饭店一看南蔓清衣衫褴褛的样子,都把她当叫花子一样赶紧轰了出去,生怕客人客人看到了不高兴。又累又饿的南蔓清茫然的徘徊在热闹非凡的街市,难道自己真的要靠乞讨了吗?正想着,浑身无力的南蔓清出头丧气的坐在了街心公园的花坛边,看见地上有几根断掉的粉笔,抬眼看了看公园的黑板报,心想大概是有人画公园板报时剩下的。拾起地上的粉笔,南蔓清心内凄凉,昨天这个时候自己还在为马上能开学而高兴,今天却因为交不起学费可能就此告别学校了。拾起了断掉的粉笔,刷刷刷几下就把自己心下的心酸悲苦写在了地上。一对小情侣从她身边走过,挽着男生的女孩子凑近男生的耳朵低语了几句,男生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一元的纸币就放在了南蔓清身前。初看到几张纸币出现在自己眼前,南蔓清吓了一跳,原本只是无处发泄,并非真的要在此乞讨,赶忙拾起纸币追了上去,问这对小情侣要联系方式,说自己只是没钱上学,希望以后能赚钱还给他们。小情侣也没料想南蔓清会追上来道谢,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个……那你就叫我雷锋吧……”男生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南蔓清信以为真,连忙鞠躬致谢,并表示想要留下二人的电话,推脱不过二人只得报出一串数字,南蔓清铭记于心,虽然事后打过去发现是一个空号。在公园的长椅上睡了一夜,整整一天一夜水米未进的南蔓清像个幽魂一样游荡在市中心各大酒店之间,她还是希望能靠自己的双手挣够学费。可惜今天的待遇和昨晚一样,没有一家肯要自己的,甚至连正眼都不想瞧自己一下。就这么走着走着,从天亮走到天黑,明天就要开学了自己却仍旧没有凑足学费,南蔓清又气又急,突然感到眼前一阵刺眼的强光,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一头栽倒在一处高级会所门前。“少爷,这下可怎么办?”“老邓你开车也太不小心了吧!赶紧送医院啊!等等,这人不会是展琪和我说的公园里乞讨上学的女孩子吧……”周边的声音越来越远,南蔓清渐渐失去了意识,等到再次清醒,发现自己躺在干净整洁的医院里,一骨碌爬起来,慌张的环视四周,还好,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正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旁边还放着厚厚一沓现金,现金下面压着张纸条,上面写着“送你上学”。落款处画了一个呲牙咧嘴的笑脸,并无署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