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28章 还给我!

第28章 还给我!

2270 2018-04-28 11:09:07
人生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盒子里装着什么样的巧克力,南蔓清现在没有兴趣知道,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的饼干盒里为什么空空如也,要不是因为盒子是铁制的,南蔓清就是把盒子撕碎了也要把钱找出来!把盒子里里外外摸了一遍又一遍,南蔓清终于绝望的跪坐在地上,而身后的南槐正坐在客厅里,对着新买的电脑爱不释手。自从有了南槐,别说自己的房间,南蔓清连睡床的资格都没有了,一开始是在地上铺了床被子就睡在了硬邦邦的水泥地上。冬天的时候,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冷冰冰的被窝里,辗转反侧好几晚都睡不着。所幸后来家里的老沙发旧了,被扔在角落里就变成了她的床,再在客厅的一角拉个帘子,就是南蔓清的小窝了。虽然沙发里的弹簧早已失去了弹性,躺在上面吱呀吱呀的有些硌人,老式沙发又比较窄,经常半夜一个翻身就摔到地上,但不管怎样总比睡地上舒服多了。“妈,我跟你说我今天运气特别好,在老沙发下面捡到了好多钱!”身后的南槐一边砸吧砸吧的嘬着棒棒糖,一边咔哒咔哒的点着鼠标玩游戏。“是吗?怪不得你买个新电脑回来。”语气平淡的就好像是自己儿子去菜场打了瓶酱油一样,南蔓清妈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她最爱的婆媳小三连续剧。就没有一个人对为什么老沙发下面捡到很多钱有疑问吗?南蔓清尽量克制着自己,低垂在身旁的双手紧紧握拳,指甲都深深掐进了掌心的肉里,因为太过用力儿微微颤抖的双拳,指节也开始发白。“还给我……”默默走到玩得正起劲的南槐面前,南蔓清低垂着眼帘说着,声音里都带着颤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南槐毫不在意的表情根本就是把南蔓清当成了空气。“还给我!”这一次加大了音量,南蔓清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明显的哭腔,但是她不想哭,多少次憋屈的经历无一不告诉她,哭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瞎嚷嚷什么!害得我刚才都没听见电视里说了啥!”还没等南槐有什么反应,南蔓清妈不愿意了,头也不回的就开始数落起南蔓清来。“老沙发下面的是我的钱,你拿了我的学费。”强忍住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南蔓清深吸了一口气,极力克制着自己。“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啊?钱上面写了你的名字还是会管你叫妈啊?”眼睛紧盯着屏幕,南槐轻描淡写的口气,仿佛在南蔓清理智的底线狠狠踹了一脚,愤怒的洪水就像冲破了决堤的大坝奔涌而来。“南槐,我再说最后一遍,把钱还我。”陷入肉里的指甲把掌心掐的生疼,南蔓清试图用疼痛保持自己的清醒,好让自己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听到南蔓清叫了自己的名字,南槐终于肯抬起了头,他看着气到发抖的姐姐,不由得觉得好笑,自己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没有,南蔓清的东西就是他南槐的东西,还?什么叫做还?在他南槐的字典里,自己想要的东西,南蔓清就是卖血卖身也得给自己买才对。“妈……”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南槐眯起眼睛看着南蔓清,这种时候自己不用多说话,自然有人会和南蔓清理论的。“他想要你就给他嘛,况且买都买了,你这个当姐姐的就不知道让让弟弟吗?”这句从小听到大的话,彻底击垮了南蔓清的理智,一时间这十几年来自己受过的委屈,吃过的苦全都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了。南槐脸上笑的更灿烂了,一脸“你拿我没办法”的表情,嘲讽着此时的南蔓清就是个跳梁小丑。“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所有人都愣住了。被打的头歪向一边的南槐一时间回不过神来,缓缓转过脸,看见咬着牙大口大口呼吸的南蔓清,刚刚打自己耳光的手还停在空中没有放下来。南槐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南蔓清,他长这么大,家里谁不是对他百依百顺,不要说挨打,就连训斥都很少有……“你……你敢打我……爸!妈!南蔓清打我!”随着南槐开始哭嚎,南蔓清妈赶紧转身,看到自己心爱的儿子此时正用手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哭的稀里哗啦的,顿时气急败坏的一把扯住南蔓清的头发,南蔓清吃痛向后一仰,就像一个被人随意丢弃在垃圾站的玩具娃娃一样被顺势扔在了地上。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丝毫不在意此时的南蔓清跌坐在地上,南蔓清爸这时也闻讯赶来,转身对着南蔓清就是一脚。“你个赔钱货,居然敢打你弟弟!当初就不该把你生下来!”暴跳如雷的南蔓清爸一脚接一脚的踹在南蔓清身上,疼,真疼,但是身上所有的疼痛都比不上此刻的心疼。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但是真的发生这一切的时候,南蔓清还是觉得心寒。自己一味的隐忍退让,学着父母的样子把这个弟弟视为掌上明珠,结果却换来了自己的学费被盗还有一顿毒打,南蔓清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个女孩,就要无偿付出和忍受这一切吗?耳边传来父母一声声的咒骂着自己,数落当初南槐没有出生时,南蔓清带给家里的多少白眼和耻辱。这些话南蔓清早已听过不下百次了,如果能选择,自己也不想在这个家庭出生!身上的拳脚如雨点般落下,南蔓清妈抓着她的头发迫使她后仰,啪啪啪的在她脸上连着扇了好几个巴掌,被随意撕扯着头发的南蔓清就好像是风中的一块破布,但即便打的再狠,南蔓清都一声不吭。见到南蔓清倔强的紧抿着双唇,闭着眼睛默默忍受着挨打,南蔓清妈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个小贱人,打你还不服气了是吧!给你弟弟道歉!说话呀!”一声声吼的南蔓清耳朵一阵嗡嗡的响,接着自己就被拎着头发从地上拽了起来。南蔓清妈拖着南蔓清的头发一路拎到南槐身边,用力往前一扔,南蔓清一头撞向了桌角。一股热乎乎黏腻腻的液体顺着额头缓缓滑下,爬的南蔓清有点痒痒的,眼前的东西也看不清楚了,脑子一阵发懵。“上学!老娘养了你这么多年天天就知道上学!我让你上!”身后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南蔓清妈似在四处寻找着什么。南蔓清回头看到她拆了沙发的坐垫,从木板缝里取出一个大红色的信封,瞬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