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总裁请开车  >  第25章 鱼死网破的心

第25章 鱼死网破的心

3308 2018-05-08 11:12:51
《厚颜无耻不请自来,昔日王牌经纪人被安保赶出会场》,这条看起来就很有爆点的头条标题,秦风可不想扯上一点关系。害得自己变成声名狼藉的无业游民,这可全都拜他袁纵和这个贱人南蔓清所赐!就算自己要遗臭万年,也一定要让这对奸夫淫妇身败名裂!抱着鱼死网破的心,秦风自以为自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大不了一起死,反正现在出人头地的希望微乎其微了,不如就拖他人下水,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不是?短短几秒钟英雄救美的故事却反转再反转,这一波三折的剧情走向自然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前来围观。谁说上流社会的人就一定端庄稳重了?压抑不住那颗爱好八卦的心,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哎,你说这盛世娱乐的袁总裁和这女人是什么关系啊,你看他俩这会抱在一起的样子,要说没有什么我可不信的哦……”“就是就是,这女的什么来头啊,看样子是那个秦风的老婆吧?秦风可真惨啊,居然被自己的大boss横刀夺爱……”“哎,你们没听过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带点绿吗?……”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围观的人里不知道有多少台戏!这些女人大多都是富家的千金小姐,平日里养尊处优,但大多数都会成为自己家族为了壮大生意而政治联姻的牺牲品,这会看着袁纵这个优质男没几个不动心的。可是袁纵从头到尾都没有正眼瞧过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人,此时却抱着别人家的老婆,真是让人不知道是嫉妒他怀里的女人呢,还是幸灾乐祸没有看上自己是袁纵眼瞎呢?“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你不在协议书上签字,我就向提交,咱们走司法程序……”眼看着会场内舆论一片哗然,南蔓清握了握拳,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对自己的昵称真是令人反胃,转身勇敢的直视这张让她看着就想吐的嘴脸,对着秦风开口说道。“好老婆,咱们不生气了,我以后不提你和袁总的事了,咱们回家好不好?”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忍辱负重的样子,秦风表演的多像一个深情的男人呵!哼,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今天秦风算是豁出去了,头戴绿帽又怎样?南蔓清和袁纵这两个罪魁祸首必须受到惩罚!“哇塞,没想到这个秦风这么有情有义,他老婆都这样了他还来接她回家……”“这女的也太下贱了,不过这么看来秦风之前因为挪用公款被开除或许只是借口呢……毕竟老婆爬的可是掌管生杀大权的总裁的床诶……”“啧啧,细思极恐,老婆前脚爬床自己后脚就被公司踹了,本来以为盛世娱乐这个袁总是个优质男呢,没想到被他英俊帅气的外貌欺骗了……”听着会场内的舆论渐渐倒向自己,表面上一副深情款款委曲求全的模样,秦风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吃了这么多天的闭门羹,四处碰壁的他当然知道只要在这个圈子里引导了舆论导向,南蔓清和袁纵接下来绝不会有好日子过!今天这么多名流贵胄,这下看你们这对狗男女以后还怎么在这圈子里立足,也是该让你们尝尝被排挤孤立的滋味了!“秦哥,你在干什么?不是说好我陪你东山再起吗?你现在居然来求南蔓清这个贱人?”人群中乍响起的话语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纷纷找寻着声音的源头,终于在秦风身后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一个穿着看上去就像是淘宝地摊货礼服的女人怒气冲冲的向秦风走来。“你这个疯女人是谁?我不认识你!”原来刚才冲着秦风兴师问罪的不是别人,正是为他出谋划策还帮他混入宴会的刘晓蓉。刚才因为贪杯多喝几杯红酒,刘晓蓉觉得酒劲有些上头就趴在桌子上小憩了片刻,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身边的秦风不见了,环顾四周都没找到,却见大厅一角聚集了不少人。本着一颗爱凑热闹又八卦的心,刘晓蓉拨开重重人影,可还等她没看见里面是谁,就听到秦风低声下气的求南蔓清回家,刘晓蓉顿时觉得一股怒气直冲脑门,想都没想就开口叫骂。看着口中说着要陪秦风东山再起的女人穿过人群出现在面前,南蔓清觉得眼前浓妆艳抹的女人十分眼熟,再一回想,这不就是前段时间最喜欢欺负自己害自己受伤的女人吗?她怎么也来了?还和秦风在一起?这边秦风被刘晓蓉这一骂坏了好事,眼见自己好不容易营造出舆论导向偏向了自己,不成想半路却杀出这么个程咬金!刘晓蓉的这一番话让秦风无从辩解,恨得牙痒痒的秦风索性装作不认识她,企图蒙混过关。疯女人?不认识她?她刘晓蓉从小到大只有她欺负别人的,可没别人欺负她的份儿!原本就气冲冲的刘晓蓉这会简直快要气炸了肺,又或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在这又气又委屈之际,只见她突然嗷一嗓子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遍大声喊叫着。“秦风你这个白眼儿狼!就算我知道你是个不举的家暴男,我还是愿意陪你吃苦!我帮你混进会场你现在装不认识我!你活该性无能!你活该让南蔓清戴绿帽子!你活该……啊!”被刘晓蓉嚎了这么一嗓子,这下偌大的会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眼看着自己埋藏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居然被刘晓蓉这么口无遮拦的报了出来,气急败坏的秦风终于忍不住一巴掌扇在了刘晓蓉的脸上。“你他妈给我闭嘴!”这一巴掌秦风是带着耻辱带着恨的,用尽全力打了刘晓蓉一巴掌只不过想让她赶紧住口别再往外抖落自己的秘密了,可是这一巴掌不仅打懵了刘晓蓉,连他自己也愣住了。天啊,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女人……因为用力而变得狰狞的表情还留在脸上,秦风大口大口的呼着气,身体剧烈起伏着。围观人群渐渐回过神来,不时穿出“人渣”,“打女人的败类”,“衣冠禽兽”等话语,人们看着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秦风和刘晓蓉,纷纷摇头,要说对刘晓蓉还有一点可怜的话,对秦风就完全是厌恶了。捂着高高肿起的半边脸,刘晓蓉哭哭啼啼的就跑开了,留下秦风呆立原地。一时间周围的人群全是对着秦风指指点点,耳朵里也传来越来越多的唾骂声。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回过神来的秦风绝望的抱着脑袋,双脚一软,扑通一声跪倒了下来。多行不义必自毙,贱人自有天收,报应!南蔓清冷眼看着舆论风暴中心的秦风,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滋味怎么样?人啊,千万不要太张狂迷失了自己的本性,等待着自己的就只有毁灭……心中虽然感慨万千,但是她不想在和这个渣男多废话半个字!“你没事吧?”袁纵在耳边轻轻的话语把南蔓清从思绪里拉了出来,不问还好,这一问,刚才的紧张惊慌这会全都退散开来,整个人一松懈才发觉早已体力透支,原本就有点不舒服,现在更是觉得一阵晕眩,浑身发冷没有力气,朝着袁纵怀里便瘫倒过去。看脸南蔓清的小脸红的有些异样,话音刚落她就瘫软在了自己怀里,袁纵赶紧伸手接住,手指碰到南蔓清滚烫的肌肤,袁纵又抽出一只手轻轻抚上她的额头。“你发烧了?”怀中的南蔓清眉头紧皱,似乎是很难受的样子,双唇紧抿一言不发。袁纵用力一个打横就将南蔓清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搂着我。”听到袁纵在自己耳边说完这句话,南蔓清的意识便渐渐远离了自己,恍惚间似乎还听到了秦风前来胡搅蛮缠的声音,说和自己是合法夫妻什么的,要袁纵把自己交给他,秦风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大堆她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抱着自己的袁纵用异常冷漠的声音对秦风说,“知道为什么盛世解雇你么?以你挪用的公款数额,只要盛世起诉,至少是无期徒刑,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要么就去监狱里度过你的下半辈子吧!还有,我不希望今天起再看到你在我的视线范围内出现,否则我保证你会过得比现在凄惨一百倍。”南蔓清从来没听袁纵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所以是不是自己烧糊涂了在做梦也不一定。不过值得高兴的事秦风终于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不过南蔓清是净身出户,财产全部归秦风,可是对于南蔓清来说,这一纸离婚协议书让她彻底摆脱了那段噩梦般悲惨的生活,自由是多少钱财也买不来的。宴会归来,南蔓清在床上躺了一天,因为高烧不退的缘故她总是一会清醒一会迷糊的,现实和梦境的分界线也特别的模糊,她只记得是袁纵在会场抱住了自己,却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酒店洗澡卸妆的,也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换好了睡衣又躺上了床的。半梦半醒只见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床边跑来跑去,还给自己贴了退烧贴,轻声细语的好像哄小孩一样哄自己吃药……那个身影高大挺拔,在自己身边忙活了一晚上,直到天蒙蒙亮才消失。可是这些到底是不是做梦呢?南蔓清自己也不知道,真正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床头的手机催命似的想了一遍又一遍,南蔓清睁开眼睛顿时觉得头疼欲裂,一手扶着头一手在床头柜上摸索着,好不容易找到了手机,接起了电话…“喂…”“哎哟~蔓清啊!我的亲亲宝贝大女儿啊!妈妈可想死你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