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决战之临界点  >  23催眠法?

23催眠法?

11638 2018-05-17 16:57:27
神天该是想通一事,白影和七矮人是否中间有何障眼法!所以意识下无法对七名元老认识或是看清,嗯……不会如此的!他们之间无法见面那么是该如何破解,是否就要打败JS问个明白?那么他们可恢复正常……呵……是这样吗?之前说过不是晶状体之物吗?你们都不知道此物的奥妙在哪儿……神天听听懂了!那么不管谁对谁非今天一定得打倒万恶之人JS,你们才能恢复旧往时光。‘好啦!白影那么就让你牵着白马,上去找那伊清院,我必须击倒这家伙方能知道JS行踪,如果顺利才有办法让你们重逢。’对!也只有如此干了,不过到天秤处前才发觉似乎后头还有楼台,但之间有玻璃窗给隔开!神天撂军刀一个延长后插入石壁内撑跳直接飞到上头,双方各立一处保持天秤平衡。喝……看来每一步、每一步必须谨慎点,但是你们上头的诱惑未免让人注意。是谁在注意啊?神天!你不注意“总长¬_院首”怎么把目光焦点转到旁边是看啥“碗糕”?齁……当……宾果……后头地方相当多的女仆,身穿卡通的制服!“靠”她们还是穿萌系列的少女!每一个女郎竟然相当漂亮爆露出雪白胸脯,还有更过份穿上兔女郎衣物!露出修长的美腿更过份露出屁股一团……这怎么可能简直爆乳到极点,那种浓妆艳抹、那种撒娇的惊呼声!神天鼻血简直要火山爆发了,赶紧捂着鼻孔免的漏气!可是她们不知道忙个啥只有铺上地毯与整理环境,一些人紧张的整理似乎等着重量级之人到来,前头看来有强化玻璃当掩体给遮蔽吧!要不怎么会这么胆大铺地?看到没!自己两颗石头给弹出对面仍旧紊风不动,无法看来如果想撞开玻璃窗也不成,这是傻瓜方式不如傻瓜事让他,呵……首是叫嚣之意:‘过来吧!你无法穿透那层玻璃!要上去只有打死我之后天秤会倾斜一边它便是会打开楼梯,要是没有通过这关卡,那么你们是不可能见到JS的。’齁!你早说吗?打倒你这个老头子就能让平衡杆倾斜!这事好办多了,你只是比一般好……总长傻眼!我只是说一个方式但你只说好办,你真想打倒我那是不可能的啊!我不比那小孩子无知……神天听此没管你啥大小总长,看看那天秤处应该像杠杆原理,只要有一边倾斜楼梯才会显现。好办啊!我就走过去它不就会出现吗?喂……大家守规矩点!你怎么会这么卑鄙手法,首又跳过另一头给予平均……嗯.....墙头地区像牵牛花的旋转梯一样盘旋而上,如果要上去应该非是难题,不过看着伊清院总长是不可能会让自己轻易过关。为神天看到有如螺旋状梯子,是因为自己轻浮一直一直跳高看看萌少女的美貌,所以楼梯一下子伸伸缩缩的。这事不要再玩笑了!总长首还得跟你跳晃着,这很累人啊!大家可否认真点的比法呢?此刻神天眼睛犀利扫到,看见伊清院右手上不就白虎护具!嘿……真是的那么东西,这么说来首也知道有七物力量不亚于自己?没想到青龙白虎竟然一同相会了?呵……这下好玩了!那么看看是青龙硬还是白虎强?嘿!两物对撞那么不就产生矛盾?神天!不要怀疑那只是白虎,但必是两者为一组之物,有青龙没白虎当然就没有百分之百的威力懂吗?刮一下声音,多力你死出来了齁,这时候才给传进讯息,喂……讯息又弱小,它奶奶的又断讯了,看起来这地方很怪……天秤上站稳俩人,而上头有着美妙声响而起,齁!好像是人物从上又坐电梯下来观战,只见女仆们有如机械式的排好队伍,通通站好轻声拍掌声音欢迎,有可能将讯号给中断。神天无法看见上头,只是听声音隐约知道有人就位子坐稳等着一场好戏!神天不改其色挑衅说道:‘楼上的,不用急我待会就会找你的。’嘿!这声音好似挑逗总长首不够看,哇!这话太有挑战了,上头有声音拍手传出:‘伊清院总长放心打,打赢了,我升级我这位子就变成你坐了,看看这个混小子全身上下存着空洞毫无架势可言,应该非是传闻利害人物!’他毫无架势?齁!啥是真材实料还会让你跌破眼镜?毫无架势,现在体能哪里能全身绷紧,你这说话可见的是脓包不知道啥叫武学……神天痴笑不想认同那个人说的话!无知吗?伊清院总长点头,自己无名怒火应该不止为了权利,这里还有包括自己门徒跟孩子的生命,通通必须从神天身上讨回!怎么也得维护伊清院的名声:‘我知道了JS、我尽可能早点将他收拾。’“最好是能收拾我……”神天才毕随即纵身飞出,这是啥?速度之快远超过自己眼睛,一个手肘立刻攻击对方腹部!他回手了,齁……总长多少保有实力之人对神天给予回击!双方一见不多说话言先来几招赤膊肉身的对战,两人你来我往过了几招!所谓人怕老铁怕打,伊清院过几招仍旧能抵往后滑垒退开数步之后:‘是的、哼……臭小子不太够看!被我划出几刀……’尽可能吗?虽然你这么客气说话,不过你现在喘的很急证明你老了!“这啥话!笑我老……”这话气的院首面红耳赤!神天调皮语气挑衅!院首当然会有些喘气难道被他说中,神天还是加码之意:‘耶!总长你可要尽全力而不是尽可能,但听你这么一说我胜利在望!喂,这是你内裤我刚刚那拣到拿回去吧,怎么穿这出门?’虽然神天拿出一件红色女用三角裤摇晃,明摆就知道是想拿来气那伊清院吗?自己顶多穿四角帆布袋裤子哪里来这东西!但这话一说东西一甩,当场引起哄堂大笑!哪里一个大男子会穿着女人内裤笑话……一时间让人真的脸颊抽搐手头发抖,这小子明知道不可能打赢我所以找刻意弄出这些来耻笑别人!对啊!刻意让你铁灰脸变的更灰头土脸,时间一拖未必对自己好事,用言语激你看看总长此时怒气冲冲,怒气归怒气此时此刻总长将力量提升不少。‘聒噪!那是你白影穿的吧,难道你是昨晚脱下来。’是啊!就回敬你一下看看这是谁女人的衣物!总长随即往地面扫开将整个轰出一记刀形气劲,整个弯弧气劲往前狂奔!‘哈!你这娘娘腔的,我分明在你旁头拣着,一个大男人连挥舞气功也这么娘泡这样无法打赢我!哈……’雪特……你敢笑我娘泡!看看谁内力高深,总长首是气到脸发黑了……话说归说这气劲仍旧扫了过来,白虎还有其威力存在,神天眼睛一个精神触觉锁定总长力量之大,呵……还真是十八等级人物级!太好了……神天不会让这总长给走开!毕竟他只属人级而自己却在初段之物所以找这家伙练功相当不错,让你逃走怎么行吗?“碰”一股旋风气劲已到神天之前,神天仍旧用神降招式硬生生给踩住化开力量,整个气劲它反倒往后袭卷回去!总长也吓唬往后一跳愣住,这家伙只张腿硬踩之法便破了自己气劲,这招式分明伤人之劲!却在他面前消逝无踪:‘呵呵!确实有来历,那么再看我交叉死亡线……’眼前来个一名高手让伊清院手头更加颤抖,从没碰过啥敌手!今天?今天?手上武器棒杵挥舞更加起劲,为此自己特地拿出绝招交叉死亡线。刮……怎么呢?看来总长也会按奈不住情绪?嗯!看看有些风向是起了,看来总长想要使尽全力吗:‘嘿!你想发挥实力,刚刚都是玩的。’“啥!你是笑我都是没实力吗?你这臭小子!”真的总长脸色一青一红……棍棒挥舞更剧烈刮起的风更是一阵一阵强劲,总长完全不留余力!只要一个尾劲扫中你非死不可:‘混帐小子!’‘有些能力了老头子你不再客套!’神天不得不防备,来的是有劲道也是因为伊清院长的比较高大,所以这棒杵也是带利气!刮的面貌真的有些砸痛……最好你是用力了!自己一个伸手呼喊“撂军刀”出来……既然用了武器本人不用兵器似乎对不住你!神天将撂军刀往后提拿刀尖之处点住地上,总长是逼迫上来利锋也要直直逼近!风切的速度之快能将神天衣物发削给割破无数!自己大骂一声:“拿刀子又如何?”如何?突然间神天一个回旋将长刀变的有如鞭子护身,之后内力贯入直削而出,这招只是急遽而来的刀便唬住伊清院的攻击!没想到一支刀挥舞到像可以有如鞭子,自己跌倒只有怒骂:‘雕虫小技……’耶!真是雕虫小技吗,你自己为何吓唬而跌倒?还是心中有惧才会如此,要不你快斩神天啊!神天好意想要伸手拉他起身:‘耶!起来你起来才能打下去……’“滚开……”你是来讽刺?我是谁!伊清院之总长,怎么可能被你小子一两招给喝阻。自己一个剁脚整个身子飞了上来,随即飞来的棒杵已经由上头重力往下带入,整个力道之强无法比拟,刮起强风直逼脸颊。总长自己过了数十招还没有啥占上风,为了力求一个胜利,反正神天到此应该浪费不少体力,不如趁现在要快刀斩麻“速战速决”这家伙是不怕死还是不知道怎么死,一个平衡杆压到老低处还拼命追赶,这一滑下去不死也得半条命!自己原想说引他上来,他会因平衡不足自露丑态!那知反是逼到自己窘态百出为了洗刷耻辱,不成!得拿出十足力量。一种压力面对而来神天同样横刀之劲推出来个扫面,先逼退伊清院的狂扫,齁……这刀子长了些好像蛮有占据好运啊!不过看他的棒杵……神天一个后倾往后几个翻车轮法先避开攻击,自己也不让伊清院先入为主之念虽然有点狼狈,神天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呵、你糟糕了。’“是啊!总长糟糕了,果然还是没法子胜过这家伙?这人几乎比神还要神!”老天啊!这家伙是谁?上头之人翘着二郎腿嘴中叨的雪茄,阵阵烟草味冉冉升起,旁头兔女郎倒着红酒,嗯、好香浓的红葡萄酒。但一看总长怎么节节败退,自己摇头挥手要一名兔女郎低声数语!欸、超神秘之人交代啥呢?兔女郎接到命令只是转头拉开几个保险柜之后又打开不少的开关?靠!这些人想干呢?不知!做事越谨慎越是妥当,自己的信条!只不过对方一而再进逼,完全无须休息,这人该不会是?“啥”他话啥意思是谁糟糕了,总长眼睛狰狞之态让人感觉恐怖,到此时自己只是骂道。因为逼迫之下让神天不注意给滑倒地上,但神天还有空闲说他人糟糕,不免怒火:‘先看看自己的狼狈样吧。’是啊!谁摔倒地上啊?搞不清楚输赢吗?有空说他人倒不如担忧自己吧……总长用尽全力整个下坠之法!要凭已一力解决无知的神天,那么趁机就等着你摔倒!这家伙摔倒地上打转,自己重力而下!没想到长已经穿入自己心口处,真没想到啊!呵……没想到啥,是自己踩入神天的死亡陷阱,没有想到神天一付狼狈不堪但是临场反应如此敏捷,将刀子翘起直直刺穿入总长身子……总长与那才过了几招,不得不相信神天是有些实力,孩子不是输人家非空穴来风,这是技术这才是高招!因为他连跌倒地上还能倒的如此俐落,自己输到无话可说……说实在自己承认为时也晚!说也没用了,总长眼睛慢慢闭幕了……神天此刻起身应该取起白虎护具,哇靠、BINGO真是那物没错!这老天第二件好物,现在左右兼具那怕JS?没想到!连神天也知道啥是老天掉落七宝吗?欸!怎么没问说如何拾获的,其他的有没有放在总长的家里……啊!笨蛋啊?气到懒的说神天!总长他会说吗?他输的是俐落与好运……不过左青龙右白虎护具既然现世,那么老天掉宝这消息也不知如何已经慢慢传出外头了!难道上头之人有交代吗?看到没!现场怎么出现数台的SNG转播台,将俩人打斗与青龙白虎之物传送世界各地!你这何意?全世界要知道此事现在得透过关系取得转播讯号,这是为外围也有人想得到吗?凡事先勿论吧!眼前天秤之处慢慢倾斜露出梯口之处,神天的军刀将总长力道慢慢消化完毕……十八级之物与石怪两物加起来,嗯!勉强爬到二十级了,升上二十级了却无法消去不散冷气,看到寒厉之气窜升。神天、神天神采奕奕往前自己的等级还是必须有些提升吧!如果依两样之物有办法对付JS?还是这个才算真正怪物……白影、白马、神天顺延楼梯走到上头,一排排制服美女有护士有教师有兔女郎有餐厅有学校,哇、这么多美女!这里简直比仙岛那好看多了。看到后头还真是宽敞!旁头是一张张像片规矩整齐排列,这是啥东东?难道走到酒店吗?但那不是重点神天根本没注意,美女如云自己看那照片干?又有美人有醇酒香甜水果数不尽美食,再笨的人该知道这地方是天堂啊!不过这些美人她们是怎么了好似无法自主行动,就只有呆板之法一见人来也只有避开两旁,上头有一颗放亮的灯光闪烁,它就罩住这四处。神天上到顶楼只是白影也是相同望着前头翘起脚的人:‘神天!那……就JS,那天绑架我还想玷污我!是我拿尖刀抵住脖子想已一死他才没有得逞,不过他用一阵白光照射之后我人晕眩,如果发生何事我也毫无知悉,你说这人我该不该报仇!我看这里女孩差不多落入他手头了……’“畜牲!竟然对女子如此对待,好……那么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这里女孩子我通通要带回去相同对待才行……”干!傻瓜兼白痴说话说些营养的行?这话让白马、白影摔倒楼梯旁,话着实不太妥当?少乱讲……是这样啊!神天怒气大满但胡思乱想,但听白影可怜处境,而JS之所以胆敢如此作为就霸占:‘嗯!那么你印象中记得他有对你胡来没,最近有想呕吐……’白影加白马伸出十几支脚狠狠踢神天腹背部,白影更是大嚷:‘没有。’‘好……’那应该是没有,请你可以不要生气吗?身为朋友立场只是关心问一下啊!好!这个人如此禽兽不如连我美丽公主你也想要指染?神天站出来撂出指头:‘来!JS亏你享受荣华富贵美酒佳肴,还要四处讹诈他人民脂民膏,听说你还想控制学校和西方这处整个经济?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就南霸天本人吧。’哦!是如此吗?南霸天为何要假扮JS,这对他是有好处!不过想经济一把抓怎么会是在此抱抱小妞?贪财好色就有钱人写照吗?就这么小鼻子小眼睛,从这高顶望出那么多的灯光闪烁着,那些应该就自己最大资产啊。“你怎么会贪色?这么多女子她们是否惨遭你毒手。最好实话招出免得我生气,要不!分给我几个我就不过问?”嘘……齁!尴尬了齁,什么分给神天几个,它奶奶的胡扯,非给你吹哨子不可……被大家嘘了齁!真是白痴到极点,啥!你是男人须要解套吗?反正JS身边美女如于应该不缺几个吧。真的你们没看到萌妹妹那么多叉高裙子,还要翘翘臀部高耸的胸部,你们骗我不动心!少甩赖、你们这些少给我仁义挂口!是美女男人都会喜欢啊好啦!神天认真点,白影说要以身相许也应该够了吧?千万不要轻敌……JS轻摇着红酒淡淡饮酌一口品味,整个只有轻松状态,居然不怕神天会有多利害,没关系JS听听是何方高人讲一番大道理!‘耶!胜者王败者寇,刚刚是你好运刀子就不偏不倚插入,既然打赢那么过来坐吗?喝喝酒消消气,那个是伊清院总长位子现在可以换你坐,这样吧!我再叫五个美女帮你按摩、按摩放松心情?还是随便你怎么样多行,她们温驯像只猫儿。几个先来服伺……’真的!这条件很优渥似乎与之前想像好的太多,但她们好像傻瓜只有呆滞之样!该不会只会嗯……嗯……嗯……之后没有第二句话啊!完蛋了神天你思想真的要改造了,啥跟啥,嗯……真的、真的听不下去。耶!JS很大方请人过去喝酒“雪特”一大早就应该如此敞开心胸,接受我的条件不就没有那么多事可以忙啊!对啊!傻瓜,替那些人打到精疲力尽又没有啥好处,JS一开口条件真的不错!说到自己心痒痒正想提起腿靠过去……神天想提脚步高举时,偏头是望着白影睁大双眼瞪着他,害的自己心虚缩回脚伐,白影可是提醒:‘神天!JS没有安那么好心眼,你不是从外头来的所以不知!他风评如何?是一个专门吸血之人看那杯就鲜血……’吸血鬼吗?你们是少胡说,分明1982红酒香气哪里来鲜血!你们就喜欢开玩笑,还是JS绅士风度有些class你们少乱事。唉!白影话也是有理要自己清醒点,不过这地方如此诱人它是桃花源吧,来到这怎么有人肯回去呢?所以说伊清院整个家族被包下帮他管理此地吧!可是这么多女子又是如何夺取?还有!蝴蝶呢?对!要找人再说……‘先不要说!我家的蝴蝶?她该不会惨遭你毒手?还有外头杂货店托来一讯息说要你给他换个新风帽,那么通通该缴人,缴人!该作啥事做事吧,把白影矿场与钥匙交出吧。’JS被问了糊涂,怎么没有印象有蝴蝶狐臭那些怪人,不过旁头他是出现克李夫和大黑几个不良份子说着话!齁、真的是蛇鼠一窝,他们偷偷地向JS报告事情经过,那女子和他一起不过这两天怎么不见踪影,会不会后面偷偷地作诡计,JS听听点头!‘耶!你先不找错人我电脑中可没有蝴蝶这号女子,神天!你该不会找错地方你不正是从东霸那儿来的,有可能东霸缺钱抓她回去算人头充数,那么你待此她过两天便会送来,因为东霸他也欠我们南霸天好几兆元,帮我当打手我再将她交给你任凭处置。’我找错地方吗?蝴蝶没被送来此,那么她怎么可能消失无影无踪啊!话不须要多说看到那几个能在此出没,大黑、克里夫几个混小子出没之地!证明你们是一丘之貉,准备要啃蚀人肉而不吐骨头!好!即使没了蝴蝶,但白影的事呢?同样我还是得追下去……滚滚杀气拢罩此地四周,哇哈哈已经打到此也不怕JS如何?哼!使用车论战我神天岂会退让?现在你这笨蛋将东西通通交出来,还有蝴蝶这就是条件……谈条件!一个黄酸臭小子敢来到集团内部还想跟我谈啥条件?喝!真不知天地多厚小子,没几支胡须说起话蛮猖狂……嗯!令人反胃的人,说起这些条件那一项不都是已囊括的手中物,可这人一来此便想全部从自己手中给夺走,真那么容易啊!一口气便想求此如此多项要求!还想要每物求偿当我JS真没有人才可以用吗?太无知太无知了……‘不!神天?你说错了!照我看你干脆来投顺我这方吧,这是对你的规劝让我们称兄道弟吧,试问是我的它还会变你的吗?’你的?我的……眼看JS旁头一些粗饱的壮家伙?大黑、克里夫还有七零八落的伊清派人员个个只有目光怒瞪着,嗯!该如何?怎么有SNG转播台已转来十几部他们是要如何?想留作纪念吗?上次打他们还没死,可见性命还蛮轫性的很。嘿……该如何是好!如果我当没事便走掉,这些恶徒到后头还会回去鱼肉乡亲,那么之前的努力花费也下多少时间抵抗岂不是白费掉,不……绝不能让他们失望才行?自个甩甩头动动筋骨!齁……‘谢谢你好意!可我得帮助这里整理一下环境,听说你派那几个喽啰不仅仅骚扰学生,还拢断工人活下的生存权,你这里工业区已是超廉价方式出卖劳力!这老久老调方式,出场的品质也真他妈够粗糙。’JS不禁哈哈大笑,这人真有趣说啥咱管理制度出问题。那么你来这里是挑战我的权利,说啥么我都只当是个屁声……‘嘿!神天,看看我没有如此财大气粗,怎么可能有今天地位!这些美女红酒食物器材通通都是那些人员各个想要奉承奉献,你会认为不好嘛?没关系考虑清楚待会你真想走人时,那我送这一排20个美女回家慢慢享受,那时候你再想想我所说是好是坏?’“哇靠”是二十名美女子往前站出来!雪特……每人差不多的身高、但有魔鬼身材,美貌更是惊人!水粉胭脂加上缤纷色彩!虽然面貌肤色还有些分异之区,但整体而言绝对无可挑剔,说要送这大礼给我,呵……神天自己都不得不吞下口水点头,我……我……天天……天天捏她的……嗯……大家咳嗽声不断,是否要先矜持一下啊,免的他人说你是色胚……雪特勒!这分明想用色欲的诱惑人耶,齁……没有人对此而不心动,怎么多的美女站一排个个长的妖艳美丽!说不心动根本是骗人这么好的事,对不……白影一看神天怎么点点头而且整个愣住不动了!喂……神天你开始迷茫了吗?是否已经浸淫在美丽色彩里头而不知出来?不能让他迷失才成,美女如云怎么不让他动心,白影一个拳头狠狠击中:‘神天!我说过这些是可怜的女孩,没有人愿意会来此,我想来此一是为了她们自由,二是为了争回这里集团该有的权益,怎么你还想拿她们当你禁脔之物啊,你摸摸自己良心。’齁……神天转过好几圈有些诧异更参杂骂声,不过总算点头白影真的生气!说的也是有父母疼还有人想抛家离开自甘堕落:‘白影!你真的是为它她们吗?(白影点头)不过我们之间的“那个……”约定还有效吧。’‘这……’你说就说吗?还比手划脚的干什么?两支大姆指互相点点头这啥意啊!呵……好讨厌……白影傻眼自己还真有点迟疑啊,这人到底是色过头还是假冒一个傻瓜,不过很果决的话语:‘你如果肯解救这些人,那么我说过就是奉献也心甘情愿!但前题一定要打赢才行……’废话!想与你一同温存几夜当然得活下去才能干那档事,呵……不要和JS玩笑话了,手头准备拉紧齐全一股旋风再度掀起……看来要对付JS没啥难事,脸尖嘴小脸颊削瘦一付“黑胆瘦”(瘦弱)!整体而言就只有身躯细长些,真说到能力他吗?齁……JS够看啊……不过眼前JS对着滚滚而来的热风完全紊风不乱,看见总长惨死的血腥事他连眼睛也没再眨,那么此人应该见过一些世面才对!呵……‘JS我们现在该如何解决,我看乖乖将这些女子释放回家,将你丑闻公诸于世那么我可以放过你……’这话说出让JS不得不笑出口,坏小子说话竟是如此夸口!我是谁?我可是掌握森林集团之人JS呢?你对我说起教!‘耶!神天你知道我在C国这地方“喊水间冻”(有实力)连主政和我说话也得平起平坐你算啥?’听这话他不太想沟通我们该用另外方式继续接洽?神天一听此已经动身必须先主动采取才行,对方是身处被动!非得将屁股轰他几下方能清醒,撂军刀地上拖行“嘎嘎”尖锐声,此法用来敲动声音扰乱人心……刮……克李夫自告奋勇往前棒棍拿前想挡住神天往前,大黑也是铁炼“咻咻”的发响赶来想帮助克李夫:‘哼!神天你哪里利害,只不过依仗一支长形武器,那算……’神天点头认同克李夫之语,不过武器原本就拿来使用,而且你们不也是拿棒棍而来?到底谁对谁错!‘齁……你说的对,此物只拿来消灭邪恶之人不是杀好人,你们要逞强就得注意了,剑是不会原谅害人之物再留在世间!天劈……’天劈之法原本要依脚掌之力当成武器,现在手头有利气撂军刀自己贯注内力一个纵劈由上而下!想像如何?克李夫和大黑原本站一排,大黑连尝两次失败,知道对方能耐远超过自己想像,看到神天往前劈下之刻难免惧怕他的威力!正当一提起长刀之际,那把撂军刀它能够多长啊,一劈下顶多到前头吧,所以当劈下之际只往克李夫后头躲想闪对方的杀招。嘿!你这臭小子还真敢躲避后面,只是闪躲后头认为够安全吗!喝……贯注内力加上青龙白虎护具在身边整个力量宏大!此刻提高撂军刀那时,大黑躲后头一招天劈强化下的力道重重劈出……五尺、七尺、十尺!延伸而出是凝重的罡气,但是让人错愕力道之强却是?刷……哇哈哈……凝聚充足力量削剖出的刀气!那两人顿时被分成两边只是眼睁睁没语之下毙命了,没想到青龙白虎将撂军刀之气加强的相当彻底!之前必须拖延些时间勉强将所以的能量集中才有办法杀了人,哼、现在根本不将对手甩入眼中!是啊?力量之大确实连JS也是被此一吓。这人绝非浪得虚名有过之处,更没想到这人的力量如此宏大!‘好!真够力,再问一次愿不愿投靠我旗下!我可以给你荣华富贵,说实在你够狠我也蛮欣赏!我也说过克里夫与大黑他们算小弟?他们得乖乖……’他们乖乖屈服你脚下,这么说JS是有点能耐吧!神天此时停手心头一愣只有嚷嚷:‘只有荣华富贵吗,喂……那不够啊……’还不够?JS定眼望之,神天眼睛老是漂到旁头制服美女那儿去,那么你这人喜欢啥?JS心头笑笑这个根本是好色之徒啊:‘好、真的不止!荣华富贵加上美女三十人,每月每天轮流天天你都是新鲜货尝尝。’哎呀!这IDER不错,你一枪真的打中全天下男性的梦幻,不过好梦易醒,我们没钱没势也明知道这不可能事?神天更知道黄金美人最是易得,但健康才是无价,当自己无法得宠之时这些终究还得吐出来:‘傻瓜王!你当我贪色啊,没读书?色字上头带着“刀”啊!你说三十名女子那我不出三个月就精尽人亡,你傻子我又不笨蛋那东西留给你吧,我有白影、蝴蝶就心满了。’傻瓜!跟啥?精尽人亡神天还真的想齐人之福的事!白影听到一时心飞脸红这家伙这时候提起作?自己急忙给踢一下神天的脚踝处:‘神天你正经点……’JS为人也很聪明你们俩动作证明这里有鬼:‘那么好!我可以作主把白影送你,你要知道白影父亲欠我近三兆,所以抓她抵债那我也可以不要他们还债,这里每个姑娘加起来也是差不多金额,可你要蝴蝶我派人去抓一只回来送你!你可以安心待这里,绝对已高规格方式接待出门就是直升机……’喝……这家伙用钱想扎死人,不过白影还有她父亲?怎么我好像走错空间还是他们跑错龙套,啊!难道七矮人真正是白父的职员所以是要保护白影她安危?没错啊!之前说过他们是白氏集团的成员,那么可理解一些事情:‘好!你开出条件太诱人,但白影父亲怎么可能会欠你钱呢?’森林集团三十年前本来是白影父亲白式企业白乐手创,而我就他旗下一名企业秘书;可是他作风保守又不敢开发新点和挖掘资源,慢慢将企业版图输给东西北霸!而我便是外头去集资之后使用一些技巧才将这集团吃下来,现在反倒是白乐总裁欠我三兆多,可惜的事没将白乐活活气死,那么我得抓他女儿白影抵债啊!‘哦!你说技巧吗?我猜你根本是盗用公款,然后连合外资上下其手一起夹攻吧!是用骗的吧你这坏蛋这方式我小孩子就会玩……’坏蛋!神天说出没人知道的秘密,这是假公济私中饱私,话儿是让JS脸色大变你啥都知道我还能搞屁吗。只是羞愧之心没了,换来便是整个大厦掌握权!JS哈哈大笑:‘神天!你很聪明不过聪明者容易被聪明误,没错,公司派要能够调动多少资金我可以轻而易举看到,不过白乐他就不知道我外来资金口袋能够深厚到啥程度!这是一种计谋你说骗那就骗……’神天你可能所知只是其一!如果森林集团就这么一个小事,有须要连绵不绝的山野?这里是一个无限资源更何况地底有一石矿加上不能说出的秘密,它被锁住石矿内……齁……是你的权谋吧!听此多少可以有个大略之图,石矿内当然是推满珠宝的矿脉了,这是基本常识!而白影是白氏集团的千金,因为集团内发生危机她不是勇敢站出来吗?如果真有那人神勇,能帮自己拿回被人窃占的权利与父亲安危,就算牺牲真节再所不惜!嗯……懂了……神天点点头:‘那么你就该死了!我不会饶恕一个谋朝窜位的小人了,注意了我神降将完结你生命。’‘你这臭小子说出完结我生命?喝、小子……我JS也不是等闲之辈,没关系!好久自己没活动筋骨,难得有人陪我动动身子……’JS又拍手!旁头房间内闪出十来名兽人,他们呃……都是赤手空拳家伙看起来都很粗犷之样明摆走看看啥是硬底子。既然是兽族之人!太好了,这些一看应当都是总长等级吗?整个身子霹雳啪啦发出暴响原来真有靠山吗?这几个比起克李夫应该更高强些吧,听那击掌便先行跳出来护主,看神天淡然一笑轻眺语气JS冷言冷语:‘来!弟弟我们玩玩吧。’过几招就过几招吗叫啥弟弟?又不是喜欢搞断背?神天整个身子起些颤抖之意,听起来相当不舒服,既然想试试是吧!敢开口那么我就奉陪到底!神天挥挥左手:‘嗯……弟弟?’神天起手有股冲劲过招,来、看看谁的利害!土之式“一阳动”,只有完话神天不打招呼只对前头一个直拳直驶而出。土之式!这里是森林你用土之式可以吗?没关系!兽人不正是土地奔跑吗?土之式对他们而言正好。一股浩瀚之气就穿越……力量而出,针对兽人的冲击!是啊,神天一阳动之力爆发,力道之大让他们双手打叉承受强大气劲!兽人是先被撞飞了二三人,看他们喷到旁头撞击晕倒地上。JS只有讶异?真的如此力大无穷啊……后头几个看看瞄头不对只得一拥而上,企图用包围之法逼迫!神天是七闪八躲“神出鬼没”水之式!是!它有如变化之样也得看人如何使用,让兽人们无法捉摸到神天之身躯,这是水之术有如鱼入大海!齁……毕竟还在二十级内勉强使出招式多少还是露出停滞。嗯……有所停滞之样!勉强使出水之术还要在里头有如穿越,齁、一个脚步踩不出有如滑下之样,啊……好啊!一迟疑便露出形踪那就糟糕,自己不小心滑倒齁……兽人怎么会轻易放过他,一对准目标拳打脚踢怪奇招式纷纷出笼!还有七八个怒火之大只有拼命挥拳乱打,不对!神天人到底在那儿,因为地方几乎被打到尘土飞扬,但个个只是他们都挥拳落空……你们到底是打谁?想趁虚而入?齁……我是何人!待神天走到后头几式的刀式一个劲道挥出将全部给击倒,呵……浪费我一些时间!甩的够干净吧!你们白费力气而已,想跟我过手还早啊?我只是假装滑倒的……挥掉沾染的鲜血,最讨厌是玷污我的刀物,神天将青龙白虎护具套稳后抬头一望,又是拉出撂军刀威风之像:‘现在轮到你JS了,我非……’耶,奇怪JS人,他人是跑那儿刚刚不是在这头,喂……人呢?神天抬头张望那头怎么一个吱呜声,他……怎么会躲在自己的开头处!那地方拼命发出吱吱呜呜,喂……白影怎么了她呼叫啥:‘神天!救我啊?’“靠”JS跳过自己抓住白影来当人质,雪特!你这烂人尽干这龌龊事,说你为人多正派没人信……现在整个情况改变,或许JS不是打不赢,只不过想用计谋比起浪费体力成功机率比较高点!呵……‘神天!你依仗那支长刀以为我看不出来,喝、真利害啊还能变长变短的,怎么样把东西丢过来送我,那么!我便放开白影。’白马看见JS抓住白影很生气想用脚拼命踢他,不过后头没力气只是乱踢挣扎最后里头缺氧了还给晕倒地上啊,……白马你根本是来乱嘛!奸诈!随身武器JS也想得手啊,这物岂能随便给人?可他抓住白影当成要胁自己必须服从!青球?你觉得呢……青球是一股能源跳跃着!这该不会知道不妥吗……内心真是挣扎!但神天不能再拖延,这只是一支武器想要那么就给你吧!神天依照意思将刀子抛开……‘神天!你敬酒不吃,没关系我JS也非浪得虚名,当然我年轻之时也想说看能够闯出一番大事业,不过我投靠此人浪费我十几年时间,那次有人和接洽说要宝座让我,哈、哈、那我怎么可以放弃这次大好机会。’咿、有人到底是谁背后赞助他的反叛?这个绝对手中握有强大资源者,神天便是好奇多问:‘能说是何人吗?’‘何人!他是个大人物能够跟你这没没无闻小子说吗?那照规则我放人了那么我们可以好好打一架,打赢我或许我会说出来?’JS相当自负说着,神天现在是人家屋檐下能够说?白影不小心被他擒拿住让自己错愕,先不要伤害她便是,要如何再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