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村野小神医  >  第18章 王支书胡乱认女婿

第18章 王支书胡乱认女婿

2393 2018-05-07 10:10:13
“哎呦我去,脖子咋一个紫坨子?”王宇早晨臭美照镜子,忽就看见脖子上那老大片青紫,“坏了坏了,肯定是给春梅嫂子咬的,还有她牙印子呢。”他想起来昨天晚上,春梅嫂子在脖子上来了一口,就跟驴拉磨似的在厨房转悠开了。“大爷的,这做坏事还有留名儿的,明眼人一瞅就知道咋回事,不行我得想办法挡住喽。”于是在这大伏天儿,王宇愣是翻出件高领毛衣,一咬牙套在了身上。吃早饭时老妈看见毛衣,直接一愣摸他脑门儿道,“儿子,你没神经吧?”“啊哈哈没事啊,我,我前天不是跟李佳买种子去了吗,人家说把种子放身上暖暖发芽快!”王宇硬着头皮扒拉几口饭,一推饭碗扛起锄头就往外走,“老爹我到大棚种芦荟去,你就替我在门口平地吧。”“孩儿他爹,咱家王宇这是咋了?”王宇老妈担心道。“别管他,臭小子捂痱子呢。”“才不是,我哥肯定是想李佳姐了,就是我哥想李佳姐,为啥要穿毛衣呢?”小花在轮椅上手拖下巴疑惑时,王宇扛着锄头来到了邻村,也就是王海花她们村儿,大老远就看见俩鸡棚在河边杵着。他这一路过来全是抄小路,生怕走大路给人瞧见穿毛衣,鞋上沾的都是泥巴走起路来特费劲,连热带累的浑身跟散架似的。“我去,这大伏天穿毛衣就是暖和。”王宇扬手擦把汗,忽闪着水洗似的毛衣低头钻进鸡棚,就看见春生正光着膀子,嘿呦嘿呦的在翻地。“我去,春生你挺能干啊,前脚刚把媳妇弄怀孕,这后脚就快把地翻完了!”春生没想到王宇会过来,扭身撂下铁锹瞅了眼,俩人就边干活边聊天,王宇看他直接无视自己个穿毛衣,这到挺好奇的。这时,春生撂出去一铁锹土,从裤兜里掏出俩创可贴,“给你用这个,咱这大棚隔壁就是人王支书家的地,回头让人家再把你给逮着喽。”“啥意思?”王宇看着他手里的创可贴,不解道。“哈你说啥意思,兄弟我可是过来人,也经常给女朋友弄的一脖子草莓,你就别此地无银了,这大伏天穿高领毛衣,昨天你跟王海花相亲,晚上估计把她给办了吧!”“且,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白给都不能要啊,倒是你这家伙,平时没少跟媳妇变着花样玩儿吧哈哈。”王宇没必要跟自个兄弟装,要不然也不会来这儿了,况且这天儿穿毛衣真他娘热,索性脱掉毛衣随手一扔,光着膀子往脖子上粘创可贴,“李佳,你啥时候回来啊……”王宇心里想着李佳时,春生就开始想不通了。“不是王海花?李佳又回城了那你是跟谁啊,呀,你不会跟春梅嫂子做那事了吧,我听说你昨天去春梅嫂子家了。”王宇听到春梅这俩字,猛地一阵心虚,正不知道该咋解释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故意在外面咳嗽,“咳咳,里面的王八犊子给俺爬出来!”“犊子,外面有人喊你。”王宇憋笑道。春生本能的应了声,正往外面走时才反应过来,“哈王宇你个家伙,竟然变着法骂我……哎呀坏了,是王海花她爹王支书!”见春生朝外面瞄了眼,便一脑门子官司瞅自个,王宇就知道春生肯定认为他把王海花给睡了。“哎呦这不是王支书吗,你家儿子没在这儿,这就我跟春生俩人。”王宇低头走出鸡棚,跟他打着哈哈,这王支书当时脸蛋子都绿了,气的俩手发抖道,“王宇你个鳖孙,俺刚才骂你王八犊子,你就说俺来找自己儿子……你才是王八蛋!”嘿嘿,承认自己个是王八就成。王宇心里正得意时,春生在他身后边差点没笑呛,“王宇别戳人家脊梁骨,人家王支书没儿子,家里就一个姑娘还让你给糟蹋了, 他肯定找你算账来了。”“我知道,就是故意气他呢。”他俩这声音虽然低,但还是给王支书听了一耳朵根子,正所谓打人不打脸,在农村谁家要没个儿子,那就跟少了半拉脸似的。在农村,这支书多大的官啊,谁见了都得让三分,严么前却被俩小子给脑一肚子气,王海花他爹这脸蛋子一青,弯腰脱下鞋底子就朝王宇蹿过来。“哎呦我去,玩儿真的啊,小心自己个的脑血栓。”王宇见状撒丫子就围着大棚跑,平时给老爹揍那么多次,躲鞋底子的功夫早练成了。不过王宇严么前,真不知道王支书为啥跟他过不去。眼下王海花她爹正在后面撵呢,王宇也没时间多想,就边跑边朝后看着他麻杆似的干巴样,心想是因为昨儿相亲,让他闺女受委屈了?这时王支书一鞋底子扔出去,就蹲在大口喘气,用王宇的话说就跟狗喝水似的,“哎王支书你也别撵我了,把你累出个好歹也追不上我,这到底咋回事儿啊,上来二话不说就要揍我!”“咋回事儿,你个王八犊子还好意思问,昨儿她春梅嫂子到家里去提亲,我还觉着你小子有个手艺会给人看病,想着让俺家闺女嫁给你,可你个王八犊子昨儿都干啥了。”“我干啥了?”王宇是真不明白。“娘的还给俺装,那城里来的俩姑娘气俺闺女,俺也就不说啥了,可昨儿晚上说好给俺闺女去道歉,俺闺女回家后为啥就哭!”“臭小子我早晨还纳闷呢,幸亏俺今天来地里干活,要不是听见你俩说脖子啥的,俺闺女可就白白给你占便宜了!”“啊,敢情是因为这个?”王宇一惊心想,“坏了,这下别说跳黄河,就算跳她闺女被窝里也洗不清了。”“哎那个王支书,你听我解释哈,我这脖子吧真不是你想那样,昨儿我是去春梅嫂子家准备道歉来着,可,可是因为有点事提前走了,根本就没见到你家闺女!”王宇这个心里苦哇,就眼下他这种解释自己个都不信,可跟春梅嫂子的事有不能说,“奶奶个腿儿了,老妈没把我生成个哑巴,也照样吃把黄连有苦说不出。”就像王宇自己说的,连他自己个都不相信,人家王支书咋可能相信呢。那么一干瘪老头儿,就地爬起来,连滚带爬的往王宇跟前凑。王宇看他往自个身上凑,就想着闪身躲开去,但抬头看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正站在路边朝他看过来。他当时就一愣不敢相信时,支书就趁他揉眼的机会,撕拉声,伸手就把脖子上的创可贴给撕了下来。瞬间,王宇脖子上的那坨青紫,差点没把他给气的背过气去!“好啊你个王八羔子,这分明就是俺家闺女咬的,俺跟你拼了非报警抓你个鳖孙。”王宇根本就没心情理他,因为路边穿白裙子女人,正两眼瞪着王宇朝这边走过来。“你,你咋来这儿了。”王宇心虚的忙捂脖子,上前跟白裙子女人道。女人没理他,擦肩来到王支书跟前。她噘嘴掐腰道,“他脖子是我咬的,跟你家闺女没关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