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三十八章 震撼人心的消息

第三十八章 震撼人心的消息

3104 2018-04-24 10:45:43
任再起呵呵一笑,把热茶递给李飞,招呼他在沙发坐下。“说起这个,我还要感谢你啊!”任再起感慨道,“人家大夫都告诉我了,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完啦!李飞,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中医就这么有造诣啊!”他朝李飞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我见过厉害的老中医,现在有些人说中医都是骗子,狗屁!真正厉害的中医,不用一点药就能给人治病!不过,你这么年轻的,我还是头一回见啊!”说完,他又凑到李飞跟前,神秘兮兮地问:“小子,你咋做到的?这小脑袋瓜,这么年轻咋能记得住那么多东西?”李飞长这么大,头一回被人这么夸赞,一下子脸红不好意思了。他也不能直说,我其实不懂中医,都是五羊玉巴拉巴拉。于是,李飞很不要脸地胡吹海吹一通,说啥自己其实不是祖传中医。人家这么大的官儿,想要调查,一下就能查到真相了呗。他祖宗十八代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若是会医术,当年日子还能过成这样?他随便编了一个借口,说某日自己在锄地的时候,无意间挖出一个罐罐,里边有一本破烂的关于医学的书。他学会了里边的技术,这书也就烂完了。本来李飞还担心,这个说辞是否能糊弄过去,没想到,任再起居然信了。任再起听得十分认真,最后一拍巴掌,感慨道:“唉,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啊!小子,你可要好好利用手里的医术!”俩人又东拉西扯这么一聊,他们发现彼此有很多相似的喜好,尤其是钓鱼。“哈,你也喜欢钓鱼?那咱们以后可要经常一起钓鱼,就是钓友了!”任再起喜出望外道。“对对,钓友!”一老一少俩钓友,甚至越好了下个礼拜日一起去九山县郊区的九山湖钓鱼。看看时间不早了,李飞也便起身告辞,还得去柳橙家里,完成那一任务呢。他不敢想象,自己若是不去吃饭,等待他的会不会是柳橙的手术刀。从医院出来,李飞心情好极了。在去柳橙家的路上,他还特意去超市买了点伴手礼,这才哼着小曲儿来到五金厂家属院。在来之前,他先给柳橙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却是柳妈妈。“喂,你哪位,找我女儿干嘛?”柳妈妈明知这个电话可能会是李飞打的,口气便故意很生硬,充满火药味。李飞愣了一下,接着嘿嘿一笑:“阿姨,我是李飞啊,柳橙的男朋友,我……”他本想问,你们家到底住几号。毕竟他只知道柳橙家住在这家属院,却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排哪一户。柳妈妈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哼一声道:“什么柳橙的男朋友?我们橙橙只有一个男朋友叫张一鸣,现在,人家小两口亲热真啊!”真实的情况是这样——厨房里,柳橙黑着脸在切菜准备做饭,张一鸣跟前跟后,搭讪帮忙。“橙橙,我来帮你剥蒜。”“你起开!”“橙橙,我来帮你洗碗!”“你起开!”“橙橙~”“你起开行不行?!”柳橙厌恶张一鸣,不光是因为叛逆,反抗父母的奴媚相,更是因为她深知张一鸣父子的为人。她的手机就放在厨房门口的小桌子上,听到铃声响了一下就没动静了,心里知道老妈又搞鬼了。柳橙气呼呼拿着菜刀冲出去,吓得张一鸣连连躲避。“谁的电话?”柳橙质问母亲。柳妈妈躲躲闪闪,把手背在身后:“没什么!”“拿过来!”柳橙摊开手。柳妈妈哼一声,把手机重重地放在女儿手里:“做什么?我是你妈,难道连你手机都拿不得?”“就是拿不得!”柳橙赌气。她打开手机一看,是李飞的电话,便知道糟了,李飞一定是找不到家门,才打电话来问。人家今天可是牺牲自己来帮忙呢,妈妈接电话一定没给他好脸色。想到这,柳橙心里就是满满的愧疚,她赶紧拨打李飞的电话:“喂,你在哪呢?”李飞嘻嘻一笑:“你来开门儿啊!”接着,位于北屋的大门被敲响。柳橙愣了一下,把菜刀放在桌上,手上的水在围裙上擦试了一把,走过去开门。门打开,看到李飞阳光灿烂的笑脸。李飞冲柳橙晃了晃手机:“哈!我找对了!”“你~你怎么找到我家的?我是说,家属院里几十个小院呢。”柳橙很好奇地问,同时也松口气,看来妈妈刚才对人家不客气,并没有让人放在心上。李飞好大度啊,她想,禁不住就对这个男孩子产生一丝异样的好感。又看到 李飞手里拎着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礼盒,虽然里边的东西未必贵重,可是肯定花不少钱。至少,对他来说是如此。这又让柳橙心里好不愧疚,只是假装男朋友,却要人家破费。“等过后,再还给他好啦!”柳橙暗道。“鼻子底下有张嘴的嘛,再说了,橙橙从小就是个小仙女儿,左邻右舍都那么喜欢你,一问就知道了呗。”李飞笑着说,“哎哟这些东西好重,还不让我进去啊?”柳橙脸一红,赶紧闪身让他进去。柳橙家的结构是典型的北方小院儿,坐北朝南。南边两间屋,一间做客厅,一间做父母卧室,客厅又隔了一小间给弟弟睡。北边也是两间屋,一间其实是带顶过道,连通大门,平时放电车、杂物等。另一间狭小逼仄,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窗户,便是柳橙的闺房了。院子左手边,又加盖了两间小屋子,分别是厨房和厕所。右手边用砖砌了一长溜花坛,种了些花花草草,还有一棵樱桃树。李飞第一次进这种老国营厂家属院,感觉十分新鲜。虽然看起来也很破旧,但是人家院子里都铺着地砖,比他那农家小院上档次多了。一进门,李飞就看到对面堂屋大门口,柳妈妈正一边啃水萝卜,一边冷飕飕盯着他们。她背后,儿子柳峰也对李飞横眉冷对。倒是张一鸣,从旁边厨房钻出来,手里还在剥蒜。他看到李飞和柳橙挨那么近,明显不高兴。却又故作大方道:“橙橙,干嘛不让人进门啊!阿姨,您也别生气,来了就是客!”柳妈妈见人张一鸣都这么说了,自己也就不好再那么作。她冲张一鸣温和一笑:“是是是,还是我们女婿懂事理。小峰,快去拎东西,人家大老远来了,总不好让人就站过道里吧?”这一来,她就把李飞和张一鸣给分了个里外高下。暗道:“你看见没?张一鸣才是我的女婿人选,你就别自作多情了。吃了这顿绝情饭,该干嘛干嘛去吧!”柳妈妈心想,换个稍微有点自尊心的男孩子,还不扭头就走?谁知道李飞脸皮厚墩墩的,不但没生气,反而越发笑容灿烂起来。“阿姨您别客气,我年轻力壮的,站一会没事。橙橙,你小心点啊,别只顾着自己,还得顾个小的。”李飞深情款款地看着柳橙。顾个小的?李飞这一句话,把在场所有人都说傻眼了。刚走到他俩跟前,准备伸手拿东西的柳峰,一下子咬了舌头,吃惊地看着姐姐的小腹。柳橙意识到李飞在说什么之后,又羞又气,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心里暗骂:“这个死家伙,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旁边,张一鸣如遭雷击,眼神复杂,却仍旧半信半疑。柳妈妈气得不轻,一拍大腿,冲过来抓住李飞的衣领:“你说什么?你把我女儿怎么了?”“阿姨,您别急啊!”李飞淡淡一笑,故作镇定地将她的手拿开,“我和橙橙,我们也不过是做了一些年轻人都会做的事而已。”说着,他深情款款地牵起柳橙的手。啧啧,那小手当真是柔若无骨啊,握着就让人心花怒放。柳橙微微挣扎了一下,李飞趁机握得更紧,柳妈妈又在一旁怒目而视口中说一些难听的话语,她索性放弃抵抗。“橙橙,你告诉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柳妈妈气急败坏地问柳橙,甚至没有注意到,女儿的手已经被这个小土包子给抓住了。柳橙眉头微皱,事关自己的声誉,一个没出嫁的黄花闺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已经失身并且未婚先孕?这要放在平时,那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不但不能承认,她被打死之前,还会先把散布谣言的李飞给打死。可现在,看着柳妈妈血红的眼睛,那分明就是渴望赚大钱,最后却做了赔本买卖的样子!张一鸣走上前,也跟着追问:“橙橙,是真的吗?你告诉我没关系,如果是他强迫你,我们报警抓他。如果他造谣,我们告他诽谤!”他毕竟读过大学,在法律意识方面,还是比柳妈妈强许多。见张一鸣这么说,柳妈妈瞬间松口气,她哭着拉着张一鸣的胳膊:“一鸣啊,我对不住你,给你添麻烦了!你说我这家门不幸,养了这个闺女,丢脸噢!对不住你!”俨然已经把张一鸣当作自己人的样子。柳橙也怒了,索性梗着脖子:“是,我已经有了,是李飞的孩子!我是自愿的,他是我男朋友,怎么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