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三十七章 忘年交

第三十七章 忘年交

3015 2018-08-28 11:20:22
医院似乎是全天下唯一一个,无论黄昏清晨,无论假日还是工作日,永远都那么热闹的地方。只是这个地方,其实所有人都不太喜欢,有些时候却又不得不来做客。李飞握着电话,一边和任再起将话,一边按着他的指引,来到住院部。起初的楼层,都还很正常,一间病房里有九张床。李飞边走边好奇地看,上次他来医院住院部,还是父亲病逝前夜。那时候,爸爸就是睡在这种大间的。再往前走,病房逐渐变得高级,房间里的床也变少了。后来上楼,李飞才发现,这一整层都是单人病房,房间规格很高,许多仪器、家具摆设,都是他叫不上名的。李飞这才意识到,妈呀,原来老任头可不是个普通人。住这样的病房,一天得一两百块吧?他暗地里吃惊,却也不忘看病房门牌号。老任头住在2009号病房,再往前走几步就是了。这时,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伙子,你站住!”李飞回头,看到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这城里女人,普遍看不出年纪,她也可能三十来岁,也可能四十来岁,总之,脸上的粉有一层。“您叫我?有事吗?”李飞笑嘻嘻地问。“你找谁啊?”护士上下打量他,这一层可是高干病房,能住在这里的病人,哪个不是有点背景的?因此,这一层有专门的护士、护工和保安。恰巧,今天保安室整修,几个保安就在楼下一层呆着。没想到,居然放进一个人来。这可不行,护士暗道,这小子一看就不是能和住这一层的人有关系的样子,万一闹出什么事来,责任算谁的?她走过去,挡在李飞身前,追问道:“你找谁?”“啊,我找老任头。”李飞道,“我和他……”“老任头?”护士更觉得这小子不靠谱了,今天的确收治了一个任姓病人,可是那位是谁啊,人家儿子可是本地九山酒业的老总,自己退休前又曾经在武装部任职。那位老人家,别说眼前这个看起来像个土包子似的小伙子,就算是县长来,都未必能顺利见面呢。虽说九山酒业的老总比不过本地县长,可是架不住人家妹夫厉害啊。听说老任头的女婿,是市里的一个什么官儿。她们这些在特殊楼层做护士的,就这点好处,对一些高层关系,门儿清。“啊对,我找老任头!”李飞咧嘴一笑,阳光灿烂。护士道:“你跟任老什么关系?”“我们是……哎呀,咋说呢,朋友关系。”李飞认真想了想,回答道。护士吃惊地瞪大眼,接着忍俊不禁,哈哈大笑,笑的身上肥肉都在颤抖。“朋友?你和任老是朋友?”护士笑得差点弯了腰,最后冲李飞背后喊了一句,“快来啊,把这小伙子请下去,没准是从三医院跑出来的。”三医院,是本地一家精神病医院。大家平时开玩笑洗耍人的时候,偶尔爱来这么一句:“你从三医院出来的吧?”李飞一听,不乐意了,他说:“你这位大姐,我好好跟你说话,你咋还笑话人呢?”他背后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两个保安气喘吁吁从楼梯口门那里跑过来,一左一右去抓李飞肩膀。李飞虽然是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可是心里也不是没有数,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他门儿清。倘若这两个保安客气一点,他兴许还能理解,工作嘛,上头有规定,她们都是不得已。可是,这俩人一上来就毫不客气,一左一右扭住他手臂,一点都不带留情的,这可让李飞蹭一下冒火了。他手臂一抖,咔一下,将两人震开。开玩笑,五羊玉是闹着玩的吗?李飞如今的力气,不说力拔山兮气盖世,那寻常六七个人,也难近他身。却说两个保安原本十拿九稳,以为制伏这毛头小子不在话下。谁知道,人家手臂一震,他俩顿时虎口乌麻。那个酸爽,让两个退伍兵出身的保安,顿时眼泪哗啦啦的。他们甩着胳膊,惊讶地同时倒退两步,准备再扑过去制这小子。同时,其中一个还冲肩膀上挂着的对讲机喊了一嗓子:“20楼,来人!”这是在呼叫援兵啊,李飞满头黑线,自己不过是应邀来看任老头,咋就被整成医闹了?那护士可不知道三人之间力量的那点事儿,她一个劲催促保安:“赶紧的,把他弄出去,一会儿任总要来看自己老爹,给他遇上算怎么回事?”几个人正闹得不可开交时,前边2009病房门开了,一个人出现在门口。“干嘛那,我想听个评书都听不安生!唉!”任再起喊道。听他这声音,倒是中气充沛,声音洪亮,看样子的确没啥大碍。李飞一听,冲他招手:“老任……”话没说完,又有四个保安从楼道两头冲出来,向李飞扑过去。任再起被这一幕给弄懵了,再一看,那不是李飞么?那可是救命恩人啊!人家医生说了,要不是他得救及时,施救者有着相当的医学素养,这一回要遭,说不定会瘫痪。“李飞,这是咋回事?”任再起眉头一皱,沉声道。他在社会打拼一辈子,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么?一准是某些人狗眼看人低了呗。但是这话他也不会说在明面上,只快步走过来,一把抓住李飞的手,把他从人群里拉出来。任再起年轻那会当兵,可是个铮铮铁汉。即便是现如今老了退休了,也是一身肌肉疙瘩,寻常三四十岁的壮年汉子都不一定有他力气大。众人眼睁睁看着李飞被他拽出去,因为嘈杂,所以大家都没注意到是谁拉的他。那俩保安先不爽地嚷嚷起来:“老大爷你干嘛?这是妨碍我们工作懂吗?你是哪个部门的?怎么在这里?”原来,任再起因为不需要住院太久,又不喜欢穿病号服,所以穿的都是自己的便装。所以,两个保安误以为他是医院勤杂工。毕竟医院里有好多又脏又累,不需要技术的岗位,都是聘请的这种老年人,便宜么。他俩眦眉瞪眼,再加上四个同行的到来,更加气势汹汹,六个人就去抢李飞。那护士比较精明,她上下打量任再起几眼,先是没说话。接着就觉得这老头看起来咋那么眼熟?突然,她想起来了,今天不是送来一个很厉害的病人吗?任总的父亲,对,好像就是他!再看任再起对李飞的态度,那简直就像是老牛护犊子啊!难不成,这个土里土气的小伙子是任老的私生子?不,不大可能!任老一辈子兢兢业业,为人耿直,在全县都出了名。那,是他孙子?嗯,这倒是有点可能。不管是啥关系,护士吓得两腿发软啊。原来那小子真是来找任老的,自己却搞了这么一出。她嘴巴发干,脸上肌肉哆嗦,粉末掉了一层。“别吵了!”她冲身边的保安说,“你们眼瞎啊,没看到他是任老的客人吗?一个个怎么回事,一点眼力介都没有。这里是住院部,都给我回自己岗位去!”虽然护士不是保安的直属领导,但是这位护士好歹是在编的,她的地位,就是比这些临时工高。几个保安都傻眼了,他们被训得像做错事的孩子,一个个低着头说不出话来。尤其是最开始那俩保安,护士对那小子的态度他们再清楚不过。现在这位大姐突然态度急转,有问题啊。他俩灵机一动,知道那老头有点地位。仔细一看,的确不像是勤杂工。这里是二十楼,他不是勤杂工又出现在这里,那只能是住院的。妈呀,住院的,那非富即贵啊!俩人吓得也是腿肚子转筋,站不住了。好在,任再起并不是那种睚眦必报,抓住把柄不放手的人。他冷哼一声:“你们平时就是这么工作的啊?就是这么为病人和家属服务的?可真行啊你们!李飞,我们进去说话!”说完,他揽着李飞的肩膀进了病房,砰一声关上门。对于任老和李飞来说,这重重的关门声,就是对刚才那件事画上句号。可对于护士、保安等人,这关门声却像是警钟,意味着某些不好的事开始了。却说李飞和任再起进了门,看到这豪华单人病房,啧啧道:“好家伙,木地板,还有地毯,还有空调哪?”他站在门口,不好下脚,怕自己鞋子弄脏了地板。这地板可真好玩,踩上去咯吱咯吱响,脚感很舒服。任再起哈哈一笑:“得啦,都是他们瞎搞,我啥事儿没有,以我说一楼就挺好,非要让我住这里,浪费啊!你进来,别在门口站着。”他一边说,一边拿了茶叶,去饮水机前给李飞泡茶。“对了,你身体怎么样啊?”李飞道,他已经猜出任再起身份不俗,可是不知何故,在这位老人家跟前,他一点拘谨的感觉都没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