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十八章 破窗救人

第十八章 破窗救人

2172 2018-04-16 10:53:18
李飞和杨东蹲在巷子口,一边抽烟一边聊着葡萄价格的事,不一会儿,他们跟前就是一堆烟头。“杨哥你干这行多少年了?”李飞问。杨东巴拉手指头算了算:“我十几岁就跟我老爹一起干这个,结婚以后分家单干。”“哟,那不少年头了啊!为啥非要卖给路涛?”李飞又问。杨东瞥了他一眼,又点了一根烟:“嘿,小兄弟,你知不知道路涛是酒厂一个采购经理的大舅子?他在这里势力太大了,干不过他。这不,去年有一个老表想要直接卖给酒厂,结果给路涛知道了,直接找人把那老表两条腿给打瘸了。杀一儆百,谁还敢?”李飞默不作声,想着葡萄的事儿。丁零零!他的老破手机来电话了,低头一看,是宋大有的。“那啥,杨哥你先忙,自己多注意点,我走啦!”李飞跟杨东道别。杨东拉着他:“等一下,我这有张名片儿,以后勤联系,家里葡萄可以卖给我,我绝对给你实惠的价格。”“行!我也没名片,一会儿给你打个电话吧。”李飞点头。杨东嗯嗯答应着。李飞从巷子走出来,就看到两旁一些葡萄贩子都盯着他呢,三五成群议论着什么,大抵就是这小子要倒霉了之类的话。走出去接通电话,宋大有在那边道:“小飞啊,你来我家一下吧,老板把欠给我了。”电话里,宋大有声音低沉,情绪很差的样子。李飞心里一咯噔,心说:“这么快就出结果了啊,看样子他是给人炒了。”“行啊宋大哥,你家在哪?”李飞答应着。宋大有道:“北街,你去一打听就知道了,我家沿街。”“好的,你别急啊,我马上到。”李飞说。这米通镇很小,东南西北四条街,这个菜市场,就在整个镇子的中心位置。李飞骑上自行车,一会儿功夫就来到北街。果如宋大有所说,他一打听,别人就指着一栋很气派的小楼跟他说:“宋大有家啊,那不就是!”这里的沿街楼多是二层,而且很多都是三面水泥,临街的一面墙才贴了劣质瓷砖。宋大有家不同,整栋楼都贴了瓷砖,是很洋气的小别墅造型。外墙的瓷砖也是五颜六色,在这条街上,鹤立鸡群,犹如一朵绚烂的花。“看来宋大哥这些年做厨师,的确是赚了不少的钱啊。”李飞暗道,“嗯,等我赚到钱,也给妈和妹妹修这么一栋漂亮的小别墅。”宋家大门紧闭,门窗都有防护栏,而且不是那种不锈钢管,是实打实的钢筋。李飞把自行车停在他家大门口,上前敲了敲门。厚重的防盗门响了很久,也没见里边有人答应。“哎?宋大哥可是和我约定在这里见面的,咋回事呢?”他心里纳闷,便跑到窗户跟前去看。他可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东张西望的,就被对门一家店铺的老板娘给盯上了。街里街坊的,大家都认识。李飞在这里是个陌生脸孔,加上这段时间,街面闹贼不太平,自然大家的警惕性都很高。却说李飞踮起脚,从那茶色的窗玻璃往里边看。窗玻璃雾蒙蒙的,颜色又深,根本看不清。他想了想,还是再给宋大有打电话吧。电话拨通,没人接,李飞却听到响铃声从屋里传来。这意味着,宋大有是在家的。李飞暗道:“难不成出啥事了?”他心里就有点忐忑,再去敲门,无人应答,索性把窗户给用力推开。透过窗户往里一看,他赫然发现宋大有倒在堂屋,木头沙发旁边的地上,脸朝下趴着。“哟,宋大哥你怎么了?”李飞连喊几声,不见应答。他急了,打了120先,可是他也知道,镇上没有120,县城到这里最起码得三四十分钟。这么耽搁下去,宋大有有可能会出大事。他心一急,就抓紧护栏,想要掰开。毕竟是钢筋,李飞用了九牛二虎之力,费了老大一番力气,感觉屎都要憋出来了,这才把钢筋给掰弯,大约可以让他侧身通过了。他脑袋伸进去试了试,过得去,便双手一撑窗台,跳上去钻到屋里。他救人心切,没想过两件事。第一件,这可是拇指粗的钢筋,徒手掰弯,得多大力气?他的手指印,都在钢筋上留下淡淡的一圈。第二件,对面商店的老板娘看到了,吓一跳,拿起电话就报警。当然,老板娘只看到李飞弄弯了防护栏,没看到他是徒手掰的。却说李飞钻进屋子里,赶忙跑到宋大有跟前,小心翼翼将他给翻过来。那宋大有嘴角有点白沫子,嘴唇发青,脸涨红,双眼紧闭,一动不动。李飞吓坏了,他也不懂啥毛病,情急之下,抓起他的手腕摸他脉搏。脉搏很弱,几乎摸不到。他使劲按着,这才感觉到一点脉动。但是说来也奇怪,并没有中医理论基础的李飞,居然一摸之下,脑海中就自动分析出了病情。“脑溢血啊,乖乖!”李飞吓一跳,咋办?他想起了五羊玉,二话不说,手掌一翻,心意一动,那只绿色的小羊咩咩叫着钻了出来。一阵绿雾缭绕,弥漫了他的整只手。李飞将手掌覆盖在宋大有的口鼻之上,让绿雾尽可能多的钻进他鼻孔、嘴巴里。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有没有效,只能够尽力而为了。好在,小羊没有让李飞失望。宋大有的脸色,眼看着由赤红转为正常,嘴唇也没那么青,呼吸渐渐平稳。只是,人还是昏迷着。能做的事都做了,李飞只有等待,等120来了再说吧。他心急如焚,在学校里学过的一些生理卫生知识告诉他,这种脑血管疾病,不能乱动。刚才他翻动宋大有的身体,已经是个忌讳。所以他就让宋大有躺在地上,自己则叹口气,搬过一只小板凳,坐在宋大有脑袋旁边。“宋大哥啊,你这是咋啦?难不成是失业给你急的?咱做男人,可不能这么撑不住事儿啊。”李飞嘟哝着,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到。这时,他看到沙发角落里,有一只包,包里散落了一些大红钞票。他想,这难道就是望海阁老板的违约金?他起身走过去,手伸了想要拿,却停住:“不行,宋大哥昏迷中,人家屋里的钱我不能动,否则说不清。”正当这时,大门被人砰砰砰锤得震天响。“屋里有人吗?开门!”一个男中音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