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三十三章 去酒厂咨询

第三十三章 去酒厂咨询

3087 2018-04-20 17:37:05
知了、知了!树上蝉鸣不断,这条林荫路上,一老一少正在路边。李飞用手轻轻按摩老头那条伤腿,掌心有绿雾时隐时现。“哎呀,小伙子你在做啥?”老头觉得温温热热很舒服,疼痛也缓解了很多,便好奇地问。李飞笑嘻嘻地说:“我会点推拿术啥的,帮您缓解一下伤痛。”老头感激道:“小伙子你是个好心人啊!”他已经能够坐起来,和李飞正常的交流,看得出,伤痛缓解不少。李飞这时仔细打量老头,白发苍苍,但是精神矍铄。双目一点都不浑浊,有一种经历沧桑之后的睿智存在。他穿着白色的短袖,黑色的五分裤。老头告诉李飞,他本来是出门买菜的,结果骑车走到这里,为了躲避一条过马路的狗,翻车了。“哎,骑车一辈子,老了老了居然翻车,真是笑话哦。”老头和李飞聊得熟络了,话匣子打开,原来是个很健谈的人,“小伙子,今天多亏了你,你叫啥名儿?”“我叫李飞,大爷。”李飞笑着回答。老头道:“哦,李飞,呵呵,不错的孩子。你咋就不怕我讹上你呢?”“那您会嘛?”李飞微笑着反问。老头歪着脑袋想了想:“还真不会。”“那就是咯,我看准您不是那种人,自然就不怕被讹上。”李飞笑嘻嘻地说。他一边和老头聊天,一边帮他按摩,不知不觉,老头的腿完全不疼了。只是骨头显然受伤,还没有愈合,无法着力。李飞试着扶他起来,走了两步身体一歪,不能继续了。“快坐下吧大爷,好好休息,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李飞忙道。“嗯~”老头很不服气地答应着,“我告诉你,这也就是我年纪大了,要十年前,我都不会这么脆弱。”他还伸展手臂,捏紧拳头,鼓起腮帮子展现肌肉给李飞看,一副不服老的样子。“哈哈!”李飞笑,“是,您老当益壮!”“对了小伙子,你到这里来干嘛?这条路前边就是酒厂,一般来这里的不是找工作就是酒厂的。”老头好奇地问,“难不成你是前头几个村子的?你得给我留个地址,我好让我儿子感谢你啊!哦对了,我儿子就在酒厂工作。”“瞧您说的,不需要,我是来看看酒厂收购葡萄价格的。”李飞道。老头哦了一声,上下打量李飞:“我看你年岁不大啊,这么快就独当一面啦?”李飞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咯。”老头阅历丰富,自然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他不会戳人伤疤,便寻着葡萄价格展开话题。“今年酒厂葡萄收购价不低哦,你们要发点小财。”老人道。李飞一点也不吃惊,市面上的零售价都在十元左右,虽然是因为刚上市的缘故。可是,这也是今年葡萄品质的展现。不可能零售价那么高,到了酒厂就被刻意压低。李飞还没说啥,老人又道:“听说他们上了新的生产线,要酿造高端干红葡萄酒,所以今年要收一批优质葡萄。”他这么说,是要给李飞指一条路。老头以为,李飞听到了这话,一定会非常高兴,并迫不及待追问价格以及销售方式。可是李飞眉头,他坐在路岩石上,双手不断从地上拔起杂草又扯断它,一看就是有心事。“咋啦小伙子?”老头问。李飞说:“您可有所不知,酒厂收购价格再高,和我们种葡萄的老百姓也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些差价,都被那些垄断的收购商给赚去了。”他简单地举了个例子,就以香水湾村的遭遇来诉说了一番。“啥?还有这种事?”老头一听,气得头发都竖起来,虽然他本身也就是短寸,“那么低的价格,本儿都回不来,真是太乱来了!”老头还想说点啥,救护车来了,几个医护人员下来给老头做了基本检查,之后将他抬上车。老头上车后,还和李飞摆手道别,笑眯眯的,是个很和气开朗的老人家。“小伙子,我叫任再起,认识我的都叫我老任头,你也可以这么叫我哈!咱有缘再见啦!”李飞也和他挥手道别,心里越发喜欢这老人家。他对任再起这个名字毫无概念,可车上的一个年纪稍大的救护人员听到了,却是眼睛一亮。他再看向老头时,说话的口气也变了,神色多了许多尊敬。李飞告别这老人家,没多会儿一个电话打到他手机上:“喂,你是谁啊?”那是个男中音,听起来很沉稳,但是充满警惕,大有一种把李飞当作诈骗犯的意味。李飞一看,这不是老任头儿子的电话吗?他便道:“我是香水湾的李飞,你爸爸刚才翻车了,手机摔坏了,让我给你打电话。现在救护车已经把他接走,你去医院看他吧。”“哦?”那人迟疑了一下,说了声谢谢便挂断了。这个电话并未阻断李飞前进的脚步,接着走了五六分钟,他就来到酒厂北大门口。一辆辆运送葡萄的冷柜车停在门口,排起长龙。司机们在炎热的天气中,三五成群躲在树荫下聊天抽烟。酒厂收葡萄的工作人员在门口扯起绳子摆了摊位,旁边还有磅秤和箱子。他们用最原始的方法来验收货品,定价。主要是葡萄这种商品,实在太容易损耗了。李飞转了半天,看到一个司机挺好说话,便上前问:“大哥,你这葡萄从哪拉来的?卖多少钱?”那司机正玩游戏呢,眼皮也不抬地说:“我从隔壁六盘县来的,我们这价格不高,才六块五。”“哦,是不咋高。”李飞随口道,他踱步去看那人的葡萄,品质赶香水湾任何一家的葡萄都不如。说实话,本市要说葡萄产地,还是九山县最好。可话又说回来,连这样品质的葡萄都能卖这个价,想到路涛打压他们的价格,一元钱,李飞简直是要怒发冲冠了。他摸了一把脑袋,兜兜转转,来到厂门口,向其中一个工作人员打听情况。“您好,我是咱本地的果农,我们想要卖葡萄,就拉这里吗?”李飞客客气气地问。坐在桌前的工作人员有两个,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妇。少妇负责录入电脑系统,男子则负责喊话,维持秩序。听李飞问话,那俩人先是不搭理他。李飞连问几次,那少妇烦了,皱眉头说:“采购是要经过我们采购经理检验的,别以为这些车都是随便来卖葡萄,他们都得有批条。”“对咯,你要想卖葡萄,就去采购部问问。”年轻男子道。李飞耐着性子问:“那请问采购部怎么走啊?”“进门啊!”年轻人一指身后大门,“哎,下一个,过来!”他忙自己的,不再理会李飞。李飞于是直愣愣向厂门内走去,结果老远就被保安拦下来:“干啥的?”“我进去找人!”李飞道。保安这几天忙得要死,身乏心烦,没好气地问:“找谁?来登记!”“在哪登?”李飞瞅了瞅他,也没拿本子笔啥的啊。保安一闪身,手指了指门卫室:“过来。”李飞就跟着他过去了,按照他的指引写下自己的名字、电话。可是在写要找谁的时候,却犯了难。他是要去采购部,但是去采购部找谁咧?李飞咬着笔头,皱着眉头,那保安又不爽了,练声催促:“快些,我忙着呢!”“好吧!”李飞灵机一动,写了采购经理四个字。反正他就赵经理,也别管经理是谁。经理最大,难道不是么?写完之后,他以为这就行了呗,便要进门。保安又拦住他:“等等!”李飞也有点不耐烦了,心说这酒厂大门咋这么难进?“干啥?”他问。保安道:“打电话。”“啥?”“你找谁,就打电话给谁,办公室的座机、手机,都可以。”保安道,他上下打量李飞,心里道,这小子就不像个正经人,还找经理呢,经理认识他姥姥哇?原来压根就是登记即可,保安故意刁难他呢。也不怪人家刁难他,他今天出门虽然精心打扮,可是他家里最有档次的衣服,看起来也还是像个农民工。在保安看来,放这样的人进去,万一出个啥事,他要担责任哩。再说了,今天工作很累了,戏耍一下李飞这样的傻瓜蛋儿其实也很有趣。李飞愣了一下,看出对方眼睛里那一抹戏谑。可是人家就是个门神,你不把门神给的打发了,这道门你就进不去。他抓耳挠腮,心里想了一会。当然,这个过程中,他装模作样拿出手机,假装翻电话号码。老娘的电话,村主任福叔的电话,刘玲嫂子的电话,还有大学里几个不咸不淡的同学、舍友的电话。李飞突然感到很悲伤,自己都二十岁啦,咋电话簿里就没几个能拨的号码呢?连柳橙的电话都没有哇!保安戏谑地看着他,顺手还点了一根烟:“小伙子,你要是承认自己是来捣乱的,我就不追究你了。你要是死不悔改,那就别怪我按规章办事啦!”他吐了个烟圈,笑吟吟地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