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二十九章 惹祸了

第二十九章 惹祸了

3037 2018-04-18 10:21:45
李飞把车推进院子里停放妥当,搬了个板凳坐在母亲身边,嘻嘻笑着。张翠芬现在一看这小子就来气,别过头去不看儿子。李飞暂时不敢招惹母亲,小钢炮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他对刚才那女人道:“三嫂子,你可得给大兄弟说清楚啊,咋叫因为我啊?”旁边一男子道:“小飞,你还不知道哪?今天我们哥几个,租了一辆拖拉机去镇上卖葡萄,镇上统一价格一块八,到咱这里就变成一块了!”“对啊,本来就很低的价格了,又少三毛,一亩地得少多少钱啊!”大家七嘴八舌,把矛头对准李飞。李飞道:“那干嘛非要卖给这个人?”“镇上的一听咱们是香水湾的,根本不收啊!”“他们不敢收,怕被报复。说是路老大发话了,只要是香水湾的葡萄,一律不准收,他会派专车来收。结果你看到了,那人给的价格,一块!”看到大家丧气的样子,又听到路老大这仨字,李飞明白了。估计是他之前揍了大便头等人,又和杨东说路老大的闲话,被报复了。他气啊,什么玩意儿啊!他们种葡萄那么容易么?风吹日晒的,不就是为了想要个好收成吗?这家伙倒是好,一句话,把大家的心血全白费了。而且他好狠啊,用这招来报复李飞,这是把他往全村人的对立面推啊。李飞沉默不语,大家说得累了乏了,便都陆续离开。李飞在院子里坐了半小时,张翠芬就冷落了他半小时。从小到大,张翠芬都对儿子管教严格,因为他将来是要顶门立户的。她对付李飞的手段,无非是俩字——暴力。但是这里可有学问,她有冷热两种手段,热暴力呢,依靠擀面杖、苕帚疙瘩等武器。那些玩意儿打在身上当然会很疼,不过李飞还能忍受。毕竟亲娘嘛,也不会下死手。他最怕的,就是老娘的冷暴力。一言不发,不理不睬,仿佛这世上不存在他这个人儿。这么一来,李飞心里就难受了。他想要跟老娘解释解释,可是张翠芬一扭腚,起身进屋去了。宝宝心里苦啊,李飞感觉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明明觉得自己没做错啥,咋那姓路的就找上自己了呢?思来想去,他决定了,老子也不是非要卖给你不可!想到这,他腾地起身,向那辆轻卡冲去。李飞找到他们的时候,轻卡已经收了满满一车货,准备离开了。李飞俩手一张,直接拦在轻卡前边:“不许走!”司机噶一脚踩了刹车,那车保险杠,几乎紧贴李飞肚皮了。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得出了一脑门冷汗。“小飞傻了啊?”“哎,这孩子脑袋虽然有包,可始终还是婶儿的儿子。”大家摇头叹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司机脑袋伸出车窗外,破口大骂:“你特娘的有病啊?压死你白死知道不?给老子滚开!”李飞心里可火呢,心说老子亲娘骂我,甚至乡亲们骂我也就算了,你特奶奶的算哪根葱?他蹭蹭蹭冲过去,直接把车门拉开,一把抓住司机胳膊,将他拖出来,啪啪俩耳光。“哥教你做人!”他道。尽管李飞已经手下留情,司机还是被打了个头晕眼花。同车的另外俩人看到了,在车上骂了一句,气势汹汹跳下来,一人手里抓根棍子,朝李飞扑过来。“小子你找死啊!路爷的车你也敢拦!”李飞左手一拳,啪一声击中负责人的脸,右腿飞踢,砰一声将另一个人拦腰踢出去两米多远。负责人也踉踉跄跄,歪倒在地上。接着,李飞抓起那个司机,将他像丢垃圾口袋一样往负责人身上一丢。砰,负责人刚要爬起来,又被撞翻在地。“你们给我听好了,香水湾村不欢迎你们!”李飞道。此时,他的精彩‘表演’,已经吸引了许多村民围观。大家指指戳戳,有年轻人如李灿等人给他鼓掌喝彩起哄,更多的是老一辈在私底下骂他。“又惹祸,咋我们村里出了这么块货!”“哎,看来今年葡萄真要烂地里了,经这一出,连一块钱恐怕都卖不出去了!”村主任李大福气呼呼的,从旁边捡起一根树枝要去抽他,被人给拉住了。而人群中,也有几个人,正默默地看着、担忧着。比如刘玲,比如被喧闹吸引而来的柳橙。“他又发什么疯?”看到李飞和人打成一团,柳橙禁不住问身边一个小媳妇儿。那小媳妇儿嘴一撇:“惹祸的蒲包……”巴拉巴拉,把事儿跟柳橙说了一遍。“哦。”柳橙哦了一声,双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似笑非笑地看着李飞表演。柳橙穿了一件白大褂儿,趁得她那张苹果脸越发红润,大眼水汪汪,耐看极了。她一出现,李飞的目光马上就自动对焦,捕捉到了她,底气也更足了。哼,在女神跟前,自己绝对不能输人!Piapia!李飞巴掌抡得更带劲儿,那三个人被打得找不到北,连连求饶。“大伙儿把钱都丢给他们,自己的葡萄自己搬回去!我李飞惹得麻烦,自己兜着,我去给你们找销路!”李飞拍胸脯,口水飞溅到那司机脸上。“你说的啊!”一个本家哥哥道,“好,我拢共也没卖多少钱,老子还就不卖他了!”说完,他将一千五百元丢到地上,上车搬自己家的葡萄。也有人撇嘴:“李飞,你小子认识谁啊,你凭啥保证能给我们找到销路?”本家哥哥和那个人,基本上代表了今天卖葡萄的人的意见。到最后,只有两家人把钱还了葡萄拿回去,寄希望于李飞。而其他十来户,都不信任李飞。信者自信,李飞不强求。今天村里卖葡萄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好多人家没卖,在观望。李飞让那三人拿了钱滚蛋,轻卡在大家的注视下,屁滚尿流,喷着白烟溜之大吉。坐在车上,那个被揍的负责人咬牙切齿道:“麻痹,敢打我们!回去告诉路哥,李飞,你给我走着瞧!”李飞拍拍手,又弹了弹肩膀上的灰尘,故意不去看柳橙。实际上,他的目光从头到尾都锁定柳橙。“小飞,你说帮我们找销路,别坑哥啊!”那个本家哥哥叫李壮,比他大三岁,家里是上有老下有小,靠打零工和种葡萄为生。李飞点头:“哥你放心,包我身上!”李大福是另一户把葡萄收回来的人,他不知咋地,对李飞颇有几分信心。这小子虽然是个惹祸的蒲包,可是虎生生的,做事儿有一股子韧劲儿,说不定能成呢?他家也有十五亩葡萄园,不想这么便宜了那帮混账忘八糕子。“小飞,你可不能拿大伙儿开涮,这是大伙一年的营生咧!”李大福黑着脸道。李飞嘿嘿一笑:“包我身上,我那事儿……”“你先把葡萄卖了再说!”李大福道,又挥挥手,“好了,没事了大伙都散了吧。”村民们三五成群散开,今天李飞和葡萄绝对是话题的焦点。刘玲没走,她今天没卖葡萄,想等大伙走后,问问李飞关于销路的事。家里小姑子要读书,要钱花,她这个做嫂子的,是顶梁柱呢。柳橙也觉得无趣,转身要走。李飞却叫住她:“柳橙,你等一下!”刘玲本要举步,见此景,落寞地低下眼,转身离开了。柳橙被李飞叫住,故意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你干嘛?”李飞道:“好像你明天要回家是吧?”他笑嘻嘻的,努力想要挽回上次造成的恶劣影响。上回柳橙的弟弟柳峰来看姐姐,结果被李飞误以为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给结结实实揍了一顿。到现在为止,柳橙还没咋跟他说过话呢。“关你什么事!”柳橙道。她转过去背对李飞,李飞却像个猴子一样一下子转到她眼皮子底下,从下往上嘻嘻笑着瞧她。他实在是太讨厌,柳橙觉得自己应该呸他一脸口水才对,弟弟被揍了,好几天都没缓过劲。为了堵上弟弟的嘴,柳橙花了两个礼拜的零花钱,给他买了好些东西贿赂他。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讨厌鬼!可是,她心里虽然这么想,眼神却怎么都凶不起来。李飞直起身子道:“我跟你一起进城。”“你去县城干嘛?”柳橙心不在焉地问,脚尖踢着小石子。“去卖葡萄!”李飞嘿嘿一笑,“明天早上我来接你啊!”“用不着!”柳橙说完,飞跑开来。望着她的背影,虽然裹在白大褂里,可是线条依旧那么柔美,李飞那颗心,狂跳。这一整天,老娘张翠芬都没搭理李飞,他一个人默默吃饭洗漱,数着手指头盼天明。终于,公鸡开始打鸣,他一骨碌爬起来,洗漱一番,穿戴整齐,跑到柳橙住处外等着。八点钟,柳橙才开了门,提着包出来,看到李飞居然站在那里靠着电线杆打瞌睡,忍不住叫道:“你怎么在这里,李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