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十章 被蛇咬了

第十章 被蛇咬了

1999 2018-04-12 18:33:28
刘玲十分惊讶,看着李飞道:“小飞,嫂子人笨,你可别给我开这种玩笑。”就她菜地里这点小菜,除了供给自家吃喝以外,偶尔拿去集市上换点柴米油盐钱还可以。五元一斤?真真是台风价了。刘玲还记得,前年夏天台风,镇上菜市场的价格,曾经飙升到五六元过。不过台风一过,马上又回归正常。也难怪她不相信,实在是太超出她的想象力了。“嘿,嫂子,我哪能逗你玩,你要不跟我签个合同?”李飞好赖也是读过三年大学的人,自然知道合同的重要性。刘玲还是半信半疑,俩人坐在树下聊着。李飞刻意和刘玲保持距离,上回在葡萄地里,因为各种不可预测的原因,他们有了一些略微亲密的肢体接触。在李飞和刘玲看来,那都已经是越界了。李飞虽然大学里看了三年岛国动作片,思想上已经非常‘邪恶’,但是那仅仅限于意淫,现实中,他可是相当守法的好青年。只是,这山坳坳里,不断有热烘烘的风吹来。刘玲恰好坐在李飞的上风口,那风把她身上的香汗气味都吹到李飞鼻孔里,逗得他心猿意马,直想打喷嚏。聊完收购蔬菜的事儿,俩人似乎没了话题。李飞手里揪着一根草,俩手闲贱地扯着。刘玲一瞥眼看到了,噗嗤一笑:“你还是个娃娃家!”“昂?”李飞转头看着她,一脸迷惑,心说我都长这么大了,那儿的毛跟荒草似的,你咋还说我是娃娃咧?刘玲努努嘴:“瞅你,跟小孩似的,逮着啥都能玩起来。”李飞嘿嘿一笑,脸一红,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了。多少年前那一眼,看到刘玲作为新娘子嫁到香水湾村,那个漂亮的样子,一直印刻在李飞心里。当时他曾经发誓,以后也要找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当然,现在他心里的女神——柳橙可比刘玲漂亮多啦。只是,刘玲在他心里,还是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那是属于少年的懵懂。刘玲侧眼瞧着李飞,突然发现这小子已经长大成人,其实上回就已经发现了。只是这一次,两人再次独处,在这山坳坳里,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虽然顶着个寡妇的名儿,可实际上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结婚几年,丈夫坚持不碰她,直至后来病入膏肓才告诉她真相:“我喜欢男人,对不住你了。”那一刻刘玲是崩溃的,但同时一切也都释然。她大哭了一场之后,第二天又坚强起来。扛起这个家,一直到把丈夫送走。她从外省来,在西江省没有亲戚。丈夫死后,好多人猜测她会马上离开,毕竟谁也不想守着一个瞎眼的婆婆,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子。可是刘玲硬是留了下来。她留下来,纯粹是因为心善。她和同性恋丈夫之间,完全没有感情,有的只是恩情。是丈夫把她从酒鬼父亲的家暴中拯救出来,所以她必须报恩。这么一守,她竟然到了二十八九岁。顶着个寡妇的名分,没尝过做女人的滋味。现在冷不丁,李飞闯入她的生活,竟然让她原本已经一潭死水的心田,开始滋润了。当然,现在的刘玲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心慌慌。风儿吹拂草丛,远处的庄稼,还有菜田,乡村的一切都是那么宁谧美好。李飞正要起身告辞,突然听到身边刘玲啊一声尖叫,接着痛苦的捂着小腹以下,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好痛啊!什么东西咬我!”刘玲眉头紧皱,全身都被汗水打湿,手捂着的地方,衣服隐隐被血浸湿。他吃了一惊,草丛中刺溜一下,有什么东西弹跳起来。他定睛一瞧,居然是一条一米多长的五步蛇。五步蛇有毒,虽然没有眼镜蛇那么剧毒,但是这毒若是不能及时医治,肯定要出大问题。那条五步蛇盘曲着身体,昂起脑袋冲李飞嘶嘶地吐着信子,俨然已经把李飞当成自己的敌人。“我去,你还敢跟我犯横!”李飞气急,飞速伸手一抓。身为山村男孩,从小他就上山打鸟下河抓鱼,菜花蛇也不知捉了多少。抓蛇,他倒是挺在行,可是这是毒蛇啊!若是寻常时刻,在路上遇到这种挑衅的毒蛇,李飞一定会退避三舍。可今天他眼见刘玲遭殃,气得不轻,哪能放过这蛇?那蛇也是气急败坏,原本在这里树洞下寄居,谁想到俩人在这里唧唧呱呱说个不停。它以为领地被侵犯,故而冒险出手惩治入侵者,一口咬了刘玲。之后,再把李飞当作对手。见李飞居然先动手,五步蛇身子一盘一跳,像个弹簧一样弹到李飞胳膊上,直接卷住他的手腕。那蛇虽然不算太大,却也有不小的力气,手腕盘紧,李飞只觉得整个手臂都发胀,血脉是不通了。那蛇紧跟着一口咬向李飞的手,可李飞哪会给它机会?另一只手闪电般的探出,死死捏住蛇的三寸。有了五羊玉助力,李飞现在力气大的很。两根手指一捏,咯嘣,将其脊椎捏断。那蛇立刻软哒哒,没了气息。李飞也没时间管它死没死,赶紧蹲下来,扶起刘玲。这么一看不得了,刘玲的嘴唇都在发紫,看来这蛇毒性不小。咋办?打120?不行,这里可不是大城市,小山村到县城的距离很远,120来了也迟了。对,还是村医柳橙比较靠谱。不过,李飞听到刘玲的呻吟声越来越弱,似乎也坚持不到村诊所了。“我有仙水,可以帮她祛毒。”李飞想。这么想着,他松了口气,可是再看她被咬的地方,又为难了。原来,刘玲捂着的地方,刚好在她小腹正下方,紧靠私密处。裤子已经被血打湿,而现在渗出的血,赫然是黑色的。“咋办?”李飞急得团团转,看着刘玲越来越虚弱,他最后一咬牙一跺脚,“嫂子,得罪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