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三十四章 前倨后恭

第三十四章 前倨后恭

3076 2018-04-20 17:37:35
李飞笑嘻嘻的,肚子里却在骂那个保安。他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故意刁难自己呢。可是没办法,人家是门神啊,官不大,管到点子上,就是能让人急死。“哎,你也知道的,小兄弟,我们做保安的,吃人家饭,养家糊口。”保安突然叹口气,口风大转,“一天也就七十元钱,我要放你进去了,起码扣我三天工资,赚钱不容易啊!”他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朝李飞捻动手指。李飞又不傻,一看便知道他的意思——这是摆明了要钱呢。给钱,你就进,不给钱,抱歉。李飞这脾气,有一部分很随他妈张翠芬。你好好说呢,咱啥事儿都好办,你要不好好说,呵呵了。所以,他装傻充愣,一边和保安打哈哈,一边四处看着。嗯,院墙都不算太高,大部分都是栅栏。虽然栅栏顶是尖的,而且也有两米左右,但是对于现在的李飞来说,简直是抬抬腿的事儿。保安见李飞不接招,脸又拉下来,冷哼一声踱步到一边儿去了。丁零零!李飞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哟,有电话进来。而且这个电话号码他熟悉啊,是那个老任头的儿子的。他之前给其打过电话,所以有通话记录。“喂,你好啊!”李飞接起电话,可是那边却传来老任头任再起的笑声。这笑声很是爽朗,显然老头儿啥伤痛都没了。“小伙子,知道我是谁不?”任再起在电话里笑着说。李飞一听乐了:“老任头,任大叔,你老我可没老咧,咱俩才分开多会啊。你咋样啊大叔,没事吧?”“没事没事,我其实根本不用上救护车。人家大夫都说了,我这简直是奇迹,是你帮我捣鼓的吧?”任再起一副你知我知的口气。李飞也不好意思承认,含混着打哈哈。他站在大门口打电话,那保安就不爽了,心说你个二愣子,老子让你给点钱就让你进去,结果你听不懂。好吧,我连电话都不让你在这打,工厂大门都不让你靠近!保安走到李飞跟前,大声咳嗽,对他很严厉地说:“这里是工厂大门口啊,非本厂员工,不得靠近!走走走!”他那口气,简直就像是驱赶耗子一样,充满了厌恶、鄙视。仿佛李飞就是一堆传染源,靠近了就会得绝症。李飞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老任头却开口了。原来,李飞的手机是山寨机,外放功能强大,麦也强大。背景音,电话的另一方能够听的一清二楚。任再起正和李飞聊的欢快,听到那令人不悦的口气,便问李飞:“小飞,这是谁啊?”“哦,是这么回事……”李飞也顾不上怼那个保安,先给老任头解释了一下。老任头一听,哟呵,还有这回事呢?他也没动声色,和李飞说了两句,让他不要太介意,年轻气盛有时候会闯大祸。“这种人,自然有收拾他的人存在。”老任头说。李飞点头称是,但是年轻火气旺,他心里却在琢磨一会儿要怎么进去。进去之前,又要怎么捉弄一下这个保安。挂了电话,李飞冲保安笑嘻嘻地摆手:“老兄,给你添麻烦了。”保安一脸厌烦地哼一声,转过背不理他了。李飞于是踱步出去,沿着马路溜着墙根,看从啥地方进去不会被发现。却说他刚走,保安室电话就响了。保安赶紧进去接电话,他先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哟,内线。再一看,哟,这号码绝了,这不是保安科办公室的电话吗?能用这部电话的,只有他们科长。别看保安科长在厂里官不算大,可是相对于他这个小保安来说,那可就是天大的官儿了,平时连见都见不到。于是他赶紧接起来,激动的两手发抖啊。“啊,丁、丁科长,我们是门口传达室。”保安话都说不利索了,领导㖞,他这辈子有几次机会能跟这样层次的领导通话?这保安脑子也算灵活,几乎立刻就在肚子里攒词儿,要表达自己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啦,要表达自己工作认真而且努力而且辛苦啦!可是那边压根就没打算听他说啥,直接有个人拖着长腔道:“你这个保安做的不错啊!”保安一愣,然后激动了,心跳咚咚的,暗道:“哟,我这么用功,领导都看见啦!”虽然隔着电话线和半个厂区,对方也看不到他的样子,可他仍旧一脸严肃,啪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而后,用很严肃的口气回答:“报告领导,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他一边说,心里一边喜滋滋的,暗道,升职加薪有望啦!听说保安科要招个办事员,难道领导看上自己了?嘿,太棒了!哼,这么一来,自己就可以怼那个整天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小队长了。“嗯,你是辛苦,你太辛苦了!”可是对方的口气,却越来越不对劲,咋听起来酸溜溜的呢?保安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问:“领、领导,请问您有什么指示?”“你是不是在门口拦下一个要进厂找人的小伙子?”科长道。保安又愣了一下,心说我又没往上汇报,他咋知道了?“快回答我!”科长催促。保安忙结巴道:“是,他说不出找谁,也拿不出证据表明他人是谁,我就给打发走了。”“打发?!”电话那头高八度的声音,让保安严重怀疑,科长是不是把屋顶给顶穿了。即便是在电话里,保安依旧能够感受到那浓浓的无助和绝望,丁科长的绝望。“科、科长,怎么了?”保安结结巴巴哆哆嗦嗦地问,他感觉脚是软的。科长深吸一口气:“你去找,马上找来,恭恭敬敬请他进厂!不然的话,你明天,不,今天、马上就给我卷铺盖滚蛋!”说完,科长很愤怒地摔上电话。保安愣住了,嘟嘟嘟的忙音提示他把电话放下,而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放下电话的。懵了几分钟之后,保安意识到,自己必须马上找到刚才那小伙子,不然这份差事就算完蛋啦!他几乎是跌跌撞撞冲出保安室,满头大汗向大马路跑去。从司机和货车队伍里穿出来,他左右四顾,企图找到李飞,可是哪还有他的影子?保安也不敢轻易放弃,算了,追吧!可是往哪追?好在这条路只有两个方向,他决定用点兵点将的方式来抉择。最终,保安选择了左拐,他沿着大路一直走,一边走一边向两边,尤其是工厂院墙方向看。别说,他还真看到了。彼时李飞正抱着院墙外的一棵大树,用力往上搓呢,差不多离地两米,和栅栏顶齐平了。那保安魂儿都快吓掉了!妈呀,那树是够高够粗,可是离院墙也够远啊,除非李飞是个飞毛腿会轻功,否则怎么看都过不去。想到科长那么气急败坏的样子,保安决定李飞可能是科长的啥亲戚,那是绝对不能受伤的。他赶忙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哎哎,小伙子,你慢点!”李飞正抱着树一个劲儿搓,这棵树够粗的,但是难不倒他。突然听到有人喊话,循声一看,居然是那个保安。此刻保安焦头烂额,脸色不好看,身上还都是汗,李飞也分不清他的来意,想着多半是要赶尽杀绝吧。“你别过来!”李飞手指着他,结果就剩一只手抱树,哪抱的住?于是刺溜刺溜往下滑了一段。保安一看,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着上前接人。还好他跑的够快,在李飞屁股落地之前,冲过去用肩膀顶住他。于是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李飞一脚踩在他肩膀上,刚才爬树,他特地把鞋子脱了掖在腰带里。所以,此刻是光着臭脚踩着他。脚上有汗,他又乱蹬了几下,那脚丫子就在人鼻子上、嘴巴上搓蹬了几下,有一次,小脚趾还插人嘴里了。保安心里苦啊,又不敢说啥,只能一个劲抿嘴托着这位祖宗。踩了几下没站稳,李飞干脆一屁股坐在保安脑袋上。好在他体重较轻,加上心里有数,不然这保安脖子非折了不可。就这么,在保安的精心‘呵护’下,李飞总算平稳落地。他拍拍手,从后腰抽出鞋子穿上,问道:“大哥,你还真是打算赶尽杀绝啊,我都躲这儿了,你还能找到?”“嘿嘿,别这么说,这多危险啊?你瞅见没,那栅栏尖不溜丢的,万一扎到你咋办?上个月有个小偷,来偷东西,被这玩意把蛋都扎碎了。”保安一边讪笑着一边擦汗。李飞上下打量他:“那我有啥办法?想走大门吧,人家门神不让进。”保安赶紧堆笑脸:“谁说不让进啊,我那是跟你开玩笑呢!走走,你进去吧,千万别走这里。”保安态度突然转变,李飞就觉得奇怪,不由自主想到刚才那通电话,难不成老任头帮他说话啦?也对,之前聊天时,老任头曾说过,他在这里退休,他儿子现在也在这里工作。人家一家两代都在这里上班,怎么也比这个保安好使。嘿,这老哥们真够意思,回头得去医院看看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