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三十二章 路边的老人

第三十二章 路边的老人

3086 2018-04-19 15:55:56
李飞猛点头:“没错,我是她男朋友!”说着,他将手一伸,轻轻勾住柳橙的腰。柳橙干笑着,又不好推开他,只好默默吃了这一亏。心里暗道:“好哇李飞,居然敢趁机吃我豆腐!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这腰手感可真不错啊!他暗暗赞叹,柔不失韧,韧中有软。当然,他也不敢太造次,女神的脾气那可不是盖的。李飞的手似触非触,挨着柳橙的衣服,冲拿男子灿烂一笑。“哦?!”男子愣了一下,眼睛泛起一抹酸意,但他显然很会来事儿,马上堆砌笑脸,向李飞伸手,“原来是我老同学的男友,你好你好,我叫张一鸣,和橙橙是六年的中学同学。”“我叫李飞,那个啥,米通镇香水湾村的。”李飞道。张一鸣?这个名字他可是不止一次听过。先前柳峰在村里就和柳橙提起过,刚才柳妈妈还开口闭口张一鸣的,原来就是他!看这家伙皮笑肉不笑的,像个老好人一样。要是搁一年多前,李飞没准就以为他真是个好人了。呵呵,其实这样的人最难搞。在大学里,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上过一次当了。张一鸣淡淡一笑:“哦,香水湾村的,今年春天下乡去送爱心时,我曾经和我爸一起去过。这么说,橙橙,你就在那里实习咯?对了,李飞同学,我爸是县人民医院的院长。”柳橙脸色酱红,左右四顾地点点头。不显摆你爸你会死么?李飞点头,心抽抽了一下。他耳畔仿佛又响起那个声音:“我爸是厅长,你爸干嘛的?就凭你,一个臭泥腿子,还敢跟我叫板?就算我把她怎么了,就算她不是自愿的,她也不敢说什么!当事人都不敢发声,你管的哪门子闲事?”就是说那句话的人,断送了他原本可以灿烂一些的前途,书都没念完,便被迫退了学。呵呵,世界这么大,巧合这么多。当初面对那样的遭遇,李飞完全是麻木不知所措的,他只能被动挨打。可现在,一切不同了。五羊玉让他身强体壮,而强壮的身躯,又令他由内而外焕发自信光彩。李飞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张一鸣:“这么巧,我爸住过人民医院。”若不是柳橙知道李飞的父亲已经病故,她真的很想笑出声来。张一鸣企图用出身来压制李飞,却不知道这家伙是属泥鳅的。别说只是个人民医院的院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只要李飞没犯法没做错事,他都不怕。“哈哈!”张一鸣眉头一挑,忍不住笑了,这货是弱智吧?你爸住过院,能和我爸是院长相提并论?柳妈妈脸红脖子粗,感觉丢脸丢到家了。她黑着脸,拉着柳橙:“橙橙,跟我去买菜!”仿佛只要柳橙拒绝,今天就要雷霆爆发一样。柳橙委屈不已,凭什么,我是你女儿,你就要操纵我的人生吗?她甩开母亲的手,就要和母亲抗争。李飞见状,忙道:“橙橙,你快去吧,陪阿姨去买菜,我正好出去转转。咱家的葡萄今年大丰收,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我在县城买套房,娶你过门儿!”他说的一本正经,俨然是许了柳橙一个未来。虽说柳妈妈气得脸色发白,张一鸣则窃笑,你连房都没有,还敢追柳橙?我在市区有三套房,县城有套别墅你知道吗?柳橙却是不同,她竟然从李飞口气中,听出了很庄严肃穆的承诺的味道。虽然彼此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但是柳橙还是很感动。她点头,看着李飞:“那你去吧,记得中午回来吃饭!”后一句话,是着重强调给柳妈妈和张一鸣听的。她就不信,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张一鸣还好意思死赖着不走?他还真就好意思,很快柳橙就体会到什么叫厚脸皮了。跟张一鸣比,李飞简直是脸皮薄得跟纸一样。李飞点头:“那好,再见啦!阿姨再见,那个啥鸣,你也再见,快回家吧,你爸等你吃饭呢!”说完,他转身大步流星走开。虽然心里挂念柳橙的处境,可是今天他任务是比较重的。那个叫张一鸣的,等我解决完了正事再来办你!他暗道。村里人的葡萄大多都成熟,堂哥家、福叔家的葡萄,甚至都已经摘下来了。虽然他悄悄用仙水儿给处理了一下,延长保鲜期,但能延长多久他可不知道。所以,尽可能找到销路,是唯一的解决办法。李飞走后,柳妈妈气呼呼地把菜篮子塞进女儿手里:“去买菜!”“你呢?”柳橙没好气地问。她们母女俩,性格中有相似的部分,所以经常一见面就火星撞地球。“我还有点事,一鸣啊,你就陪橙橙去吧。”柳妈妈给张一鸣使眼色。其实哪用得着她去使眼色?张一鸣早就一把抢过菜篮子:“我陪橙橙去,走吧橙橙!”柳橙赶紧又把篮子抢回来:“我自己拿就行了!”说完转身大步流星朝外面菜市场走去,行李箱直接就丢院子里了。张一鸣几步追上,想和她说点啥,柳橙却不给他机会。柳妈妈看着女儿倔强的背影,气鼓鼓的,拉着行李箱往家走。“你个死丫头,要是敢跟那个农村傻小子在一起,我一顿打死你算了!”她心里暗暗发狠。却说李飞离开五金厂家属院,直奔对面一家超市。这是九山县本土品牌商超,在县城排名前三,一天到晚都顾客盈门。在超市里转了一圈,李飞主要看生鲜果蔬区域。他发现,超市里的葡萄居然卖十二元一斤,还没有他们的品质好。而周围菜市场、水果店里,葡萄价格也是十到二十元。“妈蛋,那个路涛心也太黑了,十分之一的价格收购,咋不撑死他呢?”李飞恨恨不已,更加下定决心,要给香水湾村的老百姓们寻一条更好的出路。不信他的,尽管卖给路涛去。信了他,他就要保证大家伙赚到钱!超市、菜市场都走遍了,李飞心里对葡萄的零售价有个谱,接下来他便要去酒厂附近转转。酒厂位于九山县南郊,距离县城中心区域有十五分钟的车程。小县城公交不发达,最多的就十三蹦子。但李飞也舍不得打车过去,硬是靠双脚丈量,走了二十分钟的路。这大太阳下的,他走的那叫一个汗流浃背。不知不觉,脱离了城区的繁华,他来到一条树林道上。这条马路十分宽敞,两边都是梧桐树。巨大的伞状树冠在空中交错,将热辣的阳光切碎,投影到地上斑驳一片。一踏入这里,似乎就凉爽多了。李飞走的热了,便下意识用手摸了一把后脖子。不摸不要紧,摸了一把无意间一看手心,妈呀,黢黑黢黑的这都是啥玩意儿。仿佛是油,但是黑乎乎的十分恶心,还有股子臭味。李飞赶紧把衣服脱掉,还好,衣服没弄脏,可是黑乎乎的是啥?他拿出纸巾擦了一把,倒是很容易擦干净,脖子上也没再见着那黑黢黢的油脂。李飞心里犯嘀咕,难道自己无意间路过什么地方,被滴身上啦?他也没感觉到什么异常啊?倒是身体舒服许多,虽然依旧是热,却不会让他受不住。要知道,以前他最怕的就是热和出汗。见没再有异常,李飞也就顾不得这许多,将短袖套好,继续往前走。前方有一片建筑群,那里就是酒厂以及家属院了。突然,前方出现一辆倒地的两轮电动车,车轱辘还在呼呼地转。旁边有一个塑料袋,里边都是些鸡蛋、番茄等食物,当然也都打烂了。电动车倒在绿化带旁,车轱辘附近还有一只脚耷拉着。李飞吓一跳,这是出车祸了啊?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冲过去一看,一个白发老人正仰倒在绿化带里,不住地痛呼着。其实这附近也偶尔会有车辆行人经过,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一幕。可是他们最多是放慢速度经过看一眼,然后就赶紧走开了。世道炎凉,谁都怕被赖上。李飞看到这老头,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救人。他忙上前,查看老头的伤情。还好,老人家是摔倒的,不是车祸。虽然胳膊肘、脸上有几处伤痕,也都是浅浅的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倒是他耷在路沿石上的那条腿,很有可能骨头受伤了。“大爷,你哪不舒服?这个腿疼的厉害吗?”李飞也不敢擅自扶起他。那老头哼哼着:“哎,疼死我了,小伙子,麻烦你帮我打个电话叫我儿子来啊!我的手机摔坏了,你看,打不开了。”他身边,一只手机屏幕细碎。“行,不过我还是先叫救护车。”李飞说,他拿出手机拨打120,而后又按照老头提供的电话,给其儿子打了一个。打半天没通,李飞便拍照发短信:“你父亲摔倒受伤,请速去医院。”做完这些该做的,李飞见老头非常痛苦的样子,便暗道:“不如我用仙水帮他缓解一下,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嘛。”想到这,李飞便暗中唤出那只小羊,一边和老头聊家常,一边轻轻将手心覆盖到他那条腿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