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二十四章 贵客迎门

第二十四章 贵客迎门

3030 2018-04-17 09:43:56
“你手里这是什么?”女孩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问李飞。李飞愣了一下,心里偷笑:“城里人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啊,这田地里的花花草草,各种庄稼谷物,他们可是一样都不认得。”于是他很骄傲地挺起胸膛,给女孩介绍:“不知道了吧,这叫蒲公英,是一种花儿,也可以入药。”“我知道这是蒲公英,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我叫辛迪。”女孩收回惊喜的眼神,平复下来,“辛劳的辛,迪拜的迪。”“哦,我叫李飞,你知道了哈!不过你咋知道我叫李飞的?”李飞抓抓头皮,小脑瓜子灵机一动,也就想通了。看辛迪的穿戴打扮气质,再看人出行都有司机,可见是个有钱的主。这年头,有钱人想干嘛干不到?打听他这个小农民,太简单啦。辛迪用淡然的微笑代替解释,重新把话题聚焦在蒲公英上:“你这颗蒲公英,和我见过的都不一样。”它的确不一样,个儿更大,更肥美,可以想像,入药的话,它的价值更高。辛迪现在太需要找到优质蒲公英了,爷爷生病,家里的医生告知,需要长期饮用蒲公英茶。可是市面上的蒲公英,大部分都是价格虚高,品质低劣。即便他们动用所有资源,所能买到的蒲公英,品质也不及李飞手上这颗十分之一那么好。辛迪的爷爷辛老,一手创办新世纪集团,是家族的崛起的第一代。同时,他也是家里最疼爱辛迪的人。辛迪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治好爷爷的病,而寻找蒲公英,也是这一次她来九山县的一大目的。听说乡下田埂地头,很多这种植物。没想到,刚下乡,她就遇到了可心的蒲公英。李飞听她这么一说,马上牛皮哄哄,洋洋得意吹嘘开来:“那可不,你见到的,要么就是人工种植的,不足月份就收割。那都是化肥、农药培育的,能好到哪去?要么就是野生的,你也知道野生的环境多残酷,能长大就不错啦!”“那你这棵……”辛迪有点纳闷了。植物可不就分人工种植和野生两种嘛?李飞把两种都批得一文不值,那他这棵是咋回事?李飞嘿嘿一笑:“这啊,是我精心改良的品种,半野生,半人工培育。绝对没有化肥、农药,你看,叶片肥美,根茎粗壮,哎,和你说了你也不懂……”他咂舌摇头,莫测高深的样子,还真把外行辛迪给唬到了。“那么,你有很多这种样子的蒲公英吗?”辛迪急忙问。李飞一愣,呀,这可问到他了。蒲公英倒是满地有,但是这样似的,目前可只有这一棵。李飞的为难,被辛迪误解。她忙道:“你放心,我会用超出市场价的价格来收购,而且不用晾干,新鲜的就可以。”大夫说了,她爷爷的肝病,需要蒲公英泡茶,同时也可以拿来开水煮汤,拿来做日常的菜品。爷爷虽然年纪大了,却仍旧是家里的顶梁柱,谁也不希望他出问题。所以这几年,爸爸、叔叔以及他们这些小辈,都在四处奔波,想要找到靠谱的稳定的供货源。然而,大部分的蒲公英都很普通,它本身就是一种野花野菜,能有多好?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李飞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感觉商机又至。他暗暗盘算:“市场上的干货,一斤价格不过几毛钱。得挖多少野生蒲公英,才能晒成一斤?不如看看她能给我多少钱吧!”想到这,李飞大着胆子,平心定气地问:“小姐,你能出多少价?”“这个数!”辛迪伸出一根手指。李飞一看,有点失望。市场上大概也是一块钱一公斤,她可真精明。辛迪见他一脸失落,忙道:“十元一斤,不行吗?”李飞刚刚从希望的云端跌到失望的谷底,却马上又被这一报价,直接冲到九霄云外去了。什么?十元,一斤?妈呀,行,太行了!李飞心花怒放,但是他可没有表现的太过。而是假装沉吟一下,道:“哎呀,这个我可不好说,这样吧,你先把这颗拿回去试试,然后再考虑价格?”他这么说,可不光是为了讨价还价,主要是个缓兵之计。你想啊,这蒲公英本身就是他一时兴起改良的,就这么一棵而已。万一女孩要是相中了,想要大批量订购,他一时半会去哪弄啊?所以,先让女孩拿去用着,他好马上再挖蒲公英,继续改良。辛迪一听,也对,先把这棵拿回去,让孟大夫看一看。如果真的品质极高,她出多少钱都愿意了。“也好,那请问你的联系电话……”辛迪道。李飞忙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她。辛迪听完,点头道:“好的,我记住了。”又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虽然只是试用,我也要给你钱。就当是这棵的钱吧……”不由分说,她将钱塞给李飞。李飞其实正好奇呢,电话号码那么长一串,陌生的号码就记住了?也不拿笔啊手机啊记录一下?可真行,吹牛吧!但是吹牛归吹牛,李飞对辛迪倒是挺有好感。主要是羡慕人家的条件,瞧这台车,咋都得七八万吧,后来他才知道,这台车价值七十几万,还是辛迪家最普通的一台。拿了蒲公英,辛迪也无心再逗留,赶紧上车,对司机小赵道:“我们回去吧。”“好的小姐!”小赵打一把方向盘,轻轻松松在这条狭窄的土路上转个头,和李飞摆摆手,绝尘而去。李飞手里拿着十元钱,还有辛迪的体温呢。一棵草,十块钱?妈呀,这简直是无本买卖!李飞喜滋滋回到家,张翠芬刚刚从田里干完农活回来,正在厨房门口舀一瓢水喝。看到儿子这么开心,张翠芬问:“臭小子,这么喜气洋洋,给我找到儿媳妇啦?”“嘿嘿!老妈,儿媳妇很快会有的,不过得先有这个!”李飞挥了挥手里的十元钱。张翠芬看到了,眉头一皱,放下水舀子上前一把夺过来:“臭小子,我跟你说过多少回,路上的钱不能捡!这些都是要折福报的!”李飞一脑门细汗,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母亲就越来越迷信。她笃定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事先规定好的,都是各有其主的。一旦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是要遭报应的。“妈,这钱不是我捡的好吗?我赚的,你真是……”李飞见老娘要把钱丢出去,吓得赶紧抢回来。“赚的?你干啥啦?”张翠芬逼问。李飞无语,只好把蒲公英的事告知老娘。张翠芬吃惊地张大嘴巴,这事儿要是搁一个月前,她准认为儿子在吹牛胡咧咧。可是见识了他一斤菜卖二十元,也不由得她不信了。“真的啊儿子?你这可是碰上贵人了!”张翠芬向外张望,“贵人呢?”“别看了妈,人家回家去了。”李飞跑去舀了一瓢水,咕咚咕咚喝下去,沁骨的凉爽甘甜,“可能是家里有病人吧,不过我想她很快会给我电话的。”喝完水,李飞放下水舀子,开始考虑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自己的蒲公英是绝对能过关的,他甚至能够想象对方品尝到其滋味之后,脸上那种惊艳的表情。可随之而来的,便是大批量的订购。看得出辛迪非常有钱,她会要多少呢?“我得咋办?”李飞暗自琢磨。他突然想到了葡萄贩子,难道自己要做蒲公英贩子?嗯,我看行,他想。李飞正琢磨着呢,就听到张翠芬在牛棚里翻来翻去,找了一把割草的镰刀,又拿了个背篓,这是要出征啊。“妈你干嘛去?”李飞慌忙拦着她。张翠芬一脸认真地说:“儿子,人家肯花十块钱买你的蒲公英,那是对你的认可咧!既然有这么大手笔,那肯定还要再买。我去给你挖蒲公英去!”李飞一脸无奈地笑,十元算大手笔啊?他这个老妈真是……可笑过之后,他又觉得心酸。都是常年的贫穷,让老妈的目光变得这么短浅,视野狭窄。自己得努力,得赚钱,得让老妈见到更多的钱!他道:“妈,你一个人能挖多少?小心你的腰,本身腰椎间盘突出。”“儿子,那人家要买很多咋办?”张翠芬一听,也对,自己这腰不好,若是累坏了,又要连累儿女。李飞道:“我去找村主任。”“啥?你找村主任干嘛?”张翠芬脸色一变。她最不喜欢村主任了,这家伙势利眼的很。当初儿子考上大学,他就满嘴奉承。儿子退学回来了,他瞅着李飞当面说风凉话。虽然这村主任也为大家办了不少实事儿,可是私底下,她不喜欢这人。儿子是她的心,是她的肝儿,是她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她不容许任何人羞辱自己的崽儿。“这事儿啊,只能找村主任。”李飞道,“妈你先吃饭,我去去就回。”说完,他着急忙活出了门,张翠芬喊也喊不住。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