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二十二章 赌气

第二十二章 赌气

3038 2018-04-17 09:47:57
“妈,你等着,我去!”李飞叫住张翠芬,转身回屋,蹭蹭蹭换好衣服,寒着脸出门去了。经过柳橙身边时,李飞还故意白她一眼。柳橙觉得郁闷极了,心说前几天还好好的,见面还会聊天打招呼,怎么突然转变这么快呀?女孩子嘛,心眼儿自然小一些,她见李飞这么个态度,自己也就鼓起腮帮子拉下脸,不和他说话了。俩人一前一后,向李飞家葡萄地走去,路上谁也不理谁。李飞在前头大步走,她在后边一溜小跑跟,始终保持两米左右的距离。别人看到了,还以为他俩在竞赛呢。来到地里,李飞从窝棚里拿出剪子,咔嚓咔嚓,给剪了两大串,足有四五斤,递给柳橙。“谢谢!”柳橙接过葡萄,这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些。“别客气,两百块!”李飞戏谑道。柳橙原本就大而圆的眼睛,瞬间瞪得更大更圆:“什么?多少钱?”就算现在葡萄新鲜刚上市,价格撑死也不过七八块钱一斤。这么多葡萄,她去超市买最贵最好的,也才几十元。这家伙一张口就要两百块,抢钱呐!柳橙气鼓鼓地盯着李飞:“老板,好不好便宜一点?”她故意这么说,寒碜寒碜他。结果那家伙死眉赖眼,居然还端上了。“没得便宜,我们种葡萄不要本钱的嘛?你当我们农民不是人啊?再说了,你自己看看,闻闻,去哪找这么好的葡萄?”李飞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翘起二郎腿,摆起谱。其实他内心,多希望柳橙求个饶,或者跟他说我错了。当然,这样的希望根本没来由啊,因为她压根不是他的谁。柳橙本来气鼓鼓的,可看到李飞这蛮不讲理的样子,又看到他翘二郎腿坐在石头上,仿佛一个初中生在赌气撒泼耍赖。她竟然忍俊不禁,想要笑起来。实话说,李飞家的葡萄真和别人家不一样。为啥柳橙会知道呢?上次她去隔壁村出诊,回来的时候天太热,路过李飞家葡萄地,有点头晕,就下来阴凉处避暑。正好张翠芬在地里除草,看到她便摘了一小串请她品尝,消暑。柳橙吃了一口,便再也停不下来。这葡萄个头饱满,肉质肥嫩,汁水甘甜可口,她长这么大,还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葡萄。瞧啊,阳光下的葡萄,一颗颗饱满得就像玛瑙,珠圆玉润的。还别说,这些葡萄要是拿到市场上,没准真能卖个高价。又想到李飞看起来小气吧啦的,其实心地善良,又很勇敢,所以柳橙内心就劝说自己:“原谅他啦!”但是原谅归原谅,还是要拿出态度——别以为本姑娘可以让你随意捏咕。她故意挎着脸:“两百是吧?我虽然没钱,可还不差这点钱!”说完,柳橙使劲打开皮包,拿出不厚的钱夹,从里头抽出两张红票票,扔到李飞怀里,鼻子不轻不重地哼一声。李飞一看,她居然真拿出两百块!好哇你这个女人,宁可拿两百,也不肯跟我解释一下对吗?他气呼呼地站起来,去旁边扯下一段嫩绿的枝条,咔咔咔缠出个简易的小提篮,把葡萄扔进去,一只手挑着递给她。李飞也不说话,柳橙也不理他,俩人气鼓鼓,交易完毕,柳橙拿着葡萄走了。剩下李飞一个人,看着柳橙的背影,心里难受极了。可是他到现在也没想到一点,人家凭啥跟他解释啊。却说柳橙拿了葡萄回到住处,气呼呼地往桌上一扔。阿峰走出来,腆着笑脸道:“回来啦!我马上就走啦!”“走吧走吧,葡萄拿走去学校吃!”柳橙气呼呼地说。阿峰一看,这不对劲啊,便赶紧坐在她身边,拉起她的手,左右端详她的表情。“老姐,你咋啦?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哼,我柳峰还就不信了,男子汉大丈夫在这站着,谁敢欺负我姐!”他扯着脖筋子吼,“这帮土包子,看给他们惯的!姐,你马上实习期结束了,到时候就可以回县城了!一鸣哥还在县城等你呢!”“你得了,少管我的事。”柳橙脸涨得通红,“赶紧回学校去上课,高考居然只考了一百八十分,你可真行!我警告你啊,这一年复读费是我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你要是敢浪费,我活剥了你的皮!”对弟弟,她从来都是疼在心里,骂在嘴上。柳峰敬礼:“保证不会浪费。”“光不浪费可不行,你给我说吧,明年高考打算考多少分?”柳橙瞪着弟弟。弟弟长得像爹,柳橙长得像妈,所以姐弟俩颜值简直有着云泥之别。“我再怎么笨,总也能翻倍吧?三百六!”柳峰举手发誓。柳橙气的眼前一黑,真想一巴掌拍死他。算了,还是赶紧让他滚蛋,眼不见心不烦。给弟弟收拾了行李,把钱给他塞好,葡萄用塑料袋装了,柳橙一直把他送到村口。路过李飞家葡萄地的时候,她发现李飞还在那坐着呢。而且,看她和柳峰时的眼神,就跟小刀似的那么锋利。“这家伙疯了。”柳橙哪知道李飞的心已经完全浸泡在醋缸里了,只觉得他生这气完全没来由的。李飞可是把柳峰的样子,深深印刻在脑海里了。其实柳峰对他印象也很深刻,经过地头的时候,他还悄悄跟姐姐说来着。“姐,你看那家伙,估计这儿有毛病,你可千万离他远点啊!”他悄悄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对柳橙说。“去去去!”柳橙瞪了一眼弟弟,“别乱说话,他是好人!”但是她也不能把小流氓欺负自己,又被李飞打跑的事告诉弟弟。那样的话,家里人该多担心她啊。却说李飞见柳橙和‘男朋友’亲亲密密地走在一起,心里简直是醋海翻波。他起身咚咚咚,在原地转了几圈,心思一动,暗道:“不行,老子这闷亏不能白吃!”他趁其不备,在地里一直往前追。柳橙都送完弟弟回来了,也没发现李飞悄悄跟过去。李飞路熟啊,知道哪拐弯哪不用拐弯,很快就抄到柳峰前边,在一座小桥上等着他了。柳峰背着包,哼着小曲,向镇上的公交站牌赶去,冷不防看到李飞。好家伙,那俩眼珠子瞪得跟铜铃似的,仿佛自己欠了他几百吊钱。“干嘛?”柳峰一下子认出他来,这不是昨晚那家伙吗,瞧这浓浓的敌意,不安好心。对,他一定是追求姐姐不成,想要报复!柳峰也是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哪会退步?再说了,保护姐姐,天经地义。“你叫阿峰?”李飞问,心道,对不住了兄弟,虽然咱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但你勾搭我的女人,这就是最致命的错误。此时的李飞,就像发情的小公狗,不,野狼。他能咬死一切雄性对手,哪怕自己也搭进去。他停住脚步,剩下打量李飞:“没错,你哥是叫阿峰。”李飞气得攥紧拳头:“你昨晚住柳橙那里的?”“关你屁事啊?”柳峰嗤道,“咸吃萝卜淡操心,还是去给自己买双鞋吧!”李飞低头一看,穿了两年的凉鞋,鞋尖已经烂了个洞。平时不觉得,今天给情敌指出来,他顿时觉得脸上火烧一样难受。这一下子,小狼的自尊心受创。虽然现在他赚了一点钱,可是那点钱算啥?娘要养老,妹要读书,他连一双好点的鞋都没有,能给柳橙幸福吗?再看这小子,虽说穿的也不咋地,长得倒也人模狗样,应该是城里的。他能给柳橙幸福吧?“你要对她好!”李飞捏紧拳头道。本来是要揍他一顿,现在他完全没了力气。“我对她好不好,跟你有关系啊?她对我好就行了!你瞧,葡萄,还有钱,我回去和女朋友分享,我……”柳峰想说我姐对我好着呢,可是姐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看到一只拳头飞快朝自己冲击而来。砰!不等他反应过来,下巴上就挨了一拳。好么,这一拳打得他五荤六素,头晕眼花。踉踉跄跄倒退几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背上的包掉了,葡萄被压烂了,他鼻子呼啦啦往外冒血。柳峰拿手一抹,一巴掌血,这可把他气坏了。虽说是家里的老小,从小爹妈宠姐姐疼,可他到底是个男子汉。当下虎吼一声,跳起来就向李飞扑过去。李飞本不打算动手来着,听这小子说那话音,仿佛吃软饭是很光彩的事。而且话里话外,都有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这太令人气愤了。柳橙在他心里是女神,想求之而不得。这小子得到了,居然如此不珍惜!见柳峰扑过来,李飞一拳头又向他肚皮打去。“哦!”柳峰疼得一弯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眼冒金星。乒乒乓乓!李飞又是一顿老拳头:“我让你脚踏两只船,让你对不起柳橙,老子打死你!”“你胡说八道啥啊!”柳峰已经完全没了还手的力气,“柳橙是我姐!”“啥?”李飞听了,傻了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