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十一章 救命之举

第十一章 救命之举

2059 2018-04-12 18:33:41
李飞小心翼翼,将刘玲放平,并尽力掰开她的手。因为疼痛以及毒素侵袭的缘故,她的手都已经僵硬了。李飞脸红心跳,从没有和女人这么亲密接触过,额,柳橙不算。他一边念叨着对不起,一边闭着眼,用手指头挑开扣子,把刘玲的裤子退到伤口处。那一丛原本芬芳的碧草,现在也被黑血浸染。这里实在是太敏感了,李飞的手都在发抖,心脏狂跳不止,几乎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深呼吸,再深呼吸,摒除杂念。脑子里突然就冒出治蛇毒的一连串方子,他松口气,还好有方子。可是接下来他又郁闷了,因为每一种方子,首要的条件就是把毒吸出来。无奈,李飞只有使劲眯着眼,撅嘴凑上去。温温热热的皮肤,柔软的触感,还有点毛刺刺的,李飞逝尽嘬一口,腥臭的毒血差点让他吐出来。他含着毒血,往旁边的草地上一喷,浓黑的血让他恶心。想到刘玲体内还有这种毒血,他顾不得其他,赶忙再去吸。一口接一口,李飞竭尽全力的吸吮毒血,总算在几分钟之后,吐出来的从黑到红,总算变正常了。这时,他唤出绿色的小羊,一阵绿雾缭绕,漫过伤口,那伤口眼见着在恢复。“咝!好疼啊!”刘玲身上的浮肿和紫黑也在迅速消退,醒了过来。她刚才仿佛做了一场梦,梦见自己和一个男子在行鱼水之欢。她从未体验过那种滋味,可是梦境里却极度兴奋的样子。睁开眼,微风拂面,她看到满头大汗的李飞,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嫂子,你刚才被毒蛇咬伤了,咋样现在?”他急切地问。他的嘴唇有点浮肿,大约是被蛇毒侵染的缘故。好在他体内有五羊玉撑着,所以这些蛇毒对他的危害,最多也不过是浮肿了。刘玲脸一红,想到刚才梦境里的男子,竟然就是李飞的样子,禁不住暗骂自己不要脸。她摇头:“我好多了。”突然意识到李飞说的话,被蛇咬伤了?咬哪了?刚才蛇毒发作太快,她昏迷了,醒来几乎不记得之前的事。现在意识清醒,她想起那条该死的蛇似乎咬了自己那儿,赶紧低头看。裤子还退在那处,若隐若现的山丘。她脸腾地红起来,像充血一样。李飞尴尬地低下头,手指交缠,像做错事的孩子,赔礼道歉:“嫂子对不起,刚才我太着急了,你蛇毒发作的很快……”刘玲迅速起身穿衣,并道:“没事,对了小飞,你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啊。”说完,她拎起水壶和锄头,急匆匆地离开。“哎嫂子,你得去卫生所看看!”李飞赶紧道,“被蛇咬了可不是小事啊!”刘玲答应着,又说了句啥,李飞也没听清楚。只觉得她是仓皇而逃,仿佛自己是头饿狼一样。李飞望着她的背影叹口气:“哎,也不知道收菜的事还有戏么?”他很担心刘玲恼羞成怒,会不再和他交易。这样的话,他每天供给望海阁的七十斤菜,可就有点悬了。当天晚上,李飞就把家里的菜收拾收拾,称了一番,竟然只有四十斤。这可咋办?第一天送货,难道就要违约吗?这样的话,人家还肯和他合作吗?厨房里,老妈张翠芬一边收拾一边唠叨:“该!我跟你说啥来着,不要做自不量力的事儿,咱家的菜哪有那么多啊,你就敢应承人家。我看,你就该吃吃亏!”“妈,你还是我亲妈不?”李飞无语。张翠芬继续唠叨:“就因为我是你亲妈,才这么说你。做人要讲究诚信,你说到就得做到。做不到,千万别答应……”李飞给她念得头晕眼花,索性走到院子里去抽根烟。院子里破朽的木门外,闪过一道黑影,踟蹰着。李飞透过门板下的缝隙,看到那黑影,便喝问一声:“谁?”听说最近有流窜的小贼在这几个村子游荡,所以他格外的警惕。“是我,婶子在家吗?”门外传来一道柔弱的声音。李飞一愣,这不是刘玲的声音吗?“啊,在,妈,我刘玲嫂子找你!”李飞想起白天的事儿,脸红心跳,赶紧转头叫来张翠芬,自己则逃进堂屋。张翠芬答应一声,脚步匆匆去开门,一边开门一边埋怨儿子:“咋回事啊,这么大的人,开个门都不会啦?哟,刘玲来啦,啥事儿?啊,你拿的这是啥啊。”村里都说刘玲的闲话,大姑娘小媳妇凑一对,一开始八卦主角必定是刘玲。今天说她和这个男人好上啦,明天说她和那个男人上床了,一个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可是张翠芬却一点都不信,她看人准准的,刘玲这闺女,心善,忠贞。所以每逢她听到别人这么说刘玲,一定会说回去。笑吟吟迎刘玲进门,娘俩来到堂屋坐定。李飞正在拍打自家那十几年的老古董电视机,满屏雪花,人影也看不见了。其实他并不是想看电视,只是想借机躲避和刘玲交流。“别弄电视啦,给你嫂子泡点茶!”张翠芬催促道。“噢!”李飞拖着脚步去厨房泡茶,没法子,虽然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人,可是这个家阴盛阳衰,老妈和老妹都是火爆性子,把他给吃得死死的。刘玲看到李飞从自己面前走过,那张脸涨得血红,差点窒息。“玲子,啥事儿啊?”张翠芬笑眯眯地问。“小飞兄弟今天找我,说……”刘玲把李飞今天和她说的事告知张翠芬。她随手拿了一只麻袋,鼓鼓囊囊很是沉重,打开来,原来里边是一些黄瓜和番茄。“这里有三十来斤,是我今天刚摘下来的。”刘玲道,“让大兄弟看看够数不?”“啊?!”张翠芬可没想到,儿子真去做二道贩子了。而李飞正好端了茶来,看到这一幕,喜不自胜:“够够!我这就给你称一下!”他忙去找称,一称,刚好三十二斤。“嫂子你等一下!”李飞跑去自己卧室,拿出钱包。里边仅剩一些私房钱,是在卖菜之前,他一点点存下的零花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