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五章 神奇的力量

第五章 神奇的力量

2055 2018-04-09 22:16:00
刘玲的笑容很勉强,一脸疲倦,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显苍白。她的笑容掩去了眼中的倦意和狼狈,纤纤玉手捧着李飞的背心。原来刚才她打电话,让小姑子给自己送来衣衫。要真这么穿着李飞的背心在村里招摇过市,那这个小伙子的名声就彻底毁啦。李飞笑笑,接过背心穿上。这个过程中,刘玲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心道:“真没想到当初那个瘦筋筋,黑黢黢的小子,居然长这么结实了。”健美匀称的肌肉,展现出男子的阳刚气概,连麦色的皮肤上挂着的汗珠,都那么有男人味。刘玲赶紧别过眼神:“那我走啦,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大兄弟。改日姐请你吃烦……”“快别说这个,乡里乡亲的,都是应该的。”李飞道。刘玲感觉气氛有点怪,深呼吸,目光流向他背后的葡萄地:“呀,你家葡萄长的真好,真水灵。这都是我翠芬婶子的功劳哇……”李飞嘿嘿一笑,摸着后脑勺,脸皮厚墩墩地说:“还有我咧。”“对着咧,还有你。”刘玲忙夸他。突然,她瞅到李飞背心上的一点嫣红,那是她手指甲裂开留下的血。“哎呀,真是对不住,你看姐把你衣服给弄脏了。”刘玲歉意地说。她不说,李飞完全没注意到,低头一看,看到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血渍。“没事没事,洗洗就成。倒是你啊,手指咋样咧?”李飞道。他低头看过去,发现刘玲的手指头已经肿起来,便下意识地抓起她的手。刘玲触电般地颤了颤,这么些年,多少男人惦记她,惦记她的手。村里风言风语,都说她作风不好,搞破鞋,可又有谁知道她一直为亡夫守身如玉,哪怕他们压根就……现在,这只手被一个男子握着,那种久违的感觉潜上心头,刘玲心里五味陈杂。李飞见伤口挺严重,还在流血,便下意识用嘴去嘬。嘬了几口血吐出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便尴尬地松开手,冲刘玲嘿嘿一笑:“小时候我调皮,哪磕破了,我妈就用口水舔一舔,再撒上稻草灰。”这当然是不卫生的,长大后李飞便知道了。只是他刚才纯粹是习惯性反应,没控制住自己。刘玲这人,太遭人心疼了。刘玲脸微红,赶紧说:“不碍的,挺管用。”她可没说客气话,刚才李飞嘬她伤口的时候,她感觉凉丝丝的,伤口疼痛缓解不少,很舒服。刘玲心里微微惊奇,却也没说出来。李飞脸红,她脸更红。俩人尴尬着,随便聊了几句,李飞便狼狈逃掉。看着李飞的背影,刘玲忍俊不禁:“真是个小屁崽子……”李飞逃也似的回到家,心里就像揣了十五只牛皮大鼓,咚咚咚响个不停,一脑门的汗水。稍微平静一下,他找到正在厨房里忙活午饭,并且暗自垂泪心疼葡萄的老娘。“妈,我把葡萄地都弄好了,没事啊。”他安慰道,“被贱爪子拔了,咱再种上就好,别担心了。”张翠芬只把儿子的话当成安慰,也不言语,脸黑黑的。李飞回到自己屋里,关上房门,迫不及待研究起自己的手掌心来。手心并无异样,只是皮肤似乎变细了一些。他尝试再让那只小羊出来,意念一动,耳畔就听‘咩’一声,奶声奶气的叫唤,接着一只活灵活现的小羊浮现在他掌心。只不过这一次小羊和上次不同,是只米色的,只出现了一下,便消失无踪。李飞欣喜若狂,知道一切都是真的,他可不是在做什么春秋大梦。“哎,也不知道我脑袋里那些文字都是啥玩意儿。”他从小不爱读书,瞅见方块字就头疼。这两天那些文字萦绕在他脑海里,简直把他折腾苦了。不由自主闭上眼,李飞开始品咂那些文字。他很惊讶地发现,那些文字就像是印刻在他脑海里一样,许多不该理解的地方他都理解了,不该记住的东西,也都记住了。“哟,原来都是些中医药典籍,好东西咧!”就算是没啥文化,李飞也知道中医药是国之瑰宝。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八卦、易经之类的篇章,他也搞不懂是干嘛用的。总之李飞知道了,自己现在是腹中有文章,以后谁也别说他没文化了。“哎,头有点疼。”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中暑了,李飞头昏昏沉沉的,他躺在床上倒头就睡。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两三点,连老娘叫他起床吃饭都不干。李飞做了个长长的梦,梦里有五个古代的人,留着长胡子,穿着五色大袍子,手里拿着拂尘,一人骑只小羊。他们绕着李飞转啊转,和他说着一些晦涩难懂的话语。就算是在梦里,李飞都觉得头痛无比,他长叹一口气,醒过来。身体倒是舒坦了,连后脑勺上的伤口,居然都诡异地完全愈合。“对了!”李飞突然想起一件事,家里有一盆金丹子,多少年了,据说还是父亲在世的时候种的。他去世后,张翠芬就把金丹子当个宝贝供养着。结果前段时间,金丹子蔫了,老娘还难过好久。“不如看看能不能救活金丹子哇?”李飞暗道,倘若救活了,老娘一定很开心。他翻身下床,溜到家里墙根下的菜园子旁边,那盆金丹子就在墙角放着。李飞上前,用手摸着金丹子的茎杆,心神一动,那只绿色的小羊又窜出来,绿雾溢满掌心。他所抚触的地方,枯萎的茎杆开始回春,蔫掉的叶子重新焕发光彩。大约两三分钟,这盆金丹子活过来了。李飞欣喜若狂,又拿旁边地里的辣椒、黄瓜、西红柿都摸一遍,发现凡是被他用沾了绿雾的手摸过的果实,都格外水灵光滑。“嘿嘿,太棒了!”李飞喜滋滋,赶忙回到屋里去,拉正在午睡的老娘起来,“妈,你看,金丹子活了!”“说啥疯话咧,金丹子死都死了,找你那死鬼老爹去了。”张翠芬被搅了瞌睡,心里头烦躁。可是当儿子拉她来到菜园子时,她惊呆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