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二十八章 卖不上价的葡萄

第二十八章 卖不上价的葡萄

3076 2018-04-18 10:21:30
李飞拉着宋大有,回到了辛迪办公室。他们进去之后才发现,那个穿着厨师服,戴着高帽子,留着八字胡,很有大师范儿的大个子男人已经在里面了。他坐在沙发里,坐姿端庄有气势,正和辛迪谈笑风生,看起来像朋友,不像是上下级。见李飞带了宋大有来,他淡淡地扫了他俩一眼。目光不见得多傲慢,但是宋大有和他一对眼,就感觉自己底气不足,很心虚。来的路上,他可是听李飞说了,人家这位是从省城五星级大酒店来的,那是科班出身。自己呢?在个草台班子跟个师父学了几招,一直混到现在。虽说宋大有很爱学习钻研技术,可是他觉得,像这位大厨这样的,他是永远都比不过的。来的路上,李飞鼓励他好久,好容易积累起来的底气,在看到这人之后,马上一溃千里。“李先生,你们来了?来,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杜善宽杜师父,燕京京云大学厨师专业毕业,技师身份。曾经在美国工作过五年,回来之后,一直在我们新世纪大酒店任职。这一次,跟我从省城来到这里开荒。”辛迪也不知是故意施压还是真的介绍,她给杜善宽这一连串的身份带出来,直接把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宋大有吓得腿肚子转筋,站不住了快。“哈,这么厉害,我来介绍。宋大有宋大哥,原望海阁主厨,以一人之力撑起望海阁四分之三的天空。”李飞竭尽全力的吹牛皮,却发现宋大有的头衔的确不如杜善宽响亮。听到他这么说,杜善宽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倒也没摆谱,起身和宋大有握手。“宋师傅,幸会!”他道。他身高足有一米九,看起来身强体壮。可怜宋大有,在他跟前简直就像个小鸡仔。宋大有心虚地笑,笑起来很不自然,嘴角抽筋的样子。勉强和对方握手,抽回来时,手心都是粘湿冷汗。“宋师傅想必已经知道我们的赌约了吧?”杜善宽道,他声音洪亮,虽然笑着,也是很严肃的,无形中又带给宋大有不少的压力。而坐在一边,那个堪称极品的美女老板,身上更是有一种签订噶气场,让他几乎直不起腰。他想看一眼美女,却压根不敢抬头去看。宋大有一边冒汗一边点头,心里后悔,不该听李飞撺掇,来这里应聘,参加啥赌约。李飞感觉到宋大有的紧张,便哈哈一笑,替他说:“杜师父放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不知道杜师父你准备好了吗?”“哦?哈哈!口气不小啊小伙子,我当然准备好了,我们是东道主,我想头三天,就让宋师傅来吧!”杜善宽一副很宽宏的样子。李飞摇头:“不用,您先来,我们还要准备准备呢。”“好,好!”杜善宽笑,心道,这小子是心虚呢,到时候说不定弃权。如果那样,就是耍我们玩,我要让他知道后果有多严重。两位大厨见了面,商定了比赛开始的日子。辛迪说:“我们重新装修大约需要半个月,就定在半月后的那个礼拜吧。”“一言为定!”李飞点头。在这里,宋大有和杜善宽又各自签订了一份契约,上面做了详尽的约束。离开酒楼时,宋大有感觉自己像是从火海里走出来一样,浑身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头发也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他站在酒楼门口,回头看了一眼。阳光刺目,他不得不眯起眼。抽了根烟,宋大有叹口气:“小飞,哥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只怕要让你失望啊!”“谁说的?”李飞嘻嘻一笑,拍拍他肩膀给他打气,“你有手艺,有食材,有经验有老顾客,还怕了他?”“食材,你~”宋大有很吃惊,“你要给我提供蔬菜啊?”“没错,免费给你提供三天!”李飞数出三根手指,嘿嘿一笑。宋大有感动极了,哽咽道:“小老弟,我没能给你带来持续的收入,你还为我着想。”“就当我也为自己着想好啦!你要是能赢,进去做大师傅,我岂不是又有机会了?”李飞笑道。宋大有点头,转念又一想,不对啊。李飞既然能够亲自见到人家的老板,说明他还是有点本事。供菜这件事,完全可以和老板直接洽谈,何必还要拐弯抹角找他呢?哎,这小子,就是心热乎。各种合同都签过,大家只等半个月后的比赛了。却说李飞自己在米通镇转悠,想要看看葡萄的价格。看来看去,两三块的价格实在让人提不起劲,可是前来卖葡萄的果农却不少。大家一车车拉来,卖给那些二手贩子。而在这条街背后的小街上,有一家人正赚得盆满钵满。路涛今年四十岁,身高一米六五,面庞黑黢黢的,俩眼贼亮,蒜鼻头格外突出。人都说,他是心眼儿太多,耽误了长个儿。此刻,他在家招待客人,几个小弟跟着忙前忙后。别看他们在这里当狗,走到街面上,那都是一等一的打架好手——他们觉得自己是好汉。酒桌上,路涛和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推杯换盏,酒过三巡,拿出手机来,叮咚,发了个红包。那男人一边叼着烟,一边拿出手机扫了一眼,嘿嘿地笑:“哥,你真是太客气了!不过你今年可赚不少啊,葡萄质优,厂里给的价格是八块钱一斤。”嘴里这么说,却不含糊地把万元红包转账到银行卡里。“妹夫,咱俩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总之一句话,有你大舅子我吃干的,就绝对不让你和妹子喝稀的!来,干了!”路涛端起酒杯。俩人一碰杯,各自一饮而尽。李飞当然不知道这一幕,他看到那些拉葡萄来卖的人,一个个愁眉苦脸。二道贩子心里也不舒坦,有人在安抚,有人在唾骂。“大爷,您也不能怪我们啊,今年就是这个行情!”“那我这葡萄品质这么好,咋就卖不出好价呢?”“这事儿吧……”二道贩子看了看守在一边的大便头,不说话了。上次杨东在这里被揍被赶跑的事儿,大家可都记着呢。李飞看的摇头叹气,骑着小破车晃悠悠,回到河湾村。他哪知道,大便头一直在暗处盯着他。“老大,瞧那小子得瑟的,一会儿回去得哭吧!”大便头的小弟凑过来,给他递根烟,又谄媚地点上火。“哭?只怕哭都没地方哭!”大便头冷笑。一进村,李飞就感觉气氛不对。以往在村头的大槐树下,总会有一群妇女、老人在纳凉、聊天,张翠芬也爱在这里凑热闹。今天张翠芬不在,那群人也变少了很多。李飞和她们打招呼,却没一个人搭理他。他禁不住纳闷了:“这是咋回事?”他骑车往家走,就看到前边有一辆轻卡,几个人正在哟哟呵呵,往车上搬箱子,那是村民们收获的葡萄。李飞一看,哟,这二道贩子都到家啦?他走近去问站在车旁吃西瓜的一个中年人,一看就知这人是负责的:“师父,你们这多少钱一斤啊?”那人丢掉西瓜皮,一把抹去嘴上的西瓜汁,上下打量一眼李飞:“一块!”“啥?”李飞吃惊不已,差点没抓稳自行车把,“一块?”“嗯,你们香水湾村就这个价。”那人道,“嫌低,那你们有本事就自己去找门路。”说完,他还很鄙视地瞥了李飞一眼。“啥叫香水湾村就这个价?”李飞眉头一皱。他原以为,镇上的葡萄收购价就已经很低了,没想到香水湾村更是低的离谱。这时,村主任苦着一张老脸从旁边踱步过来,叹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小飞,你都这么大了,咋就不能给家里省点心?”李飞歪着脑袋,搞不懂他的意思:“福叔,我咋啦?”“你回去问你妈。”李大福没好气地说。“哦对了福叔,我们蒲公英的事,你别忘了哈!”李飞道。“再说吧!”李大福摆起谱来。李飞眉头再皱,心道,今天日了狗啊!他赶紧上车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一群人在家里嚷嚷。“他婶儿,你说这损失咋弥补啊?我们家俩大学生,都指望这十亩葡萄呢!”“对啊婶子,我妈病了,指望我们家六亩葡萄来看病啊!”“你可得好好管管小飞,在外头惹事,给你们自己家惹麻烦就算了,咋还能连累全村人呢?”张翠芬被十几个人围着,十几张嘴巴你一句我一句,令她简直是头昏脑胀,血管都要炸了。她心里也气啊,一方面气李飞不争气,在外头惹这么大的麻烦。一方面,也觉得这些人烦,你们咋知道就一定是我儿子惹的祸呢?李飞故意把车铃铛打得叮叮当当响,好给老娘解围。大家听到车铃铛声,回头看到是他,便一个比一个脸色难看。一个胖乎乎的妇女冲过来,指着李飞道:“你这扫把星可算回来了!”“哟,三嫂子,我咋啦?”李飞笑嘻嘻道,“莫非我三哥昨晚没满足你?”大家哄笑,那女人哼一声:“都怪你,我们的葡萄才卖不上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