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一章 一切都是误会啊

第一章 一切都是误会啊

2228 2018-06-26 17:43:21
知了、知了!毒辣的太阳狞笑着照耀大地,树上的知了们拼命的叫着,仿佛在争相传递一个消息——村头老李家的崽儿,从屋顶上掉下来啦!李飞在昏昏沉沉中,感到后脑勺疼得钻心。鼻腔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这是啥地方?他迷迷糊糊地想要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视线非常模糊。影影绰绰,有个穿白大褂的婀娜身影走近他,低头跟他说着啥。可是李飞啥都听不到,为了听清楚,他抬起手,一把抓住那人。满手的柔软!他舒服地哼着:“我又在做那种梦了?哎,这次挺真实的…… ”虽然隔着布料,李飞还是下意识的捏了一把,他敢发誓自己不是故意的。可是就这一把,却引发了一场海啸。“啊!你干嘛,臭流氓!”村医柳橙尖叫着,劈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李飞脸颊上。这让他的脑袋更疼了,人直接从病床上翻下来,砰一声掉到地上,清醒了。“哎哟喂!”李飞哼了一声,视线清晰了许多,看清楚身边站着的怒气冲天的人。那不是新来的大学生村医,他心目中的女神柳橙吗?啧啧,女神就是漂亮!大大的眼睛,像二十年前的赵薇,却比赵薇青春可人。脸蛋是圆的,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锥子脸,却独有她的魅力所在。她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就连生气都很美。李飞激灵一下,妈呀,这不是梦,是真的!而他居然把柳橙给摸了。“对不住啊,我不是故意的橙橙!”李飞急忙解释。柳橙气的眼冒金星:“你居然还叫我橙橙?!”“啊?那不然叫个啥?哦,亲爱的……”李飞慌不择口。柳橙更气了,她本身心情就不好,收治病人,居然收了个臭流氓!这家伙可真不老实,难怪被大学开除学籍,在村里也算是出了名。现在脑袋上还裹着纱布呢,就开始手脚不老实了。原来刚才柳橙只不过是走过去,想给李飞换一块纱布而已。柳橙一生气,拿起扫把追打李飞。她追,李飞就躲。躲也不跑远,就绕着屋内的桌椅板凳跑。这里到处都是药瓶和医疗设备,柳橙不敢大幅度动作,李飞选择这里做避难所,是聪明的。柳橙可也不傻,她追了几圈没追上,琢磨出李飞的规律来。再追的时候,故意追赶几步,等李飞跑到桌子对面,她猛不丁把脚下的凳子一踢。哗啦!凳子从桌子底下滑到另一边,恰好挡住李飞的去路。李飞正跑得带劲儿,没留神,扑通被绊倒了。柳橙见作战计划成功,急忙跑过去抓人。谁料她太心急了,李飞刚往下倒,她就转过去。那家伙手忙脚乱,一把抓住她的白大褂,整个人就栽了下去。他栽下去不要紧,却把柳橙白大褂,连同牛仔七分裤都给扯了下来。“哎哟!”李飞原本后脑勺疼,现在下巴也疼了。他狼狈地想要爬起来跟柳橙理论,可一抬头,傻眼了。她裤子咋堆到脚踝上啦?再往上看,光洁纤细的小腿,再往上看,不粗不细的大腿,再往上看……流鼻血了。“啊!你个臭流氓!”柳橙尖叫。…… “你个死小子哟,咋能做这种事!”张翠芬一巴掌接一巴掌,狠狠打在儿子背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骂着。旁边,村主任黑着脸,看着她打骂不开腔。张翠芬就有点生气了,心说我儿子又不是故意的,那你还能让我把他给打死啊?这不是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么?想着想着,她眼睛就红了。李飞咝咝地倒吸冷气:“疼啊!”“疼你活该!”张翠芬骂道,“谁让你去欺负人家鲁大夫了?人家一个大学生,城里人,到咱村来容易么?你还……”张翠芬的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说给村主任听。村主任见打的差不多了,站起身来道:“行了,今天先这样,明天看柳橙的意思,有可能要报警。哈噗~”他临走时,还朝地上吐了口痰。李飞看着村主任的背影,摸着被打的地方,骂了一句:“仗势欺人!”他这么说不是没道理的。李飞今年21岁了,已经成年。母亲多次为他申请宅基地,打算给他攒钱盖房子娶媳妇,多次都被村主任给否定。其实他知道这是为啥,还不就是因为两家在田地边界上有分歧么?分明是他占了李飞家三十公分,偏要赖李飞家占了他三十公分。一来二去,他就硬赖去六十公分!当时李飞在城里读大学,回来才知道这件事。家里就只有寡母小妹,哪能拼得过人家?李飞正想往事,张翠芬走过来,摸着儿子受伤的后脑勺,泪流不止:“儿子,疼吗?”“不疼,你儿子结实着呢!”李飞嘿嘿一笑。“净说瞎话骗我,妈知道你年纪到了,想媳妇了,可咱也不能做那种事,知道么?你爸在天之灵要是知道了,得多埋怨我没教育好你啊。”张翠芬低下头,掀起围裙一角擦拭眼泪。李飞看到母亲粗糙的手,顿觉眼热鼻子酸,父亲去世的时候,妹妹才半岁,一转眼十一年过去了。母亲就是靠着那一双手,硬把他两兄妹拉扯大。原指望聪明伶俐的李飞,能够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光宗耀祖。可谁想到,他大学念了三年半,眼瞅着要毕业了,却被开除了。李飞知道母亲心情不好,多半也是因为他的前程。他暗暗发誓:“老妈,你放心,就算没念那个大学,我也一定要成为人上人!”他这么有信心,可不是平白无故的。比方说,现在他脑袋里,就有一大片杂乱不堪的信息等待他去处理。这些信息,全部来自于他的伤处。今天早上他去屋顶晒玉米,不慎跌落。当时家里没有一个人,他后脑勺着地,头破血流。这种摔法,会死人的!可是李飞却没死,不但没死,还意外的得到了一些东西。在李飞模模糊糊的记忆中,当他后脑勺着地的刹那,有五只咩咩叫的小羊,披着五彩的光芒,从他的伤口中钻了进去。那仿佛是梦,又那么真实。后来他自己爬起来,跌跌撞撞摸到村卫生所。再后来就是长达两个小时的昏迷,昏迷中,他不断地听到脑袋里有人在吟唱。那和现在的流行歌曲可不同,是古曲,抑扬顿挫,婉转悠扬。再之后,便是满脑袋的文字,到现在还漂浮在他脑海里。张翠芬心疼儿子,哭了几声,下厨给儿子熬了点粥。李飞喝完了粥,借口休息,赶紧钻回自己的小屋,紧张又兴奋地回味起那些文字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