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一章 一切都是误会啊

第一章 一切都是误会啊

3001 2018-05-30 09:54:54
“哟,大哥你这是咋啦?”李飞赶紧冲过去,扶起那人,看到他脸之后,才尴尬了。这人起码五十岁,叫啥大哥啊,叫大爷还差不多。“那啥,大叔,你咋啦?”李飞改口。那人额头冒冷汗,手脚冰冷,望着李飞,一脸痛苦说不出话来。只是用眼神拼命示意,看向门口墙边放着的包。其实那包距离他也不过一米五,可就是这短暂的一米五,他却挪不动了。“你要包是吧?”李飞赶紧用脚把那包勾过来递给他。男人手哆哆嗦嗦,想要打开包。可是他抖得厉害,最后还是李飞把他的包给打开,所有东西倒在他跟前。里边,有一个白色的小药瓶。“是这个吗?”李飞拿起药瓶问他。男人拼命点头,李飞于是拿起药瓶,倒了几颗药在掌心。那人哆嗦着,捏了两颗塞进嘴里。几分钟后,那人的脸色才逐渐恢复血色,手脚也不再哆嗦、冰冷。这个过程里,李飞始终陪在他身边,并且在他注视下,帮他把东西归置好,包放回去。“小伙子,谢谢你啦!你叫个啥?”那人很感激地对李飞说。“我叫李飞,你刚才啥毛病啊?可吓死人了。”李飞也给他吓的满头大汗。若不是那人自己带了药,他就给用神仙水救命了。“哈哈!你也叫李飞?真巧啊!”那人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小。李飞一听,还以为这人也叫李飞呢,那倒是真很巧。可那人接着道:“我姓武,认识我的人,都叫我武木匠。你要乐意呢,就叫我武大叔,武木匠也行。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我欠你一条命啊!”他又指着自己的心口:“我心脏不好。”“哦!”李飞点头,“那可得注意了,刚才太吓人。”“是啊,我光忙着干活,忘了这事。以后药我绝对不离身了……”武木匠道。李飞道:“没去医院看看啊?”“去啥医院啊,家里还有俩娃娃要读书,好在大女儿已经结婚了,呵呵!”武木匠憨厚一笑,看得出,他是个不错的人。李飞禁不住想起自己的老爸,也是拼命劳力地干活,年纪轻轻就累出了毛病。父爱如山,做父亲的,尤其是农村人,往往说不出啥好听的话语。不会像人电视里的爸爸,陪打球啊,讲故事啊。农村的爸爸,只会踏踏实实地种田、打工,用自己宽厚或者不宽厚的肩膀,担负起家庭的重担。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无言的爱。俩人聊了一阵子,颇为投机。武木匠问:“你在这里干嘛哪?”“我鸡中毒了,想来找人化验一下,结果人家不鸟我。”李飞苦笑。“哦,你早说啊,我在这有熟人,你等着!”武木匠挺激动的,起身要去拿电话。可能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又或者起的太猛了,总之武木匠刚站起来,腿还没伸直呢,就晃悠了一下,差点又倒下。李飞吓一跳,赶紧扶他坐下:“武大叔,你可别乱动了,来手腕给我。”武木匠无奈地坐下,又不是李飞要自己的手腕子干嘛,只是顺从地递过去。李飞捏住他手腕,给他把脉。神奇的是,他从不懂医学,但自从得到五羊玉,他居然慢慢地无师自通。指尖触摸到脉动,李飞脑海中就立刻有病情分析冒出。他道:“大叔,你这不光是心脏病,还有心肌炎,很危险的。是不是连续工作很久了?建议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武木匠很诧异:“小伙子,你还会看病哪?”“懂一点点皮毛。”李飞道,“我给你推拿一下穴位,再帮你开一付药。你记得抓了药,按时吃下。”李飞又给他讲述了一遍心肌炎的可怕,武木匠这才认真对待自己的毛病。“我滴妈,原来这么可怕!”武木匠心惊肉跳,“我已经连续一个月没休息,每天赶工。”“对,心肌炎就是累出来的毛病。”李飞道,“所以大叔,钱很重要,但是它是赚不完的。偶尔休息一下,对你身体也有好处。”李飞一边说,一边帮他按摩穴位。武木匠和他聊着天,感觉很神奇,这小伙子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和他呆一起很舒服。而且,按摩过后,武木匠明显觉得身体舒服多了。“你等我一下!”按摩结束后,武木匠拿着电话跑出去,嘀嘀咕咕打了一通。打完电话,武木匠笑嘻嘻地回来,对李飞道:“小兄弟,我也没啥能帮你的,找了那个熟人,帮你检查一下你的土鸡。”“哈?真的啊?那我可谢谢您了!”李飞忙和他握手,俩人一见如故,遂交换电话号码不提。却说武木匠打完电话没多久,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匆匆走进来。看到武木匠,张口就叫爸。“爸,你今天咋自己来这里干活了?”男子道。他穿着笔挺的西裤,白色的短袖衫,黑皮鞋也擦的亮晶晶的,一看就是单位里的体面人。武木匠道:“老刘有事,我顶个班。对了,这小伙子是我朋友,他……”武木匠把事儿的来龙去脉,尤其是自己差点心脏病发死在这里,又被李飞救了的事,略夸大地告知那男子。男子吓得脸色煞白,赶忙对李飞千恩万谢。“多谢多谢!我姓李,叫李飞。”那人握着李飞的手不放松,“你不但救了我岳父的命,还挽救了我的家庭。”李飞这才明白,原来自己是和武木匠的女婿重名,难怪他听到自己的名字会那种反应。“我比你大几岁,就叫你小李吧。”那个李飞道,“你怎么,要检验土鸡是吗?来,跟我来。”李飞点点头:“那可太感谢你了,李大哥。”“客气客气,跟我岳父的命比起来,这算啥事啊!”那个李飞道。临出门前,那个李飞又对武木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他赶紧去医院检查。武木匠迫不得已,收了摊儿,离开防疫站。其实他没去医院,一出门,就到药店,按照李飞给的药方抓了一付药。“先吃吃看,原来是这么便宜的啊!”那一付药,七天一个疗程,总共才花了不到二十元。武木匠都有点担心,李飞是不是哪给写错了。心脏病那么大的毛病,用这十多元就能治好?那医院岂不是要关门大吉?却说李飞拎着土鸡,和那个李飞一起,来到二楼另一间办公室。其实这间办公室,李飞早先来过。就是那个年轻人在里边,并且把他给赶走了。俩人刚到门口,那个李飞就遇到个同事,两个在门外说了几句话。在此之前,门已经被推开,李飞顺势就走了进去。他其实就是想吹个空调,外头实在太热啦!屋里还是那个年轻人,现在他已经没摆弄显微镜,改戴着耳机看电视了。李飞进去的时候,他正翘腿在桌上,坐在椅子里笑得不成样子。一看到是李飞,年轻人眉头又皱起来:“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告诉你了,没有相关手续,我不能帮你检验,快走吧!把鸡笼子拎走,别把办公室弄脏了。”李飞耸耸肩:“那你倒是跟我说,要什么手续啊?你不说我咋知道?”“你这人烦不烦?”那年轻人气呼呼地说,声音提高了八度。正在这时,另一个李飞走进来。听到年轻人的话语,眉头一皱:“什么烦不烦?”年轻人看到那个李飞,顿时傻眼了,赶忙起身陪笑:“站长,您怎么来了?这人提着鸡笼子到处乱跑,我怕他的鸡有啥传染病……”李飞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是这里的一把手啊。“什么叫动物检疫检验防疫站?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给老百姓排忧解难的。你这么把人往外推,又不跟人说明情况,是想做啥?”那个李飞义正严辞地斥责手下。那年轻人面红耳赤,低下了头,喏喏地说:“我知错了,站长。”“马上帮他检查一下,这只鸡被下了毒。”李飞站长道。或许是不放心,李飞站长一直陪着李飞,等待结果。到底是衙门有人好办事,这一回,那年轻人没用几分钟,就给了结果:“毒鼠强,药性不是特别大,但是吃了这毒鸡,人体也会中毒。”“原来真是毒鼠强!”李飞狠狠不已,嘴里禁不住嘀咕道。李飞站长拍着他肩膀道:“千万别冲动,我建议你先冷静一下。”李飞哪能冷静得下来?谢过李飞站长,拎着鸡笼子,告辞离开。刚走下楼梯,李飞就听到一声冷笑:“哈哈!好哇小子,让我逮到你了吧?你胆子可不小,竟然敢戏弄我?”这一回,门房手里拿的可就不是蒲扇了,而是一根橡胶棍,冲李飞就抽打过来。当然,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能有多大力气?打在身上不会疼,可很丢脸啊。李飞自然拼命躲闪,两个就在一楼大厅,展开一场追击战。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