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四章 暴打小流氓

第四章 暴打小流氓

2224 2018-04-09 19:16:00
李飞满村寻找李灿。这家伙懒惰成性,在村里横行霸道,一般这个点儿,他很可能在睡觉。可是奇怪,李飞并没有在他家找到他。兜兜转转,他又回到葡萄地,突然听到一声若隐若现的尖叫。“你滚!”那是个女人的叫声,从远处一块葡萄地里传出,听起来撕心裂肺的。李飞下意识往那里跑去,发现这是村里出了名的小寡妇刘玲家的地。他是个大小伙子,平日里老娘管的严,和刘玲往来不多。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了解刘玲。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刘玲家是非更多,一切都是因为她长得太俊俏了,才二十六岁,却已经守寡四五年。这些年村里老的小的,几乎是个男人走到她门口就迈不动步子,是个女人见到她背地里就吐唾沫,骂她骚狐狸精。李飞看到,她家葡萄地里,中间一处葡萄藤颤悠悠的,明显里头有人。“刘玲姐,你在吗?有啥事儿要我帮忙吗?”李飞站在地头喊了一句。刘玲彼时正和一个小流氓搏斗,她的手指甲都抓的裂开,血流了很多。尽管在小流氓身上留下一道道红红的抓痕,可她到底是个女人,上身衣服被撕烂,下身裤子也被扯落。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时,李飞浑厚的嗓音简直堪比天籁。“是小昆啊,快来救我!”刘玲大喊。李飞一个箭步冲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幕,原本就冒火的心更是火冒三丈。他看到小流氓李灿,正和刘玲纠缠,刘玲的手指间血淋淋的。身上衣服破破烂烂,露出白嫩的肌肤。柔软的巨峰呼之欲出,翘臀被小内内包裹,水灵灵的让人浮想联翩。李飞扫了她一眼,便觉体内热烘烘一股气流涌上来,某处开始不对劲。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别开眼睛,怒视着李灿。李灿哆嗦了一下,其实从刚才李飞吼那一嗓子,他就脚底抹油想溜了。拔了李飞家的葡萄,他原本就心虚。再加上干了这事儿,被抓个现行,他更虚。可惜,刘玲太泼辣,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不让他跑。“你想跑咧,我是你本家堂嫂,你都敢对我做这种事,你天打雷劈咧!”刘玲嘶喊着。李灿迫不及待想走啊,他身上被揍的地方可还疼着呢:“你滚开!”他使劲一甩胳膊,把刘玲推开。刘玲一个踉跄,跌撞到冲过来的李飞怀里。俩人猝不及防抱个满怀,李飞脸一红,手脚无处安放的感觉。只觉得怀里柔软的一团,突然理解到书本上说的‘软玉温香’,是个啥意思。刘玲也暗自吃惊:“这小家伙,本钱那么足实。”“又是你这畜生!”李飞轻轻把刘玲往旁边一扶,箭步向李灿追去。那李灿哪跑得过李飞?没两步就被抓了,李飞薅着他的头发,啪啪,劈手就是两耳光。李灿被打得眼冒金星,脸火辣辣地疼。他捂着脸,想怒不敢怒:“艹,能不能换个地方打?”“好,我换个地方打!”李飞说着,拖死猪一样拖着他的衣领,向自家葡萄地走去。经过刘玲身边时,李飞想了想,脱掉自己的背心递给她:“刘玲姐,别嫌有汗味,先穿上,回头我去给你找件衣裳。”刘玲攥着李飞那件能拧出水来的背心,心里五味陈杂,更多的是暖暖的感动。这小子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尤记得她五年前嫁过来时,跟着花车跑着跳着要糖吃的孩子里,有一个十五六岁的特别显眼。当时刘玲还想呢:“这孩子不会是傻子吧?咋这么大个子,还跟七八岁的小孩一样要糖吃?”后来日子过着过着,就变成这样,她和李飞再无交集。没想到今天,李飞居然挽救了她的清白。李飞拖着李灿来到葡萄地,把他往地上狠狠一摔。李灿感觉自己屁股被摔成八瓣,他脸疼屁股也疼,看到眼前一幕,更是无比吃惊。“这些葡萄……”李灿不由惊讶道,说到这他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李飞强忍住怒气,堆起一脸的笑容,在李灿身边蹲下来,用手背拍了拍他的脸:“这些葡萄咋啦?”他明明是在笑,可李灿却觉得浑身发毛。这明明是盛夏时节,李灿却感觉全身冰凉。“嘿,这些葡萄,长得好哇!今年昆哥你家的葡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李灿咧嘴笑,笑得比哭的还难看。他颤巍巍竖起大拇指,表情假得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李飞皮笑肉不笑地说:“哦,是么?”他眼睛往李灿鞋子上扫了扫,“你这鞋挺好啊,啥牌子啊?”说着,他一把撸下李灿的鞋。李灿哆嗦一下,不知李飞要干嘛。李飞拿了鞋子,在地上的一个鞋印坑里比划了一番。大小合适,鞋底的花纹也挺相似,是这家伙没跑。百分百确定了,李飞回头盯着李灿,笑嘻嘻道:“灿哥,你昨晚挺辛苦啊。”李灿咕咚咽了口唾沫,全身冒出冷汗,风一吹,黏糊糊将衣服贴在身上。“我、我不辛苦,你别叫我灿哥,你是我哥。”李灿都快哭出声了。他怎么都想不通,一直以来在村里是个小透明,毫无存在感的李飞,今儿这是怎么了?打架生猛,气势也让人害怕,瞧那眼神,就跟个小狼崽子似的。巨大的压力,让李灿几乎承受不住了。他哆哆嗦嗦,坚持了几分钟,哇一声哭起来,跪在李飞跟前,一把鼻涕一把泪。“昆哥啊,我错了,我承认是我做的,你揍死我吧,我爹妈只得我这一个儿啊……”他抱着李飞的大腿,反正横竖是打不过他,脸也丢尽了,无所谓再多丢点。李飞无语,笑嘻嘻,一脚踹开他,指着他鼻子道:“小子,你给我记住了,这块地,哦,还有刘玲姐家的地,以及她家门口,以后是你的禁区。禁区知道不?我家的葡萄以及其他庄稼,不管出啥事,我都会算你头上。知道不?”“知道,知道!”李灿猛点头,汗水打透了他的黄毛,一簇簇贴在头皮上,分外狼狈。“你最好是真知道,不然下次我直接报警,送你去坐监牢!”李飞道,他又跺了两脚,“滚,别让我看见你烦!”“谢昆哥,我这就滚……”李灿很没出息地连滚带爬,跌跌撞撞跑向村子,生怕慢了一步,被身后那只狼崽子给吞了。李飞瞅着他狼狈的背影,心里是又生气,又觉得可笑。“小昆,谢谢啦,你衣服还给你。”背后突然传来响脆好听的女子声音,李飞回头,看到刘玲正冲他勉强地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