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龙8国际pt娱乐官网  >  我是小农民  >  第十六章 超低的价格

第十六章 超低的价格

2040 2018-04-13 16:26:09
先送妹妹去学校,李好让哥哥在大老远的地方就把她放下来。这让李飞有点小受伤,不过看在这丫头进入青春期,比较叛逆的份上,原谅她了。谁让她是自己妹子呢?长兄如父,老爸不在了,他要用自己还略显稚嫩的肩膀,为母亲和妹妹撑起一片天。送了妹妹,李飞才去把菜送到望海阁。今天的望海阁,整体氛围有点怪。往日里,这些伙计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个个干活龙精虎猛。可今天,他们却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吧唧的,就连宋大有,都无精打采。“宋大哥,你们这是咋啦?”李飞好奇地问,“昨晚上都加班啦?”“哎!”宋大有看了他一眼,眼神复杂,拍拍他的肩膀道,“小飞,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我们的合作,恐怕得终止啦!”“啊?!”轰隆隆!李飞真的听到雷击声,原来如遭雷击,可不止是个形容词。这钱赚得好好的,他们生意也因为李飞的菜变得更红火,咋说终止合作就终止了呢?难不成出了竞争对手?不等李飞询问,宋大有就解释道:“不是我们不守信用,是我们这酒楼被人收购了。”“啊?!”李飞仍旧是那个表情。他一个小农民,虽然读过两年半大学,可是大一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二知道自己不知道,大三不知道自己知道,他还处于那个知道自己不知道的阶段呢。对于这个社会,他仍旧是懵懵懂懂的。好好的酒楼,怎么说卖就卖了呢?“我们这些人,也不知道何去何从。新老板啥样,还要不要继续雇佣我们,都是个未知数。至于你的菜,我暂时也只能说抱歉。”宋大有道。“好吧。”李飞道,“我再去找别家。”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才不用怕呢,东边不亮西边亮,只要他的菜好,到哪不是卖?而且有了这个价格,他心里也有了底,再要价的时候就有数了。他收了今天的菜钱,转身离开望海阁。没多久又接到宋大有电话:“小飞啊,你看我这糊涂脑子,忘了给你说件事。”“啥事儿,您说。”李飞爽快地说。宋大有很喜欢李飞这一点,爽快,耿直,和他打交道舒服。“我们老板说了,因为是我们毁约,所以会赔偿你违约金。他说过两天把钱给我,让我交给你。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啊。”宋大有说。李飞满口答应,心说还有违约金拿?真好,虽然肯定不如长期卖菜赚得多,但蚊子腿也是肉不是么?却说他推着自行车,在集市上逛游,想给家里添点东西。不过转来转去,他脑子里也没个谱,东西没买到,倒是发现一件事。“下葡萄了,这些贩子都来收葡萄。”他看到集市上,两边停着很多私家车。这些车可不是来赶集逛街的,每一辆车上都竖着一个牌子,上面用好看或者不好看的字体,书写收购葡萄四个大字。这四个大字下边,还有一个价格。李飞一看到这个价格,眉头就皱起来了。“1.8元?这也太低了吧?”他暗道,“去年还能卖四块呢,今年葡萄收成好,果粒饱满又很甜,怎么才这个价格?”他价的葡萄被他悄悄改造过,这就不用说了,据他所知,刘玲家的葡萄也是大丰收,并且果实饱满汁水甘甜。香水湾村的一大经济作物就是葡萄,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种,今年普遍收成都不错,大家都指望这些葡萄带来一些不错的收入呢。可看到这些葡萄贩子的收购价,李飞的心都凉了。“我家葡萄大概三四千斤,就算三千五百斤好了,要是去年的价格,足能有一万五千多块收入呢。照今年这个价格,直接对半了?艹,除去成本,还能赚多少钱?”李飞在心里核算着,越算越生气。他停好自行车,走到一个葡萄贩子跟前,跟他搭讪:“大哥,你收葡萄啊?”那人是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衣裤上都是深绿色的污渍,那是搬运葡萄时被蹭的。其眉头紧皱,愁眉不展,一双眼睛透着沧桑和迷茫。捏烟的手指,粗而开裂,裂纹黑黢黢的。他正蹲在车旁边抽烟呢,看到李飞过来,抬头扫他两眼:“是啊,你卖吗?”“我家倒是有葡萄地,不过我想问一句,今年这价格是咋回事?”李飞问。那人哧了一声,说不清是自我解嘲,还是嘲笑李飞。他弹掉烟灰:“你问我,我问谁去?”李飞哦了一声。那人又道:“别埋怨我们啊,我们也是不得已,要养妻活儿。今年葡萄就是这个价格,没法子。你要实在嫌低,可以自己去酒厂问问。”九山县有一个酿酒厂,葡萄酒在本省挺出名的。本地的葡萄农,都把葡萄卖给二道贩子,而背后真正的收购者则是酒厂。李飞懂,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二道贩子,给葡萄农的价格,要根据他们上家给的价格来决定。显然,今年上游产业不咋地,又或者,遇到了激烈的竞争。李飞也想不通,但是他又不甘心,那么优质的葡萄,以这种价格卖掉,简直是要人命。他索性到别地方溜达了一圈,回来取车的时候,看到刚才和他说话的汉子被几个人围着。那几个人一看就是混街面的痞子流氓,其中领头的一个,头发挑染成黄色,就像大便一样。李飞一向觉得这种人脑子有病吧,啥色不好,便要选屎黄,顶着一坨翔很有趣么?那大便头叼着烟,麻秆似的瘦。这都是受韩流影响,那些花美男瘦筋筋的,在电视上看起来挺好看,但是到了现实中,就变成纸片人。偏偏乡镇上这些青年,还以为这种是美呢。“我说你嘴是不是欠?对我们路哥是不是有意见??”大便头戳得那汉子直往车上撞,撞的咚咚响。那汉子却也不敢反抗,一个劲陪笑、递烟。可那大便头拿了烟也不手软,甚至劈手就是一巴掌。啪!这一耳光,那叫一个清脆响亮。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