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一觉醒来,被黑粉魂穿了  >  第四章 身为女人最后的倔强

第四章 身为女人最后的倔强

2537 2018-04-04 14:38:28
白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依然住在酒店里,身体也依然这般伟岸。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今天的她已经能特别随遇而安的窝在床上刷微博了。她和大姐头的乌龙恋情并没能发酵多久,张宣从这里离开后,就以江一洛的口吻发了条微博:这叫甜蜜互动?明明凶杀案前一秒好吗!翠翠你怎么看?张宣随后转发互动:下次再睡懒觉就不是揪领带这么简单了。我看这家的记者和文案都不太行啊!怕生日会迟到直接住在酒店里还住出绯闻来了,给你们看图,两间房!开的是两间房!顺便,你们放心,就算这世上就剩这一个男人,我也不会和你们抢的。一时矛头逆转,评论下面画风全变了。@酸奶老酸奶:哈哈哈哈神特么甜蜜互动!这家的记者怕不是个睁眼瞎吧!@我江如画:@影传娱乐 请贵媒体记者自重,都跑到人房间偷拍了,还有脸拿出来造谣!@不见姜丝儿不改名:只有我的重点是“为了防止迟到直接住在了酒店里”吗,也太暖了吧!而且生日会那天很明显身体不舒服的,走路都没以前精神了,还一直照顾我们多吃点东西!啊啊啊我可以爱他一辈子!白茗看到这里简直想哭,我那是身体不舒服吗!我一个姑娘家走路本来就带不起来风啊!能做到不娘就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我那是照顾你们多吃点吗!我刚拿起点东西准备吃你们就聚过来,我刚拿起来你们就聚过来!一堆人围着,有拍照的还有录像的,我得啥心理素质我才吃得下去啊我!除了尬笑着请你们吃我还能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作为一个键盘侠,作为一个饿了一晚上的键盘侠,作为一个饿了一晚上还是江一洛黑的键盘侠,白茗的双手早已饥渴难耐,再三确定微博上登的是自己号后,啪啪啪啪啪就是一顿酸,“一天上两次热搜,都不是因为作品。果然是流量小生,社会社会,服气服气。”没有像别的黑子一样喊着“痔疮流量狗”是白茗最后的良心了,那个毕竟是她的锅,虽然也是她黑的最傲视群雄的一次。打卡完成自己的每日一黑后,白茗看了眼自己的大毛腿又有点惆怅,现在黑江一洛不就是在黑自己吗,这特么弄的都叫啥事啊……摩挲着自己的大毛腿思考了十几分钟,白茗终于下定了某项决心,非常壮烈的走向了卫生间。在卫生间奋战了半小时,出来就看到大姐头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上去并没有要开口的打算。白茗想了想,选了个最符合国情的打招呼方式。“嗨,吃了吗?”张宣并没有如她所愿的说出“吃了,还给你带了一份”,而是有点一言难尽地看着她:“你的腿……”“这是我,身为女人,最后的倔强。”白茗甚至有点羞涩的蹭了蹭双腿。“……算了,都不重要了。”张宣觉得自己很累,明明刚起床又想长眠了,“没啥事,你继续睡吧。”“那什么,作为当红流量……不是,巨星,咱们不需要吃……不是,不需要工作吗?”此刻的她不想睡觉只想吃饭!“那你告诉我咱们能做点什么?”心累,连眼睛都睁不开的那种累。“比如,先出去吃个饭?”“还敢出去吃饭!昨天的头条没上够?屋里待着,我打电话叫餐。”大姐头的叫餐电话刚放下,那边门铃就响了。“这么快??”大姐头不明所以的和白茗对视一眼,“别又是狗仔啊,你再往里站点。”门外站着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学生装扮,身材娇小,包大的能挡住她半个身子,单马尾绑得歪歪扭扭,戴着副眼镜,气色不太好,懒洋洋的像随时能睡着。张宣看着这张脸,总觉得这气质莫名的熟悉,怕不又是个戏精狗仔吧,“不好意思,我们没有叫客房服务。”说着就要关门,没想到门外的女孩子却奋力挤进门缝,猫着腰就往屋里钻。“我在外面颠簸一宿,你却叫客房服务?”女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回头望着一脸莫名其妙的张宣,“看啥呀,快点关门啊翠翠!外面可有不少记者。”“你?江一洛?”张宣指着瘫在沙发上的女孩,问的却是白茗。“嗯,是,是我……”饶是白茗心态再好,突然看到自己出现在自己面前,还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自己,这一刻还是不可抑制的有点毛骨悚然。“我说你怎么这么穷?连部手机都没有?”“我有啊……”“卧槽!我腿毛呢?”话还没说完就被江一洛一声呐喊给憋了回去。江一洛喊完倒也没像一般人一样冲动的跑过去,而是依然躺在沙发上冲白茗用力的勾手指头,白茗鬼使神差的走过去,还没反应过来,一双小手已经拍在了大腿上。“我腿毛呢?我腿毛呢?”“身,身为女人最后的倔强。”白茗看着自己那张脸上突然悲痛欲绝的表情,忍不住出声安慰,“这,这些都是身外之物。”“这特么也太娘了吧!”江一洛摸完左腿摸右腿,真跟摸自己的一样,虽然之前的二十多年也确实是他的没错。“还,还好吧。夏天嘛,清爽最重要。”她,白茗,再也不是没有女人味的汉子了,已经第二次被人说娘了!四舍五入就是女神了!“等会,先别管这个,我不是让接你的人直接把你送回家的吗?你怎么跑这里来了?”大姐头终于出手结束了两个女人之间毫无意义的撕扯。是的,在大姐头看来这就是两个女人,一个由内而外的,一个由外而内的。“你派人接我了?谁?我怎么没见着?”“小刘啊,你助理。”“大姐,我现在这样,你确定他能透过现象看本质,认出我来?”“扒出照片给他看了啊,还特意找的没有美颜的。再说,他不认识你你总认识他吧!我让他站在了下机必经之路,还嘱咐他站显眼点。”“哦,那他站成望夫石也接不到我。我坐的火车。只有236块5毛的我,没勇气踏进机场。”“……行吧。你下了火车就来这里了?就不能找个公共电话让我去接你?我们要是没在这咋办?”白茗看着大姐头这担心的劲,就不是很懂了,昨天对她可就冷酷无情多了,难道那个满是黑点的灵魂比这张敛财万千的脸还有魅力吗!“就这么一个身份不明的,你是会随便带回家还是能带她去工作?不在这里还能搁哪啊。公共电话就算了,在帝都比你们都难找。你们不在这里的情况……不存在的。再说了,现在回来腿毛都就没了,再晚回来一会指不定啥就又没了呢。”白茗这一刻甚至都没有计较江一洛把她压箱底的钱都给花了,也没计较江一洛对腿毛的耿耿于怀,而是刷刷在心里将江一洛的黑点又更新了一条:各地方言混杂的迷之口音!!!虽然地图炮是她最不齿的!但是作为江一洛的专属荣耀,她可以克服的!“行了,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大姐头看起来颇为动情的上前抱了抱江一洛,然而,感动并没有常在,下一秒画风就变了,“还挺有料啊,以后可以好好做姐妹了!”江一洛看着自己胸前的手,白茗看着江一洛胸前不安分的手,同时惊了——果然,大姐头春风细雨般的温柔都是错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