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二十一章 重回梵月谷

第二十一章 重回梵月谷

3048 2018-04-11 09:32:00
纪凌尘本想解释一下事情的经过,燕珑月却丝毫不给他机会,直接展开攻势。  梵月谷毕竟对自己有恩,出事之前燕珑月的父亲对自己更是恩爱有加,纪凌尘并不想伤害燕珑月,只好处处躲闪。  打了几下,燕珑月始终打不中激灵,有些气急败坏!  “你这混蛋还敢狡辩,原来你一直隐藏了自己的功力,怪不得你能杀了游师兄他们,今天我就要清理门户,杀了你这个叛徒,以还我的清白。”  面对燕珑月的攻击,纪凌尘全部都避开了。  “师兄,那个人正是纪凌尘,不过好像他的功力大增,师姐竟然伤不到他。”  凌天宇几人也认出了纪凌尘,全部跳了出来。  在凌天宇跟众弟子的攻势下,纪凌尘很快便被俘了。  燕珑月挥剑便刺向纪凌尘,在他的脖子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划痕。  原来是凌天宇拉住了燕珑月。  “师妹,你冷静一些,这次师傅叫我们把他带回去,就这样杀了他,师傅会责怪我们的。”  燕珑月挣扎着,“我才不管,我就是要杀了这个混蛋!”  凌天宇完全没有把纪凌尘看作自己的对手,在他看来纪凌尘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出息,把他抓回去教给师父,定然也不会留他性命。  要是现在就把他杀掉,师傅肯定会责怪自己,便拦着燕珑月,让其他人抓着纪凌尘赶回梵月谷。  到达了梵月谷,纪凌尘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家,只不过这个家里每一个人都在想着怎么杀掉自己。  “师傅,我们把纪凌尘带回来。”  燕长平正襟危坐,略皱着眉头,对于眼前的纪凌尘,他内心也是很纠结。  要不是真的疼爱纪凌尘,怎么会将燕珑月下嫁给他,奈何纪凌尘做出有辱师门之事,让自己大失所望。  纪凌尘当然也清楚,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都只会让师傅更加生气,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燕长平,便低下头不语。  燕珑月再次拔出剑刺向纪凌尘,好在凌天宇反应快,一把将燕珑月手中的剑夺过,才让纪凌尘躲过一劫。  “月儿,不许胡闹!”  “爹爹,你就让我亲手杀了这个混蛋,否则难解女儿心头之恨!”  燕长平并没有让燕珑月杀纪凌尘,而是一掌把桌子拍得粉碎,往前走了几步。  燕珑月见到爹爹如此生气,自然不敢造次,退到一旁看着。  燕长平厉声道,“纪凌尘,念在你爹的情分上,我梵月谷上下皆当你是一家人,老夫更是将月儿许配给你。想不到你先是偷窥月儿沐浴,后又杀掉师兄逃走,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纪凌尘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儿……“师傅,徒儿无话可说,但我问心无愧!”  倔强的表情写满了脸上,这也让燕珑月更加憎恨他。  凌天宇见状也是对纪凌尘心生怒火,心想,“死到临头,竟然还敢摆架子,要不是看在师傅的面上,我早就杀了你这个王八蛋!”  心机颇重的凌天宇,并没有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但他除掉纪凌尘的心思却没有变,自己不能动手只有借助燕长平的手。  凌天宇十分恭敬地对燕长平说,“师父,以前大家念在纪凌尘年少无知,可是这一次他不但偷窥师妹沐浴,又杀了游师弟他们,不如就把他交给师妹处死!”  凌天宇阴笑着看了一眼纪凌尘。  燕长平一时之间也很难下决定,怎么说纪凌尘也是故友唯一的血脉,要是就这么把他杀掉在,怎么跟故友交代呢!  纪凌尘也不想死,可是面对这么多师兄师弟的指责,纪凌尘也很无奈!  突然他灵机一动,将百战刀傀双手捧上,“师傅,师兄说的那些事情,弟子并没有做,请师傅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是徒儿在半路上寻来的百战刀傀,愿意将他先给师傅,以示弟子的衷心。”  百战刀傀是紫阳宗的不传之秘,各大宗门都想得到他,如果参透百战刀傀的秘密,就可以轻而易举打败紫阳宗。  燕长平自然也对百战刀傀惦念已久,第一眼看见的时候,恨不得马上就把它拿到自己的手中,碍于自己掌门的身份,只好故作深沉。  “念在我跟你父亲的交情上,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但你在梵月谷的生活不能向从前一样,那些优待全部免去,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梵月谷的杂役。能不能重新成为梵月谷的弟子,就要看你日后的表现,你可愿意接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为了自己的清白,纪凌尘只好接受了燕长平的意见。  以前有燕长平护着,凌天宇一行人还经常故意刁难纪凌尘,现如今他只不过是梵月谷的一个低等杂役,大家更有恃无恐。  “纪凌尘赶紧把个地方打扫干净,我们还要在这练功呢。”  “纪凌尘,你是不是没长眼睛,这里这么脏,你说怎么干活的?”  各种难听的话,每天不知道要听多少遍,纪凌尘把这些人的嘴脸都刻印在自己的脑海中,发誓总有一天要让他们加倍奉还。  经过了一个月的杂役生活,纪凌尘早已经听惯了那些人对自己的冷嘲热讽,不管他们再说什么,都不搭理他们,只管做自己的事情。  直到纪凌尘听到一个消息,他觉得自己这些苦总算没有白费,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这一天凌天宇向大家宣布,梵月谷马上要举行一次选拔外门弟子的机会,凡是有能力者,皆可成为正式的梵月谷弟子。  虽然外门弟子多数时候也是做一些洗衣做饭的活计,但只有成为外门弟子,才能得到修行的机会,算是修真的真正开始。  为了在选拔中脱颖而出,纪凌尘勤学苦练,加上自己筑基一层的功力,要想通过选拔应该不是难事。  唯一要考虑的,便是防着凌天宇等人在比赛的时候出阴招,故意陷害自己。  纪凌尘正拿着扫把扫地,凌天宇走过来一脚踩住扫把,“我听说连你这个废柴也要参加比赛?我劝你还是清醒一点吧,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肯定会被别人打死的,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凌天宇用手掌拍打着纪凌尘的脸蛋。  其他人都附和着凌天宇在一旁哈哈大笑。  为了顺利在比赛中脱颖而出,纪凌尘一再选择忍让,凌天宇等人却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纪凌尘变成杂役以后,有几名弟子为了讨得凌天宇的欢心,他们故意让纪凌尘出丑,只为博凌天宇一笑。他们明白,在梵月谷内,只要凌天宇想着帮谁,谁就能彻底改变命运。谁也不想跟纪凌尘一样,活得那么卑微。当初燕长平那么喜欢他,可是现在呢,因为凌天宇的嫉妒,变成了一个任人踩踏的弱者。豪不夸张地说,在这段日子里,纪凌尘的生活还不如一条狗。  燕珑月很喜欢欣赏窗外的风景,可是每当她看到纪凌尘,好心情会立刻转换成愤怒,为此燕珑月严禁纪凌尘出现在自己的闺房附近。  凌天宇这些人明知道燕珑月不许纪凌尘靠近,偏要故意陷害他,当燕珑月赏风景的时候,他们就故意把纪凌尘推到燕珑月可以看见的地方,然后纪凌尘不是被燕珑月一顿骂就是一顿他,其他人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每一次被打,纪凌尘并不做解释,并不是他不想,只是他明白,不管自己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反而会让燕珑月更加愤怒地抽打自己。  凌天宇明白,燕长平流放纪凌尘也不过是想保护他的一种措施,在他的心中并不想让纪凌尘死掉。如果自己动手对付纪凌尘,说不定燕长平还会责怪自己,如果能借助燕珑月的手,燕长平自然说不出什么。  这一天燕珑月又推开窗子,发现外面有一群人围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燕珑月便走了出来。  “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不用做事情吗?”  燕珑月一边走一边晃动着手中的鞭子,她从房间一走出来,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了。这么多人围在一起,肯定跟纪凌尘脱不了干系,若真的是因为纪凌尘,那么这一次就狠狠教训一下他。  大家看见燕珑月走过来,给她让出一条路,再看纪凌尘果然蜷缩在一角,好像是刚刚被谁给打了一拳。  本想看见纪凌尘就给他一鞭子,看见他眼角的淤青,燕珑月也不忍心再打他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为什么围在这里?”  燕珑月又问了一遍。  “大小姐,这个家伙死性不改,竟然偷偷画了一幅你的画像,而且画得还有点……”  说话的是凌天宇的一个小弟,名叫时达,此人阴奉阳违,很多凌天宇想做的坏事,都是由他出面的。  “有什么?画在哪里?”  时达表现得很害羞,“大小姐,你还是不看的比较好,小的担心你看了生气,不如就把这个臭小子交给小的处理,小的一定让他涨涨记性!”  时达阴险地看了一眼纪凌尘。  “那画根本就不是我画的,是他们硬塞给我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