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四十九章 神殿危机 

第四十九章 神殿危机 

3012 2018-04-25 08:34:00
其实若纪凌尘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可以在一瞬之间,将眼前这三人斩杀,毕竟纪凌尘修炼了许久的地级功法瀚海十三剑,可是能够轻而易举的挡住一位金丹期高手的全力一击,若是爆发而出,在同级别之内,罕有人能够抵挡一击。  只不过这一套功法太具有代表性,北漠当中许多人都知道这套功法的来龙去脉,而纪凌尘之前正使用出了这样的一套功法,才一战成名,虽说在所有人眼中,他已经死去,但依旧在外面的世界当中,名声大作,传遍了整个北漠的所有修真者耳中。  所以如今限制他的,不仅仅是功法上面的缺失,还有对于自己另外身份需要展现而出的力量,绝不能与原本的自己有所重复,否则的话,隐藏自己的目的,将会瞬间被人识破。  因此,纪凌尘如今只能凭借着自己丹田之中雄浑的真元,与这些人游走交手之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饶是如此,也足够让人惊讶,因为在这截天教的三名弟子当中,其中有两位已经到达了筑基九层巅峰,只差临门一脚,就能打入窥灵境。  但如今,纪凌尘因为幻形丹的掩盖呈现给人的真实修为,也不过是筑基第七层而已,这样在窥灵镜眼中,甚至是筑基第九层巅峰高手手下根本走不过一招的废物,却能够以一敌三,而且丝毫不落下风,若是有好的武技功法,甚至这个时候,纪凌尘已经发动反攻。  如此让人惊才绝艳的人物,也让此时在一旁观战的云清,眼神之中,流露出潋滟之色。  对于强者,人们本能的有一种服从感,而同时,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出现在眼前,与自己颇为亲近,恐怕任何人的内心之中,也绝对充满了欣喜之意,尤其是在靠山宗这样自私自利,弱肉强食法则规划的宗门之内。  一个手段凶狠,修为奇高,凭借低等级境界居然能够以一敌三的人物,谁都无法想象他未来的成就会有多么的高。  截天教那原本满脸凶残之色的三位门徒,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脸色凝重起来,最后竟然化为青紫色,因为他们已经明白,此时仅仅只是纪凌尘一人出手,若加上云清他们三人,早就已经丧命于此,但是云清一直未曾动手,恐怕是将他们三人当做磨刀石一样的存在,用来磨砺自己师门的师弟。  “简直欺人太甚,若是刚刚师兄不那么大意,我们三人又何至于如此。”  久攻不下,再拖下去,定然会徒生变故,三人果断的后退,站到了纪凌尘很远的地方,眼神阴冷语气当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纪凌尘退后了两步,脸色有些苍白,实际上故意压制修为,不肯动用强悍至极的功法,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挑战,而且因为没有使用任何武技的原因,哪怕以他雄浑至极的真元,此时也消耗了三成之多,这对于纪凌尘这个从未真正日夜吸收灵气入体的修真懒人而言,的确有些消耗太大。  而他听闻了三人的话,心中立刻便是升起一缕颇为好笑的情绪,眼前这三人恐怕是得知,在自己手中根本讨不了任何的好处,如今想要放两句场面话,迅速远遁。  毕竟在修武者面前,修仙者的剑光遁术,一直是颇为优越的存在,若是他们想逃,仅仅凭借一个体修者很难拦住。  云清也是听到了这三人的话语,顿时发出一阵冷笑,随即说道。“北漠当中虽然弱肉强食,但依旧有道理存在,这片遗迹本身是我靠山宗先行发现,破解阵法,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才开辟出了这个小空间,如今你们却想要坐收渔翁之利,不付出点代价,又怎能得到好处,只不过你们这些人修为太过弱小,就算是你们长老到此,恐怕也要夹着尾巴逃走。”  纪凌尘听闻云清的话,不由得眉头一挑,这女人的嘴还真是歹毒,三言两语之间,就能把气氛一瞬间勾动着凝重,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从这女人到达此地之后,一直未曾消失。  “好一个靠山宗首席弟子,果然猖狂,不过既然你们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才打开的这座宫殿,那我们就算是无法得到里面的宝物,也绝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仿佛是被云清的这句话刺激到了,三人对视了一眼,皆流露出一丝凶狠之色,手中长剑一抖,化为剑芒,跟随三人的身形,急速冲入了宫殿之中。  “小贼敢尔!”  云清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这些截天教的弟子,居然抱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哪怕舍弃自身性命,也要捣毁宫殿之内的一切。  而且云清知道,若是凭借他们三人的修为,很难撼动上古时期魔神亲手修建的宫殿,但是在这座宫殿之内,可有着一座完全由禁制构成的山峰,若他们强行出手破解,定会引来禁制的防御,到那时,恐怕别说这一座宫殿,就算是绝望之海的边缘,都有可能瞬间崩溃。  一时之间,云清脸色苍白,而纪凌尘却没有任何迟疑,飞速之间,冲入了宫殿之内。  其实云清所能想到的纪凌尘,自然能够想到,但是纪凌尘却对自己有着自信,而且这座禁制山峰,如果真如刚刚那少年所说的那样,布满了无穷无尽的禁制,那么仅凭借三个窥灵境修士,若是对于阵法不精通的情况之下,绝对不可能触及到阵法的本源禁制,所以只要给纪凌尘斩杀三人的时间,他们这一次进入宫殿,就是绝对的自寻死路。  一道接一道的身影,飞速的在甬道之中穿梭而过,纪凌尘眼神死死盯住前方的三个修士背影,神念却并没有太过于关注三人,因为这三人已经成为丧家之犬,若是在被云清追上,定会死于非命,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一路搞破坏。  若是能够触及到阵法的根基,或许能够让所有人于此同归于进。  但是纪凌尘内心之中的那一丝丝危机感,至今却没有任何的消失,反而随着踏入宫殿,显得更加的,让她不安起来。  “这三人的修为,仅仅也只是筑基九层,若想突破,短时间内绝无可能,若我爆发全部修为,可瞬间将这三人击杀之,而这一丝冥冥之中的危险,究竟来自于何处,莫非就在我的身后不成。”  纪凌尘脑海之中灵光一闪,陡然扭头向后望去,便是见到一脸焦急之色的云清身后,那名少年则是不慌不忙的踏入宫殿甬道,原本显得稚嫩而又仓皇的面容,此时居然镇定得可怕。  “糟糕,我们中计了!”  纪凌尘猛然之间停下了脚步,豁然转头,望向了那看起来极为和善的少年。  “你把我们骗到这里来,究竟想做什么!”  纪凌尘停下脚步,扭身开口喝道。  而云清则是一头雾水,但冥冥之中也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对于纪凌尘,也有着一种颇为本能的信任。因此也是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望向身后的少年。  轻微的脚步声在甬道之中传出少年略显瘦弱的身形,出现在纪凌尘以及云清的事业之中,但这时的这个少年,却没有了之前的任何慌乱,反而有些洋洋得意,嘴角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眼神阴鸷的说道。  “云师姐,往日里高高在上,宗门之内无人敢忤逆你任何的想法,刚正不阿,素来秉公执法,才让你坐上了靠山宗首席弟子的位置,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般强横,却让你身边的人如同仗势之犬一样横行靠山宗,将与我同来修行的师妹,迫害于后山之中,你可曾想过,你终有一日会死在一位低阶弟子手里。”  少年眼神逐渐变得猩红,而纪凌尘闻言,也不由瞳孔一缩,这少年居然如此之隐忍,终日备受欺凌,饱受仇人嘲讽,直到现在才发呢,这样的人,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恐怕绝对不会动手。  想到了这里,纪凌尘霍然扭头,望向周围的宫殿甬道暮然之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前他并未注意,而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宫殿的甬道之上,有着许许多多人形的虚影存在,隐藏在阴暗的角落之中,台还在墙壁之内,如同被封印其内的鬼怪一般,万载都未曾逃脱出去。  而在其他一些拐角的位置,则是堆积许许多多的白色枯骨,而更为醒目的,则是前方不远处散落的几个金色锦囊。  少年嘿嘿冷笑了两声,自储物袋当中,取出了十几个木牌,见到这些东西,云清顿时色变,惊声说道。“莫非这是内门弟子的本命魂牌?你究竟是如何从刘长老手中得到的。”  也怪不得云清如此惊讶,因为这种本命魂牌,从来都是掌握在宗门长老手中,不仅仅可以预知弟子吉凶祸福,以极快的速度全区救援,更多的也是一种掌控手段。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