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五十章 少年狠毒

第五十章 少年狠毒

3101 2018-04-26 08:31:04
只要这一缕神魂在刘长老手中掌控,任何弟子都绝对不会对他产生忤逆,否则只需神念一动,这名弟子便会七窍流血而亡,神魂之力自上古时期消失,只有一些体修掌握着简单的利用手段,比之仙道的灵魂玉简,更加的血腥与凶残,也成为了靠山宗,掌握所有弟子最简单的一种方式。  而这样的灵魂木牌,自然也是被人看作重中之重,轻而易举,绝对不会将木牌交予其他人,都是掌控在长老以及掌门手中,但是眼前这少年,又是如何得到这十几个木牌的?  少年嘿嘿冷笑,并未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纪凌尘,随即说道。“王林师兄,我观你是一个拥有大智慧之人,能否猜到我究竟是如何骗到这些玉牌的呢。”  纪凌尘冷静了下来,眼神从周围的墙壁之上收回,随即声音冷淡的道。  “若我所想不错,这些木牌的主人,应该都是靠山宗之内的精英弟子,而且与这次掌管木牌的刘长老,关系匪浅,我说的对与不对。”  少年闻言,突兀的眼前一亮,随即笑道。“果然是仅仅十七八岁年龄,就已经窥探到了禁制本源的绝世天才,虽然称不上料事如神,但绝对不愚蠢,你所说的对了一半,因为这些木牌是这些修士心甘情愿交给我的。”  云清闻言,那双丹凤眼之内,流出一缕寒芒,冷哼一声说道。“没想到你不仅仅如此懂得隐忍之道,就连骗术也如此高超,若是以面前这座宝殿之内的利益相诱,倒是有无数种办法,骗出这些弟子手中的玉牌。”  少年冷笑了两声,算是默认了云清的话,随即说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而已,从进入这座遗迹开始,我从未去寻找任何一个仇人,都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任我夺取生命,而且我也并没有欺骗他们,这座宫殿之中,的确有这一位老怪存在,若是通不过他的考验,自然会死于此地,而今天就轮到你们二位了。”  纪凌尘闻听此言,眼神顿时冰冷,脚下一动,整个人化作一条黑影,大手抓向了少年的脖子,然而就在他冲出没多远,忽然之间,心中升起警兆,迫使他立即停下脚步,改变方向。  而就在他刚刚躲闪开脚下的位置,陡然爆发出一道强光,这道光芒锋锐无匹,周遭的甬道之上,瞬时出现了无数的刮痕,噎在那少年与纪凌尘之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二人完全隔绝开来。  “这是上古剑宗的防御阵法,你是如何得来这种稀有至极的阵法基础实盘的。”  云清见到这万道剑光,顿时骇然的脸色苍白,运起元力,化作护体护罩,来到纪凌尘身旁,将二人包裹起来。  而纪凌尘见到云清如此举动,内心之中不由得一暖,但也仅仅持续了一瞬间而已,如果说这事阵法与禁制构成的屏障,他们二人之中,或许也仅仅只有纪凌尘能够破解,若是纪凌尘死在了此地,恐怕以云清那小白一般的阵法基础,也绝难逃离此地。  所以如今云清的这种保护,与其说是不想让纪凌尘受到伤害,倒不如说,不想丧失最后一次破解阵法,逃离此地的机会。  而那少年,闻听此言,则是淡淡地笑了两声,语气当中充满仇恨的说道。“云师姐,恐怕你未曾想到,我那个师妹也是一个阵法天才,只是因为得罪了你身边的那个婢女而已,却是惨死于众人围攻之手,临死之际交付于我,而今日我就要用这阵盘,将你们二人格杀于此。”  少年状若疯狂,眼神之中透露出如同凶兽一般猩红色的光芒,对于云清的仇恨,已经扩散到了极致。  而纪凌尘也不由有些语塞,靠山宗出来的弟子,果然都是一些怪物,区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而已,竟有着如此惊天杀心,而且心思缜密之极,城府极深,这样的人若是成长起来,将会是所有人都会恐惧的存在。  只是他今天却错算了一点,不该算计到纪凌尘的身上。  而就在三人僵持之时,甬到尽头,突兀的发出几声惨叫,随即那三个截天教的门徒,以更快的速度飞退了出来,只不过此时的他们极为狼狈,三人都好像经历了一场凌迟一般,衣衫破碎,脸上满是刀痕,而眼神之中带着无尽的恐惧,根本无视了纪凌尘以及云卿二人,猛然撞到了少年构建而出的剑阵之上。  霎时之间,血肉横飞,就连一直颇为冷酷,手段狠辣的云清见到这一幕,也不由暗自皱起了眉头。  而那少年见到这三人,慌不择路,则是脸上也流露出一缕惊恐之色,一边缓步后退,一边冷声说道。  “那个老怪物醒来了,你们两个定然会身死于此,过两天之后,我会来将你们的储物袋带走,放心,用不了多久,会有更多曾经欺辱过我师妹之人,跟随你们而去,到那时你们在阴间向我师妹忏悔吧。”  话音落下,少年飞速遁走,云清运尽全力劈斩出,数道剑芒,但是在落入这上古剑阵之中之时,却如同泥牛入海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让这阵法的光芒更为凝实,彻底的封闭了整条甬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黑暗至极的甬道之中,传来了一声惊天狂笑,嘶哑之极,仿佛两把生锈的铁剑搅在一起摩擦,让人顿生一种惊恐之感。  时间紧迫,而且纪凌尘知道,身后的空间之中的这个老怪物,绝对不是云清他们二人所能够抵挡,如今若想出去,唯一的突破口,也仅仅只是这少年身上。  想到这一点,纪凌尘不由得暗自咬牙,顾不得身份暴露与否,随意的从储物袋当中掏出了一枚丹药,大声喝道。  “站住,我要以我手中丹药,交换你上古剑阵的阵基,你可愿意。”  而随着纪凌尘声音落下,原本飞速逃遁的少年身影,猛然之间,从空中掉落下来,摔落在地面之上,脸现茫然之色。  “你疯了吗?他就是想让咱们两个死在此处,怎可能会将封闭了道路的剑姬教出来,不要再浪费时间,快跟上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或许能够从这座神殿之中,寻找到其他出路。”  云清听到了纪凌尘的话之后,脸现嘲弄之色,随即焦急的向着甬道深处走去,但就在此时,让云清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  只见已经逃出很远的少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脸现贪婪之色,死死地盯着纪凌尘手中的丹药,如同失了神魂一般,喃喃自语道。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轮回丹,能够把我师妹重新带回人世,只要你愿意交换给我,我愿意拿一切来换。”  迫不及待一般少年撤掉了阵法基础,翻手从储物袋之内掏出了一把完全由石头雕刻而成的小剑,丢向了纪凌尘。  而纪凌尘接过,这看起来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石头制成的袖珍小剑反手便将丹药抛给了少年,随即伸手拉住了一旁陷入呆愣状态的云清,真元催动之下,梵月谷镇派遁光御风诀用出两人如同一道幻影一样,瞬间向着出口而去。  而就在两人到达出口位置,这座神殿之内,发出一阵接一阵低沉的咆哮声,轰隆隆的巨响,让地面都接连不断的颤抖起来。  纪凌尘将云清放在了洞口位置,眼神之中流露出迟疑之色。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如果我所想不错,定是那三人的血腥之气,刺激到了这座宫殿之中,囚禁的那个老怪,能从上古时期一直活到现在的存在,修为定然深不可测,弹指之间就能灭杀我等。”  云清也顾不得去银城刚刚所施展而出的手段,立即展开步伐,向着迷雾之海的位置奔去。  但纪凌尘却并没有挪动脚步,而是感受着地面的震动,眼神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缕悲悯之色。  “你还在想什么?你莫非疯了不成,刚刚那少年可是要杀掉咱们两个,你若是此时将其救出来,岂不是放虎归山,而且此人懂得如此隐忍,若是存活于世,恐怕绝不是善事,还是赶紧离开吧。”  云卿何等冰雪聪明,在见到纪凌尘脸上流露出的那一缕悲悯神色之时,顿时便是明白了,纪凌尘此时心中所想,当即便是厉声说道。  而纪凌尘此时像是下定了决定一样,缓缓抬起头来,摇头说道。“云清,那少年没有任何的错,她只想保护她的师妹,然而却惨死于你们靠山宗残酷的规则之下,如果说,究竟是谁错了?那么我认为,一切的因果,都将归究在靠山宗之上,这少年,我必须要救回来。”  纪凌尘猛然咬牙,随即御风诀再次施展窥灵初期的修为,没有任何掩饰的爆发而出,周遭气浪翻滚,他的身形也在这一瞬间,化作了闪电一样,再次冲入黑沉沉的甬道之内。  而此时纪凌尘重新进入这个甬道之后才发现,周遭的原本浮雕在墙壁之上的壁画,如同在此时活了一般,张牙舞爪,一层透明的屏障也出现在墙体外表密密麻麻的符文,串联成数千道锁链,将这一切得壁画封锁得严严实实。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