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五十三章 龙战

第五十三章 龙战

3035 2018-04-27 08:33:00
 王师兄此时脸上满是得意洋洋的表情,而见到了江莫离之后,更是流露出看起来极为鄙夷的神色,颐指气使的说道。  而纪凌尘听到了这里,不由得眉头一挑,随即淡淡开口问道。  “这位王师兄,刚刚在祭坛之上的时候,是你多次开口嘲讽我,不得已之下,我才展开反击,而现在你又污蔑我是其他门派的内鬼,可有证据。”  纪凌尘此言说完,偷眼向后面的云清扫了一眼,顿时便是发现这个女人的脸色,逐渐变得蒙上了一层冰霜版,而那双丹凤眼之内,更是流露出丝丝缕缕的寒光。  王师兄不明所以,并未忌讳云清在场,而是抬起手中宝剑,指着纪凌尘说道。  “臭小子,你刚刚所说的话,我全部听在耳中,而且看你和这个送财童子关系匪浅嘛,这样说起来,你们二人定是内外勾结,来我靠山宗之内,图谋不轨,就如将莫离的师妹那样,妄想以微末之身晋升外门,却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最后死于非命,这就是教训。”  白袍高大青年,眼神之中流露出丝丝缕缕的兴奋之色,不仅仅是纪凌尘终于被他抓住了破绽,而更因为它能够将纪凌尘,从云清的面前,踩在脚下,毕竟在那个神殿之内的祭坛之上,他可是丢尽了脸面,纪凌尘居然能够破解开连金丹期长老都无法破解的禁制。  也让他们这一辈弟子之类的所有人,从内心之中产生了忌惮,要知道,靠山宗之内阵法的修行者颇为的稀缺,而弱势出现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天才,定然会将所有的资源灌输于这个少年身上,所以他们这些弟子,未来的修炼资源定会有所稀缺。  因此,对于纪凌尘,他们所有人都有着一种本能的敌视,更为主要的是,纪凌尘居然以一个杂役弟子的身份,一直跟随在靠山宗所有人眼中的女神身边,这样的待遇,足以让任何人眼红。  更何况这个一直暗中早已将云清视为囊中之物,容不得半分别人染指的王师兄了。  “若你说他们二人都是其他宗门的奸细,那我又该当如何?一个是我的奴仆另外一个则是我的同门师弟,莫非你的眼睛长在了后面,没看到我在此处吗。”  沉默了许久,云清的怒火,如同18绝地之内的燎原火山一般,轰然爆发。  就连纪凌尘此时也不由得感觉浑身发冷。暗自惊讶,这女人身上带有的强烈杀气,这样的气势可不是单单只是猎杀妖兽,能够锻炼而出,恐怕绝大一部分,是在靠山宗之内一路厮杀,将任何反抗自己的人踩在脚下,久而久之,才能养成的惊人气势。  而一旁的少年,此时也不由得露出了胆怯之色,因为他的修炼资源一直被剥夺的原因,这使他的内心之中,也产生了对于自身的怀疑,修为低弱,再加之自己的师妹,死于别人迫害他,没有成为一个疯子,已经极为不易,但饶是如此,内心之中也存下了极为阴暗的种子,若有朝一日,长成参天大树,定会成为一代邪魔。  纪凌尘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却并没有将这个少年的胆怯,当做是一种无力,而是视为了一种威胁,一个人会害怕并不是太过于难以启齿的事情,但若是这个人明知害怕,你就可以动用冷静的头脑和缜密的思考,构建出庞大的棋局,将强大对手击杀这样的人才最为可怕。  如果说之前在甬道之内,纪凌尘没有系统的强制交易规则加持,恐怕这个时候他已经被封锁,死在甬道之内,被那一位上古魔神,用手指碾成了碎肉。  这就是这个少年的可怕之处,纪凌尘从未小看。  而云清此时虽然没有将气势完全的倾泻给二人,但依旧让两人感觉难受无比,更何况眼前这个承受了,绝大部分气势压制,以及那种如针芒在背的杀意绕颈的王师兄。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之内,这位王师兄的脸色,瞬息之间变了几变,由原本的强硬坚持,逐渐变得有些懦弱,最后流露出了惊恐之意,高声说道。  “云师姐,我并非有意,一路跟随在此,但是我一直觉得眼前这个小子绝非善类,恐怕会对你图谋不轨,而且我刚刚也听到了他的话语极为明显,就根本不是我们靠山宗之人,我必须将此事禀报长老,查明此人身份,否则若此人包藏祸心,对师姐的安危影响极大。”  这位王师兄脸现屈辱之色,随即恭敬弯腰,语气当中,带着浓浓的杀心,开口说道。  纪凌尘闻言,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然的笑容,看不出来,这个姓王的还有几分眼色,如果刚刚他一直强硬的坚持下去,根据云清的脾气,定会一剑斩下,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偏偏此时,他竟学会了求饶,而且还拿出一副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一副为你考虑的倾向性,这样的手段结合之下,哪怕云清真是一个杀人狂魔,这时若是将此人斩杀传了出去,也会寒了别人的心,以后再有人与云清相处,定会百加戒备,谨慎小心之至。  因此,云清浑身的杀意在此时,不得已得消散了许多,但眼神之中依旧带着浓浓的威胁之意,缓缓说道。  “此人经我查明,正是我靠山宗弟子,绝非你口中所谓的奸细,你若是敢于禀告长老,让王林师弟有任何损伤,你这条命就作为赔礼吧。”  云清暗自咬紧了牙关,强行收敛了自己的杀心,随即扭头便是向着之前三人来的方向走去。  纪凌尘见此,嘿嘿笑了笑,对着王师兄拱了拱手,脸上流露出一幅讥讽的表情,跟随在云清的身后,大步而去。  而原地只剩下江莫离此时露出满脸仇恨的神情,嘿嘿冷笑了两声,开口说道。  “王师兄,我不会忘记,我师妹的死,是你在背后推波助澜,还有另外几个窥灵境界修士,我都一一记在心里,不过不必担心,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上。”  将莫离哈哈笑了两声,跟随着纪凌尘的身后三人迅疾而去,只剩下神殿门外,一脸阴沉之色的王师兄。  “王林,将莫离,你们两个不过是如同蝼蚁一样的外门弟子而已,也敢威胁我,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还能借助云清的威势,嚣张到几时。”  王师兄脸色阴沉,看着三人的背影,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不甘,随即脚下动作,整个人化作一道遁光,向着正北的方向,迅疾而去。  而看到那遁光消失,纪凌尘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对着一旁的江陌离说道。  “报仇之时,需要徐徐图之,这位姓王的心思深沉之极,恐怕早已设好的陷阱,等你上钩,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之内,你尽快的寻找体修功法,借助着这片世界的,对于灵气压制的规则,尽早的熟悉武技,若我没猜错,恐怕你离开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是你身死之时。”  纪凌尘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冷意,让一旁少年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会暴露,而且刘长老这时也一定对我有所怀疑,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不能在此地突破窥灵境界,恐怕只要一出现在靠山宗,就会立即被众人击杀,唯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震慑住他们。”  纪凌尘暗自点头,这个少年,终于走出了师妹身死的阴影,虽然促使他如此激进的动力是复仇,但总要比之前那样毫无争胜之心,强上百倍之多。  纪凌尘非常的清楚,原本修真之路,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如今世界之上,人心险恶,若没有强大实力,只会被别人看作是张坂之上的肥肉而已。  况且这个少年天资并不弱,只是因为靠山宗奇葩的规定每一次都被强大之人掠夺修炼资源,又能够让其安分守己的修炼一段时间,踏入窥灵境界,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想到了此事,纪凌尘不由得抬手,摸了摸下巴。  “北漠修真者之间的关系,还有修炼的规则,都非常的奇葩,但相比于其他各地而言,这样如同养蛊的方法,却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培育出横贯虚空的绝世天才,而若是我能够扶持他们两个独得靠山宗的大权,以此为辐射,他日我若想要夺得梵月谷宗主之位,定能够省上不少力气,但此事还需要仔细思虑,非一日之功。”  猩红色的大地之上,三人急速飞驰而过,周围不远处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生面孔。  而这些人在见到三人之后,皆是露出戒备神情,直到三人身影消失,才长舒一口气,逐渐的深入,绝望之海的更深处。  绝望之海虽然被称作为海,但是却并没有任何的水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如同实质一般的灰色雾气。  这些雾气如同海水一样翻滚不息,所过之处,只留下无尽的白骨与贫瘠的土地。乃是世间第一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