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四十一章 危险时刻

第四十一章 危险时刻

3014 2018-04-21 08:28:35
“这把剑确实不错,比之古战场之上,这些灵气消散,沦为废铁的长剑,好上百倍不止。”  说完,纪凌尘转身便走,他想要以更短的时间,尽量的收集到更多的魔神树,不仅仅是想要自己锻造凡神之甲,也要尽可能的让后来的修真者,收集到更少的资源。  “等一等!”  然而,就在纪凌尘想要离开的时候,一身红色宫装的女子出言阻止,随即上前两步,将长剑拔出之后说道。  “你不去和其他的人去争夺宝物,反而在挖这种看起来平常普通至极的树,可是有什么隐情。”  纪凌尘闻言,不由得笑了笑,转身说道。“我只是借用了你的长剑而已,莫非你还想要我手中的这种树干不成?”  宫装女子闻言,脸上流露出满意之色,随即伸出纤细洁白的手,说道。“拿来给我看看,否则,我不介意让你给我在这里挖一辈子的树干。”  这女人如此盛气凌人,而且像是所有的一切都像理所当然一样,让纪凌尘突然之中心里升起了一种荒谬之感,无奈笑着说道。  “周围的地表之上,有无数的这种树干,你想要,只需亲自动手便可从我手里掠夺,这未免有些不美吧。”  “这红色土壤,我总感觉有些异常,沾染太多,绝非好事,所以既然眼前有现成的,我又为何去亲自动手。”  女子话语当中带着理所应当,以及一种浓浓的高贵意味,让纪凌尘有些无话可说。  想了想之后,纪凌尘便是将这手中的树干递了过去,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容说道。“看看可以,可是看不出什么来,还要尽早还给我,要知道我还有事情要做。”  女子并没有答言,将树干接过之后,眉头便是稍稍一皱,因为这一颗看起来不过手臂长短,有着数十条藤蔓从顶部垂落的树干,出乎意料的重。  而且这些树干之上,有着细细密密的红色鳞甲,看起来像是树皮,但坚韧程度,却超乎常人想象。  多看了几眼之后,女子摇了摇头,随即抬头望向纪凌尘,眼神中带着一丝问寻之色说道。“这种树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作用?”  纪凌尘翻了个白眼,随即一把将这树干抢过来,冷笑着说道。“既然不知作用,为何又要纠缠不休,我觉得你还是去找你那些同门师兄弟,和他们手里抢东西更好。”  说完,纪凌尘便是将树干扔进了储物袋,拍了拍手,笑着向后方走去。  但就在此时,女子却是冷然一笑,手中长剑陡然一翻,十余道剑光,呈现一种绝杀之势,斩向了纪凌尘的身后。  这一变故发生得极快,让纪凌尘都有些摸不到头脑,莫非这女人是疯了吗?无冤无仇,居然动杀手。  不过纪凌尘的反应也并不慢,根本无需拔剑,手指轻弹,一道元气构建而成的剑光,迎上了这十余道雪亮的绝杀之剑,两者触碰,发出一声清冽的交鸣,随即二人迅速的后退,这一场交锋看起来颇为的迅疾,只是一个试探,并没有倾尽全力,但饶是如此,也让女子的眼神之中多了几分的忌惮。  “仅仅只是随手可得的一棵树而已,你便要对我动杀手,这又是什么道理。”  纪凌尘弹了弹有些发麻的手指,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随即说道。  红衣宫裙,女子闻言,却流露出一缕看起来颇为虚假的笑容,扭头望向有些不明所以的另外一个稍小年龄的女孩,轻声询问道。  “轻舞,你是否记得,在我们靠山宗进入这片七彩之地之前,还有其他人进入吗?”  年龄稍小的女子闻言稍稍有些发愣,嘟着嘴,颇为迟疑的说道。“我曾听刘长老说过,在我们之前,截天教也派人进来试探过,但是因为他们没有靠山宗体修的元气护体功法,不得已之下,只能撤了出去,而在这之前,只有那个倒霉蛋,也就是得罪了截天教蓄意造谣的那个笨蛋,被截天教长老一掌拍进了这里。”  听到女孩声音落下,妖媚宫装少女手中的长剑抬高了一分,只向了季凌尘的喉咙轻声说道。  “你看,靠山宗的子弟,是在第三个进入这里的,那么你是属于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呢!”  听到这里,纪凌尘顿时瞳孔一缩,刚刚自己看到是两个没什么威胁的女人,所以有些麻痹大意,一不小心露出了自己,并非靠山宗弟子的消息,而刚刚这个名为轻舞的女孩,所说的前者,还有第二者,皆是他们靠山宗的大敌,如今行踪暴露,想要善了恐怕不可能了。  “我说,你说的这三种组织,我一个都不属于,你会相信吗?”  纪凌尘微退了几步,眼神扫向了四周,空旷至极的白骨荒漠,如果说这个女人依旧不依不饶,那就别怪它痛下杀手。  “杀了我,你一样走不掉,而且想必你根本不知道吧,当你踏入了这片区域之后,除非你能够寻找到魔神留下来的法宝,亦或者通过宗门的传送阵离开,否则你一辈子只能待在这儿,虽然你能够抵挡灰色雾气一时半刻,但是总有一天,你也会被抽成人干,你想走哪条路呢?”  红衣宫装女子,此时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让纪凌尘的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你想怎么样?我仅仅只是挖几株树而已,而且我并不属于你所说的那三个组织当中的任意一个,但你若继续胡搅蛮缠,那我也不介意动手干掉你。”  纪凌尘舔了舔下唇,眼神之中升起了一缕杀意,他早就做好了,要将所有进入这绝望之海,边缘之地的靠山宗子弟,全部诛杀的打算,既然这两个女人也是其中之一,倒也少了麻烦。  “我不想做什么,而且我已经猜到你是谁?凭借我们两个的修为,根本无法留下你,而你甚至可以将我们两个轻而易举的杀掉,不过你如今也是重伤在身,只要我在临死之际,捏碎传音玉符,刘长老可以在短短几息时间到达此地,而到了那个时候,你必死无疑,所以你如今只能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不介意鱼死网破。”  红衣宫裙少女,见到了纪凌尘,眼神之中的杀心,顿时脸色一摆,随即微微后退了几步,与另外一女子成一种防守之势,语气当中,带着丝丝的威胁之意说道。  “哦,我明白了,原来他就是那个倒霉蛋,但是这根本不可能啊,被金丹期修士,全力一掌打进了七彩光柱之内,就算不死,肯定也会全身骨骼尽碎,那时没有任何能力反击,也无法形成护体灵气罩,只会被灰色雾气吸成人干,怎么可能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听到那另外一女子,叫出了自己的身份,纪凌尘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随即伸手在储物袋之内,取出了一把灰色的长剑,这把剑是之前他斩杀,那另外两个靠山宗子弟之时,从他们的储物袋之中取出的宝剑。  其中一把已经孕养出了器灵,被纪凌尘强行抹杀了其中的神念之后,瞬间炼化,而现在也是纪凌尘唯一趁手的武器。  “原本我并不想要留下你们两个,毕竟你们虽然刁蛮,却并没有做出让我感觉讨厌的事情,不过如今看来,我也只能讲你们二人抹杀,否则的话,我将从这里再无安宁之时。”  纪凌尘眼神阴冷,丹田之中的灵气,逐渐的躁动起来。  “等等,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谁,我也没见过你,而且我们两个也并非是靠山宗的精英子弟,而是他们的仆役而已,对于靠山宗的恨,比你少不了太多,你若与我动手,岂不是失了身份。”  红色宫装少女,此时脸色有些发白,扫了一眼身旁的同伴,升起一丝恼怒之意,随即扭过头,有些惊慌的说道。  而纪凌尘闻言,却是嘿嘿一笑,说道。“能够把阵纹雕琢的如此反复,铭刻在长剑之上,而且修为在如此的年龄,已经到达了窥灵初期,这样的人若不是精英,恐怕你们靠山宗,从此以后,将要统一整片大陆了。”  “你个笨蛋,为何要阐明他的身份,为今之计,只有鱼死网破了。”  听到纪凌尘将自己的身份道破,红色宫裙少女顿时脸现恼怒之色,厉喝了一声,身旁的同伴,长剑猛然出鞘,那妖媚的脸上,此时流露出丝丝的绝望之色。  但就在纪凌尘准备下杀手之时,突然之间,一声巨大的爆响,在绝望之海的边缘地区,迅速的扩张而来,与此同时,一道如同流光一般的剑光,飞速的向着此地穿梭而来。  而听到了身后这个响声,红衣宫裙少女长松一口气,随即从怀中取出一张已经被捏碎了的木牌,对纪凌尘轻轻的笑了笑。  见此,纪凌尘不由得面色一变,磨了磨牙,随即脚下一动,整个人如同一道白色幻影一般,飞快的后退,转瞬之间,消失在了白色的骨海之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