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三十一章 妖族的一次出手机会

第三十一章 妖族的一次出手机会

3142 2018-04-17 10:57:58
听到了这里,周围数十名黑衣青年,皆是面色微变,他们都是截天教这一任的门徒,修为大多在筑基八层之下。  而林师兄则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却没有想到,以往在宗门之内,站在任何同龄高手,隐隐有着窥灵境界之下,第一人称呼的林师兄,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之内,竟被一个看起来不起眼的人,轻而易举的杀掉。  “此人绝对不能留,因为这人所使用的手段,让我忽然之间想到了典籍之中记载的蛟龙之力,传说在上古时期,蛟龙血脉,有着对于修真者本能的压制,可让力道按存在修者体内,若有反抗,必将会肉身破碎,自曝而亡,只不过这种蛟龙血脉,已经在近古时期,被妖族的血狐一族斩杀得一干二净,却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重现。”  黑袍少年面色冷酷,那双有些泛红的赤色双眼,此时更是杀意滔天,望着下方的城池,脸色凝重得可怕。  “蛟龙之力?若真是这样,将此人抓来献祭,定能得到天道的欢心,从而降下更好的法宝。”  那金袍中年人,闻言却并没有如同黑衣少年那样,显得杀心十足,而是忽然眼前一亮,颇为惊喜的说道。  而此言一出,也让周围的人沉吟了一下,随即暗自点头。  “金长老所说的没错,天道祭坛,十年才能启动一次,若仅仅只是献祭普通人的鲜血,所得到的法宝威力有限,若是能将此人这种特殊血脉献祭给上苍,或许会降下地阶功法也说不定。”  黑衣少年眼神也陡然的亮了起来,浮现出一抹贪婪之色,随即长袍一展,整个人如同大鸟一般,从山巅之上跃起,轻飘飘的向着下方的巨城落去。  而其余那些人也紧随其后,只不过他们的目的并没有改变,却是要将纪凌尘格杀的想法延后了一些而已。  厉家府邸当中,纪凌尘和小和尚相对而坐,望着外面水天一色的,波光潋滟的大湖,神情间露出些许惬意之色。  “小和尚,至今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而且我一直都有一个疑惑,你能否帮我解答?”  呆坐了一会儿,纪凌尘也过身来,望向此时,端坐在一旁,浑身如同笼罩着一层圣洁光芒的清秀小和尚,有些疑惑的说道。  “纪师兄何必如此客气,小僧法号玄禅子,乃是西海玄天四,一个刚刚晋升内门的普通弟子,而我佛家自然不敢诓骗任何人,你若有疑惑,我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小和尚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的说道。  而闻听此言,纪凌尘不由得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个小和尚还是个内门弟子,怪不得根本看不出修为,或许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小和尚的实力,比之自己强上不止一筹。  想到这,纪凌尘也不由的变得严肃了些许,随后询问道。  “西海距离北漠何止万里之遥,你又为何跑来这么远的苦寒之地进行试炼,而且据我所知,西海玄天寺的下辖范围,已经囊括了几千个凡人国度,如你想要救苦求难,也不必来此吧!”  玄禅子听闻纪凌尘的话,苍白而极为薄的双唇微抿了一下,那清亮的眸子之中,闪过了一丝迟疑,才开口说道。  “纪师兄有所不知,如今的西海,早已不是之前的西海,师尊曾言,如今。世间将有大灾降临,人心惶惶,魔气已经散步到世间各处,而且因为灵气波动更为剧烈的原因,将会有更多人踏入修炼之路,一个黄金盛世就将到来。”  纪凌尘闻言,眉头当即一挑,关于这些事情,他倒是有所耳闻,因为这样的修真大势,每隔几千年总会出现一次,并没有什么太过于值得注意的地方,倒是这个玄禅子所说,大灾的降临,倒是让他有些摸不到头脑。  玄禅子见到了纪凌尘脸上的疑惑表情,淡淡的笑了笑,随即说道。“纪师兄有所不知,西海玄天寺的功法,修炼到最高深处,可进行天人之感应,与道家的仙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师尊在几个月之前,突然之间感觉到冥冥之中传来的危机,并且告诉我,一切乱源的根本发源地,就是在北漠之中,所以我才不远万里来此,打算寻找这个即将坠入魔道之人。”  纪凌尘有些目瞪口呆,这小和尚也太好骗了吧,只不过是他师尊简简单单一句话,就直接将其发配到了距离西海无尽远的北漠之中。  远离了超越了八大豪门的修炼宗门,最好的资源,没有了任何同门师兄弟的支持,可想而知,这个小和尚这一路会是多么的艰险。  而那个所谓的入魔之人,北漠单单只是流沙海就有无限大,更别提其他的十三魔域,还有边缘之地,无尽的灰色雾气,囊括的区域,想要在这个地方寻找一个人,比之大海捞针,简单不了太多。  但忽然之间,纪凌尘内心之中突然升起一丝颤栗,望着小和尚澄澈的目光,脸色瞬间有些苍白。  要知道,他就是在几个月之前,穿越到了眼前的这一具身体当中,而且就是在北漠之内得到了系统,从而短短时间中成长到了现在的地步。  莫非眼前这个小和尚,真的有所谓的缘分,竟然走到了自己眼前。  想到了这一点,纪凌尘不由得浑身发冷,佛门对于入魔之人的态度,他倒是有所理解的,先是想尽办法将其渡化,也就是拉入佛门之中,当一个一辈子受清规戒律约束的苦行僧,而另外一种就是斩妖除魔,将其封入佛像底端,万载不能超生。  这两种结果,随便哪一种纪凌尘都无法接受。更让他有了一种,把这个小和尚带在身边,用来抵制那个妖女,像是引狼入室一般的感觉。  “季师兄,你可曾听说过有这样的人吗?行为诡异,杀人如麻,若是有的话,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而且我师尊曾说过,总有一天我会与此人碰面,届时,我定会让这个魔头永远都无法做出师尊所担忧的事情。”  小和尚继续说道,只不过没说一句,纪凌尘额头上的冷汗便多一层,最后整个人就像是从水中捞出来一般,脸色苍白的道。“我如果见到,一定会告诉你的,对了,你不是说要将截天教的阴谋告知宗门吗?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现在就动身呢!”  玄禅子一愣,有些不能明白,纪凌尘刚刚还想要和他秉烛夜谈,怎么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就让他回返宗门了。  看到小和尚投来的目光,纪凌尘猛然之间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严肃至极的道“修炼者,当以天下苍生为重,截天教已然得知他们的阴谋败露,定然会加大防范,甚至会抢先动手,若是西海玄天四晚到一些,恐怕会有无数沧桑并于此,还望道友加以援手才是。”  说到这里,纪凌尘脸上更是浮现出慈悲表情,依然一副将天下众生装于胸怀的样子,看的玄禅子面露羞愧,满是懊悔。  “纪师兄所言极是,倒是师弟,反应太过迟钝,多谢师兄指点,他日归来之后,定会亲自上门拜访。”  玄禅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合十,颇为虔诚的说道。  纪凌尘闻言,突然露出一丝轻松之色,随即笑着说道。“不妨试,来日方长,定会有再见之日的。”  而望着玄蝉子的背影,消失在楼阁的拐角处,纪凌尘长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禁有些大汗淋漓。  因为他刚刚仔细的想了很久,如果没猜错的话,玄禅子想要找的人,定是自己,因为自己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踏上九重天,斩落仙穹的人头,为自己这一世的宗门以及父亲报仇,而在这片大陆之上,先琼早就已经成为了无数人朝拜的对象,视之为神,而像纪凌尘这样的想法,都可以称得上是离经叛道,早就已经坠入魔道,无法自拔了。  而若是真的被玄禅子得知自己的目标,恐怕还未在自己羽翼渐丰之时就将被打落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幸亏我反应快,将这个佛门的虔诚弟子送走,否则的话,若被其看出端倪,恐怕是没法逃过这一劫了。”  呆坐在楼阁之中,纪凌尘掰着手指,仔细的想了想,好像现在如果将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恐怕真的会遭到天下人的追杀,首先是易宗弟子,这个上古时期,便是已经招惹到了仙穹忌惮的宗门身份,现在又加上一个不世出的大魔头,光是想一想,人们都会认为自己是一个脚底生疮,脸上流脓的无敌大坏蛋。  而到了那个时候,不仅仅是过街喊打那么简单,甚至以后要遮着脸过日子了。  想到这里,纪凌尘不由得长叹一口气,人帅就是没办法,总是会被人怼,所以在自己还未成长起来之前,低调是最好的手段。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携带着缕缕的香风,自身后传来,随即一个甜糯的声音响起。  “怎么亲自把你的保命符送走了,难道你就不怕这个时候我突然对你动手,将你生吞活剥了。”  纪凌尘转过身来,便是见到此时一身紫色宫裙,乌黑如珍珠般的秀发绾成一个仙人系的厉天凤正靠在门前,清丽的脸上带着冷笑,眼神冰冷的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