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五十一章 汉沽魔神

第五十一章 汉沽魔神

3131 2018-04-26 08:31:02
 然而,上千道金色锁链,此时已经有许多极尽暗淡,或许撑不了太久,就将崩碎而开,到那时这壁画之中封印不知多少万年的无数魔神,恐怕会将搅起一场惊天巨浪。  咆哮声不止,周遭的壁画也开始颤抖,上千道锁链发出不断断裂的声音,而纪凌尘此时也爆发了自己修为的极致,甚至肉体之内的经脉都有些隐隐作痛,丹田之中的灵气,更是如同滔滔江河一般,瞬间便是抽空了1/10。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纪凌尘拼了老命的时候,终于再次见到了那个,此时坐在泳道正中间,满脸茫然的少年。  “你骗了我,我师妹永远也回不来了,永远也回不来了。”  少年此时沉浸在一种极为茫然的状态,看着手中的那枚丹药,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绝望。  “你大仇未报,莫非就这样消极,求死不成,若是被你师妹见到,你可曾想过他会如何的伤心。”  纪凌尘停下脚步,伸手抓住了少年的衣领,施展出遁法,再次向外跑去。  而那少年则有些惊讶的扭头看了纪凌尘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嗫嚅了一下嘴角,但是眼神之中的茫然,此时消失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缕感激。  “留下我的徒儿!”  但是,就在两人飞速逃遁的时候,突然之间,壁画之上探出一条巨大的手臂,遮蔽了面前所有的空间,狠狠向着两人拍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纪凌尘不由得瞳孔微缩,因为他在这一掌当中,感受到了无尽的压力以及威胁,此人隔空拍出的一击恐怕已经不下于金丹期,高手的仓促出手。  而且这名老怪已经不知道被封印在这个灵气隔绝的空间多久,居然还具备着不次于金丹期的实力,这样的人物,绝非等闲之辈。  而若是其他的修真者,恐怕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等死,但纪凌尘却不同,因为他早就已经和金丹期修士交手,而且不止一次,如今见到这遮天蔽日的手掌,横击而下,并未慌乱,而是立刻调动体内丹田元气,在身前形成一个元力漩涡。  修武者的元力以及修仙者的灵力,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有些许相似之处,但是二者之间却水火不容,只要触碰定会产生极为惊人的反应,而纪凌尘做的打算就是硬闯。  凭借着自己强悍的肉身,还有打不死的蛟龙之力,以及丹田之中无穷无尽的元气漩涡,哪怕是拼了命,也要将这一个遮天蔽日的手掌钻出一个洞。  轰隆一声巨响,周遭的千道锁链在这一瞬间崩溃,无数的魔影将整个通道遮蔽的严严实实,而那一个巨大的手掌,却没有半分的撼动依旧狠狠的压制而下。  “给我破!”  纪凌尘爆发出一声巨吼。体内的元力,如同江河一般倾泻而出,居然在那一瞬之间,阻挡了这个手掌下落,短短一个刹那。  一声惊疑声,在身后的空间之中响起,随即那巨大手掌再次凝实,由原本的拍落,化为了握紧,只是轻轻一动,纪凌尘便是感觉自己的肉身,如同被放在巨石之下碾轧一般,发出了一阵噼啪的爆响。  “哈哈哈,没用的,这个老怪已经看中了我丹田之中的一样东西,此物随我,天生而来,而我也和他定下了协议,只要能为我复仇,我便将生命献祭于此处,你走吧,只要留下我,他不会为难你。”  少年此时看着纪凌尘,孤木难支的模样,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悔恨,随即低声说。  “放屁,你从不亏谁欠谁,只是这该死的靠山宗,把你这样一个本身可以名扬四海的绝世天才,硬生生摧残成了一个心理变态,而且你难道就不想亲手手刃自己的仇人吗?云清刚刚可是百般嘲讽,莫非你就不想报复回去。”  纪凌尘只能说一句,少年的脸色便是苍白一分最后则是化为了满面的无奈。  “既然他已放弃,你又何必如此执着?他是等我脱困之后,这世间将永无生命之地,鲜红色将占据所有的位面,汉古魔神将成为无尽大世界之内唯一的神!”  低吼声不断的在甬道深处传出,让纪凌尘不由得浑身发麻,这人竟是一位魔神,而且还是体修,只要脱离的禁制,补充到天地元气,恐怕在这片世界之中,足以横行,而他们两个在其面前,就像是跳蚤一般,屈指便可灭杀之。  想到此处,纪凌尘再次升起,浓浓的不甘心,因为这巨大的手掌,对于他身体力量的爆发,有着本能的压制,只差最后一份力,便能够脱逃而出,但是纪凌尘已经没有任何的余地再次爆发手段。  而就在纪凌尘接近于绝望之时,一声轻叱在洞口方向传来,随即一道雪亮剑光劈开了昏暗,露出一个动人的娇颜。  “你真是疯了,若不是看在你是我靠山中唯一的阵法,天才的份儿上,我绝对不会冒此风险。”  云清手持长剑,劈开了巨手的阻拦,随即伸手扯住了纪凌尘已经接近于脱力的手臂,三人迅速的向着洞口飞遁而去。  洞窟之中传来一阵接一阵的怒吼,而那无数的魔影,也在此时像是发现了三人一般,形成遮天蔽日的乌云,碾轧一般压盖了下来。  纪凌尘能够看到这些魔影,皆是形体干瘪,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渴望,若是被这些东西缠住,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完全的被吸干,甚至死相比之绝望灰雾,有过之而无不及。  短短的一段距离,瞬息即至,无数的魔影此时从天空轻轻压而下,在这一瞬间,纪凌尘甚至有一种灵魂离体的错觉。  最后关头,宫殿门前的石柱,在这一瞬间爆发出强烈的金色光华,形成巨大的禁制锁链,如同无数条巨蟒一般从石柱之上,游落而下,撞入了甬道之内,而在这金色的锁链之下,那些魔影如同白雪遇到了岩浆一般,在一阵嗤嗤声中,一瞬间消散了大片,对于纪凌尘三人却没有任何的影响,让他们的速度再次得到提升,几个呼吸之后,终于走出了这黑暗至极的甬道。  而此时纪凌尘才有闲心向后打量而去,便是见到神殿周围的九根石柱,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椭圆形,构建出一座密密麻麻的阵纹织网,将所有的魔影挡在其中,而那最深处的咆哮声也被完全的隔绝,数十道金色锁链撞入了甬道之内,死死地缠住那只巨手,短短时间之内,硬生生将那差点将纪凌尘直接掐死的巨手勒成了粉末。  金色锁链再次构建,甬道之内的魔影,纷纷退回了墙壁之中,短短几个呼吸时间过后,一切再次平静下来,原本冲天的金色光芒消失的一干二净,若不是纪凌尘三人狼狈的模样,恐怕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刚刚差点就身死于此。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不仅囚禁着一位没有死去的上古魔神,就连周围的墙壁之中,都寄居了这么多的魔影,难道这是那位魔神专门囚禁囚犯的地方吗。”  纪凌尘不由得冷汗满身,回想起刚刚与那魔神隔空交手的一幕,不由得胆战心惊,若是没有云清最后关头的相助,恐怕这个时候,他已经被掐成了一滩肉泥,更别提能够救出这个有情有义的少年。  “魔神无法囚禁魔神,要么将其击杀,要么只能放任其离去,就算是精通于空间法则,也绝对无法凭借魔神修为,囚禁另外一位魔神,这是上古的规则,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云清心有余悸的退后了几步,靠到了一根石柱边缘,擦了擦头上的香汗,丹凤眼之中流露出一缕冷芒,开口说道。  纪凌尘闻言,不由得略皱眉头,但内心之中却有着庆幸之感,要知道这可是一位上古魔神,若是出现在如今的世界之上,金丹期,恐怕仅仅也只是他们塞牙缝的零食而已。  “此人是被天阳尊者封印的,而且他的名号就叫做汉古魔神。”  天阳尊者?  听到这个陌生的称号,纪凌尘和云清,皆是流露出一缕疑惑之色,望向了这时候盘坐在地面之上,脸色苍白的少年。  “上古时期,修炼道统,多不胜数,而这天阳尊者就是对于儒教修为最深者,极为崇敬的称呼。”  儒教。纪凌尘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莫非这个上古世界和地球有什么联系不成,仙道佛道都已出现,如今体修以及儒教也已经出现,那么在未来,是不是也有创世神?  “你在开玩笑吗?儒教全部都是一些废物而已,只懂得咬文嚼字,早已经没落,而且凭借他们那一支铁笔书写而出的天地法则,就连一位武者的感悟都不如他们当中能够诞生最强者,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云清回头说道,而纪凌尘也回忆起来,儒教的确存在,但是因为影响力太小,根本不可能列入修仙宗门,只能在凡人之中充当一些道教的执笔之人而已,早已经没落于世人当中。  而这些人修炼的手段,是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字体之内,寻找世界法则,比之阵法以及禁制威能小得太多,而且极难领悟,因为寿命的关系,甚至他们都无法晋升到窥灵境界,只能带着无尽的悔恨消弭于世。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