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五十八章 法相大能

第五十八章 法相大能

3054 2018-04-30 08:37:01
纪凌尘不由得微微挑眉,这个少年还真算得上是才思敏捷,在不知道魔神树的由来,以及本身的一些奇特之处,却能凭借自己的推断,得出如此结果,倒可以让别人刮目相看。不过纪凌尘并没有确定的回答,而是快步从遍地的废墟之中绕过,向着最中央坍塌的石店位置走去。曾经纪凌尘来过此地,不过那时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魔神树上面,只是隐隐觉得这片废墟有些怪异,如今故地重游,他内心之中的诡异感也越来越浓厚。这种感觉随着它靠近神殿,逐渐转变为一种危机感,迅速的蔓延开,让他全身的汗毛孔都不由自主的紧缩起来。“神殿早已坍塌,就算是有禁制,恐怕在万古之前也已经被消磨掉,而且这周围像是爆发了一场大战,发生了很久很久,难道曾经这个地方也封印了一个老怪,但破碎了封印逃出,只是过了这么久,这个人就算是不死,也绝不会停留此处,那这种危机感究竟从何而来。”纪凌尘内心之中有所疑惑,而就在他踏过了距离,神殿不远处一道如同分隔线般的巨大石雕下之时,陡然之间,纪凌尘感觉到自己的背后突然升起一阵寒意,一种刺痛感,从脚底板下方升起。“在下面!”纪凌尘突然之间流露出一丝恍然大悟之色,随即体修力量,轰然爆发,双脚踩踏在地面之上,让他整个人腾飞在空中,瞬间拔高了十几丈的高度。而也正是在此时,两道森寒的剑芒,在纪凌尘刚刚站立的地方,穿透土层,飙射而出,这两道剑芒,一左一右螺旋着向上次来。“若真是上古魔神,怎会用这种诡异而又卑鄙的手段,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暗算我。”纪凌尘眼神之中闪过两道寒芒,瀚海剑法施展开来,由上之下,数百道剑芒,犹如暴雨,梨花一般,向着地面倾泻而下。一阵剧烈的轰然炸响之后,原地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沿着石雕的边缘,扩展至20丈之外,而就在这个巨坑之中,露出了一座巨大的棺椁,多半还埋在土中,但显露而出的那一半,则是被那一道接一道的剑气,斩成了破损至极的模样。听到了动静,跟谁在纪凌尘身后的将莫离迅速的赶来,见到土层之下那巨大的棺椁一刻立即止住了脚步,眼神微眯,流露出一缕不可置信之神情。纪凌尘从空中落下,站到了巨坑的旁边,望着那一座棺椁,眼神有些阴晴不定。“王师兄,这是何物?我怎么感觉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将莫离,眼神闪烁,看着巨坑之中的巨大棺椁,神色之间有些挣扎。而纪凌尘也连线沉吟之色,那种感觉他也能够知晓,因为就在这个棺椁暴露而出的那一刻,纪凌尘的耳边,就已经响起一阵接一阵的低声吟唱,但不是佛家的那种禅唱,而更像是一种祈祷,像是跨越万古从不可知的时空传来,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不由自主的便是会去聆听。“收摄心神,不要被这种东西感染,否则的话,就算是御天境界修士亲来,也无法再把你们重新找回来。”就在纪凌尘有些恍惚,即将沉浸在那种禅唱声的时候,一道如同寒冰般清丽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让他豁然之间惊醒,抬头望去之时,却是发现此时云清从远处飘然而来,见到纪凌尘那一刻,脸上流露出丝丝缕缕的杀意,还有两分的恍然大悟。“云师姐,你不应该庇护在那些金丹长老的羽翼之下吗?怎么也会来。”见到云清赶来,将莫离神色之中,原本对于云清的抵触,消散了许多,但是嘴上却依旧带着一种浓浓的厌恶。不过,下一刻,他便是被纪凌尘改变的容貌吸引住,有些惊讶的说道。“你是谁?王林师兄在哪儿?我怎么突然之间觉得你这么熟悉。”云清站到了巨坑的旁边,先是扫了一眼巨坑之中的棺椁,随即开口解释道。“将莫离你简直笨到了极致,你眼前这位可是咱们靠山宗的首要大敌,但是这一位也做了你整整一天的王林师兄,不知我说的是否是对的,纪凌尘。”云清眼神之中,流露出丝丝缕缕的仇恨之色,脸色如同冰霜一般,让周围的空气都甚至下降了温度。纪凌尘抬头淡淡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而是指着下方的棺椁说道。“你刚刚说,这个东西能够让我们沉浸在那个禅唱声中,如果真的陷入进去,就无法从其中走出,对吗”云清点了点头,略显凝重的道。“上古修真者,相比于如今的修炼者,更为的纯粹专一。而若是到达了高深境界,在肉体无法突破修为的情况之下,他们会转而修炼灵魂,灵魂境界的高低,也决定了当时修士的强大与否,而往往在这样的修炼情况之下,这些武者死后,会产生极为强大的怨念,留存在自己的墓葬周边,如果后来之人,对此处心生歹意,就会被怨念所扰,囚困在这棺椁周围永远无法脱离,这也就是为什么上古时期会有许许多多魔头诞生的原因。”听到了这里,纪凌尘流露出一缕恍然之色,上古时期,有过一次魔头之乱,那是一场席卷整个修真界的强大灾难,而那一次魔头则是与天魔之间进行了联合,对人族修为高深者的狙杀。在那样的背景之下,修炼者若是想要突破更高境界,就必须要自斩自身的心魔强行损害修为,否则的话,就会被天魔以及这些魔头利用,化为他们的一员,在当时那样的时期,典籍之中记载的事例极多,甚至有许多的劫变期化神高手也毁在了天魔的手里,因此自那以后,修真界修炼灵魂者,必然会被人所唾弃,久而久之,灵魂修炼之法,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云清见到纪凌尘脸上的恍然之色,顿时嗤笑一声,随即说道。“莫非我们所谓的窥灵境界第一人,居然连这些修真常识都不知道,那我倒是想要问问你,是如何惊动了这棺材之中的怨灵,别告诉我你只是路过,他就偏偏想要杀掉你。”纪凌尘抬头望了一眼这个女人,并没有在乎云清话语之中的冷嘲热讽,而是郑重点头,随即说道。“我并没有做任何,处于辱没此地埋葬者的事情,我仅仅是想要踏入那座神殿,此物便是从脚下开始突袭,幸亏我发现的及时,不然的话不死也要重伤。”这么厉害?云清闻言,不由得瞳孔一缩,再次望向那巨大棺椁的时候,眼神郑重了许多。“那座神殿之内有什么?哪怕是这座棺椁之内的怨灵,已经死了不知多少年,还要继续守护,而且你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又为了什么?周围都绝望,雾气已经药扩散到此,如果你没有几分把握保住性命,现在回头,还有机会。”闻言纪凌尘多看了云清一眼,随即带着一丝潇洒不羁,开口说道。“一个在宗门之内被誉为女魔头的人,什么时候居然如此心善了,而且你认为我以这副面目回到靠山宗驻地,那些人会放过我,我还不如在此寻找九死一生的机会,也绝不会转头去送死。”说完此言,纪凌尘脚下一动,径直向着神殿的方向冲了过去。而云清能听此言之后,则显得有些欲言又止,最后那张妖娆而又魅惑的脸上,浮现出一缕笑容,看了看身边,有些沉吟不语的将莫离,也是展开了步伐,跟谁在纪凌尘的身后,极速向着神殿的位置追去。巨大的废墟群之内,三道人影不分先后的向着最中心区域赶去,而在那个地方,有着一座哪怕已经坍塌不知多少年,却依旧看起来极为规模惊人的巨大神殿,一颗外表看起来极为狰狞的巨大石头头颅,依靠在那坍塌的神殿旁边那双看起来如同实质一般的猩红色双眸,正死死地盯着这里。而直到走近之后,纪凌尘才发现,这魔头的猩红色双眼,并非有什么稀有宝石雕琢而成,而是在那眼眶之中,含着如同永远都不会干枯的血迹,这些血迹,哪怕过了无尽岁月,依旧未曾凝结,闪耀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在那魔神的双眼之内,呈现一种诡异的弧度,不停的旋转着。“如果我没猜错,此地绝对是一个封印绝世魔头的所在,而这血液,应该就是那位魔神体内的鲜血,抽离而出封印在那眼球之中,万载都不曾干枯,恐怕这一位实力最少已经到达了法相境界。”云清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狰狞的石雕,脸色彻底凝重了起来,相比于之前那座神殿之中封印的那位汉古魔神,这座神殿之中封印的,才是真真正正的大能。上古体修时代,最为强悍者,可涂手开裂虚空,凭借肉身之力横渡宇宙,也可以利用自身体内的强大力量,沟通虚空,手握法则之力,创建出法天象地的神异之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