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四十八章 钉死截天教门徒

第四十八章 钉死截天教门徒

3235 2018-04-25 08:34:01
鲜红色的大地和枯骨荒原,在此地形成了一条径渭分明的分界线,将整座神殿切分为二,而此时纪凌尘站在这神殿面前,内心之中陡然升起了一缕危机感来得极为突兀,也让纪凌尘有些摸不到头脑。  而听到身后的动静,前方几名修仙者也豁然扭过身来,看到纪凌尘等人的一瞬间,顿时做出了戒备的模样。  “截天教的道友,你们可知此地是谁最先发现的?我们靠山宗早就已经将此地的阵法破解,你们现在赶来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恐怕是小看我们靠山宗了吧。”  云清手持长剑,面露冷傲之色,看着面前的四名修真者,眼神逐渐冰冷下来。  “身着红色宫裙,有一双妖媚至极的丹凤眼,恐怕你就是靠山宗首席弟子云清吧!”  截天教四人当中,最前方的那名青年,越众而出,长剑跨在腰间,长发披散,语气冰冷的说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莫非我说我是云清,你们就会撤离此地,夹着尾巴逃窜吗。”  云秋冷笑出声,言语之中的讥讽,丝毫不加掩饰。  对面四人顿时面色一变,唯一的一名女修士,呵呵一笑,张狂至极的说道。“若你不是靠山中的云清,还能留你一条狗命,只是废了你的修为,让你一辈子沦为奴仆而已,但你若真的是云清,那就做好身死于此魂飞魄散的准备吧。”  “你这妖女,竟敢如此辱我,今日必叫你丧身于此。”  云清顿时,目露寒光,手中长剑豁然之间挥舞而起,霎时之间,元气波动,如同江河之水,轰然决堤一般,凶猛至极的气势,向着周围爆发开去。  这种声势,让纪凌尘不由得眉头一挑,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看起来妖媚而柔美,却没想到也有如此刚猛的一面,而且所修炼的功法也是剑走偏锋,极尽凌厉之极。  “世间传闻,体修女子身体极健柔韧和摆出各种姿态,而丝毫不损今日,就让我来会会,你这个所谓的靠山宗首徒。”  截天教四门图之内的青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缕淫邪之光,长剑横扫,迎向了场中的云清。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的气势爆发而出,接时到达了窥灵境界三重天,二人在气势之上,不分上下,在一瞬间的停滞之后,猛然之间撞击在了一起。  一声巨响传出,两把长剑拼在了空中,无形的气浪迸发开去,让人感觉惊讶的是,这两把长剑交击之后,发出的并非是清脆的剑鸣,而是如同两根铁棒撞击发出的嗡鸣,让人耳膜一阵颤抖。   云清不由得眉头一挑,身子飞退,朗声说道。“截天教也并非泛泛之徒嘛,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罕见的仙武同修者,不过修炼之路,只有至纯至粹才能到达巅峰,如你这般,只会永不精通,在原地踏步,徘徊而已。”  云清声音落下,后方的纪凌尘则是似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因为云清这是在提醒自己此人不仅仅已经修炼了仙道法术,就连武者的手段也是非常之精通,这是在担忧自己会和此人近身相搏,所以才出言告诫。  对此纪凌尘立刻便是领悟,随即将目光再次投入了场中,只不过这一次,云清改变了手段,不再像之前那般凶猛无匹,而是利用一套,如同月华,洒落世间无孔不入的剑法,在那黑袍人身边,不断的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利用灵活的身法,寻找破绽。  二人手中的长剑交击之处,爆发出一道接一道的火星,足以见出两人的力量都是极为强横,而且不相上下。  但是纪凌尘却知道,这个时候的云清,看似已经动用了全力,实际上也仅仅只是试探而已,因为这个女人可并非是那种花瓶之类的普通女子。  能够在靠山宗之内,如此强横的规则之下,占据了榜单第一人的位置如此之久,这个女人的保命手段,还有绝杀招式多的绝对让人无法招架,至于一上场便会拿出压轴手段,这种人恐怕在云清面前,绝难撑过三招。  随着时间流逝,纪凌尘发现,云清的舞技越加的凌厉,招式也更为的简单直白,每一招都是去往了黑袍人的要害之处。下手之狠啦,角度之刁钻,甚至让纪凌尘都有些心惊肉跳。  而处于场中的黑袍人,脸色此时也逐渐的苍白起来,和一个传承至上古修文相差不多,专心修炼体修之法的人,进行近身搏杀,是一件非常愚蠢的行为。  而在此时,黑炮人终于领悟过来,随即趁着云清收招的一个空挡,迅速后退,飞退的同时,双手掐诀。被他握在手中的长剑,顿时脱手而出,随着一声口令,如同一道白虹一般直接撞向了此时处于收招动作,稍许有些凝滞的云清。  见到这样的一幕,纪凌尘不由的瞳孔微缩,他也刚刚晋升到窥灵境界而已,如果这一招换作是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够躲掉,况且正处于收招动作,旧力未去,新力未生的云清。  而就在那道,长剑已经接近了云清的胸口,那黑袍人脸现惊喜之色之时,云清陡然一声轻叱,那瘦弱的身躯陡然拔地而起,强大的力量,从丹田之中灌输到手臂之上,让那把长剑一时之间化为了一个银色太阳一般耀人眼目。  “赢了!”  纪凌尘见此,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随即轻声说道。  而一旁的少年,则是一脸的茫然,就在准备开口询问之时,天空之上的银色太阳,偶然消失的一干二净,随即,云清手中的长剑,陡然变得平淡无华,挟裹着窥灵境界,体修高手,全力一击的强大力量,化为一道隐晦的黑色光芒,突然之间被云清投掷而出。  一声剑刃擦磨空气,发出的厉啸声响起,一道红色血泉,阳上高天之上,这一道剑芒,一瞬间穿透了那位黑袍师兄的胸膛,将其身体从地上拖行了几米远的距离之后,才当的一声钉在了石店门外的柱子上。  这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反应,以及强大至极的体修力量,让在场的截天教修士顿时目瞪口呆。  而一旁的白衣少年,这时也流露出惊骇的神情,满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或许,场中唯一能够保持着冷静与理智的人,只有纪凌尘一人望着此时,从空中缓缓降落而下,脸上重新恢复孤傲神色的云清,纪凌尘不由得暗自长叹。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利用闪光弹的原理,如此轻松的干掉一个同级高手,而且此人是仙武同修,从本源之力上而言,比起云清,可不是强一星半点,但最后还是死于云清之手,这样的诡异手段,哪怕纪凌尘是来自于一个充满了套路的异世界,也必须自叹不如啊。”  而此时见到自己的师兄,居然被钉死在了柱子之上,截天教众人顿时目瞪口呆,眼神之内,流露出暴怒之色。  “你这个妖女,居然如此歹毒,还我师兄命来!”  另外三人勃然大怒,齐齐出手,三道剑光并驾齐驱,瞬息而至。  见此纪凌尘,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这边若是动静太大,定会引来更多的人前来围观,到时若是有人发现了神殿之中有其他的异象,自己的如意算盘一定会落空。  于是他便是从储物袋当中取出了一把古剑,脚步瞬息而动,来到了云清的面前,嘴角带着一丝冷笑,缓缓说道。  “截天教还真的如同一群疯狗一般,明明是你师兄学艺不精,如今生死与我师姐之手,你们拒然动了围攻的心思,可还有一点廉耻感存在。”  三个黑袍人没有一丝一毫要停下的意思一言不发,径直杀了上来。  纪凌尘见此,嘿嘿怪笑了两声,随意的用出了一套剑法,迎了上去。  虽然说他如今的修为被压制到了筑基九层,但是窥灵境界修士的底子依旧存在,而且他虽然不能动用全部实力,但对付几个,在这样的压制环境之下,同样无法动用权力的修道者还是轻而易举的,毕竟纪凌尘继承了蛟龙之力本身力量就比寻常人强出几倍不止,招式大开大合之间居然比之云清还要强上几分。  而此时的云清,并没有着急动手,见到纪凌尘没有任何危险,不由得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缕赞许之光。  靠山宗之内,虽然说法则残酷,但却能够磨砺出真真正正的璀璨星辰,只是近些年来北漠之中的法则压制,让所有修行者感觉难受至极,皆是退出了北陌前往其他的地域,寻找修炼的机会。  致使许许多多的天才流失,就连云清也有一种颇为寂寞的感觉,在同辈当中,实在没有几个能够和他相提并论。  而现在, 纪凌尘的横空出世,让云清突然之间有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而这一次纪凌尘和这三名截天教修士交手,不由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在他得知了北漠当中的法则压制之后,没来由的就是对北漠之内的修真者,多了几分的轻视,但是现在纪凌尘才知道那一丝法则的压制,反而逼迫北漠当中的修真者,更加的充满杀意。  而在这样环境当中争斗而起,十步杀一人,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所以与这三人对战的难度相比于在梵月谷之内,纪凌尘遭受更多弟子围攻之时,所承受的压力并没有小太多,而且这三人之间的配合颇为默契,招式之间,新历旧历替换,也极为老辣。让纪凌尘寻找不到一丝的破绽,甚至若稍有不慎,还会被反攻,因此纪凌尘也不得不凝神对战起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