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二十二章 命运的捉弄

第二十二章 命运的捉弄

3028 2018-04-17 10:58:09
纪凌尘为自己辩解。  时达在纪凌尘面前用拳头比划了几下,“你小子还敢顶嘴,信不信我打死你?”  纪凌尘当然不能就这么任由他们在自己面前任意胡说,可是出了否认画是自己的,也并不能再做什么。现在自己虽然是筑基一层,如果动起手来肯定分分钟就搞定这伙蠢材,但还不是暴露自己实力的时候。  如果被凌天宇知道自己功力大增,一定会想方设法阻止自己参加比赛,一直当个杂役那可是会耽误自己的大好前程。  上一次被抓回来的时候,纪凌尘已经暴露了一些实力,现在他变得更加小心,不管别人怎么贬低羞辱自己,也不会用武力解决,他有更长远的打算。  “你就算打死我我也要说,那副画就是他们几个画的,目的就是为了陷害我,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信不信你随意!”  纪凌尘并不想做更多解释。  “臭小子你还敢狡辩是不是,本来打算私下教训你一下就好,现在看来你是自寻死路。”  凌天宇一直在暗处,看见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便走了出来,厉声问道,“有那么多的事情你们不做,都围在这里干嘛?是不是都不想吃饭了?”  这一切是时达跟纪凌尘两个人早就商量好了,时达立刻把画交给凌天宇,添油加醋地把事情告诉凌天宇,其实是故意讲给燕珑月听得,希望燕珑月可以狠狠惩罚纪凌尘。  凌天宇接过画假装看了一眼,立刻又合上,指着纪凌尘怒骂道,“你这个无耻之徒,本想念在大家同门一场放你一马,想不到你竟然做出此等低贱之事,今天必须把你交给师父严惩。”  这一下燕珑月更加好奇画上是什么内容了,可是凌天宇并不让燕珑月看。  燕珑月一咬牙一跺脚,站在那里不在讲话。  “师妹,这画的内容并不适合你们女孩看,还是把他交给师父处理吧,也好让师父认清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说着想着上报燕长平,凌天宇这些人却并不马上行动,就等着燕珑月把画抢过去看。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凌天宇还故意把画背在身后,自己则假装数落纪凌尘。  燕珑月中计,从凌天宇的手中抢过画。  “师妹,你不能看!”  凌天宇还装作特别无奈的样子。  燕珑月打开画的那一刻,整个人脸都绿了,画中她竟然一丝不挂。  燕珑月把画撕得粉碎,抡起鞭子在纪凌尘身上留下三个印痕。  纪凌尘咬着牙,并没有喊一声。  凌天宇跟时达等人暗自得意。  第四鞭子要落到纪凌尘身上的时候,一只大手抓住了燕珑月。  “爹爹,你放开月儿,今天我一定要打死这个王八蛋,要不然月儿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纪凌尘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打破,露出鲜红的血肉。  “你再这么打下去,他就真的被打死了,如果你信得过爹爹,就把他交给爹爹,爹爹一定为月儿出气好不好?”  燕珑月瞪了她爹一眼,又抽了纪凌尘一鞭子,然后便跑回自己的闺房去了。  燕长平带着纪凌尘进了他的屋子。  “你们说师傅会怎么惩罚他?”  “要我说肯定是把他撵下山,像他这样的人不配留在梵月谷。”  几个弟子再外面讨论着,想看看燕长平会怎么处罚纪凌尘。  “师父,今天的事情真不怪我,是他们几个陷害我的。”  燕长平找出来一些跌打药给纪凌尘涂抹伤口,“错了就是错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借口,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能一辈子逃避下去吗?”  “师父……”  刚刚被那些人欺负,纪凌尘已经习惯了,无所谓他们怎么样针对自己,可自己一直把燕长平看成父亲,想不到他竟然也说出这样的话。  纪凌尘强忍着泪水。  “今天的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以后的日子你要好自为之。”  燕长平突然压低了声音对纪凌尘说。  瞬间找到了一丝依靠,纪凌尘感动的眼泪滚了下来。燕长平替纪凌尘擦掉泪水,拍拍他的肩膀。帮纪凌尘把伤口处理好后,又将跌打药塞进他的口袋里面。  然后燕长平又加大声音道,“如果你不认错,这一次的选拔你就不要参加了,我看你也不适合再在梵月谷待着,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想好了告诉我。”  纪凌尘明白师傅的苦心,他擦干眼泪,恭敬地从房间退了出去。径直走向燕珑月的闺房。  在燕珑月的房间外面,纪凌尘说了很多道歉的话,燕珑月骂过了,发泄过了,看着纪凌尘一直这么卑微地跟自己道歉,就让他先回去了。  这下凌天宇一些人可不高兴了,本想把纪凌尘撵走,想不到他竟然厚脸皮给燕珑月说了那么多好话,求燕珑月原谅他。 凌天宇气得拍着桌子喊到,“算他小子走运,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想办法,必须把他给我撵出梵月谷。”  几个小弟挖空心思想着陷害纪凌尘的办法。  还是鬼主意最多的李天成先想到了办法。  “师兄,我想到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你哪那么多废话,有屁就快放。”  凌天宇显得非常不耐烦。  “既然我们可以画一幅画栽赃他,那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再来一次?”  “枉你小子自诩聪明,这招刚刚用过,再用师傅跟师妹能相信吗?”  凌天宇在李天成头上打了一下。  “这次当然不能还是画了,我们可以写一封信,里面承认自己犯下的错,然后再跟师姐表白,我想要是被师姐知道,她一定不会放过纪凌尘的。”  凌天宇想了想。  “姑且一试吧,你们赶紧想办法把信写出来,到时候我负责叫师妹出来,你们再把纪凌尘给引过来,到时候就算他是孙猴子,也得乖乖等死。”  按着几个人事先商量好的,燕珑月一看到信中的内容,赤裸低俗的表白言语,立刻就火冒三丈,随手拿过侍卫的剑,就刺向纪凌尘的心口。  纪凌尘不敢暴露武功,只好一直躲。  时达几个人见燕珑月一直刺不到纪凌尘,便上去抓住纪凌尘,让燕珑月杀掉他。  好在燕长平及时出现,制止了燕珑月,当众宣布比赛之前不想再看见此类事情发生,一切都要以选拔弟子为重,这些事情等过了比赛再进行处理。  燕珑月把剑扔向纪凌尘,怒目圆睁,“哼!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总算是躲过一劫,这也让纪凌尘更加清楚,要想摆脱这些人,就必须从这场比赛中脱颖而出,要不然梵月谷根本就没有自己的容身之所。不管燕长平是刻意保护自己,还是另有目的,只有自己真正的强大起来,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在为了应对比赛之余,纪凌尘也会偷偷拿出那张地图研究,打算等自己稍微安定下来以后,立刻就去寻宝。  燕珑月碍于父亲的面子,不好对纪凌尘做太出格的事情,可是心里那口怨气她又怎么能咽的下去,为了报复纪凌尘,燕珑月决定想办法取消纪凌尘的比赛资格,让他永远都做一个最低级的杂役。  凭心而论,此时的燕珑月并不能算是一个坏人,她只不过是太过于单纯,以至于很容易被凌天宇蒙蔽利用。  这一次为了更好的对付纪凌尘,燕珑月把自己的几个贴身侍女关到屋内,不给她们吃喝,不许他们出屋,直到想出对付纪凌尘的主意。可是眼看一天都要过去了,这几个侍女完全想不出来什么高端的主意。如果她们聪明的话,也不会成为婢女了。为了能够吃饱饭,好好的活着,这些侍女只好随便编了几个主意,想着蒙混过关。可是这一次燕珑月好像突然开窍了一样,竟然把所有的主意都给否定了。  逼于无奈,燕珑月只好使出自己的杀手锏,跟父亲撒娇,让他答应自己的要求。燕长平跟凌天宇等人,正在议事厅商量比赛的事宜,燕珑月却突然闯了进来,不管侍卫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碍于燕珑月的身份,侍卫又不敢太过于强硬。  “掌门,大小姐她……”  侍卫很明显有些害怕,掌门议事的时候,是禁止被打扰的。  “爹爹,是我强行要进来的,你不要责怪他。”  燕长平让侍卫先下去。  “月儿,爹爹正在这里谈事情,你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要是再敢胡闹,我就罚你不许走出房门!”  凌天宇迅速上前给燕珑月解围,“师傅,我想师妹也是好奇才闯进来,而且今天我们也只是谈一些比赛的事宜,让师妹听一听学习一下也无妨吧!”  燕长平叹了一口气,他拿自己这个女儿也是没有办法,现在有人替她说情,赶紧就坡下驴。  “既然你凌师兄替你讲话,那你就坐下来听一听吧,但是不许你乱讲话!”  燕珑月哪里会对比赛的事宜感兴趣,自小在梵月谷长大,五年一次的选拔她也看过了两三次,她这次来完全就是为了纪凌尘的事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