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三十六章 妖女的智慧 

第三十六章 妖女的智慧 

3029 2018-04-19 10:34:48
七色神光,依旧冲天而起,没有半分消散的迹象,这种异宝出世而散发而出的灵气波动,往往会是在一瞬之间消散。  如同今日古城当中这一道七色神光一般凝而不散,是非常难得的景象。  而在场的人内心之中也明白,如此惊人的灵气波动,还有一项的持续如此时长,足以证明,藏宝地之中的宝物,久久未曾见过天日蕴藏的灵气磅礴如海,更证明其内绝对有吞灵神器的存在,这都足以让任何修真者眼红到极致。  所以在这样强大的诱惑力之下,没人会在乎一个小小的窥灵境修士受到的不平待遇,甚至就连纪凌尘最后之时所放下的豪言壮语,也被这些人当成了笑谈。  只不过这时的七色神光周围,则是径渭分明的分成了两派,一方面是属于散修,而另一方面则是靠山宗还有截天教的联盟。  事实证明,在强大的异宝面前,所谓的正义,也仅仅只是一句虚词而已,就连两个往常一直都是处于对立面的宗门,都能在此时结为联盟。  “那个小子应该是九死无生,要知道这绝望之海的灰雾,可不仅仅只是抽离人的生机那么简单,就连体内所有的宝物,还有灵契,也会在这种雾气面前不堪一击,这就是上古魔神陨落之后,内心之中无尽的恨意,华为的制裁之力,就算是一位御天大修士,踏入绝望之海,也定会尸骨无存。”  靠山宗长老望着纪凌尘的身体,如一块破布片一般落入了七色神光之内,不禁暗自摇了摇头,随即有些略显遗憾的说道。  “不过一个造谣生事,有几分心机的散修而已,这样的人也敢和我截天教做对,简直不知死活,刚刚我是用尽了五成力道,若是再消减两层,或许还能留下他的尸体,现在恐怕连一点骨灰都找不到了。”  截天教长老,皆皆冷笑,话语当中带着丝丝的嘲讽,眼神,扫向了周围的一众散修。  而他目光所过之处,所有的散修,尽皆退避,一时之间,无人敢试其锋芒。  “也罢,既然此人无福享受,进入过靠山中修行的机会,他是我必须请示宗门,今日在场当中的散修,若是有天资聪慧者,我可以引荐进入宗门,若是在十日之后的仙道大会之上,拔得头筹,便可以拿到最好的宗门资源,并且有一次进入吞灵宝器之内,聆听太上长老讲道的机会。”  靠山宗长老满脸的悲天悯人之色,而他的话音落下,也在场中,顿时掀起了一股轩然大波。  宗门收徒,一般都是寻找根骨优秀,身份清白,而且年龄偏小的幼童,从小培养,很少会有在一个修者修行,到了一定进步之后,再次进行招揽。  而如今的靠山宗长老,居然想要在散修当中招收门徒,而且给出如此高的优待顿时让所有的人心动。  而截天教长老听闻此言,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眼神顿时阴森,看着靠山宗长老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  今日他本身就已经做得非常之出格,对付一个窥灵境界修士,居然还需他动手,虽然说这个修士是曾经杀过他的爱徒,但饶是如此,也已经够丢人。  况且她刚刚与这靠山宗长老进行的交易,在场的人全部看在眼里,相必几日之后,这场交易的内容,定会传遍整片北漠。  而到了那个时候,靠山宗长老如今收揽人心的举动,就显得尤为重要,散修定然会在口头之上有所得偏颇,届时他便是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不仅仅得罪了刚刚那个小子背后的势力,甚至还会名声臭到了极致。  反而这个靠山宗长老,凭借着刚才的一番话,却并没有受到之前背信弃义的影响,反而还可以会成为这些散修的支持者,这种收揽人心的手段,让截天教的黑袍长老,恨得咬牙切齿。  “呵呵,居然拿我做踏脚石,不过你也只能嚣张这一会儿了,你以为这个藏宝地是那么好进的,虽然我会赔上几个优秀弟子,但能够将靠山宗当中的一位金丹期强者一起拖死,等到几日之后的仙道大会,我截天教的压力定会小上很多,到时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能笑到最后。”  截天教长老从内心之中不断的诅咒,看向的七彩神光,发出之处的地下,嘴角反而勾起了一抹阴冷的笑容。  而见到场中这两位属于北漠两大巨头当中的长老,进行着一番博弈,混在人群之中的厉天凤却觉得厌恶无比,内心之中的烦躁,无处发泄,便是扭头走出了人群,回到了之前的府邸之处,直到了这时,厉天凤才表露出自己满目仇恨的模样。  “截天教好手段,纪凌尘才被我妖族刚刚利用,而且以其名目,向各大宗门散步了你截天教的阴谋,但没过一天时间就被你们斩杀在这里,届时只需要将此人的死向妖族身上一推,不仅仅会自然而然的化解掉之前的流言蜚语,甚至还能有理由反攻我妖族,这样的心思,的确是我未曾想到的。”  厉天凤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倾城的眉目之上,浮现出一缕愁容。  正像是之前玄蝉子所说的那样,一个修真大世即将到来,天骄人杰将层出不穷,而这一个黄金大世落幕之时,将会决定未来几万年的主导地位,究竟是人族,亦或者还是妖族,都是未可定数。  而且若能够借助这天地之间的大事,顺势到达仙穹境界,那么妖族的位置将无可撼动。  所以厉天凤才想借助纪凌尘之手,将妖族从北域之中解放而出,但是本来非常好的算盘,却被截天教,反手打了个稀巴烂。  “纪凌尘已死,樊月谷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届时截天教,顺水推舟,妖族之祸,定会降临,现在该如何是好。”  厉天凤虽然说如今并非是妖族女皇,但也是妖族之圣女,如今北域之地,妖族之内,本身就极不平稳,有着裂土封疆之势,若是此时再加以外患,恐怕这万古以来没有任何修士能够攻下来的北域妖主,或许就将于此沦陷。  而就在此时,厉天凤不经意间,迟娶了纪凌尘之前,喝茶时所用的杯子,暮然间,从掌心之中,传来一缕极为微弱的妖息。  感受到这细微的变化,修为已达,窥灵境界第三重的厉天凤,眼神陡然一亮。  因为厉天凤突然之间想到上古之时,妖族被针对,其实最为主要的原因,并非是妖族祸乱人间,而是人族对于蛟龙之力有着巨大的忌惮。  虽然蛟龙一族,随着天地元气的消失,转化为灵气,逐渐的消泯于世,但是极为类似于蛟龙一族的妖族,却依旧有机会继承那种力量,所以人族修士才会如此针对。  而根据传说当中,北域最后一次战争之内,就是因为有一位蛟龙之力继承者,帮助妖族,所以才在最后的那一场战争之中,妖族最后并没有灭绝。  而纪凌尘,就是拥有蛟龙之力之人。  想通了这一点,厉天凤突然之间狂笑出声,那娇美如花的脸上,此时绽放出无比惊喜的表情。  “人族还真是愚蠢到极致,你们原本有机会将一位黄金大世当中,最强悍的修行者招揽在手里,但是却硬生生推了妖族,如果说这世间谁能够抵挡住绝望黑雾的吞噬生机,那么只有蛟龙之力继承者。”  百里开外的一座小山坡上,一棵千年梧桐树,此时已然是到了生命的尽头,此地常年温暖如春,但是这一颗已经接近于十几人合抱的巨树,这时却叶片枯黄,在周围一片的绿色当中,显得格外的醒目,也极为的萧条。  一个身着白色僧袍的小沙弥站在树前,望着这一颗已经走到了生命尽头的老树,眼神之中多有慈悲,静静地坐在树下,吟诵起超度经文。  而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晰的看到,此时巨城当中,七色神光,与天同齐,而在千里之外的位置,一团浓黑色的乌云,挟裹着无尽的红色电芒,正向着此处,飞速的接近。  “十八魔域终于有了动作,那也就是说,师尊最为忧心的时代,终于到来,而这一道七彩光芒,恐怕就是界域之门开启的征兆,只是所有的一切我都等到了,但是师尊让我寻求之人,为何至今没有任何的迹象。”  玄禅子眉头微皱,随即在怀中取出一个玉简,轻轻贴在额头上之后,猛然之间,那原本平和而温和的眼神之中,乍现一道杀戮之光。  “纪凌尘?他是怎样杀掉截天教的林师兄的?而且身为人族,却和一个妖族尊贵之女,如此亲近,竟能够舍弃自己的名誉而为妖族传书。师尊曾说这世间大慈大悲之人,只有佛陀,而另外的皆是邪魔。”  玄子猛然之间,自树下站起,眺望着巨城当中的七彩神光,双手合十,低声念道。  “原来那人近在眼前,我为世间利益蒙蔽了慧眼,实是不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