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五十二章 愚蠢王师兄

第五十二章 愚蠢王师兄

3037 2018-04-27 08:33:04
所以才会让云清如此不屑,或许在云清的眼中,只有用强大的武力破开苍穹者,才是真正的英雄。  纪凌尘也不由的盘坐在原地,仔细的聆听二人的对话,因为相比于这二人的见识,他这样一个初来者,的确显得太过于苍白,若是能够探听到一些上古的辛秘,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针对于云清的嘲讽,少年并没有回答,而是继续说道。  “儒教最开始的创始人,早已经不可考证,但是古籍当中记载,此人是因为得到了混沌初生之时,天地自然诞生的古字之一,从而纵横世间,没有任何敌手,因为她已经掌控了所有的天地规则,自然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这一个古字却没有传承下来,才让如今的儒教衰弱到了极致,如果我所想不错,恐怕这位魔神正是被那个人封印在此。”  纪凌尘听到了这里,不由得目瞪口呆,跟随天地一起诞生的古字,这世界之上竟有如此奇特的东西。  而且只要和混沌二字扯上关系的东西,都与天地法则有着极深的联系,随便得到任何一种都可以在这世界之上横着走,不由得让纪凌尘内心之中活络了起来。  “你是说儒教之所以强悍,是因为有着天地古字的存在,而若是缺失了这样的东西他们才会衰落至此。”  云清仔细思考了一番,忽然觉得这少年所说的极有道理。随即轻声询问道。  “没错,正是如此,而且据典籍之中记载,武者若是能够得到传说当中的武字,能够让实力飞速增长,肉身不灭,与天地同存,相对而言,其他的道统都有对应的字体存在,若能窥得其一,便能将修行,纯粹到极致,踏入仙穹境界,指日可待?”  少年所说的话,不禁让纪凌尘心生摇曳,相比于其他所谓的秘宝,这种与天地一同生成的古字,才是真正的无敌的代称,看来以后要多多留意这方面的消息,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搞到手几个,就算自己用不到,传承下去,也能让自己的后人横着走。  一时之间,心态完全放松下来的纪凌尘,又回归了往日的地球知识的那种屌丝心态,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内。  但是云清却是此时拔出了长剑,走到了少年的面前,冷声说道。  “你为了杀我而来,布置得如此精密的计谋,而如今你一败涂地,可还有遗言要讲。”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纪凌尘不由得眉头暴跳,但是她却想不出理由去阻止,而且纪凌尘将这个人救出,也并非是出自于怜悯之心只是他本身所接受的道统,以及所能够了解的规则,便是与靠山宗相背。  若是当时他不出手,亲眼看此人死去,恐怕内心之中,绝难获得安宁,那样很容易在自己的内心之中留下心魔,日后修为提升之时,定会种下祸根,因此,纪凌尘哪怕冒着生命之危,也必须将此人救出,但也仅仅只是为了自己内心之中平静而已,若是此人死于云清之手,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愧疚。  因为对于纪凌尘的因果已经圆满。至于这少年是死是活,则是云清的事情了。  少年脸上并无畏惧之色,抬头直视着云清,嘴角挂着一抹淡笑,缓缓说道。“我不求你能饶过我,但是你杀了我之后,定要将你身边的侍女杀掉,否则,我临死之际,定会用秘法诅咒你,虽然对你这样强悍的修为没有太多影响,但他日你若到达晋升之时,定叫你死于非命。”  听到这里,就连纪凌尘也不由色变,这世间的确存在着一些极为诡异的诅咒,就比如18魔域所在的位置,修真者踏入之后,会被魔气所感染,逐渐善心消失,而内心之中充斥着无尽的杀伐之意,无论是什么修为的强者,最终都会遁入魔道,而这也是18魔域存在这么多年,道教却一直未曾铲除的根本原因。  而且你这个少年,对于师妹的眷恋,如此强烈的情感,或许真的能够勾动天地大道加持,若是云清真的下了杀手,为求内心平静,只有杀更多的人。  纪凌尘,对这样的交易,陡然之间升起一丝不祥预感,云清本就是个杀戮随心,不求因果的体修修真者若是答应了下来,做成了这场交易,道心之中,定会留下种子。  日后若是再动杀心,定会让这颗种子逐渐生根发芽,修为越高,就越会沉浸在杀伐之道之内,无法自持,至此,一个女魔头中将诞生,日后晋升更高境界,心魔竟然会伺机而生,而那时一切的因果报应就会再次出现。  想到了这里,纪凌尘立刻便是站起身来,开口说道。  “枉你还是一个男子汉,你师妹死于何人之手,都无法分得清楚,如果你想要报仇,就将亲手手刃敌人,而不是把自己的性命当做一件货物一样交换,我若是你的话,哪怕是委曲求全,也要保他一条命来,他是东山再起之时,堂堂正正击败云清,这才是修真者应该有个信念,况且云清与此事并无关系,你若还想执迷不悟,就由我动手,我宁可沾上因果,也不愿意见你这样的废物,再活在人世。”  纪凌尘冷哼了一声,所说出来的话,让两人尽皆色变。  云清默然的放下了长剑,望着眼前的少年,露出一缕冷笑,随即对纪凌尘说道。  “没想到一不留神之间,又差点中了此人的奸计,不过王林师弟,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刚刚你究竟动用了什么手段,才将他手中的阵盘夺取而来的。”  而一旁的少年,也向纪凌尘投来了好奇的目光,而且眼神之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的意味,在那澄净的目光之下,及凌晨,仿佛所有的秘密都已经暴露而出。  而到了这个时候,纪凌尘不由得想要暗自抽自己几个嘴巴,本身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却硬生生将矛头扯到了自己身上,这一下,恐怕自己的身份是完全的暴露了。一时之间,纪凌尘不由得有些支支吾吾,眼神四处扫动,想要寻找到一个由头,将这个话题支开。  只不过还没等他想好,冷傲而聪慧的云清,却已经猜到了纪凌尘想要做什么,当即神情之中,流露出戏虐之色,轻声说道。  “北漠之内,没有你这样的人,就算是有,也早已被自己的善心所害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来自于西海方向,毕竟那个地方是佛家道统的发源地,那些妇人之仁,慈悲之心也就只有在那样的地方还会存留,不过这也已经足够,如果你不道出你的真实身份,今日你必死无疑。”  原本有些虚弱的少年,此时也笑出声来,伸出手指,指向纪凌尘,带有一丝苦涩的道。“你本不该救我,不然的话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你之前隐藏的简直完美,突然之间显露而出的阵法才能,非但不会让人怀疑你,反而会给予你更加的信任,但偏偏你却动了恻隐之心,就我这样一个与你本是对立之人,或许,我本来就不详。”  纪凌尘不由得眼角暴跳,额头之上不由的渗出了丝丝的冷汗,依眼前云清这个冷傲至极,同时心狠手辣的女人,极为决断的性子,若是知晓了自己就是摆了靠山宗一道,同时还喜欢刨树根的那个混蛋,恐怕这下场根本不用想也知道。  “如果我说,我真的是靠山宗的杂役弟子,你们能够相信我吗。”纪凌尘向着神殿边缘的位置走了几步,随即耸了耸肩膀,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开口说道。  少年嘿嘿一笑,随即闭目不言,而一旁的云清,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同时原本脸上的思索神情突兀的露出了一缕恍然大悟之色。  见此纪凌尘不由得长叹一声,随即刚刚运起体内元力,准备落跑,却听闻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颇为阴狠的笑声。  听到这个声音,纪凌尘突然之间感觉有些耳熟,抬头望去,发现一个身着白色靠山宗弟子长袍,身材高大,此时脸上还留有几分苍白之色的青年,正手持一把长剑,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我就知道,靠山宗杂以山那样的卑微之地,怎么会突然之间不声不响跳出来个绝世天才,原来你是别的宗门派来的奸细,今日被我抓住了痛脚,莫非还想落跑不成。”  见此,纪凌尘脸上突然流露出一缕,看起来颇为惊喜的表情,而此时身后的云清,还有那个少年,则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王师兄,怎么在哪里都有你,莫非你整日从来都不修炼,只跟随在云清师姐身后不成。”  少年拍了拍自己时衣服上的尘土,随即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原本有些虚弱的脸色,此时强硬的表现出颇为坚毅的神情。  “我当是谁?原来是送财童子将莫离,小兔崽子,你莫非忘了你师妹是怎么死的?若是再不管好你这张嘴,小心小命不保。”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