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三十五章 恨

第三十五章 恨

3356 2018-04-18 10:39:00
这句话不可谓不毒啦,在北漠之中,极具盛名的修仙宗门只有两个,一是仙武同修,号称同级别无敌的靠山宗。  另外一个则是专修鬼道,阵法秘法,无所不容的截天教。  两个宗门之间的摩擦早已维持日久,所以能够找到打击对方的机会,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而且今日的纪凌尘,实在是太过于出彩,仅仅以窥灵境界修士的身份,却能够抵挡一位金丹期高手的全力偷袭一击,并且在这之后没有任何的损伤,还有那浩如烟海般的元气储存量,已经让此时靠山宗的金丹长老,倍感震惊,如此天才,若是能够收入宗门,在几日之后的修仙大会之上定能大放异彩,而且这少年也和截天教有了仇怨。简直是送上门的好事,他如何不帮呢?  “王长老,刚刚我仅仅也只是试探一下这个小子而已,你以为我金丹境全力一击,他能够保下命来吗?倒是个好苗子,不如你给我个面子,将此人给我,我定会收他为徒,悉心教导如何。”  黑袍长老,皆皆狂笑了两声。语气之中带上了丝丝的嘲弄之色,开口说道。  而处于后方的纪凌尘,却是撇了撇嘴,这老不死的,还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刚刚截天教的长老,已经暗藏杀心那样的一掌拍下来,足以摧毁一座小山,更遑论一个普通人体,若不是纪凌尘近日以来,苦修翰海13剑,能够短短时间之内浓缩上千道剑幕,恐怕这个时候已经被打成了一堆肉泥。  而且此人如今还想利用怀柔手段,将自己骗到截天教,可谓是无耻之极,而我真的相信了这人的鬼话,恐怕下场绝对不会比之前的林师兄好上多少。  古街之上,形势一变再变,而所有的修真者,此时还沉浸在刚刚那一瞬之间的交锋之中,虽然发生的短暂至极,但是他们却能够看出纪凌尘的手段和强大的修为,居然能够硬撼一名金丹期高手。  隐隐之间,所有的散修,都在向着纪凌尘的方向靠拢,竟有了一丝唯命是从的感觉。  靠山宗的王长老见到了这样的情形,不由得嘴角勾出一抹微笑,随即抬头说道。“我关这个小子,和你们截天教无缘,到时和我们靠山宗有几分缘分,你若想再见他,就等到几日之后的修仙大会吧,而到那时,擂台之上,刀剑无眼,你若真想杀他,可在那时动手,只不过怕是要被天下人所耻笑。”  “你……”截天教长老眼神顿时阴鸷下来,死死按耐着自己想动手的想法,因为他清晰的知道,眼前这位靠山宗的长老,修为与她别无二致,而且因为靠山宗功法的原因,同级之内,的确有着极大的优势,再加上纪凌尘这个异类,恐怕就算是他,也绝没胜算,甚至会灰头土脸。  不过靠山宗的王长老所说的话,也让她心中多了几分更深的杀意,几日之后的修仙大会,就是靠山宗提出用来牵扯截天教精英弟子设下的一个阳谋,若是他们不应战,定叫所有北漠之人耻笑,但若是应战之后,两个月之后的祭天之礼,绝难完成,而错过了这个机会,就要再等十年,十年时间,对于修真者而言,虽是弹指即逝,但对于一个宗门而言,简直是长的可怕。  所以对于纪凌尘的杀心,在这一瞬间,反而更加的深重。  而就在周围人都被这一场,因为纪凌尘的参与,而逐渐平息的气氛,而感觉到安全感之时,忽然之间,在靠近七色神光的位置,一名散修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在这一瞬之间,迅速的衰老,皮肉干枯,宛如在这一瞬之间,度过了上千年,最后在声音落下之时,已经化为了一座干瘪的雕塑,站立在原地,那眼中还带着茫然无知的神情。  所有人被这突然的变故惊了一跳,随即纷纷远离此人,而这时众人才发现,在七色神光之中,隐藏着一道接一道的灰色雾气,这些雾气四处的游走,而刚刚就是这些雾气,一瞬之间,将这个修士完全的包裹,瞬间抽离了生命力。  这种诡异的东西,让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而靠山宗的长老,也不禁眉头暴跳,惊喝道“这就是绝望之海的灰雾,莫非这个藏宝之地之内,有上古的场域之门存在不成。”  纪凌尘闻听此言,不由得眼前一亮,据他所知,场域之门是上古时期的仙穹,未曾登仙之时,建造而成的传送阵,能在一瞬之间,来到另外的其他世界之内。  而根据上古典籍记载,已知的各大世界足足有18个之多,对应着18魔域,被称之为北漠最为神秘的存在。  而在另外的世界当中,也有着无数的修真道统,只不过相比大陆而言,要稍显落后,而在这些方世界之内,也有着仙穹留下来的洞天福地,以及道统,在无数的修仙宗门典籍之内,一直被奉为修者必须要得到的宝物。  只是随着近古动乱之后,仙穹留下来的道统十不存一而传说中的场域之门,也在仙穹登上仙路之后,随手粉碎掉,致使如今的大陆与其他18世纪,已经整整几千年,没有任何的沟通。  而如果真的在这个地方有场域之门存在,若是有人能够到达另外世界,得到仙穹的道统,定能跟随仙穹的脚步,飞升仙界,永享长生。  这种诱惑比之所谓的异宝,更能够让人发狂,所以哪怕是这种灰雾,诡异至极,却也让周围人的目光更加的炙热起来。  “若这一座藏宝地之内,真的有场域之门存在,价值将无可估量,联通是另外18个世界的诱惑就算是八大宗门,齐出手镇压,也绝对无法拦住。”  靠山宗长老有些喃喃自语的说道,眼神之中满是惊骇,望着那诡异的灰雾,眼神之中既有恐惧,也有兴奋之芒。  “将你身后的小子交给我,我会派弟子前去探路,让你能够先行进入,你看如何。”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截天教的长老眼神极为森然的说道,所以说出来的话,却让站在后方的纪凌尘猛然一惊。  “你可当真?”  靠山宗长老顿时愣了一下,随即有些惊喜的说道。  “我还用不着骗你,而且如果真的有场域之门存在,我截天教也绝不会据为己有,现在我最想要的就是你身后的那个小子。”  截天教长老脸色阴沉,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而周围的散修,也不由得面色狂变,眼神开始闪烁起来。  一件重宝,可以让人失去理智,但绝不会失去人性,但若是能够成仙的机会,则可以让一个人失去所有的一切,所以在这一瞬间,他们不约而同的抛弃了纪凌尘,而是想着如何能够尽快的踏进这仙域之门。  见到这样的情形,纪凌尘顿时脸色灰白,没想到因果报应来得如此之快,看来仅仅只是利用头脑构建而出的优势,会在实力面前瞬间灰飞烟灭,他只恨自己如今没有强大的实力,否则的话,这个时候就将由他来主导一切。  不由得,纪凌尘有些期盼的望向了靠山宗的长老,不过却并没有任何哀求之意反而显得极为淡然。  靠山宗的金丹长老,也被纪凌尘的这种目光,看得内心之中不由得一动,但是截天教提出来的报酬,足以让他冒任何的风险,哪怕是将一个看起来极具仙苗的种子抹杀于萌芽之中。  “让你的弟子先行进入,我倒要看看这藏宝地之中究竟是什么?能够将绝望之海的灰雾带到这个地方。”  终于靠山宗长老说出了自己的选择,也让纪凌尘满心的希望,在这一瞬间彻底的崩碎。  “哈哈哈哈,什么名门正派,简直可笑至极,区区金丹境,只要给我半年的时间,足以抬手震杀之,可恨啊。”  纪凌尘仰天狂笑,望着向自己投来仇恨目光的截天教长老,眼神森然的可怕。  “竖子,你杀我徒儿在先,污蔑我截天教名誉在后,造谣生事惹的北漠之中,人心惶惶,如今将你付诸于此,可有不服!”  截天教长老此时笑得极为的阴狠,随即猛然之间探出一只手,周遭的灵气,在这一瞬之间凝结为一双庞大无匹的遮天之手,呈现泰山压顶之势,向着纪凌尘砸了下来。  这种毁天灭地的能力,让周围的修者,不由得脸色惨白,在他们的印象当中,修真者的争斗,也仅仅只是利用符传和飞剑,甚至有时还要利用肉体相搏,然而到达金丹境界,却可以借助天地规则,灵契镇压之力杀人这种超乎于所有人想象的能力,让更多的人感觉到绝望。  而纪凌尘处于这个手掌之下,浑身则承受着无与伦比的沉重压力,甚至在这一瞬间,纪凌尘听到了自己体内的骨节开始错位,皮肉已经开裂的声响。  “我恨,只要再给我一段时间,金丹境,也不过是过街之野狗,只要我今日不死,他日,我定叫你尸骨无存。”  纪凌尘再次爆发出千道剑幕,而这一刻,他眼神充血,内心之中的杀意,终于无可抑制的爆发。  脑海之中系统的提示音一直未曾断过,但是纪凌尘却根本不在乎自己接近于残破的身体,将体内的灵力完全的爆发而出,上千道剑目,形成一条坠天之河汹涌澎湃与那一双巨手在空中轰然撞击。  二者相交之处发出砰然巨响,在人群之中爆发出巨大的威压璀璨的光芒冲天而起,比之七彩剑芒,也逊色不了太多。  而随着能量的爆发,肉身不堪重负的纪凌尘,顿时被冲击而起,整个人如同一块破布片一般,落入了七色神光之中。  见到这样的一幕,身在后方的厉天凤徒劳的闭上了双眼,那倾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惨笑。“纪凌尘,我会记住你的名字,未来妖族,占据天下大势之时,定会为你报此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