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武破仙穹  >  第四十六章 百宗闯阵  

第四十六章 百宗闯阵  

3039 2018-04-24 08:31:35
就连一直孤傲性情如同冰雪一样,淡漠的云清,此时也不禁在那美眸之中流露出了惊讶以及震撼之色。  上古之战中,魔神陨落无数,在北漠这一片极为贫瘠的土地之上,种下了万年不得因果的诅咒,这种诅咒之力,成为了一种法则一般的存在,只要是在北漠出生之人,天生对于阵法,以及规则的领悟之力,都被大大的削减,致使虽然北漠拥有着无数传承遗迹,并且相比于大陆之上的任何其他区域,更具备强大的修真道途。  但是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宗师出现,以至于如今的靠山宗,还有其他的修真宗门,只要处于北洛这片区域当中,想要晋升到御天境界,则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所以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原本大陆之上,天才辈出强者无数的北漠,以极快的速度凋零,直到如今,北漠已经沦为了世人口中的贫瘠之地,再不复往日的辉煌。  然而纪凌尘却在这个时候,如同星光一样璀璨至极的滑过靠山宗所有人的眼前,如此轻而易举的破解了,就连一位金丹期修士都无法完全破解的上古禁制。  而且那轻描淡写的模样,仿佛这样的禁制,在纪凌尘眼前,如同纸片一般,根本造不成任何的麻烦。  这让之前一直对纪凌尘保持着孤傲与清冷的云清,眼神之内闪烁出一缕炙热的光芒。  大殿之中的其余数百名弟子,此时皆是露出如同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看着站在台上,负手而立的纪凌尘,眼神有逐渐开始的不屑,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刘长老宣布完之后,便是大袖一拂,将那三件宝物皆是扫进了自己的储物袋当中,哈哈大笑着,转身向外走去。  而纪凌尘见此,也只能遗憾的叹了一口气,他对于那两件兵刃,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触,但是刚刚处于最中心处,因为禁制受到压制,出现了一丝裂纹的玉简,确实心动无比。  “上古时期,体修皆是用玉简,灌输神念来传达消息,而这玉简也可以记载传承功法以及强大的武技,只需贴在额头之上,就能以神念轻而易举的社区里面所有的信息,若是这玉简之内,有上古时期体修的功法,那这一次我就是亏大了。”  纪凌尘,双目微眯,内心之中打起了算盘,要知道靠山宗正是上古时期体修传承下来的一脉修炼宗门,至今虽然已经式微,但是纪凌尘却知道所有修炼者的黄金大势即将到来。  或许在不久之后,已经在天地之间消散于久的元气,也会逐渐的出现,到那时,体修的强悍体魄,还有能够焚山煮海的法则之力,足以碾压如今任何的修仙者,若是让靠山宗此时得到了这样的修炼功法。恐怕绝非是一件善事。  “没想到你还真的破解了这个禁制,我为我之前的轻视,向你道歉,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如今依旧是我的跟班,如果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一样可以管着你,懂了吗?”  云清上前两步,那娇柔的脸上,原本的柔媚,消失的一干二净,而是戴上了冰冷与极严肃之色,若是与之前的纪凌尘相处,他倒是可以露出几分柔美之色,毕竟纪凌尘那时根本不被云轻放在眼里。  但现在却有着天差地别,如今的纪凌尘虽然修为比不上自己,但只凭借着如此高深的禁制术法,未来的成就,恐怕无人能够想象得到。  或许只需要纪凌尘在这个遗迹之中,再次绽放几次光芒,恐怕到了那时,整个北漠的所有修真宗门,都会将其奉为上宾,一位禁制术法高手的名头比之一为首席弟子,不知要强出多少倍。  所以云清这时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或许不能对纪凌尘产生太多的压力,但至少也会让其他的弟子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首席弟子。  望着眼前盛气凌人的女人,纪凌尘内心之中升起一丝荒谬感觉,在半日之前,他还是这些靠山宗子弟,想要诛杀的对象,甚至开出了天价。  而在半日之后,却是反客为主,凭借这一手出神入化的禁制之术,居然已经隐隐威胁到了靠山宗首席弟子的位置,不得不说造化弄人。  但是纪凌尘却也深知,这个时候还不是暴露自己身份的时候,想要借助这些人作为炮灰,踏入绝望之海,此时的他更应该隐藏起来,扮猪吃老虎才是王道。  “云师姐说笑了,我王林也仅仅只是一个初窥仙道的小杂役而已,怎敢忤逆师姐的想法,只是我有些遗憾,刚刚那几件法宝,刘长老应该赐予一件下来,要知道这个遗迹之内,危险重重,暗处还有一位窥灵境强者虎视眈眈,若我们手中有法宝相助,定能安稳无忧,否则以那狗贼的修为,绝对不会游离在绝望之海边缘,或许就潜伏在我们周围,准备下手。”  纪凌尘说完,脸现沉吟之色,仿佛是非常的担忧,那个隐藏在暗处的自己。  而周围的数百名弟子,对此则是不屑一笑,唯独云清深深的看了一眼纪凌尘,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回答道。“王师弟,不必如此忧心,你如今修为薄弱,最好待在师兄弟身边,若是你一旦落单,被人击杀的话,可就怨不得靠山宗,没有庇护你。”  云卿此言说完,周围数百人的眼神暮然一变,其中有几人的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了杀意,而最为毒辣的一道目光,正是那个刚刚被纪凌尘气晕,此时才刚刚醒过来的那位王师兄。  数百道目光围在自己的身上,有一种针芒在背的感觉,但纪凌尘却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慌乱,礼貌的朝周围的人笑了笑之后,对云清说道。  “师姐的担忧,师弟已然了解,我定会跟在师姐身边,寸步不离,若是那狗贼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纪凌尘坏笑了两声,脸上的神情,陡然之间变得轻松了起来。  而对面的云清则是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眼神之中流露出丝丝缕缕的淡漠,随即并未回答,扭身向着大殿之外走去。  周围的靠山宗子弟,见到法宝已经被收走,而如同彗星一般横空出世惊才绝艳的纪凌尘,也是一个极为谨慎,丝毫不给任何人可乘之机的狡猾对手,一时之间,想不到办法了他们也是退出了大殿之中。  而此时,靠近于绝望之海边缘天空之上,数百道剑光再次出现,而这一次,声势更为浩大,能够见到许许多多的修士,驾驭者法宝,从天空之中降落而下,迅疾的分散在遗迹之中,不过也有一些人在见到白骨之海之后,顿吓得魂飞魄散,畏缩而不敢向前者也不在少数。  但是纪凌尘却知道,现如今这片世界当中,已经不仅仅只有靠山宗这一个势力存在,而今天也仅仅只是开始,过不了多久,恐怕会有更多的修士降临此处,到那时,一场血腥盛宴就将开始。  没来由的,纪凌尘的内心之中,陡然升起的一缕战意,一个黄金大世即将到来,他身为一个异界之人,能从这个世界之内到达什么样的地步,或许也能武破虚空,重新降临另外一个世界吧。  “王林师弟, 靠近于绝望之海边缘的位置,我们又发现了另外一层禁制,只不过这一层禁制与刚刚的不同,里面封印的不是什么宝物,而是……”  就在吉林城有些神飞天外的时候,突然之间,身后传来一个有些迟疑的声音,他扭头看去,便是见到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着一身有些残破的道袍,脸上还涂满了一层灰尘,看起来像是逃难一般。  而他最后迟疑之时所说的话,也让周围的人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而见到这个少年人的那一刻,原本离开大殿的几名修士顿时围了过来,笑嘻嘻的说道。  “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咱们的送财童子到了,怎么这个月的月供这么迫不及待的就要交给我们了吗。”  纪凌尘眉头一皱,望向了这几个靠山宗弟子有些疑惑的说道。“她不过十五六岁而已,应该只是个外门弟子,这送财童子之名,从何而来?”  听到纪凌尘问询,那年纪稍小的道袍少年,脸色顿时有些发红,转身欲走。  而就在此时,云清那孤冷清傲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缓缓说道。  “靠山宗之内,没有公平可言,这少年看似天资聪颖,若是放在其他宗门必然会师门器重,加以庇护,但是在靠山宗,一切尽皆反其道而行之,宗门不会给予任何帮助,但是修炼资源,却会一丝不少的派发下去,以这少年的修为,你认为他能守得住宗门赐予的资源吗。”  云清的声音之中,带着天生的孤傲,以及浓浓的嘲讽,令那少年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眼神之中流露出深深的恨意,以及一丝一缕的杀心。  纪凌尘的眉头不由得皱起,随即嘴角挂上一抹冷笑,望向另外几个靠山宗弟子开口说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